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8 05:09:0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司公
  4. 第一章 阉人

第一章 阉人

更新于:2018-03-18 17:52:54 字数:3299

  “此处小弯道,正是修真处众仙的盲点,距离修真处千米,且地处略微偏僻,是通向大牢的必经之路,而旁边有一个狗洞,若如此这般,或许就.......”

  闻正卿低眉顺眼的打量着四周,脚步轻缓而有序,若有心之人丈量一下,或许会惊奇的发现这个小太监的每一步距离竟然惊人的相同。

  不过闻正卿来也快去也快,丝毫不做停留,也就无人会关注这卑微的人了。

  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对于别人来说微不足道,可对于闻正卿却是至关重要。

  紫薇宫地界!

  此处,如整个伏龙一脉其它地方一般,仙气袅袅,地气茫茫,各种奇兽、仙女之幻象更是时有发生,恍若仙宫地阙,而这处紫薇地界便是废人之地,却也不凡。

  当然这只是气象,也就是地利之福,至于人和方面,当这原本为伏龙一族储帝存在的人被宣布废掉后,这里就只有两个人在了。

  此刻,这地界门口的一个石牌坊处,便有一贵气不凡,白袍青年男子正焦急的等待着,在闻正卿踉踉跄跄前来时,他面容一喜,可也很快收起,转而急忙迎了上去,不顾闻正卿脏乱的衣衫,将他揽住。

  东演太子泪光模糊:“正卿呀,你,你这又是何苦呢?还是我拖累了你呀!”

  “咳咳!”

  闻正卿挣扎着起来,匍匐在地,感动非常:“殿下待我如知己,小人便是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他人视我如草芥,也唯有殿下真心待我,小人不过区区贱命一条,舍去了也就罢了,可要是耽误了殿下的未来,那才是真正的罪过呀。”

  伸手摸进宽大的衣袖,闻正卿又道:”殿下,小人幸不辱命,这就是您要的东西。“

  那物,其貌不扬,却是寻常的之物。

  当然这是外人看来,对于东演太子来说,这是他与他暗中势力传接信息的一个途径。

  不着痕迹的收起莲花雕刻,这可是他早早等待在此的原因呀。至于外面上东演太子目光则变现的很悲恸,好似心痛闻正卿为自己取来传信莲花被人侮辱而悲痛,心中却不由泛起丝丝杀意,事情就是这样,办好事未必就有好报,只因为其知晓的太多。

  有句话说的好,只有死人才最能守得住秘密。

  不过,对于敢谋划修真处的胆大包天的闻公公来说,这丝丝缕缕的杀意却逃不过他的感应,早就知晓东演太子为人的闻正卿如何会不知道怎么来自救。

  便见,其下一刻面容动容,好似见主子恩情大于天,一咬手指,挤出一滴精血,不等东演太子反应,屈指一点,精血就消失于虚空:“殿下待我恩如父母,今日我愿为殿下肝脑涂地,立下忠心血誓,在所不惜!”

  嗯?

  东演太子从杀意中醒悟了过来,见眼前阉货如此作为,满意的同时,也不由感叹忠心有时候也是能保命的。

  却是过往闻正卿的表现,在东演太子看来都是忠心耿耿的表现。

  渐渐的就消退了心中的杀意。

  又想到距离自己的谋划复出还有用得上这阉货的时候,一咬牙,竟单膝跪下,双目直视眼前人,泪已经模糊了双眼:“是我无用呀,你不该如此呀!”

  “殿下!”

  闻正卿悲切的呼了一声。

  情动深处,两人,一主一仆,相拥垂泪。

  只是真相如何却唯有自知。

  是夜。

  闻正卿想起白天仓促间立下的血誓,在夜深无人之际,免不了露出了真实的难看面色,心中也是有苦难言。

  他想立血誓?

  不,他不想,他苦心经营着自己的未来,为的就是能主宰自己,如何会愿意立下这种束缚自己的血誓?

  可他也是身不由己,以先前的情况,看似恍若往常一般,可对于在生死间长大的闻正卿而言,如何会察觉不到其中的危险,他可以预料,若是他不同意,说不得就会身死当场,一名小小的太监,是没人会关注的,到时候死了也等于白死。

  不过通过这种危机,他也猜测出这所谓的废太子不简单,也庆幸自己过往都是尽心尽职的完成一些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为此更是遭受了不知道多少折磨,但现在看来应该是值得的,自己投资废太子也算是有意外的收获。

  一开始,他跟随废太子,只是为了地处偏僻,好做些手段罢了。

  不过~~

  “呵,废太子?或许将来会让别人惊艳吧,而此次咱家立下血誓,若他当真不凡,说不得便是咱家卑贱万分,却也能得到些许培养,毕竟他还用得上咱家。”闻正卿思索着,眉头紧缩:“只是别人给予的终究是施舍,就算真正的有仙法给咱家,也不过是些浅薄的仙法,不甘心,咱家不甘心呀!”

  伸出手,朝着前面狠狠的握住,他声音更显低沉:“从成为一名为人鄙夷的阉人开始,咱家就发誓,要为人上人,若真正的在乎一本低级的仙法,又何必等到现在,废太子呀废太子,便是你有所隐藏,可这份杀意,还是暴露了你轻视咱家这阉人,料想最后也定然不肯给咱家高深的功法。说到底咱家依旧只是卑贱的人呀,可你这般心胸,终究是太小了,说不得藏拙不成,反而误了自己性命,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说着说着,闻正卿癫笑了起来,有些抽风一般。

  没错,若真是为了一本低级的仙法,他闻正卿如何会等到现在,他要的可不仅仅是一本低等的,他想要中等、高等,甚至是绝世仙法。

  不要嘲笑一个阉人有着伟大的目标,只因为他付出了努力,很大很大的努力,而这份从进入伏龙一脉当一个阉人开始,他就准备了,如今算起来也有二十年了。

  二十年,只为了一个机会,一份毅力,这就是他的依仗。

  今天白天正好是他再次预估行动的第一百次试验,本来他还想要再试验几次,可废太子的举动让他不得不放弃了,加之最近频繁的一些看起来无意义的吩咐,显然废太子有什么行动,所以他担心自己的谋划会因为废太子的行动而废掉,废掉二十年的辛苦,故他决定明天行动。

  这是一个可能性很大,也是获得绝世仙法的行动。

  到时候是一无所得,只能成为一个渺小的阉人,还是能够有所得,摆脱困境,高高在上,成就非凡,就在此举。

  当然也可能谋划得到的东西价值不高,亦或是失败告终,若价值不高,那从此就只能费尽心思成为废太子的一条狗,努力的爬着,不让自己被抛弃。若是失败,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就区区蝼蚁命。

  他不能决定自己的未来,因为他很渺小。

  他不能预估将来的得失,因为他一无所有,失去也只是失去一条性命。

  但他可以努力,努力的让自己去夺取自己想要的,这对于蝼蚁的他唯一能付出的了。

  翌日!

  一切按照演练了无数次的行动进行着。

  那个转角处的狗洞旁,狗洞的另外一侧。

  修真处通往伏龙一脉大牢的必经之路。

  高墙一侧,看了看天色,闻正卿心中默念了片刻,再等了一会,当匍匐在地上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行动了。

  口中含着蜃龙宝珠,幻化、隐藏自己,闻正卿强忍错骨之痛,就硬硬生生的从墙头另外一边,挤了出来,匍匐潜行爬过大道,然后立于狗洞对侧的假山脚下,窝在拐角处的小弯道,等待来人。

  也没有让他等多久,那细微的脚步声就在闻正卿对面了,人也出现了。

  那是一个小太监,他正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闻正卿早就探查了此人的身份。

  他是给伏龙一脉大牢送饭的太监!

  闻正卿要做的就是夺了小太监的命,取代他进入大牢送饭。

  时机来临,强忍杀人的恐惧,闻正卿没有犹豫,偷袭的勾着来人的脖子拖入弯道,不等其发出声响,暗中发力狠狠的将来人脖子给拧断了,然后极为快速的打开临近的地砖,那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一个地道,将人塞了进去盖上,接着运转蜃龙宝珠,化作方才那小太监的模样,提起被自己方才托着的食盒低头离去。

  这一切,悄然而迅速的发生了,无人知晓。

  可看似简单的一番动作,其中的难度,唯有谋划者自己知道。

  时间点的选择,路线的选择,暗中观察,修真处盲点,小弯道的选择,错骨分解之痛,杀人狠辣之招,手速的练习,藏尸通道的挖掘,学习小太监,最后还有蜃龙宝珠的幻化能力等等,这一切的一切看似简单,其实每一步都是耗费了无数的时间与精力。

  在模拟了一百次,到真实实践成功,第一次杀人的恐惧虽然滂湃与享受,可闻正卿更多的还是木然无神,只能本能的驱使着自己前行、前行,其背后更是冷汗干了又流,流了又干。

  “要是,要是其中一步,不,或者说一点点出错,那迎来的将是比死更残酷的刑罚,现在,咱家就这样完成了?”

  修真处、伏龙一脉的强大天下人都不会怀疑的,所以当真正成功后,他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一直到进入天牢,闻正卿打了一个寒战,回魂过来,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甩掉多余的想法就开始行动了,要知晓任何的隐秘,在强者面前只是笑话,所以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