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7-05 05:23:03
  1. 爱阅小说
  2. 职场
  3. 上帝基金
  4. 第四章 我不是精神病

第四章 我不是精神病

更新于:2015-03-03 08:02:17 字数:2385

字体: 字号:
  如果这一天你正在太北城的克隆街上踩马路,就会看到一个奔跑的疯子,这个疯子具体的症状表现为,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一颗紫色的彗星。

  在问了卖菜的老太太,打太极的老头,在街角拉屎的八岁儿童以及一个遛狗的美少女之后,这名疯子放弃了,痛苦的跪在街头咆哮着,紧接着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先是把通讯录上存着的名字打了一个遍,得到的答案均是两个字“有病”,疯子不甘心继续拨打114,问气象局电话,问政府电话,然后依次打过去。

  气象局的接线员王丽在**上对她男朋友抱怨说,今天无聊的骚扰电话真多,好像是一个人打的,莫名其妙的问有没有见过紫色彗星。

  过往人群驻足观看,不时有人指指点点,有些上年纪的大伯阿姨瑶瑶头,叹着气:“好好的一个小伙子咋就疯了呢!”

  “这家里也没人管吗?”

  “真是可怜呀!”

  “没有人通知精神病院吗?”

  终于一个热心的姑娘受不了了,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公安局。

  “公安局吗?哎,这里是克隆街转角口,对,电信局对面,这里有个疯子,在这里很久了,大马路上的,时间久了,怕会出意外,哦,那好,谢谢你们了。”

  姑娘满意的挂上了电话,觉得自己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心情舒畅的哼起了小曲。

  这个姑娘名叫程松玲,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做财务。

  “你没看到这里有人吗?还朝这里骑。”

  程松玲愠怒的责备着一个骑电瓶车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骑车不长眼,险些撞到江城略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年轻人道着歉把电瓶车拨下头,骑走了。

  “姑娘,这是你们家人吗?"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忍不住好奇问道。

  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阿姨,不是的,我怕他被车撞到,在这里守着。”

  人们投来赞许的目光。

  “真是个好孩子呀!现在像这样的女孩儿可真不多见了。”

  “谁要是娶了这个姑娘真是修来的福气呀!”

  程松玲听着赞美,脸涨的通红,心里却美滋滋的。

  “公安局怎么还不来,十多分钟了。”

  程松玲掏出手机看了看,又看了看跪着的江城略,一脸的担忧。

  江城略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听到人群的说话。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恐怖的事。

  张卫健一天闲来无聊拨通了手机上自己的电话号码,话筒里嘟嘟几声之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你好,我是张卫健。”打那以后,张卫健再没用过手机。

  周星驰对着镜子想要整理一下自己早就花白的头发,照镜子发现镜子里不是他,而是刘德华,周星驰确定自己当时一脸惊愕,刘德华却嘿嘿直笑,打那以后周星驰决定不再上镜,只做导演。

  令江城略感到恐怖的是,明明光芒照耀天地,竟然没人看到。

  就好像你对面有个人神态滑稽,都得你哈哈大笑,同事不明所以:“哥们儿,啥事儿这么可乐呀?”你指着搞怪的人说:“对面一个逗比!”同事侧头看了一眼,迷茫的说:“没人呀!”

  公安局的警车终于到了,下来两男一女三个警察,女警察看了一眼江城略,又看了一眼程松玲,问道:“刚才是你报的案吗?”

  程松玲点点头,然后指着江城略说:“就是他。”

  一名男警察在江城略面前蹲了下来,问道:“小伙子,你家是哪里的?”

  江城略如梦初醒,看了一眼警察,又扭头扫视了一下,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狼狈的站起身应道:“泉城.”

  男警察皱起了眉头:“泉城可不近呀!几百里路呢!你是走来的吗?”

  江城略心说这玩笑开大了,赶紧嘿嘿笑着说:“怎么会呢,我在这里上班,前面那家恒通物流,我做仓管。”

  警察疑惑的打量了他一眼:“把你的证件拿出来一下。”

  江城略赶紧掏自己的钱包,左掏又掏,就是掏不出来,一拍脑门“我昨天去医院去的急,给拉家里了。”

  男警察眼神更加疑惑了,质问道:“你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把?”

  旁边的人群纷纷竖起了大拇指“警察就是警察,观察能力就是强!”

  “那还用说,人家专门干这个的。”

  “你看他脸上的伤,不知道怎么搞的。”

  人群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程松玲心里“咯噔”一下,她平常喜欢逛论坛,主要看一些明星的八卦,偶尔也会关注一些爆料贴,前几天有位楼主爆料说家里亲戚在精神病院工作,那里虐待病人是家常便饭,有的护士甚至不把病人当人看,据说还有人贩卖病人的器官。

  江城略刚被左东明一干人等暴打一顿,鼻青脸肿自不必说,鼻血还挂着呢,就像鼻涕一样在风中凛冽着。

  “他一定是受不了虐待才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程松玲打抱不平的说了一句。

  围观的人群好多人点了点头,觉得小姑娘分析得在理。

  男警察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那也要回去呀!好赖有个吃住的地方。”

  江城略错愕的问道:“回哪里?”

  “当然是精神病院呀!”男警察回答的理所当然。

  另外两名警察往前迈了两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做好预防他逃跑的准备。

  江城略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解释道:“误会误会,我不是精神病,真的。”

  那名警察可能经常面对类似的情况,笑着说:“我知道。”

  江城略转头看了看人群,又看了看程松玲,希望能遇到一个熟人,至少认识自己的人,看来看去他失望的垂下头:“要怎么你们才能相信我不是精神病?”

  “很简单,把你的证件出示一下。”男警察不容置疑的说“如果你的身份没有在医院备案,自然会显示的。”

  “我就住在安化路26号,可以带你们去取。”

  三名警察互相看了看,点点头。

  江城略无奈的钻上了警车。

  正要关门,程松玲跑了过来,递给他一张纸巾“擦擦你的鼻血。”

  江城略用手摸来一看,满手通红。

  接过程松玲递来的纸巾,江城略擦了擦,然后转头对她说;“谢谢”

  这一转头不要紧,竟然呆住了。

  在警车上,江城略还在回想着那个女孩的笑脸,每一个女孩儿都是一朵鲜花,每一朵鲜花都有它独有的赞美。

  淡薄如菊?不是。

  傲雪如梅?不是。

  像玫瑰一样多情?也不是。

  像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总感觉有点儿别扭。

  江城略初看到她的感觉是心情一扫阴霾,突然就亮堂了起来。

  “阳光,对,就像阳光一样。”


更多精彩男频小说微信关注公众号“51云阅读”(或者微信搜索公众号“51云阅读”关注)继续阅读

微信扫一扫

添加方法: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