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5:21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流记之虚渊之彼
  4. 引子

引子

更新于:2018-01-13 12:37:56 字数:3381

字体: 字号:
  序(一)金黄色的血滴如宝珠一般溅洒了一地。熠熠闪光的白刃在璀璨的星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宛如华尔兹舞步的弧线,落在了米迦勒的左侧纯白炽翼上。白羽如同雪花一般飘散开来,纷乱的围着米迦勒仅剩的一对闪着灼灼白光的炽翼。

  “你也终究只能借鉴他的力量罢了!”路西法身后那三对金灿灿的炽翼不断散发着迷眼的光芒。左臂上的暗红金色的镯环上不停地滴落着幽异光彩的暗红色血珠。右手名为“末日审判”的十字剑的蓝白色宝石剑柄下那细长的银刃上汩汩的流着混杂了两位大天使之血。

  “曾身为大天使的就算拥有上位以下的第一战斗力,”米迦勒纯白炽翼瞬间爆发,左手银白色名为“圣咏”的十字剑剑托挥出巨大的金黄色羽翼,在刹那间逼近路西法。炽翼挥动时强大的力量瞬间注入两柄十字剑的交叉接触点。十字剑凭着毁灭般的力量相持,也因此而发出痛苦的嗡鸣声。米迦勒的纯白炽翼再次爆发,虚化为缥缈的羽翼笼罩了整个第六环。“但那又如何!”他身上的威压层层上涨,宛如凝成了实质,俯压在第六环的所有生灵之上。

  路西法被这突如其来的爆发狠狠的弹开,如炮弹一样轰进第六环漆黑的地面,炸出一个方圆百里的巨坑。

  路西法从坑中飞出,再次来到米迦勒的面前。“不错,进步了。”他说的更像一个和蔼的大哥哥,而不是一个正在生死相搏的敌人。“但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路西法身后扇动着的纯白炽翼开始转化,浓墨般的黑色反射着亮光刹那间袭染了纯白。夜色从其上升起,渐渐晕染了一整片天空。

  “只有自己的力量。”路西法的左手轻轻拂过“末日审判”银白纤细的剑身,轻轻的弹了弹。“末日审判”的光彩瞬间黯淡下来,转化为死一般的黑色。

  “方可以成为迈向至高殿堂的阶梯。”蓝白色的宝石剑柄猛地释放出强烈的光线和能量,通过纤长的剑身冲到最尖锐的剑尖处凝聚起来慢慢形成一个诡异的紫黑色球体。

  路西法缓缓将“末日审判”举过头顶。那诡异的紫黑色小球就像一个太阳一般在他的头顶悠闲的旋转并发出紫黑色的光彩照耀着整个第六环。轻描淡写将米迦勒释放出的大天使威压驱逐殆尽。

  “看到了吧,这便是差距。”路西法说那诡异的能量球越来越凝练,不时蹿出的那一丝没有整合好的能量就像毒蛇的獠牙一样令人心悸。

  米迦勒觉得越来越不妙,那个诡异的黑球释放出恐怖的威压竟然让他感觉到一种无法呼吸的恐惧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即便路西法被誉为“明日晨曦”拥有撒旦般的战力。但那也只是过去背叛了信仰,丢弃了大天使之位的他为什么还可以如此强大,为什么我与他们的差距还这么大……】

  米迦勒的内心翻起强涛几乎无法自己,但他毕竟沈巨大天师之职。即使这样也仍能保持头脑清醒,做出绝对正确的判断与行动。

  “加百列吹响‘升天的号角’。”他近乎嘶吼的喊出着浓浓不甘的话语。

  “圣咏·护持”米迦勒持剑至胸前,做出一个骑士决斗时的标准起手式。炽烈的光芒随着他的言行从“圣咏”上照耀而起。虚化的寓意慢慢收拢庇护住整个“天使战斗团”。

  “嗡——”加百列的号角声响起。一道圣光穿越了漫长的空间,从天堂降临。“天使追集团”的天使陆续进入圣光通道,撤回天堂。

  米迦勒看着将要撤退完的“天使追集团”心里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他与路西法蓄力已久的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击,将要发动。

  “都快走完了吧。”路西法带着微笑淡淡的说,剑尖上的黑球此时停止旋转,并将能量往剑上回灌。因此而形成的黑曜曜的剑身美得仿佛让人仅看一眼就会迷失了灵魂。

  米迦勒紧紧握住“圣咏”,似乎这样能汲取到更多的力量一般。

  “吾乃现任大天使及战斗天使团团长——米迦勒,在此向尊敬的前任大天使——路西法挑战。”

  “吾乃路西法,接受你的挑战。”路西法将举着的“末日审判”持到胸前,做出一个玉米加了相同的其实决斗的标准起手式。

  米迦勒身后的虚翼骤然缩短所有的能量回注至“圣咏”。至此,“护持”的效果结束,而“圣咏”也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光亮的程度。

  “我以我此生以来最强的攻击来敬重你。“米迦勒说着缓缓挥动着宝剑,引导那巨大能量的流转。

  “我也必以相应的战力来回应你。“路西法与米迦勒相同的方式引导着能量。

  “圣咏·裁决”米迦勒重重的挥下宝剑。

  流光在咆哮。

  流光在翻涌。

  流光宛如利剑奔腾着刺破了空际。

  “末日审判”路西法重重的挥下宝剑。

  墨黑的涌流宛如千里直泻的江河奔涌摧枯拉朽的怒火撞向奔腾的流光。

  它们在相持处互不相让的抗衡着,将整个第六环空际泾渭分明的化成了黑白了两块。它们不断渗透着,幻灭着,竟让在此中找到一个平衡的结点。双方的能量不断的往结点这个突破口冲击,交织错杂的缠绕在一起,最后旋转着融成一块,牵扯着周旁的能量缓缓的撕裂开第六环的空间。

  结点的能量越聚越多,终于触碰到了那危险的平衡破灭的临界点。紧随而来就是一声震天颤地的巨响。“嘭——。”能量四涌而散宛如彗星撞击大海形成的波涛无情的摧残所有的一切。

  整个第六环都被席卷,能量潮一股接着一股,引起岩浆剧烈的轰腾。愤怒的岩浆开始肆意的喷发、涌流,将地面划分成一块又。大地也开始崩裂,巨大的地壳不断的隆起、下陷,再隆起、再下陷。

  第六环的空际开始支离,一块一块的浓墨般的黑夜宛如年久了的天花板上的漆一样慢慢的剥离掉落,直至死灰般的新生空际补上。恶鬼们悲鸣着,哀嚎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

  能量潮爆发完所有的力量后,平息了下来。

  米迦勒执着“圣咏”半浮再空中,他身后的最后一对织翅似是风化了的蒲公英一点点的散掉,若雪一般在空中粼粼的发着光。

  对面的路西法却是安然无恙,仅有的损失或许就是那黑色长袍的破碎的“宣言”。接着便在也支撑不住,从空中倒头往下方自由落体。

  在米迦勒掉落一段距离之后,加百列吹响的“升天的号角”再次召来的圣光划破天际而来,笼罩住米迦勒止住他下落的的趋势,缓缓带他升上天际。

  梵歌从天国悠悠飘来,带着轻灵有源的圣洁在支离破碎的第六环回荡,向上盘旋,穿越地狱来到人间。

  希望你在落花之前看到这圣洁

  所有英勇奋斗的人们呐

  在这轻浮的世界中会有所期盼

  请不要在胜利之前就放下了心愿

  愿一切正在挣扎的人们都得到庇护

  翻涌着的海浪就要平息

  请你在这之前不被噩运所熄灭

  持着那信仰来到人间

  祝愿你能拥有闪亮的水晶

  在那万物都会被丑陋所湮灭的的黑夜

  不要再感叹逝去的星夜

  手中的利剑会带来企及的光明

  请你一定要在英勇下圣洁

  这一切的一切皆是希望预兆

  所有的光明会在你的眼前

  凝结

  (二)

  彩虹般的长发映在圣水池闪亮的池面,滴滴牛乳般的细碎白花洒在涟漪的中心。淡淡的水晕推开紫色花瓣下,抖动着呈现出精细雕磨的月牙般眉毛下清澈的眼睛。轻柔的细风抚摸着她稚嫩无暇的脸庞,调皮的惊动着她的纤发。流水在池面的缺处激流起的水花欢乐的冲刷着她的脚丫。

  和煦的光线在圣水池中的闪耀,空灵的圣水循环往复的在溪径与水池之间环绕。姹紫嫣红的百花迷离拉人氤氲升腾的雾气。嫩绿的柳叶摇摆着舞动曼妙。洁白的雪花自上而下悠悠飘荡。一切宛如仙境一样,充满盎然春意般的勃勃生机。

  但只有幼知道这里唯一的“活着的”便只有她自己。导师的身躯变化而成的“圣水池”中流淌着的导师血液幻化成的圣水,携带者伟大的生命力构建了这里的一切的生机。只是却没有灵魂没有思想,仅仅是一个神话般外衣的壳。

  “导师,幼好想你啊。”幼失神的看着让她已经忘记了时间的漫长的圣水池轻声的说。仿佛是怕吵醒了正在沉睡中的婴儿一样。

  “导师,幼可不可以去找你?”

  自从导师殒落之时叮嘱她要保留他的躯体在她身边开始,她便一直守候在圣水池旁,从未离开。只是今天从灵魂中生成的熟悉感让她得知导师的灵魂已经重新降临在此道之间。“导师,幼想去找你。”她从圣水池中捧起一捧水,缓缓的站立起来。轻灵的圣水从她的指尖滑落,归入池中。

  “导师,请接纳学生!”她张开双臂,身体缓缓前倾,慢慢投入圣水池中。水珠随之飞溅,晶莹着迷离和煦的光线,欢快的在池面上跃动,带动起平静的池面波出柔和的旋律。缓缓在圣水池中下沉的幼露出幸福的笑容。她不知道导师是否会原谅她,但是她已经明白导师从来舍不得抛弃她。这已经足够了。

  圣水池的空灵的圣水继续在悠悠的循复着不变的路线激发出此道之间最强的力量之一的“物质”法则,与圣水池外部虚空中弥漫着的“虚无”法则牵扯着自本身殒落之时便开始的对决,不曾停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