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13:4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震江山
  4. 二丶夜凝淡墨染轻裳

二丶夜凝淡墨染轻裳

更新于:2018-03-18 10:22:15 字数:2557

  雨洗清秋,天高气爽,秋日的天空蓝的有些不真实,看上去似乎总带着深透的忧郁。隐约已见初秋的凋零,曾经饱满的花朵卸了红妆,被急雨捶打过后,那残存的莲叶之上,激起一层淡碧色的烟雨。

  元州青山城灵域青山脚下,

  “古墨,交出冥泉剑!”

  浓密的树林中传出暴喝声,声音十分粗嘎难听,若林中有酣睡者,想来也应被这噪音给吵醒了。

  只见树林深处的有数十多名大汉,团团围着,有戎装将士、有作商贾打扮的、像庄稼汉丶有儒袍书生、……服装不一,神态各异,相同的是手中刀剑皆指向圈中之人。

  而被他们围在中央的是一名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手执三尺青锋,挺身昂立,面色冷峻的看着众人,身上已多处受伤,从伤口中流出的鲜血已染红他脚下的草地。

  而围着的众人目光却多数集中在黑衣男子背上的剑格。

  “古墨,将你背后的剑格留下,我可放你一条生路!”那戎装的看起来像个将军的人大刀一抬,指着被围在中央的黑衣男子。

  那被唤作古墨的男子脸上浮起一丝浅笑,带着一种冷冷的嘲讽:“曾闻酒域的黎将军每破一城必屠城七日,刀下冤魂无数,今日难道竟染要对古某人格外慈悲了不成?”

  那黎将军被冷刺一番不由面上一红,待要分辩,偏偏人家说的却是事实。

  他身旁一蓝衣儒生折扇一挥,斯斯文文的道:“古墨,今日你定难逃生逃,识时务便将冥泉剑交出,我们还可让你死得痛快一些!”

  “古某当然知道今日难逃一死,但公孙独,你扇中之毒害死我麾下二十名公羽卫,我便是死也要取你狗命!”古墨手中青锋一扬,剑指公孙独,目中光芒却比手中宝剑来得更冷更利!

  公孙独扇下杀人无数,可此刻对着这样的目光,竟不由心升胆寒。

  而周围众人都不由自主的握紧手中兵器,全神戒备,毕竟被围在中央的这位,是当今名震九州皇朝的四大军团之一虎啸军的军团长,而作为四大军团之首的虎啸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可是各个武功绝伦,曾在九州争霸战中,以一杀敌三百!震慑九州的存在。

  “古墨,任你是武功盖世,但今日你已受伤,且我们人多势众,谁胜谁负早已明了。”那似土匪的人拔刀出鞘,“各位,何需怕了他!咱们并肩子上,若能将这位名动九州的人物杀了,也是不枉此生啊,至于那柄冥泉剑各凭本事如何?”

  “好!说得有理,杀了古墨,冥泉剑自是我们的!”那似商贾的人从腰上解下软鞭,手臂一挥,长鞭已快捷如电的飞出,但并非鞭人,而是直取古墨背上的剑格。

  “并肩子上啊!各位,此时可不是讲什么君子风度之时!”那黎将军一挥大刀,直取古墨胸前。

  “好!”其余众人纷纷出手,兵器全往圈中古墨身上刺去。

  而古墨虽身受创伤,但依然身手敏捷,但见他身形微侧,左臂一抬,那缠向后背的长鞭便抓在手中,然后身体迅速一转,手一带,那商贾模样的人便被他大力拉近挡住黎将军砍杀过来的大刀,再接着右手一挥,青钢剑已架住侧面砍来的剑戟,力运于臂,“去!”一声冷喝,那些砍在剑上的刀剑齐齐震动,持刀剑的那些手只觉虎口剧痛,几握不住,迫不得已,只得撤回,身形后退一步,才免失兵器之丑!

  这些古墨做来不过是转眼间便完成,动作干脆利落。

  “杀!”那公孙独一挥折扇,便欺身杀进圈中,其余那些本来还在观望的人也一挥刀枪全杀向古墨。

  被十多人围杀于圈中的古墨,宝剑翻飞,带着眩目的银光,刺向所有敌人,剑所到之处,必有人哀嚎,必带出一片血雨!

  “古墨!纳命来!”

  只听得一声厉喝声,公孙独瞅准机会,铁扇如刀直直刺向古墨前胸,但见古墨身形微微一侧,似要闪过,但还是慢了一点,铁扇刺入他肋下。

  公孙独一见得手,正暗自高兴时,忽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低首一看,古墨的青钢剑已没柄刺入他胸口。

  “我说过必取你狗命!”古墨咬牙道,他竟拼着受公孙独一扇也要杀他。

  “你……”

  公孙独刚张口说出一个字,古墨却迅速抽剑,血雨喷出,洒了他一身,公孙独眼一番倒了下去。

  古墨抽剑即往身后架去,却终是晚了一步,左肩一阵刺痛,竟被黎将军大刀从背后深深砍入,剎时血涌如河,他整个人已成血人!

  “竟从背后偷袭!亏你还是一域的大将!”古墨吸一口冷气,怒目而视。

  “哼!此时有谁是君子?!”黎将军毫不羞愧的一声冷哼,大刀还深嵌在古墨体内,看着刀下已是身负重伤任人宰割的敌人,心中一阵快意,左手探出直取他肩上的剑格,“你还是……啊……”

  话还未说完,但见青光一闪,黎将军一声惨嚎,晕死于地上,他的双手已被齐腕切下!

  古墨左手反手一拔将嵌在背后的大刀拔出,随手一拋,扔在地上,大刀上还留着黎将军的断手,周围人看着不寒而栗,手中兵器不由皆顿住,人也往后退一步。

  而古墨终于力竭不支,单膝跪于地,虽是如此,但他依然以剑支身,抬首环视围在周围的所有敌人,一双眼睛射出嗜血的光芒,凌厉而狠毒,周围的人都被他气势所压,竟不敢妄动。

  终于,古墨慢慢喘息着站起身来,握剑于手,那些人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去。

  “来吧!今日我古墨能尽会各路英雄也是三生有幸!黄泉路上有各位相伴也不寂寞!”

  古墨看着众人发白有脸色,脸上不由浮起讽刺的冷笑,手中的剑抬起,直指前方,而站在他前方的人人皆是后退,喉结上上浮动,畏惧的看着古墨。

  “古墨,你果然英雄了得!与其死在这些无能之辈手中,不如我来成全你的英名!接我的穿云银枪吧!”

  话音刚落,只见一名男子手持银枪,直飞向古墨,仿一束若穿破万里云空的白光,迅捷而美妙,夹着无可比拟的凌厉!

  古墨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右手紧紧握住剑柄,等待着银枪,他不能躲也躲不过!他只能站着等,等着银枪刺入他的心脏!但是……但是他古墨的剑也一定要刺入敌人的心脏!

  银枪灿目,即要刺入古墨身体时,忽然空中闪过一抹白电,快得让人还无法看个明了,然后银枪落空,古墨已失去身影。

  这一变故来得那般突然,众人一瞬间皆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而那名男子依然维持原有的动作,银枪直直平伸,仿佛刺入敌人身体,但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刺中。他眼睛盯着枪尖,似不敢相信自己全力一刺竟会失手,而且连对手是谁、在哪都不知道!

  “呵呵……呵呵……”

  正当众人痴呆着时,闷热而腥气熏人的林中忽然响起了一串清若银铃的笑声。

  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仿若有清凉的微风轻扫而过,腥味淡去,鼻尖竟似能闻到一丝清新的淡香,又仿若有清冽的冰泉轻泻而过,闷热褪去,全身竟似浸入清寒的水中,一股凉意便从心底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