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8:16: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沐云剑影录
  4. 第一章 归山

第一章 归山

更新于:2018-03-18 20:22:50 字数:2688

字体: 字号:
沐云剑影录目录
共2章
  第一章归山

  朝沐云是被傀儡的声音吵醒的,他艰难的抬起右手,伤口处理的很好,毒也去了个一干二净,撑起身体,他看着那道已经停下的身影,润了润干涩的嗓子:“不是真正的唐门弟子从不用毒吗?”流香略带嘲讽的说道:“都像你这般连点基础的毒理都不会,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个荒山野岭了,啊~差点死在青龙会手下的“真武年轻第一人”。”听着流香的话,沐云也有些脸红,这次确实是他大意了,但对手也不是弱手,这次输的不冤。

  他赶紧摆了摆手,“你绝对不是正好遇见我的,说吧,老头子让你找我有什么事?”流香也是显得有些诧异,但他本身就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于是他从身上掏出一块木牌,古色古香的木牌,上面刻着三个鎏金大字“天门令”。沐云在真武门下修行18年,自是听说过“天门台前,八荒齐聚”这几个响亮亮的字,也听说哪一年真武独秀,哪一年太白魁首,但是最多似乎还是天香谷独占鳌头,反正这四年一次的盛会,他也十分熟悉。他盯着这块檀香木牌,咽了口唾沫,说道:“老头子不会让我去参加天门会吧?”流香盯着他,看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笑了,口中还揶揄他了两句:“我们“真武第一人”朝沐云也有这种时候,哈哈?”沐云挠了挠头,恼火道:你又调侃我,等我伤好一定要跟你做过一场。”流香知他有些气恼,便不再开这些玩笑,咳了一声缓声道:“张掌门让我把这东西亲手交给你,他说你下山也有两年,正该见识下这天门一会的风采,比之往年身为观众,这次亲身体验绝对大有不同。”沐云还是有些疑惑,但是随即想到此物真武也不止一块,便放下心来,将之收在身上贴身放置,刚刚不过是惊喜交加,现在平复下来也好了许多。

  “对了!我想起一事,听说三年前封山的天香谷重新开启山门了,你可知此事真假?”流香正把玩着手中的扇子,他呼啦一声把扇子拨开,看着沐云说道:“确有此事,自那次天香谷首席弟子白云珊叛门,让其元气大伤,看样现在已经恢复元气了吧。”“恢复元气了…”沐云口中呢喃两句,陷入沉思。流香见他魂游物外,突然想起还有事未跟他讲明,扇子一和,两人竟同一时间张口,流香沐云都是有些诧异,又是同时说道:“你先说…”,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沐云就抢先开口道:“你先说吧。”流香也不再客气,从身上又抽出一物,说:“这是你师傅托我给你的,说让你带给你红尘衣师兄。”

  “红尘…衣。”朝沐云感到了微微的无奈,他那师兄原名翌晨,比他早下山一年,便起了一个道号叫做什么“一袭染尽红尘衣”,说是要沾沾这红尘俗气,磨练道心,现在小有名堂,“红尘衣”这名字也是传的响亮,但是当别人问起他们真武的道号都是如此奇怪之时,沐云和他师傅也是十分的无奈。

  “师兄的起名能力真是不敢恭维,还不如原名呢。”他腹诽道,“还有”,把信递在沐云手上,流香又开口了,“你先回真武山门一趟,路上能遇见你师兄就给他,没有就下次吧。”沐云又是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为什么师傅会这样说,他那师兄整日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是他也极难寻到,他收好信件,暗自想到“还是一切随缘吧。”

  流香见他已然明了,就把扇子放回了腰间,说:“刚刚你想跟我说什么事?”沐云摆了摆手说:“一提到师兄就忘记了,想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说吧。”说着正欲躺下,流香见他这样,也笑骂道:“你这家伙真是不靠谱。”说着就转身离去,刚走两步身后又传来沐云的声音,“这次,多谢了?”他闻言,脚步略微停顿,说道“谈什么谢呢,我可不想你这家伙死了。”说着他摇了摇头,脚步声也渐渐远去。

  只余沐云一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怔怔望着床顶,久久不语。

  时间匆匆过去,转眼便是两天,这两天来,沐云一直在用内功刺激伤口,真气运转之下,伤口已经有了愈合的痕迹,加上流香之前拔毒功夫下的很足,他的实力基本恢复了八成,想起师傅还在山门等他回去,于是他整点了行装准备离开。

  这两年来,朝沐云见识过东越波澜的浩瀚大海,经历过燕云的大漠狂沙,俯瞰过秦川的皑皑白雪,止息于巴蜀的峰峦叠嶂,领略过襄州的崇山峻岭,讶然于杭州之繁华,开封之威严。凡尘浸染后却依旧是一颗超然物外的心。他辞别流香,骑着那匹刚刚借来的“灰公子”,虽不说鲜衣怒马,但还是自得逍遥。从巴蜀至襄州,路途也算遥远,他掐指算了算,按自己这脚力,没有个两三个月难以赶回去,“算了,正好打听打听师兄的踪迹。”他也不慌不忙,日出而行日落而息,闲着的时候就在马上吹吹洞箫,假意风雅,哪日日头不好不宜出行,便在休憩处,诵读《道经》耍耍双剑,当然,每日必修的道生万物决也没有落下,这看似无聊而单调的旅程,竟是让沐云玩了个多姿多彩。

  时间若白驹过隙,这日,是真武开山迎香客的日子,自道祖陈传于大周正德年间建立真武门,传在现任祖师掌门张君宝手中,风风雨雨三百余年的真武山门,比如今的大夏皇朝更为年长。而自大夏开国皇帝桀拜真武掌门周道灵为国师,改朝换代后,真武所信奉的道教已然尊为国教。自然香火旺盛,连老祖的金像也多受熏陶。

  正是如此,真武定下这般规矩,山门三天一开,供香客信徒供奉香火,而这天道观也会准备真武特有的香茗,说来不过是大壶茶,但为了这口仙气,不少人还是心怀感恩的喝了下去。香客何其多,人们摩肩接踵,将这山道挤得是满满当当,沐云也是早就到了山脚下,他看此情形,知道随香客上山过于麻烦,于是提气轻身,使出梯云纵的功夫,沿着山崖借着猎猎罡风,扶摇而上。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真武山并不高,拾级而上也不过半柱香的功夫,更不说使出轻身功夫了,六十息,不多不少,沐云的脚就已经落在了太极道场上,他的几位师叔都在静修,又因为这算得上是真武重地,所谓传道授业解惑也,真武殿前的太极道场便是这么的一个地方,所以偌大一个地方,除了沐云竟没有旁人了,“师叔常年在这练功,不知今日为何不在。”沐云口中的师叔姓苏,名洛丹,道号太一子,跟如今的真武掌门张君宝同属气宗一脉,所以每日都有在太极道场沐浴朝霞,养气练气的习惯。沐云身为气宗一脉自然常向苏师叔请教,而且往往这个时节,苏师叔总会开坛教习,指点剑气两宗的好学弟子,今日本该热热闹闹才对。沐云心中有了计较,知道今日真武出了事,他足尖连点,低喝一声,使出凌云重霄的步法,如利剑般刺入天空。

  真武大殿,掌门张君宝盘膝静坐,身下的蒲团却没有一丝挤压的痕迹,他面前一人跪倒在地,看那道袍样式,此人竟是长老。“唰”,天空划过一道剑光,长剑从大殿外气势汹汹的闯入殿中,但殿中两人却好似闻所未闻,剑势极凶,剑速也极快,正当长剑将要落地,那剑竟静止于半空之中,一道影子紧握住这把长剑,“沐云,你煞气太重了,去把道德经抄5遍。”静坐的张君宝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影子也随他所言渐渐凝实,正是沐云。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沐云剑影录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