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1:2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弹指间念轮回
  4. 第二章 名将庞山

第二章 名将庞山

更新于:2018-03-17 08:40:18 字数:3870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名将庞山

  1.满城军民还在为刚才的大胜欢呼雀跃!

  守卫士兵看到来人身披红色战甲,走路慷锵有力,1米8的个头却略显佝偻的身体告诉他,这是位老将军!腰挂米长利剑,面容沧桑皱纹横生,一双眸子却坚毅果敢!

  这士兵看了一眼将军的眼神,心里不自禁觉得只要跟随着这位将军没有无往不利的战事!

  “将军!”守卫士兵还在兴奋的颤抖,握着长枪的手都似乎充满了力量!像他们普普通通的兵卫,有此良将带领,死亦何惧?!

  这位将军带着六位将官模样的人大步步入这临时征用来的兵营,入门几步远就是一张大方桌,边上有些粗糙的木头凳子,微弱的油灯耀着地上还有些零碎罐子的瓷片,显是急促间腾出来的地方。

  “我这雁门关五万士兵,刚被太子抽调四万进逼长安之时,这蛮子立马就来攻城,诸位,有何说法?!”将军转身目光灼灼的盯着六位士官道。“哼!军里定是有蛮子奸细!”

  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士官拍案而起!一脸的不忿!看着几位士官还在琢磨,年轻士官接着道:

  “这城里动静是大,但前天中午才发的军,他们今天就来攻城,远在百里草原的他们要赶到这快也得半天之多,看来他们早上就开始发兵,加上他们集合军队的时间,那岂不是我们这边人刚走他们就在准备了?!”

  “恩——他说的对!”看着几位士官都点头同意年轻士官的猜测将军笑了笑问那年轻士官:

  “王灿,那你说奸细会是谁呢?”被叫王灿的年轻士官愣了愣:

  “这——”

  “知道有内奸是肯定的,你们可有法子找出内奸?”将军来回看了下几人,依旧笑着问道,仿佛只是在玩一场猫与老鼠的游戏!大敌围城,却依旧谈笑自如,这就是名将之风!

  几位士官相互瞅瞅,一时都没了主意,让他们上战场杀敌,死了都行!就是这费脑子的事情逼得他们几乎要抓狂,一满脸赖胡子身高体胖的汉子军官更是揪着胡子粗口喘气:

  “他娘的,让那狗日的出来,老子跟他单挑!输了是孙子!”邋遢胡子士官拍案而起道,

  “哈哈哈——哈,”满屋人都笑了,旁边一花白胡子的士官出口讽刺道:

  “这奸细要这么容易出来,那也太蠢了点!哈哈”

  “你不蠢你出个主意让他出来啊!你让他出来,爷爷一斧子劈掉他的狗头!”这莽撞大汉显是被笑急了眼,怒瞪着老者道,

  这老者给这么一问,干咳两声,几位士官都止了笑看向将军,这事,他们想不到,但是他们相信,他们的将军能想得到,因为他们的将军是整个大唐名气最大的将军——庞山!

  庞山将军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办法。”几人一听顿时泄了气,庞将军都想不到的事他们更做不来,那莽撞大汉更是火气冲天!怒道:

  “咱们在这拼死抵御外贼,他李世民李建成却还争他娘的皇帝座子!整个中原没了,我看他们争个屁!”

  “史猛!切勿胡言!”那老者一听即变了脸色,这要传出去给哪一方听到不是死罪!无论谁最终得到了皇位,他都算亵渎皇权!

  被叫史猛的邋遢胡子大汉却是怡然不惧,一拍桌子怒道:

  “怕他娘的卵蛋!我史猛,是要死在战场的人,我死,也是为了咱中原千千万万的子民!我死又何惧哉?!”

  老者一听也上了火气,这莽撞大汉不知糙好,煞是气人,一番好言相劝却弄了个灰头土脸,老者只能吹胡子瞪眼,却也无话反驳!

  将军伸手制止他们,莽撞大汉也乖乖的坐下,在他们心里,主心骨还是他们的庞将军,史猛再霸道在庞山面前也老老实实的,那是他心里的神!战神!

  “今天来的约有两万蛮军,一战下去死伤怕是要六七千,咱们虽是大胜,却也死伤了上千,那马弓的轻骑虽是迅速射杀,但是也一次伤我六七百名兄弟!如今可战之兵有八千之多,蛮子万余之数,依仗雁门城易守难攻之势,这仗赢来也非难事,但是看他们番号应属达达尔之兵,达达尔啊,可不止这两万蛮子,我想,这次,怕只是他们的先锋部队!”

  庞山细细猜想而来之后,几位士官都是脊背发凉!

  “这只是先锋部队?!那大军很快便会攻来?!”

  “先锋!!还有大军?!!”这些将领,死是不怕,但是打一场只败不胜的仗!他们如何能接受?!

  庞山将军不理会他们的惊惧,接着道:

  “只是他们的大军何时而来,我却是不知啊!”

  说到这,庞将军也是叹了口气,似是英雄到了垂暮之年,五十六岁的他静静的盯着门外高耸的城墙,似是感慨他守卫一生的雁门也要随着他一并倒去了!

  “内贼我是没法抓到了,这一城的百姓我也保不住了,安排百姓们连夜出城,去往咸阳吧,天要灭我雁门关,我只有舍身陪葬了...”

  将军叹一口气对那年轻将领道:

  “像王灿你一样年轻的士官,若是能保得住咱们大唐,你投往那一方都会是一名虎将,以后成就定不会低于我,我命令你,带领不想葬城的士兵,护送城民前往咸阳,若是这雁门关一破,通知咸阳守城的刘健将军,继续向南撤离!”

  庞山知道,这雁门关乃是插入长城防御的最坚固的城池,整个大城东西各接长城,北门突出五十余米设三十米高墙!东西两门依长城而开!绝对是自古以来最坚固的城墙!加上自己,那更是从小生在这长在这成名于这的守城名将!但是这次,将军亲口破灭了他们还仅存的希望!他说:

  “城要灭了,城要毁了。。”

  “我不走!”那年轻士官王灿紧握双拳,脸色血红,眸子仿佛一头野兽,大声吼道:

  “誓死追随庞将军!”

  另五位士官也紧随着跪在将军面前:

  “我们!誓死追随庞将军!”

  庞将军仰头叹息一声,道:

  “你们不是为我而战,你们是为咱们大唐而战,建成太子与世民皇子权力之争那是他们家族内部的事,留下来的你们,都是为中原子民而战的好汉,这城没了,咱们都死了,还有谁替我在这世间看咱们胜利的一天!?”

  庞将军来回踱了几步,伸手拉起那年轻的士官:

  “王灿,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你的天赋你的能力都是最好的,我这把年纪却依然无妻无子,我今天想收你为义子,你可答应?”

  王灿一喜,面前这一直屹立不倒的神话,这一刻,在他眼里却是满脸的疲惫与沧桑,他就像个亲人一样疼爱的看着自己,王灿被握着的手臂不知是因为难过还是兴奋,剧烈的颤抖着:

  “义父!”王灿低头“扑通”一声跪在这慈祥而又威严的老人面前,眼泪止不住的“嗒嗒——”滴在地上,这位老人,为了这城,为了这满城乃至满中原的子民,耗尽了他的青春,到此刻却是无依无靠!

  “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王灿声音颤抖的道,

  “好!”庞山洒然的开怀一笑,道:

  “老来得子,喜庆,喜庆啊!哈哈哈哈”

  几位依然跪在地上的将领也心底里高兴,同道:

  “恭喜庞将军!”

  “恩——”庞将军点点头,伸手拉起王灿,却还未让其他将领起来,他伸手摘下左腰佩剑,摆在王灿面前道:

  “此剑名为裂风,乃是战狂杜甫的佩剑,他昔日游历至此,把此剑赠予于我,告知我,有此剑在,中原定能昌盛!我现在转增于你,望你带着他,带着我得希望,护我中原千年基业!”

  王灿本能的接过长剑,这剑身米长,剑鞘上纹有青色龙身,龙嘴张开直至鞘顶,忽然,王灿却明白过来,“扑通”又跪倒在地:

  “将军,我不走!”

  王灿却用力拉起他,道:

  “如今你是我血脉的沿承,更是手执战狂杜甫的寄托,你不能陪我们葬城,你得好好活着,给我庞家延续血脉,你若真有心,以后就改姓为庞,不要辜负了我得期望!”

  庞山说完也不顾王灿若有其言,对仍跪在地上的五名将领道:

  “你们有家有业,我让你们自己决定,可有人愿追随我葬在这雁门,与敌人同归于尽者?!!”

  “誓死追随庞大人!”

  “誓死追随庞大人!”

  “誓死追随庞大人!!”

  五位将领无一犹豫,城破了,国灭了,家何在???!

  史猛更是抬头朝着王灿咧嘴一笑,似是在炫耀:

  “俺能跟庞大人战这最后一战,你速速逃命去吧!哈哈哈哈哈....!”

  庞将军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道:

  “都起来吧!”

  五位将领才一一起身,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更因为想到为国为民而死一阵阵无法隐盖的自豪!

  庞将军执着王灿的手,亲切的道:

  “灿儿啊,这满城的百姓都交予于你,带着他们安全的离开,这比我们战死在这光荣的多!你明白我的用心吗?”

  此时王灿已是满脸泪痕,他明白庞山是下了死心了,他也明白庞山定不会留他于此,想着今日一别恐怕永远都见不到这位从小到大在他一个孤儿身边呵护教导他的如父亲一般的人,他难过,他心痛!可是,他也明白,他的命不是自己的了,他要为这位老将军活着,为这一城的百姓活着!

  不待王灿回答,庞将军又道:

  “去集合队伍,告诉他们城要破了,愿意跟随你走的一起护送百姓马上离城!”说道这,老将军紧了紧执着王灿的手,似是在告别,道一声:“保重!”

  老将军登上城墙,五位将领在侧,城上城下留下的足有五千之众!他们都是抱着必死之心心甘情愿的追随庞将军!他们大部分人一辈子都在追随老将军守卫着这城,这是他们的根,他们死也要死在这!看着敌方多于他们两倍还多的蛮子大军,他们无一怯懦!纵是知道此仗必败,但是他们的心里的神没有倒下,他们就敢拼命!有他们的老将军在,他们就有勇气,就有力量!

  夜晚的风依旧疯狂的刮,狠狠吹着老将军略有佝偻的身影,老将军却屹立在城头纹丝不动,突然,老将军遥对着蛮子的大军喊道:

  “你要战,我便战!鹿死谁手?奈何桥见!!”

  “奈何桥见!”

  “奈何桥见!”

  “奈何桥见!!”五千余众的士兵齐声三声大喊,声音刺破苍穹,遥指匈奴!

  “城破如何?身死如何?我要葬在这城,也定要你们尸横遍野!”庞将军轻一身之力大喊道,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哀兵必胜!哀兵必胜啊!!哈哈哈哈哈哈....”

  满城猖狂的大笑回响天际,而躲在远处草丛里的兄弟俩听到也咕噜的爬起,萧张兴奋的轻声念道:

  “名将庞山!名将庞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