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2:11:2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神医宝鉴
  4. 一 急救

一 急救

更新于:2018-03-17 10:34:11 字数:3374

字体: 字号:
  七月的碣阳山风景秀美,苍翠欲滴,流动的白云飘荡在山腰处,给人一种如梦如幻般的神奇之感。

  虽然天气热了点,前来观光旅游的游客依然是络绎不绝。

  碣阳山不但风景独特,山中更是长着各种的奇花异草,据说可以入药的草药不下400种之多。

  临近中午时分,林小凡采了一兜子的药草,他背着药篓子从山上慢慢的往下走,峰回路转,绕过一片荆棘之地,林小凡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女人轻轻地呻吟声,扒开挡在眼前的树叶,但见前面有一对男女喘着粗气,女的靠在一颗碗口粗的松树上,胸前一对雪白的丰盈颤巍巍的跳动着。

  “麻痹的,这么热的天还干这个,也不怕中暑”林小凡骂了一句转身就走。

  这天气也真是太热了,即便林小凡就在这山中长大,走惯了山路,也微微感觉有些吃不消。

  为了尽快赶到山脚下,林小凡并没有走山路,只是沿着下山的捷径行走,这种走法比走山路能少走多一半的路程。

  即便如此,到了山脚下也差不多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林小凡准备往家中走去。

  “不好了,有人从山上掉下去了!”。

  远处,传来一阵阵呼喊的声音,林小凡止步,左近看了看,果不其然,在离自己不到100米的地方,影影绰绰的见有两个人从山腰处往下滚落。

  不及多想,林小凡迈开大步就朝前面跑去,等跑到近前时,这两个从山上跌落下来的游客一个已经滚到了山脚下,另一个被一棵松树挡住,停落在离山脚处20米左右的地方。

  林小凡俯下身,先查看一下就近的那一个,躺在地上的是一个女人,由于面部血肉模糊,看不清她的容貌。

  探了探鼻息,又摸了摸这人的脉搏,林小凡顿感此人脉象细数,从这种征兆来看,这个伤者身上必定有出血的部位。

  这次出来,林小凡身上倒是带了银针,不过,进行针灸必须查明出血的部位才能奏效。

  这种炎热的天气本就穿的单薄,伤者从山上滑下,衣裙早就被树枝荆棘划得破烂不堪,撩开伤者的上衣,除了左乳上有轻微擦伤外并无大碍,继续往下检查,小腹处有一涓涓血流兀自淌着鲜血。

  就是这里了。

  林小凡急忙从背筐了拿出刚刚采集的三七和白芨,将上面的嫩叶揪下来,放在嘴里咀嚼几下,待叶片成了糊状,再把药汁吐出来,一点一点的涂抹在病人小腹处的伤口上。

  “**的,人都这样了,你竟敢玩弄人家”。

  林小凡听到后面有人说话的同时,就感到后腰处被人踹了一脚,身子往前一倾,他娘的,差点摔倒在人家的怀里。

  刚刚站起身,林小凡又挨了对方一拳,往后倒退了两步这才站定,林小凡暴怒“你他娘的为什么打人?”。

  这个时候,附近的游客已经陆续赶来,倘不是被两名游客死死地拽住,林小凡非要暴揍眼前的这小子一顿。

  “刚才大伙都看到了啊,这小子猥亵侮辱女人,等一会大伙都做个证,把他送派出所去”打人的是一个四十开外的胖子,这个岁数就已经谢了顶,看相貌,要说他五十二三了也绝对有人相信。

  “我那是给人治病”林小凡解释。

  “治病?你小子别逗了,拿着草沫子塞进人家的下体里,这也能治病?”胖男人朝林小凡冷笑,然后朝众人道“大伙可看清楚了,我才是滥石沟乡大名鼎鼎的赵医生”。

  这个赵医生在滥石沟这么多年,好歹的也混个脸熟,有两个村民打扮的百姓点头“对,我认识他,他就是赵医生”。

  “既然医生来了,就别腾着了,赶紧的给受伤的病人治病呀”。

  “是呀,人命关天,这个赵医生,你快点看看病人吧”。

  “……”。

  “大伙都散开点”赵医生捋胳膊挽袖子的朝众人示意一下,他蹲下身,用右手扒开病人的眼皮看看瞳孔“没事,这个伤者的瞳孔还没有散大,说明还有救治的机会”。

  赵医生说着,又去看另一个病人,依然是看了看另一个病人的瞳孔,遂点头道“这个也活着呢,一会儿救护车到了,拉卫生院去抢救”。

  “姓赵的,你麻痹的这是在验尸呢吗?哪有这么简单一看就完事的?”林小凡往前走了两步不由得骂道。

  “这里没你的事,你给我滚远点”赵医生说着,吩咐身边的两个村民“你们两个帮忙把那个伤者从上面抬下来”。

  “不许动”林小凡走过去拦住两个村民。

  “你小子有病是不是?耽误了抢救工作,你担待的起吗?”赵医生叉着腰,横眉冷对千夫指般的看着林小凡。

  “在没有查明伤者情况之前,是不能随意搬动伤者的”林小凡解释。

  “**算老几……”。

  ‘啪啪啪’。

  赵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就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作痛,耳膜间嗡嗡作响,眼前也是金星直冒。

  “快报警,这小子打人了”赵医生捂着腮帮子嗷嗷直叫。

  “这个小兄弟,你出手也太重了吧?”有人道。

  “各位,这个赵医生依我看根本就不懂医学,你们要是听了他的话,那才会出大事呢”林小凡看了看那两个要去帮忙的村民,朝众人道。

  “小兄弟,你也是学医的?”。

  “在下对医学略知一二,你们大家有谁听说过林正太吗?他老人家就是我的爷爷”。

  林小凡说完,众人无不啧啧一片,附近方圆近百里,林正太的大名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老爷子可是让人一提就得竖大拇指的名老中医了,只是天有不测风云,老爷子在几年前去深山采药的时候不幸坠崖身亡了。

  听到林正太的大名,那个赵医生顿时也蔫了下去,他捂着腮帮子悄悄地走了。

  “小兄弟,快去看看上边的那个伤者吧”有人劝道。

  “好”林小凡说着,来到被大树卡住的那个伤者近前,那个伤者从山上滚落下来,一时撞晕了,林小凡到了的时候,恰巧醒了过来。

  “能让我看一下你的伤情吗?”。

  “嗯”上边的这个伤者面部仅有轻微的划伤,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可能由于受到了惊吓,眼中含着一汪泪滴。

  林小凡上上下下的进行检查着,当检查到病人的腰部时,少女痛的尖叫一声,又在脊柱两侧轻轻地按了按,林小凡皱了皱眉,心道,这个女孩的腰椎怕是受了损伤。

  林正太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最擅长的就是正骨疗法,林小凡是老爷子唯一的传人,又是自己的亲孙子,老爷子自然将医学心得不遗余力的倾囊相授。

  “妹子,这里还有你的亲人吗?”。

  “下边的那个是我的闺蜜,就是她了”。

  “我看这样,你们两个先到我家里接受我的治疗,如果你联系上你的家人,随时可以把你们接走”。

  “大哥,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就按你说的吧”少女说着,一汪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适才,要不是那个赵医生捣乱,林小凡本想拿出银针做进一步的治疗,如今赵医生走了,林小凡掏出银针,给山脚下的那个少女进行了针灸,百汇、合谷、迎香、人中,在四处穴位上施针后,不断地进行强刺激。

  少顷,少女醒了过来,林小凡安慰一下,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再检查下体,扶着少女起来,说明情况后,少女也无异议。

  再折身回来,林小凡双臂伸直,插在少女的后腰处,慢慢的将少女抱了起来,虽然看似是在抱着少女,其实,林小凡的双臂一直不敢打弯,万一动了骨折的部位,再进行治疗的话会增加很大的难度。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林小凡抱着少女往家中走去,另一个少女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你们是哪里人呀?”为了分散病人的注意力,林小凡一边走一边问。

  “我们是江都的,趁着放假来这里游玩,想不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个少女道。

  “你们两个怎么会一起掉下来了呢?”。

  “小雅为了救我,才一失足也跟着掉了下来,想不到她比我伤的还重”走着的那个少女面带愧疚的道。

  “……”。

  一路说着话,林小凡抱着少女到了家中,林小凡的妈妈看着林小凡抱着一个女孩进来,伸出手就要打来“小凡,这大白天的你就敢这样,你也太大胆了吧?”林母说着话,又看到后面的那个女孩,气的一跺脚“你小子比你爹狠,一下子带回了两个,你真是想气死我不是?”。

  “妈,她们两个受了伤,我把她们带回来是给她们疗伤的”林小凡笑着解释。

  “疗伤就疗伤呗,咋还抱一块去了?这么卿卿我我的,这要是传出去……”。

  “妈,这个妹子腰部受了伤,你就少说两句好不好?”。

  “腰受了伤?那赶紧的到屋里去”。

  林小凡抱着那个叫小雅的少女进了里屋,屋内有一张硬板床,将少女轻轻地放下,林小凡朝林母道“妈,你先出去,我现在给小雅疗伤”。

  “我还得出去?”林妈妈有些不情愿“我给你打个下手啥的,中不?”。

  “不中,不但你出去,这个妹妹最好也出去吧,不然,我怕小雅妹子不好意思”。

  林妈妈和另一个少女走出门去,林妈妈在门外道“儿子,人家可是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你给她疗伤的时候要平心静气,别往歪里想,就你们爷俩,没一个让我放心的”。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