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41:42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大明天下
  4. 崇祯领兵

崇祯领兵

更新于:2018-03-16 09:25:50 字数:2502

  崇祯去后,来客暗自寻思,怎么编个谎来搪塞这整个大明朝呢?不能太掉价,掉价了,在这个讲究出身的大明讲话没人听;也不能太高大上,太高大上了,这大明皇帝就觉得有威胁,对今后共事不利。

  抛开他,也不行,在这一人不识的世界,而且这杀伐之声还不绝于耳,战争就在身边。危险!哎,穿越也苦逼!

  来客正暗自编着谎言,崇祯领着一群人上得山来。

  “恩人久侯了。”崇祯作了一揖,“此三百人均从守护太监队曹化淳部挑来,听恩人调派。”

  “别恩人恩人叫了,我姓朱名混。”

  崇祯愣住了,朱混,瞧这一晚上的做派,还真是一混子派头。

  “别发愣啊,这名字我师傅取的,没法子。我的来历以后挑时间介绍。”朱混瞧着陆续上得山来的守护队。

  “这个也是你挑的?”朱混指着最后上得山来的三人道。

  “朱卿,此乃朕之太子,朱慈粮。”

  “怪不得,上个山还要两人扶。”朱混作恍然状,“其他后亲?”

  “朕此前上山,皇后贵妃均已自裁……”崇祯支支唔唔地道。

  朱混一拍脑袋:“不用说了,历史是真的。”说完,径自转身,道,“皇帝,太子,借一步说话。”

  朱混见远离人群,道:“我师父教过我,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不知你俩听过没?”

  朱慈粮“哦”地一声,甚是不解。

  朱混翻了翻白眼,道:“大明能不能复国,全指望皇帝和太子你俩个蛋,现在把两个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若是篮子被打翻了,蛋就全碎了,大明就没指望了。”

  朱慈粮怒目而视,爬山还未平息的气息喘得更加急促。

  崇祯已经有点习惯朱混的言谈粗鄙了,道:“朱卿言之有理,然则该当如何?”

  “很简单,一个跟着突围部队突围,一个跟着俺当乞丐灾民。”朱混耸耸肩。

  崇祯毕竟当皇帝也十七年,立刻有了决断:“皇儿,你跟着突围部队吧,毕竟那里有忠臣良将,朕跟着朱卿。”

  朱慈粮不知所措,支唔道:“父皇,我,我……”

  “太子,时间紧急,听你父皇的吧。记住我一句话,大明朝积弊已久,任何均不可信。哪怕是你父皇。”

  “皇儿,朱卿言辞虽过,但是至理,保重为要。快去吧。”崇祯不由分说,径直向不远处的喊道:“承恩!”

  “在。”王承恩一溜烟跑来,“皇上,有何吩咐?”

  “挑五十人跟随太子,去曹化淳处,并传朕口讯:务必将太子安全突围出城。”崇祯威严地说完,转身缓声道,“朱卿还有何嘱咐?”

  “曹化淳若败,必降。太子不可轻信之。”朱混浑不在意道,“太子此去,带去的五十人绝不可让任何人调作他用,必须保证时刻跟在你身边。不管你父子二人谁出得重围,必须在包围圈外打起皇帝旗号,若二人同出,可作为疑兵之计,若只得一个出,可为未出城之人减轻压力。”

  “皇儿,快谢朱卿妙计赠言,汝须谨记。”

  “是,父皇。”朱慈粮转身向朱混一揖,“谢先生。”说完随王承恩而去。

  “皇帝呀,这挑来的人是?”

  “朱卿,此些人等均是承恩手下,由承恩挑选的,应当信得过。”

  “那就好。”

  朱混心中暗道:“屁,你大明的忠臣良将早一天就死光了。何况是一群太监。”

  “皇帝,那这群人就交给你自己做主将,承恩做副将,我嘛,就当个军师。”

  “有承恩在,足矣,朱卿。”崇祯不以为然地道。

  “瞧你这德性,肯定还不晓得大明是怎么亡的。”朱混恨铁不成钢,“大明亡国就是你手上没权,实权,做办个事,求爷爷告奶奶,别看你坐在那龙椅上,其实没人听你的。”

  崇祯不禁又想起了他募捐的事,想起了临上煤山前到成国公朱纯臣府上逛一圈的遭遇,黯然无语。

  “坐江山很简单。”朱混一副牛皮哄哄样。

  崇祯不禁引长了颈脖子,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不换思想就换人。秦换成汉,汉换成魏,你清楚的。”朱混一副颐指气使样,“因此从现在起你不是皇帝,而只是一个带兵的将领。如太祖一般,一步步重新坐上皇上位。不如此,则大明无救。”

  “朕虽读过兵书,但只局限于读,并未深研,如何领兵?”崇祯有点底气不足,“何况在此此非常之时?”

  “没有人天生会打仗,打仗是捉摸出来的。”朱混此时像一个流氓老师,“李贼开始会打仗吗?还不是一败再败,曾败的只有十八骑突围,你看人家现在,明天就坐上皇位了。”

  “朱卿教诲得是。”崇祯诚恳地道,“想太祖起自淮右布衣,未曾见习过一兵一卒……”

  “别扯了,你能跟太祖比?”朱混见崇祯又在想当然,打断道,“从现在开始,军令由我出,你下。”

  “承恩,召集军伍。”崇祯很快转换角色,虽然有些生涩。

  “领命。”

  片刻250人的队伍集合完毕。崇祯正欲举步上前,作一番就职前的讲话。朱混从后一扯龙袍,径直越过向前,清了清喉咙。“兄弟们,我们平时食大明俸禄,现在正值大明存亡之际,正需兄弟们出力报国报君之时。刚皇上下旨,由我来整编下我们这二百多号人。望兄弟们听我号令,报效皇恩。”

  “报效皇恩,报效皇恩……”众太监齐举手高喊。

  朱混吓了一跳,急喊停停停。众人置若罔闻。朱混头上直冒汗,这他妈还是绝密行动吗?冲进队伍逮人就踹,王承恩见状也跟上同踹。众人才安静下来。

  “你们这些鳖孙,我们这是逃亡,王总管没说吗?啊?”朱混双目一瞪。

  众人才明白错在哪里。崇祯刚还纳闷,这朱卿又在干什么?兄弟们士气高涨不好么?

  “我知道你们平日里在宫里逮着马屁就拍,但现在不同了,大明需要新生,以前的东西统统地要抛弃。”人群中有部分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保得皇上出得京城,召集诸路大军勤王,在座诸位就立了勤王首功。皇上必有重赏。”

  众人噤若寒蝉,鸦雀无声。

  “好了,现在我宣布皇帝陛下的军令。”朱混见状才赶紧扯到正题,“从现在起,我们这二百五十人分为三个队。一队一百人,由王承恩统领,二队一百人,由我统领,三队五十人,由陛下亲领。分为称之为一连,二连,警卫连。着重强调下警卫连的职能,其职能就是护卫皇帝安全为第一要务。一连、二连各辖三个排,各排设排长一人,每排辖三个班,每班十人,各设班长一名,各连剩下十人作为警卫班,设班长一名。警卫连分两个排,每排二十人,另十人负责皇上生活起居和贴身保卫。”

  “此次行动,为乔装灾民掩护皇上出城,武器以匕首等易隐藏的短兵器为主,长兵器统统抛掉。下面各连挑选人手,分配完比后,大家就地休息,等城中突围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