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9-20 08:17: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末神纪
  4. 第一章:有客来兮

第一章:有客来兮

更新于:2017-04-20 20:14:45 字数:7701

  第一章:有客来兮

  古哉古,今亦古,无古无今,无今无古。

  慎哉,今亦古而后之师矣。

  ——《简易经》

  走过了混乱漫长的先古时代,又经历群雄并起的前古时代,文明的薪火一代代传承,终于到了今天——今古时代。

  曾经波澜壮阔的时代啊,神话的末路,仙道的颓败。

  那动人心魄的传说已在这里宣告终结,新一代的传奇又是否能如期崛起,续写逝去的辉煌。

  八千里净土中的西北之地,一座苍茫的山脉绵延起伏,磅礴雄伟,势如龙伏。古老的烈山,神话中地皇神农氏的崛起之地,一如数千年以来的模样,巍然屹立,漠视着岁月的轮转,部落的兴衰。

  竹林幽寂,一座小屋的轮廓在摇曳的叶影之中隐约可见。

  房间里的布置简单朴素,与烈山其它地方那些檐牙雕琢的精致楼阁殿宇比起来,这座林间小屋的内外模样和陈设,都显得粗劣与破旧,唯有那堆满了房间各个角落,一摞摞几乎可充当栋梁的泛黄书简,给这简陋的房屋增添上一抹雅致。

  阳光透过屋外的竹林,在窗扉上洒下一片斑驳的疏影,陈旧的石桌前一名穿着皮毛的少年捧着一卷残破书简,津津有味的翻读。阅过的简牍逐一被卷起,朽坏的竹木摩擦碰触,在宁静的房间里咯吱作响。

  少年的模样很清秀,身上的皮毛衣裳剪裁精致合体,清澈的眸子里是与他外表十三、四岁年龄所不相称的聪慧与稳重,阳光洒在他的上半身,让他裸露在皮毛裘衣外的手指关节、手腕、脖颈等部位,呈现出一种奇异的半透明之色,在安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诡异。

  不知过了多久,清秀少年才抬起头来。

  他的额头上有一个栩栩如真的山形印记,像是神秘的图腾纹,模样隐约似与烈山有几分相似。少年用手背揉了揉干涩胀痛的双眼,出神的望着窗外在阳光下摇曳的竹枝青叶,静静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无双,无双哥,你在吗?时辰将近,尾虎长老让我们来请你过去。”

  竹林外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呼喊声,隐隐夹杂着凌乱的脚步与笑语,打破了竹林与雅室间的安谧。

  少年从凝思中惊醒,安闲的目光倏然变得凌厉,深吸一口气,他将一枚竹叶制作的简易书签夹在石桌上的简牍中,随手卷起书简,放在一旁简架上,迈步走出小屋。

  阳光下等候的人数量很多,男女足有十余位。

  少年少女们穿着剪裁合体的兽皮衣,佩戴着骨牙饰品,有些肩膀上盘绕着赤红的毒蛇或碧玉般的蟾蜍,有的脸颊描绘着奇异的图腾,或魁梧健壮,或娇美迷人,风采不俗。

  他们在林前空地上兴奋的议论着,眉飞色舞,身体各部位上的图腾纹时不时的闪烁莹华,像笼罩着一层神秘的光,释放出一阵阵强大的力量,但显然他们都刻意的收敛了气势,不敢肆无忌惮的放声喧哗,引起太大的动静,害怕竹林中的少年心生不悦。

  竹林小屋中的少年,贵为烈山三位天骄之一,他虽然脾气亲和,与众多族兄族弟的关系都不错,但是长期以来其他两位天骄的尊崇与积威,还是让他们不敢逾越礼数,在这位无双族兄(族弟)的居所前喧闹放肆。

  不多时,穿皮毛的清秀少年已迈步从林中走出。

  谈论的声音戛然而止,众多烈山氏子弟连忙行礼,齐齐躬身问候:“见过无双族兄(族弟)。”

  “自家兄弟,无须客气。”少年春风化雨般一笑,显得丰姿超尘。

  “无双,时辰将近,尾虎长老已经摧了好几次,让我们请你去帝祖殿呢。”一名嫣然少女挑着墨画般的黛眉,眸光嗔怪,对无双的拖沓很是不满。

  她的纤腰间挂着一对美玉环佩的嫣然少女催促道,莲步轻移时,一青一红的两枚玉珏佩饰碰撞作响,叮当之声清脆入耳。

  神农氏有地皇、炎帝、炎皇之称,身为地皇神农氏的子嗣后裔,有资格进入祖殿去拜见当代烈山主人,瞻仰祖先遗容,对他们这些后辈而言,乃是极大的肯定和荣耀。

  事实上,他们有生以来还从未有机会进入过祖殿。

  而此次若非是净土之中另一大势力的八部正神之一的雷部派嫡姓成员来烈山作客,他们这些小辈是根本没有资格进帝祖殿的。

  清秀少年无双神色平淡,对进入帝祖殿没有太过动容的表现,也不像其他人那般欣喜若狂,在听到“八部正神”的时候,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隐晦之芒,看着远方,似乎是在凝思着什么,不动身也不回话。

  其他少年少女看他这模心不在焉的模样,面面相觑,也不敢出声打扰,纷纷挤眉弄眼,用口形示意刚才说话的嫣然少女摧他。

  没办法,眼前这位看似平淡的少年身份地位太高,烈山三骄六杰十翘楚中天赋最强的三大天之骄子之一,哪怕是本性随和宽容,也不是他们敢冒犯的。

  唯有属于六人杰之一的嫣然女子“善玉”,才能勉强与之平等对话,稍加劝导。

  三天骄六人杰十大翘楚,以三天骄地位天赋最高,六人杰次之,十翘楚最次,但即使是十位翘楚也是烈山上天赋最佳的少年天才集合,比之普通少年地位要高出无数倍。

  美貌少女善玉见他心不在焉的表情,顿时竖起柳眉,准备再次摧促时,无双突然回过神来,平静道:“走吧。”

  说罢,率先落烈山最高处的祖殿方向而去。

  一行少年人连忙跟上,气氛舒缓起来。他们的脚下出现一道道光虹,图腾神纹焕发光芒,踏虹而行,速度快得惊人。

  唯有无双和年龄稍长的善玉是脚踏虚空而走,每一次脚步落下,额头上的烈山图腾印记都会一亮,脚下有异芒一闪即逝,虚空变得坚实平坦,无双走在上面稳如平地,猎猎罡风都不动吹动他的身形。

  神道,是他们这些净土神民最正统的修炼方式。

  修神者,纹绘在身体各部位的图腾纹是神力源泉,而他们所有赖以生存、战斗的神通力量都来源于这些奇妙的图腾纹理。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像无双你一样,达到离尘境界。”一个壮实的少年羡慕道,他的脸颊和脖颈上绘满了奇异鲜红的图腾纹,皮肤黝黑,彰显着彪悍与野蛮,像一个来自蛮荒的小野人。

  他的脚步虽有虹光,能“踏虹而行”,行走在虚空。

  可实际上那道虹光只是烈山的长老赐下的一道以自身图腾气息所凝聚的气虹,远远比不过离尘境界的无双和善玉。

  “以崇石你的天赋,跨入离尘境界不会花费多长时间的,潜心修行的话一年多即可,若是按照你这么个松散的样子,至少得五年。”无双平淡笑道。

  “啊!五年?”魁梧少年的脸色顿时垮下来了,耷拉着脑袋,言下之意就是下不了决心去苦修。

  “是你自己不刻苦,能怪得了谁?”像个大姐姐般的善玉趁机在旁边挖苦,悦耳的女音与腰间的玉珏叮当声交相辉映,美玉配佳人,俏丽的容颜越显脱俗出众。

  “还说呢,善玉姐你今年都十六岁了才在半月前达到离尘,而无双弟早在两年前就达到离尘,这还是在他八岁才开始修行的情况下。”另一个脖子上缠着一条毒蛇的少年不甘落后,那赤红的小蛇也吐着鲜红的信子,似乎在给主人助威。

  善玉顿时俏脸发苦,底气不足的辩解:“谁比得上他这个怪胎。”

  一群少年顿时大笑,常年在烈山生活修行,他们的乐趣就是同辈之间彼此的争斗和比较了,活络的气氛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其实无双算是烈山三天骄之中最好相处的一位了,平是里待人亲切和蔼,完全不拿架子,是与族兄族弟族妹关系最融洽的一位,经常指点众多兄弟姐妹在修炼上的困惑。

  “还是无双你人好,一有时间就指导我们修行,不像姜渊那个家伙。哼,不就是炼出了一枚光霞腾云的辟元丹吗,就鼻孔翘到天上去了,傲气得连我们理都不理。”魁梧少年崇石感叹道,神色间有些不忿。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姜渊那家伙起来越坏了,上次有一个丹徒就因为往丹炉中投错了一味药材,被他派人狠狠抽了四十鞭子呢。”另一位稚嫩少年帮腔。

  无双和善玉、崇石他们,作为地皇神农氏的子嗣后裔,神民种族的一支,血脉中传承着祖先稀薄的神血,四十鞭子对他们来讲不算什么,就算不运用神通护体,顶多也就是一些皮肉伤,但放在一名不会修炼的丹徒身上,狠抽四十鞭就是极为严酷的惩罚了,足以让他重伤垂死,奄奄一息。

  “唉,谁让我们的老祖宗神农氏以百草著世,丹道更是我烈山的镇山神通,与神道一般重要。姜渊在丹道一途上展现的天赋相当厉害,让众多丹道长老如获至宝,已经商议着是否允许他进入蛟山,跟随众位老丹师们习练丹道呢。”善玉叹气着安慰了一句。

  “姜渊的丹道天赋好?”

  脖子上缠绕赤蛇的少年讥讽的哼了声,不屑道:“若是无双肯全心全意的修习丹道,哪儿轮得到他去蛟山?”

  “是啊,可惜,无双志在神道。”

  其它几人不无惋惜道。

  神农氏起于烈山,著百药而济世。作为创始丹药的神农氏一族,丹道可以说是烈山的起家之术,更是必修之术。一位丹师可能比修神者还要更受宠爱,讨得那些丹道族老们的欢心,就等于是占据了烈山的半壁江山,无数烈山的少年少女无不对丹道神往,期望成为炼丹师,精研丹道。

  可烈山上的精通丹道的人实在太多了,哪怕找来一个三岁的痴傻童子,也能挂着两行鼻涕,给你叽里咕噜背出来一大通的丹道手法和理论。

  烈山上氏族众多,有神民十九万,从小耳濡目染,接受丹道熏陶,哪怕是一介凡人,都能拥有绝顶的丹道知识。

  像善玉、崇石等人,若是放在其他部落,丹道天赋都可以说是最上等之列,可在人才济济的烈山之中,他们只能勉强算是懂点儿门道,或许连中等都排不上。

  而在这种近乎苛刻的筛选之下,那姜渊还能得到丹道族老长老们的赏识与认同,他的丹道天赋可不是一般的高。

  当然,无双的丹道天赋还远在姜渊之上。

  因为无双的父亲叶纷飞与烈山诸位长老有隙,所以七岁之前的无双,一直是流落在净土之外,直到七岁生日之后他才被烈山在外游历的长老在一个小镇中发现,并带回了烈山。

  来到烈山的第一年,无双就在丹道上展现出了极为高超的天赋,被烈山上的诸位丹道长老发现,立刻惊为天人,引为至宝。

  据说,当时甚至有一位声名显赫的丹道族老亲自出关,欲要收无双入门墙,进神农阁修行丹道,传承他的衣钵,可是……

  无双却拒绝了。

  能够被地位更在长老之上的烈山族老收为门徒,那是何等的殊荣,那是无数烈山神民哭着喊着都求不来的机会,结果却被一个不到八岁的少年拒绝。

  那位丹道族老愕然无言。

  开始的时候,长老们还以为他年龄还小,行事有些任性,所以苦口婆心的劝诫,可令人傻眼的是……无论他们怎样保证,怎样许诺,怎样威逼利诱,怎样恫吓祈求,无双这位年少的孩童就是死不松口,不学丹道,而是要专修神道。

  就连那位族老提出来的丹神兼修都不同意,一意孤行的选择了神道。

  弃丹道,修神道,在其他部落诸如补天、夸父、九黎等部落来说,这种决定无疑是非常明智的。

  可是如果放在烈山,就不那么让人欣喜了。

  炎帝的后裔,体内流淌着神农氏的血脉,居然放弃老祖宗的百药丹道而去专修神道,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若是没有丹道天赋就罢了,明明丹道天赋绝佳,却偏偏选择了更为艰难的神道,简直是颠覆了烈山数千年以为的伟大传统,侮辱了所有烈山神民的敬以为神的祖先神农氏。

  有几个迂腐顽固的丹道长老脸色铁青,震怒恼火,差点儿集体做决定严罚这个叛道离经的逆徒。

  不过幸好,那位想要收无双为弟子的族老胸襟颇大,对无双的叛逆举动并未责罚,只是付之一笑。

  既然人家不愿意修丹道,那位族老也至于舔着脸去勉强。

  无双的丹道天赋虽好,却还没有好到让那位族老都为之折腰相求的地步。

  不过就这样放弃一个奇才却也颇感可惜,最后,那位族老想出来一个折中的办法——

  烈山之上,神道一脉以烈山殿为首,丹道一脉以神农阁为尊。

  而无双被要求每月的初一、十五这两天都得去神农阁听族老长老们讲授丹道技艺,算是帮他在丹道上打下一点基础,这样要是将来无双神道有成,想要重拾丹道的话,也不会太过艰难。

  那族老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为了无双考虑,并无一丝恶意,然而下面的诸多长老、神民却不能以平淡的心境视之。

  尤其是那些千辛万苦磨砺丹道,费尽心血想到得到丹道长老族老指点的丹修,这位族老的做法完全被他们当成是对无双的偏爱、恩宠,他们付出的艰辛越多,磨难越多,对无双所产生的介怀与怨恨就就越深。

  年少的无双,成了某些在丹道不得志的人的一个发泄口,明明暗里施下的绊子不知有多少。那些莫名的记恨、敌意、刁难,让他在最初的几年里过得很不如意。

  直到……无双在神道一途上同样展现了令其他烈山天才们都难以企及的天赋,比之他在丹道上的天赋还要令人震惊与赞叹。

  九岁那年,也即是无双来到烈山的第二年,他的修为达到“虚法”之境,一跃晋升为烈山年轻一辈十翘楚之一,令所有人的目光都重新汇聚到他的身上。

  要知道,无双七岁之前一直流落在净土之外,丝毫不懂修行之道,等于是荒废了七年光阴,而他能够在一两年之内修为进步神速,这非旦需要绝伦的天赋,更要有经年累月毫不放松的坚毅和毫不松懈的艰苦修行,犹以后者令人赞叹,毕竟无双只是一个孩子。

  匆匆数载一晃而过,时间证明了无双的选择非常英明,虽然放弃了丹道,但他在神道上的进境无比快速,堪称是一日千里。

  四年的时间,从十翘楚到六人杰,再到烈山三位天骄之一,无双一步步登上了烈山年轻一辈的巅峰。

  而且与其他两位天骄不同,无双他虽然已经十四岁,但满打满算也才修行了七年,荒废了生命中一半的光阴,也无名师的指导磨练,还能与其他两位天骄并列,其中花费的海量汗水、苦功和心血,可想而知。

  无双目光清澈,望着变幻的天际流云,心神似乎随流云天风飘去了远方。

  的确,他当初抛弃丹道而专修神道,确实失去了许多荣耀,许多恩宠,但时至今日,他已经用显赫的成就,回击了那些暗处的冷嘲热讽和闲言碎语,虽然他在烈山的地位仍然比不上其他两位天骄,但至少,再也没有人敢拿丹道说事。

  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力量为尊。

  而在无双心中,对于力量的渴望,更是强到了极致。

  唯有举世无双的强大实力,才是他为之拼搏追求的东西。

  为了更专注的修行神道,追赶其他二位天骄,无双甚至渐渐的很少接触丹道,连其他诸如烈山子弟必须要涉猎的炼制神器、阵法、图腾纹等技能都全部放弃。

  在无双的世界里,唯有修行、修行、再修行。

  除了修行,还是修行,从来不肯停歇一刻。

  正是因为他的这般全身心的投入与艰苦卓绝的痴狂,洒遍汗水,在寂寞中死死咬牙坚持,在苦涩中蛰伏等待。极于心,诚于行,才能在短短的七载寒暑之中,追赶上其他二位天骄十四年的苦功,成为第三位天骄。

  也就是最近一段日子,因为一件对他而言算得上是人生大事的决策,才让他不得不在修行上才有所松缓,闲时会翻阅一些典籍简书,调节疲惫与紧张的心态。

  今日他之所以心不在焉,就是在思虑那件即将来临的大事。

  一行人临近了烈山之巅,登风而上,宛如行走在万丈虚空之中,云气飘渺,犹如仙境天国。

  正在这时,远方突然响起一声罡烈的啸音,如雁如鸿,肆意张狂,蕴含一股无拘无束的意志,化为一道金色飞影划过天迹。

  若是从高空看去,可见到烈山广袤巍峨,山势起伏,其中飞瀑石涯,云光腾绕,亭台楼阁,琼屋玉宇不见边际,更有无数遮天蔽日的古林,庞大的飞禽纵横在山川之间。

  而那道肆意奔放的金色身影穿梭在云端,掠过宫殿玉宇,展翅翱翔,如一道矫健的光影闪电,向前烈山最高处的帝祖殿中而去,收拢翅膀,缓缓降落而下。

  璀璨的金光逐渐敛去,露出一个挺拔的年轻身影,背上那双宽阔结实的金色双翼陡然崩溃,金羽片片飞舞,最后化为一支绚烂的金色羽毛,飘摇而下,落在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中。

  那道人影信手收起金色羽毛,迈步入了帝祖大殿。

  无双额头上烈山图腾印记发光,一丝丝神力气息汇聚到双眸,让无双拥有了常人所难以企及的目力,他望着远方这一幕,眉头忽然一皱,缓缓道:

  “君鸿族兄怎么回来了,他不是到南蛮之地去挑战荒龙氏的邹龙子了吗?这次除了雷氏的飞鸢公主之外,还有谁来?”

  君鸿,同为烈山三天骄之一,比无双年长四载,神力精湛,以祖鸿为图腾,常年在烈山之外的蛮荒大泽游历,曾在一处古遗迹之中,领悟一门神通,唤作“比翼”,飞行之时犹如一道金光,速度追风逐电,堪与金翅鹏鸟一竞高下。

  而荒龙氏则是净土之中一个比烈山差不多的部落,此部落人数较少,但每一代都有几个实力极其变态的高手。

  而君鸿前去挑战的邹龙子,更是号称荒龙氏这一代的雏龙凤子。

  一众同行的少年少女眺望了山巅大殿,肤色黝黑的崇石掰着手指头道:“除了雷氏的公主,还有她的那个在斗战部修行的堂弟,号称雷氏小妖孽的少年也来了,八部正神的其他几部分别有人随行,还有像夸父部巨氏,补天部都早已有人前来问礼。”

  听闻来了这么多人,无双的也有些吃惊,想起即将来临的事情,努力压下心里的慌乱与忐忑,表面却依旧云淡风轻,一步步蹑空而去。

  云雾缭绕的山巅上,狂风滔滔,烈山的至高祖殿显露在众人的眼前。

  并没有想像中那般美轮美奂,反而有些陈旧古朴,由不知名灰白色的粗石彻成,透发着历史的沧桑,描述岁月的浑厚,时代的壮阔波澜。

  宽厚的石殿壁上并不光滑,到处都纹绘着素色的壁画、图腾,讲述先民从草莽间崛起,耕种,修行,开辟教化,传授礼仪的故事。

  这其中有一位穿着兽皮裙,裸着上身,胡子拉碴的魁梧汉子,出现的次数格外的多。他裸着的上身,脏腑呈一种奇异的透明之色,很好辩认,这些壁画中有的是他带领族人,握着石矛,怒吼着与九个头颅的毒蛇猛兽浴血厮杀,有的是他手里举着熊熊火焰,护送部落在穷山恶水中迁徙跋涉,四面八方的怪物恶龙虎视眈眈,还有的则是他慈祥的坐在族人中间,手捧草药,依偎着一座石炉,向族人们讲述百草的药性,不一而足。

  地皇神农氏,据传其乃天生神人,五脏六腑呈透明之色,可以观看到服下的药物在体内的流转的效果,因此精通百药丹术。烈山上诸多流传着神农血脉的后裔,只要神农之血稍微浓郁,就会出现脏腑半透明的异象。

  无双还是第一次来到祖殿之前,那些栩栩如生的图壁有种奇特的感染力,宛如记载了一篇先古时代的悲情传奇。观看那条遍布荆棘的坎坷之路,惊心动魄,让人不自觉的感受到那魁梧汉子的豪情与热血,感受祖先神农氏悲壮的一生,宛如亲历那波澜壮阔,不可思议的人族崛起逆旅。

  镇守在殿前的有两位高大长老,其中一个脸颊瘦长,模样好似一头凶狠的山羊,头颅上有两根弯曲上扬的犄角,眸子阴冷刺骨,见无双一行人观看图壁绘画,锋利的眸光扫过,像两口血潭般让人不寒而栗。

  “无双见过鹿长老,羊长老。”

  其他人都被那恶意的眸光吓得浑身发冷,不能动弹,唯有无双勉强能行动,不卑不亢,躬身向长老见礼。

  他曾经被丹道族老召见,打算收为弟子,那时这两位长老就在旁边,因此得以认识。

  羊长老是出了名的严厉,阴冷着脸色,还想苛责几句,另一个头生鹿角的祥和老者制止了他,示意不要难为这些小辈,冲着无双慈蔼笑道:“快进去吧,殿里有其他部落的客人,莫要失了礼数。”

  鹿长老与羊长老乃是烈山上功力最深厚的两位异类长老,因为妖族寿元绵长,远超人类修神者,因此被派来镇守帝祖殿。

  山羊犄角的阴冷老者摆摆手,像赶蚊子一样,一行人如释重负,连忙走进炎皇殿。

  正在这时,烈山之上响起一声声悠远的钟磬之声。

  随着大殿门内的主持司礼的尾虎长老一声宴席开始,一队队的骨架粗大的老虎从偏殿中列队而出,皮毛光滑,驮负着半人多高的青铜食鼎,还有数十只的白猿,乖巧的托着铜盘,其中摆放着各种鲜美的食果、琼浆,一盘盘呈入席间。

  无双与其他少年少女连忙分开,穿过纵横列布的条案与宾客,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宴席中较为靠前的位置,整理毛皮衣坐下。

  ……

  新书上传,先求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