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3 11:24:5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神心永恒
  4. 第一章 炎子凡

第一章 炎子凡

更新于:2017-04-21 08:04:45 字数:3173

  黎明时分,远处的天边已泛起一丝鱼肚白,天将要亮了。

  一座古朴的黑色阁楼紧闭的大门上方,镌刻着三个慷锵有力的大字——藏书楼!

  藏书楼内第二层,一名年约十岁的白袍少年正站在窗户前,神色有些紧张、激动,凝视着天边的那抹鱼肚白:“天就要亮了!吾炎子凡,终于要自由了!”

  炎子凡已经待在这藏书楼内近三年了,只要天一亮,就是囚禁的三年之期;天一亮,他炎子凡就可以离开藏书楼了。

  藏书楼内只有一排排的高大黑色书架,和书架上的无数古老典籍。这个地方,就是那些爱看书、好学的人都未必能待得长久。炎子凡年仅十岁,正是贪玩的年纪,更加不可能长久的待在藏书楼内的。

  可是,三年前他犯了过错,被惩罚、禁闭在此。可如今只要天亮,他就能离开了。所以他看着天边,内心很激动,可也有些紧张。在炎子凡的感知里,时间的流速仿佛都变得缓慢了,天边明明已经泛亮了,可朝阳就是迟迟没有升起。

  越等,炎子凡就越觉得难熬;越等,他就越觉得难受。

  忽然!炎子凡一愣,双眸都瞬间一凝:“不对!这里不是藏书楼了!”

  远处有白色的亮光,周围一片灰暗,可是藏书楼的窗户不知何时消失了!炎子凡一直站在窗户旁,从未动过,窗户是不可能看不见了的,除非他已经不在藏书楼内了。

  炎子凡一直在等待着天亮,一心只想着就要离开藏书楼了,让他都忽略了周围的环境,只是一直看着远处天边的那抹亮光。可等了许久都没见到天亮,他才开始疑惑,就瞬间意识到了诡异的一幕。

  “吾明明在藏书楼内,到底是何时来到这个莫名地方的?”炎子凡疑惑,但是已经确定自己不在藏书楼内了。

  这是一处灰暗空间,如同黎明的黑暗一般;远处还有一抹白色的亮光,光芒微微泛黄。炎子凡忽然觉得很阴冷,这种感觉是他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炎子凡心中越加疑惑了。

  带着疑惑,他开始移动脚步,朝远处的那抹亮光走去。在灰暗中,只有远方的那一抹亮光指引着方向。炎子凡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终于靠近那里,看清了亮光的真面目。

  一个透明的屏障,如同一个倒扣的大碗般,牢牢的扣在地上。透明屏障内,盘膝坐着一名枯瘦的灰袍男子。

  炎子凡远远看见这一幕,心中顿时一禀:“源诡封印地?”

  在藏书楼中三年,他阅读了不少典籍,知晓不少古族的秘辛。他所在的五行古族,是为了封印源诡而存在的!

  他也从典籍中了解过源诡,知晓源诡封印地。所以才一看见这一幕,瞬间就联想到了古籍中的记载。

  “吾怎么忽然来到了源诡封印地?”炎子凡疑惑。

  照理说,源诡封印地只有神灵能找到,也只有神灵能够进入。可是他炎子凡,如今仅是一个小小的纹生而已。

  炎子凡心中越发疑惑了,同时不禁回想起古籍中对于源诡的记载,心中隐隐生出一股恐惧。

  五行域虽然不大,五行古族族人也不算多,可整个古族,拥有的神灵都超过五十尊!神灵有多强大?一个手指头就能灭杀成千上万个炎子凡。

  如此多的神灵,却都在封印镇压着源诡祭天舟,且还杀之不死!一个人而已,却让整个古族以举族之力镇压、封印!源诡祭天舟到底有多强?

  祭天舟有多强炎子凡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莫名来到了五行域中最危险的地方。以前只是在古籍和传闻中了解过源诡,如今却要真正见到了,炎子凡心底有些不受控制的感到惧怕。

  这怪不得炎子凡胆小,因为古族绝大多数的族人,都会对祭天舟感到恐惧。

  炎子凡虽然心底恐惧,可他还是鼓起勇气,一步步向前方的透明屏障走去。一步、两步……越靠近,炎子凡心底莫名的恐惧就会越强烈。

  最后炎子凡终于承受不住,在距离透明屏障五、六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透明屏障下方的黑色地面持续散发出白色光芒,炎子凡在远处看见的白光,就是透明屏障底下的黑色地板发出的。

  “这就是源诡吗?”炎子凡看着透明屏障内的枯瘦男子,心中暗道。

  他心底有着实实在在的恐惧,可这并不意味着他真的感到惧怕。这种恐惧感,是见到源诡时心底不受控制的出现的。但是炎子凡心中清楚,源诡被封印着,根本伤害不到自己。

  就像凡人看着关在铁笼内的食人猛兽,明知自己是安全的,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

  炎子凡正观察着源诡,忽然见到源诡抬起了头。他看见了源诡那苍白的脸,脸上有着一道道黑色纹路。

  “源诡,祭天舟。”炎子凡轻声道。可才一开口,他就后悔了。

  只见透明屏障内的枯瘦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眸,目光瞬间落在炎子凡的身上。

  炎子凡看见源诡双眸额瞬间,他的瞳孔就瞬间一缩。下一刻,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明亮起来。他又忽然回到藏书楼内了!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眼睛!”炎子凡大口喘着粗气,心中惧意难消。

  如同莫名进入源诡封印地一样,离开的时候也很突然。在源诡刚一睁开眼睛的瞬间,目光刚落到炎子凡身上,下一刻炎子凡就回到了藏书楼。

  此时已经临近正午,藏书楼之外,在炙热阳光的照耀下明亮得很。可炎子凡心底仿佛有一层阴霾,他似乎还能看见源诡的那双眼眸。

  那邪异的紫色眼眸,是炎子凡见过的所有眼睛中,最令他感到恐惧的!长这么大,他也见过神灵,可神灵的眼眸、目光,并没有这么怪异。

  源诡的眸光似乎能够吞噬一切,炎子凡只是被盯着看了瞬间,他整个人就险些虚脱了,仿佛自身的所有生命力与精力都被抽干。

  炎子凡站在窗户前喘息了许久,才慢慢缓过神来,有了一些力气。

  现在炎子凡觉得自己终于知道源诡为何被封印了。源诡的目光就那般具有侵略性,甚至只是一瞬的凝视,都能吞噬他人的生命力与精力。若是源诡没被封印,定然会是一个吞噬众生的毁灭之源!

  炎子凡强自平静了一番心绪,抬起脚步慢慢走出了藏书楼。三年之期已到,藏书楼专门为他设下的封禁已经消失,他顺利走出了藏书楼的大门。

  藏书楼的大门外右侧,在石阶之上有一躺椅,此时看守藏书楼的一名古族长老,正悠闲的闭目躺在躺椅上。炎子凡从藏书楼大门内走出,对他恭敬行了一礼,这名古族长老却都没有睁眼看炎子凡一眼。

  炎子凡离开藏书楼后,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快步往自家行去。没多久,他就到了家中。

  推开家门走进家中,炎子凡心底忽然生出一股温暖,还有自由,令他心底因源诡目光带来的恐惧都消散不少。

  他父亲是五行古族火之一脉的圣子,更是一尊神灵,基本上都不会回家的。而他的母亲白玉,却因为生下他而失去肉身,只剩下灵魂,十年来一直待在古族的灵堂内。

  炎子凡三年未回家,家里也三年未住人,可这座宏伟的黑色宫殿依旧干净整洁。

  他才走进家门没多久,远处的天空上忽然出现一大团乌云,伴随着几声凄厉的鸣叫,乌云极速飞来,最后漂浮在炎子凡家宏伟宫殿的正上方。

  乌云底下,有一只乌黑的大鸟盘旋着,其羽翼上不时迸射出几道黑色闪电。

  “呱…呱…呱…”黑色大鸟鸣叫着,伴随着黑色闪电的“噼啪”声,回荡在下方的宏伟宫殿周围。

  炎子凡从宫殿内走出,站在高大的殿门前抬头看着黑色大鸟,神色怪异的开口自语道:“三年未见,吾似乎都有些想念你了。”

  天上盘旋着的黑色大鸟,名为“厄鸦”,乃是灾祸之物。这种鸟世上少见,来历也神秘得很。

  十年前炎子凡刚出生,厄鸦就出现了。在炎子凡出生之前,五行域内从未有人见过厄鸦。有人认为厄鸦是炎子凡出生伴随的异象,也有人说厄鸦是天地用来限制炎子凡的。

  十年前,炎子凡刚一出生就觉醒了源心——乾坤蓝炎。

  正常人一般都是八岁左右才觉醒源心,天才一些的,可能三、四岁就能觉醒源心了。可炎子凡刚出生就觉醒了源心,已经不能用天赋禀异来形容了。

  而且他觉醒的源心乾坤蓝炎,更是九霄源碑上排名第一的绝世源心!

  炎子凡的天赋,或许已经不能用“逆天”来形容了。正因为这样可怕的天赋,才会有人觉得厄鸦是天地用来限制炎子凡的。

  厄鸦可以说是炎子凡的伴生之物,甚至是共生之灵!但是厄鸦却从未带给过炎子凡任何好处,反而处处以诡异、奇特的方式限制着炎子凡。

  厄鸦,就如同其名一般,是厄运!是灾难!至少对炎子凡来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