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8:49:2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末世降尘
  4. 第二章复仇的火焰

第二章复仇的火焰

更新于:2018-03-15 18:51:09 字数:3009

字体: 字号:
  第二章复仇的火焰

  我在墓碑前久久不离,”人们都说天堂比人间好的多,因为那里与世无争,能安享永恒的时光。希望在天之灵可以瞑目,这血海深仇我今生今世一定会做个了结。说着我把预备好的狼头从袋子里拿了出来,恭敬的摆在墓碑前。

  这时一阵暖风从天空吹过,一朵祥云化作的笑脸在天空中若隐若现。笑脸没有一点怨恨,只有无尽的慈爱。

  我傻傻的在墓碑旁瞭望,瞭望到这甜美的微笑随风飘散!!!

  我举起左手不停在空中抚摸,可惜只有眼前的回忆,和空气。

  我是多么想在见一眼亲人啊,可惜末世是无情的,只有强者才能生存!最后我为思念亲人写了一首诗表达心里连绵起伏的情绪。(这首诗任然刻在黑森林北部的无花果枝杆上)

  十七年来岁月真,

  洞穴地底藏亲魂。

  今朝抛潵一血泪,

  流尽千秋万古痕。

  我虽然悲伤,但为了生存,我必须得理智。去捕食动物来维持生存,祭拜完亲人,吃尽了最后的一点兔肉,我必须要去打猎为下一顿做好准备,我又回到了阁楼,把狼身的皮肉分离,晾晒。储存。在小时候我父亲吴振华用狼皮给我做过小背心。我也想用晾晒干后的狼皮做一件。我把狼皮,鲜肉一同放在很高的石头上晾晒,这样食肉动物就没法偷吃。而自己到下午晾干后取回。我做完了这一切就骑马出去找猎物去了。

  但首先打猎必须要有武器才行,之前的打猎都是我父亲吴振华负责,而且配备有一把来福枪,那时的我只帮父亲搬运打来的动物罢了。但事出有变,现在的我必须接手整个过程,追捕猎物—以及捕杀后将猎物搬回。但凭我手中的一把小小的丛林匕首最多可以杀些没有攻击力的小动物。如果我捕猎时碰见到凶猛的野豹,黑熊之类的。必然被其追杀,适得其反被猎物追杀,那样是多么狼狈。

  所以我必须有一把长矛。那样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只见我身手矫健的攀爬上一棵百年的松树,纵身上了树冠,用丛林匕首快速锯下一条粗长的树枝,跳下树后我开始清理木棍的枝叶,用匕首把枝头削尖做成了一把锋利的长矛。这样就算以后遇到些大型食肉动物,我也能用长矛戳穿它们的身体,与它们僵持对抗!

  我制作完长矛后,走到黑森林北部河流的浅水处,望了望河流。我初步估计这儿是野兽出没的必经之路,因为动物们只有跨过这片浅水,才能到达黑森林对面的北华山脉,我试图用长矛插上几条大鱼。但是石头浅滩两测的河水很湍急,如果越出浅滩一个不注意被水流冲倒。就很难再从水里爬出,在水里我脑袋极易撞在岩石上,所以我没敢冒险儿,只行走在石头上过河。我在过河后在浅滩上发现了一个天然的大坑,约有两米高,坑底光滑的石头可以让掉下去的动物无法逾越上来,我打算在上面铺满杂草,让大坑变的更向一个陷阱,只要有动物经过陷阱,决定会踩塌上面的杂草掉进去,等下一次我在过来看时,肯定有猎物被困在里面。

  我很满意这个陷阱,守株待兔是最简单实用的办法了。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气温很高,我在河边清洗昨天摔伤后的污血,我擦拭着脸颊上的血与泥土,我顿时清凉了许多。我又带足了清水快速的跑回了森林,继续巡视着有什么动物可以捕猎。但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有动物的足迹,我估计动物此时应该在洞穴里躲避毒辣的太阳,可能只有我的一人在森林里溜达。这时两只喜鹊在树枝上叽叽喳喳,似乎是在嘲笑。这声音叫的人心烦,我仰看树枝上的鸟儿,很是憋气。我心里想“你不是叫吗?,老子这就把你们打下来吃了。”

  我摸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瞄准树上砸去,我很相信自己的靶子,因为以前练过飞刀一类的武器,几乎百发百中!

  两只喜鹊还在叽叽喳喳的乱叫。”啪”,石头砸中的同时,喜鹊也停止了叫声。它晃晃悠悠的从树上掉了下来,在树头的另一只吓的直接飞向了远方。

  喜鹊落地的同时被一双敏捷的手抓住,我在看向另一只飞远的喜鹊时。我在惋惜。

  ”夫妻本是同根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我已经验证了事实。

  我其实打鸟本意是想看看树冠上有没有鸟蛋,我很灵活的攀爬上树,在鸟巢里果真有两颗鸟蛋。我轻轻的把鸟蛋装进上衣口袋,又慢慢爬下树。我一想回到阁楼里还有狼肉时,我就有充满活下去的信心,我骑马回到家时,太阳已经藏在群山后面。

  眼看天要黑了,我不敢在外出,饥饿使他用昨天挖的小坑燃起火种,架起狼肉在上面做烧烤,不到一会儿香喷喷的狼肉就从阁楼里四散开来,香味似乎飘到了很远。

  此时的我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忘记了昨天狼来了的教训。

  正是因为我年龄还小,只顾为了吃眼前的食物。招惹到终结自己命运的杀戮。

  于此同时,森林里的猛兽先问到了食物的芳香。顺着四面八方蜂拥而来。在其身后,尾随的丧尸看到了大量动物的活动,也随着动物跟随到我所住的小阁楼!

  而我这时却还在享用丰厚的食物,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处于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啪,啪”门外的碎木声打断了享用美食的我。我这时一惊,眼睛看向紧闭的大门,本能的拿起了长矛攥在手心里!

  我慢慢的凑到门前,借助门缝观看外边的环境。

  黑漆漆的夜空下正裸露着一个丧尸,样子狰狞恐怖。

  我感觉心脏快要罢工了,我暗示自己必须要冷静,要不然丧尸还没进来自己就先吓死了。

  普通丧尸似乎找不到进来的路,徘徊在门前。我此时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但有些安慰的是今天我加固了大门的厚度。所以想进来还是得花费时间才能破门而入。我打算丧尸一会撞门时,我直接将长矛刺出,捅他个马蜂窝。

  但是丧尸好像又看见什么一样绕道了别处。我心想是不是丧尸是去找前来的野兽了?

  我一个助跳爬上屋顶,通过上面的大窟窿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向外面。

  只见一只花豹被静悄悄而来的丧尸吓了一跳。花豹恶狠狠发出低吼在与一只初级丧尸对视!

  花豹似乎被丧尸惹怒,一个飞身扑了上来。咬在了丧尸那发臭的脖子上。

  花豹的典型战术就是撕咬猎物的脖梗,但是这指对动物有效,对早已死去的丧尸来言,这只是挠痒痒而已。

  丧尸也张开那张大嘴猛的咬起花豹的软肋,花豹的一声惨叫顿时进入吴啸天的耳朵。

  最后我看见了一只被丧尸咬的血淋淋的花豹先松了口,它似乎猛想挣脱丧尸。但是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看着啃食花豹的丧尸,?我联想到,如果是自己与丧尸肉搏,凭自身实力很难对抗,丧尸会毫不犹豫的先用双爪撕开我的肌肤,迎脸就是那腐臭发黑的大嘴。自己一定不能与它僵持,能做的尽量是逃离。或是用长矛远程猛刺它的头部。

  幸亏上帝再一次的伸出了援手,宽恕了我年轻的生命,让花豹去当了替罪羊。

  “感谢神灵的主。原谅了我本性的愚昧,请你再次宽恕那无辜的花豹,不要让它变成嗜血的幽灵”我很忠诚的祈祷到!

  我祈求花豹不要成为丧尸,因为我害怕花豹”醒来后”会爬到阁楼顶上,从天花板破损的大窟窿钻过。那样在屋里的吴啸天和马儿将凶多吉少。

  我感觉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及要守卫大门不让丧尸从正门进来,又要提防着房顶,善于攀爬的变异花豹有可能从房顶袭来。

  我现在多么想有一把装满子弹的手枪,送这帮想啃食我的恶魔下地狱!

  看着微弱的火苗,和安静的马儿,我刚刚恐惧的内心平静了许多,我身体蜷缩在拐角处,但长矛依然攥在手中做着防御姿势,我最后眼睛终于难熬的合上了。

  “啪啪啪”没过多久大门外又推撞使大门急剧晃动。”啪”门被撞开了。一个黑影现在门口,透过屋里的火苗隐隐约约能看见那东西是举着僵硬的双手在空中。

  我依然睡得很香,丝毫不知丧尸已经破门而入了。

  在一边的马儿一见丧尸张牙舞爪的扑来,躲得远远的,而我却被彻底的暴露在丧尸双爪下。我的生命似乎已经被死神注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