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4:22: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圣灵纪
  4. 第二章:是结束,还是开始(上)

第二章:是结束,还是开始(上)

更新于:2018-03-15 21:46:20 字数:3286

字体: 字号:
  张恒的意识一直都处在模模糊糊的状态,像是在做梦一般不清醒。但在他的潜意识中,一直觉得好像有人在牵引着自己,走向未知的地方。

  张恒努力的想让自己从那种沉睡的状态中觉醒,但却始终无果。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确实是在行走!

  这样的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张恒的意识渐渐的开始在恢复。最终,张恒的双眼慢慢的睁了开来。终于彻底的觉醒过来!

  “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为什么身在这里?”张恒睁开眼后,第一句话就是疑惑万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已经划破自己的静脉血管。从那流出的血量来看,根本就是必死无疑!

  “你确实已经死了,这里,就是地府中!”

  一个阴森的声音传入张恒的耳中,他猛的抬起头来,却看见两个穿着怪异,相貌万分恐怖的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似在对自己微笑。

  这两人穿着古代的长袍,一个全身黑色,头上也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手中那种一根奇怪的棒子。另一个却完全相反,全身从上到下都是白色。脸上也苍白的吓人。手中也拿着一根与他的穿着一样颜色的棒子!

  恐怖的是,这两人的嘴中,都拖着一条长长的舌头,颜色鲜红。一直妥到了胸前,一晃一晃的。他们的眼中,也大部分是白色的眼仁,只略微可见黑色的瞳孔。

  张恒见到这两人的瞬间,脑海中就浮现出他们的名字。但他却不敢肯定,带着一丝试探和惊讶向两人问道:“你们,是黑白无常?”

  “哈哈哈,你不害怕?”黑白无常大笑着,没有直接回答张恒的问话而是向他反问道。

  “呵呵。”张恒轻笑一声,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和落寞,道:“既然你们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便是真正的死了,既然死我都可以淡然去面对,那么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黑白无常两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张恒竟然如此的厌生,以至于看到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害怕,反到如此的淡定。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黄泉路么?”张恒抬头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周围被黄色的浓雾笼罩,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有脚下的这条小路前方,可隐隐约约看到。他的心中已有了猜测,只是在向黑白无常求证而已。

  “呵呵,你是我们千百年来见到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面对我们还如此淡然的人,你说的没错,这里就是黄泉路上。”黑白无常微笑着说道,对于张恒那份淡然,不管他是出于何种原因,黑白无常都是很赞赏。

  以为间,因阳寿已尽,被黑白无常拘来的人中,清醒后,都是大吵大闹,非要黑白无常动手了才肯安分。这让黑白无常都是很不爽的。

  “快点走吧,让我去奈何桥,去喝下那碗孟婆汤,也好忘记今世的种种......”张恒一抬被锁链拴住的双手,依旧平淡的对黑白无常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黑白无常稍微放松了手中的拴着张恒的锁链,带头朝小路的前方走去,对于张恒这样的人,他们没必要去防备他逃跑。

  不知前行了多久。原本低着头,一脸落寞的张恒都开始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黄泉路两旁的黄色大雾终于开始渐渐消散,张恒走在黑白无常的身后,蓦然抬头间,他的目光透过已经逐渐稀薄的黄色大雾,看到了不远处一座宫殿的轮廓。

  “那是......?”张恒神色疑惑,目光一直停留在不远处那栋建筑上。

  “小子,那就是阎罗大殿。看你还挺顺眼的,我就先警告你啊,一会儿见了阎罗王和崔判官你可得小心点说话,不然惹他们发怒的话,你就彻底的完了。”黑白无常走在前面,转过头来笑吟吟的对张恒说道。那妥在胸前的舌头一颤一颤的。

  张恒没有答话,只是移开了自己的目光,转头看向别处,也没有在意黑白无常的话。

  逐渐的,四周的黄色大雾完全的散去,黑白无常领着张恒也离那阎罗殿越来越近,但随着慢慢的接近阎罗殿,张恒心中缓缓的升起一丝难受,这种难受,张恒自身也说不清楚,就是感到很压抑,好像背负着很重的东西,感到呼吸沉闷。

  “小子,是不是感到很难受?”蓦然的,黑白无常转过头来笑着对张恒问道。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们知道其中的原因。

  张恒紧皱着眉头,右手轻抚着胸口朝黑白无常点点头,道:“请两位大哥为我解惑。”

  “嘿嘿”黑白无常相视一笑,似乎遇到什么很开心的事情一般,对张恒说道:“那阎罗殿本是所有人死后的最后归所,在里面受刑的厉鬼不知有多少,自然而然间,就形成了一种对灵魂的压制。凡是来到这里的灵魂,就会感受到这种压力。”

  张恒释然,他本就是聪明人,对于这种说法,张恒的心中也有一定的猜测,只是不敢妄下结论罢了。

  从黄泉路的尽头到阎罗殿这段距离原本就不是很远,张恒跟在黑白无常后面没走多久便到了大殿之前。

  站在传说中的阎罗殿前,张恒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一顾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张恒打量着这座在人间让很多人都谈虎色变的绝世凶地。这里不像古代那些帝皇的宫殿,没有金碧辉煌,也没有大气磅礴,只是带给人一种沉重感,和环绕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走吧,记得我和你说的话。”黑白无常在前,又给张恒提醒了一遍,随后,领着他走入大殿之中。

  一踏足大殿中,张恒就感到那种压迫感更甚。他抬起头,大殿中的陈设很简单,四周都是些光是看着就令人害怕的刑具。在正对大殿门口的方向,是两个人,其中一个头戴平天冠,身穿山川河岳黑龙袍。他微闭双眼,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乎。满脸的络腮胡子覆盖了他的那张国字脸,眉宇间透出一股威严。他高坐在一张案台之后,似没有察觉到张恒等人的到来。

  另一人头戴乌纱帽,身穿红色长袍,左手中拿着一支判官笔,右手背在身后站在那里,在他的身前,也有一张案台,上面的一本大书,形似传说中的《生死薄》!此人怒目圆睁,凝视着黑白无常身后的张恒。

  “小的参见阎罗王,崔判官大人,这是新来的,请判官大人审判。”黑白无常对着高高在上的阎罗王和那位穿红色长袍的人行礼后,一拉张恒将他送到了那位判官面前。

  走近了,张恒才看清这位崔判官的样子,再一接触到崔判官的眼神,张恒顿时感到了浑身不自在。急忙将目光移开,低着头不再说话。

  崔判官扫了张恒一眼坐了下来,翻开《生死簿》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整个大殿中寂静的可怕,只能听到崔判官翻书的声音。

  许久之后,低着头的张恒忽然听到了崔判官气促的喘息声,他翻书的声音也越来越快。张恒不禁疑惑的扫了崔判官一眼,却只见这位崔判官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严肃,他紧皱着两道剑眉,额头上渗出颗颗晶莹的汗珠,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又过了半晌,崔判官忽然站起身来,对阎罗王行了一礼,道:“启禀阎罗王,此人的前世在《生死薄》上无法找到!”

  “嗯?”高坐案台之后的阎罗王闻言顿时睁开了双眼,看着崔判官。刚才的那种淡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即,阎罗王又将目光落到了张恒的身上,让张恒产生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阎罗王没有说话,他凝视了张恒一会儿,然后低着头,右手拇指快速在其余四指间轻点,这是在推衍,想要知道张恒的前世。

  不久之后,阎罗王忽然眉头一皱,然后,阎罗王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一般,脸色大变,一脸的骇然之色!接着,就死死的盯住了张恒。

  似乎感受到了阎罗王的目光,张恒将头垂得更低。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他不惧死亡,但却不想魂飞魄散。

  “此人身上有诡异,我推算不出他的前世。看来得请那位大人来了。”阎罗王盯着张恒,脸上的骇然之色渐渐褪去,而后自语道。

  “阎罗王是想请那位?”崔判官似乎知道阎罗王口中的那位大人是谁。开口向他求证。

  阎罗王点点头,然后闭上了眼,抬起手做出了一个手势。

  “不用了,我已知道。”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阎罗王的动作。但阎罗王却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一脸恭敬的站了起来。

  然后,就见到一团金色的光芒从大殿中闪起,越来越耀眼,不久后,光芒渐渐消散,一个人形的光团出现在了大殿中。

  随后,这个人形的光团抬手一挥,手扫过的虚空犹如镜子一般,片片破碎,一个灰色的漩涡慢慢的由小变大,形成了一个通道,不知通往何方。

  张恒早已石化当场,呆若木鸡,眼前的一切强烈的冲击着他的大脑中的常识,虽然见到了传说中的地府,但如此神迹,对于一个对封建迷信半信半疑的现代社会青年还是太具有震撼性。

  那人形光团待到那灰色的漩涡通道形成后,冲着张恒一挥手,一股大力便将张恒卷了起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个神秘的人形光团送入了那神秘的通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