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06: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万龙武帝
  4. 第二章 觉醒玄魂

第二章 觉醒玄魂

更新于:2018-03-17 19:04:48 字数:2716

  这一刻,谁也不知道的是,碧玉色的玉佩,突然渐渐泛红起来,一股妖异的光在闪烁,忽然开始缓缓的熔化,最后一点点进入他的体内。

  同时,他的伤口正在缓缓的愈合。

  何时,他的意识飘荡在天地之外,那是一片奇特的空间,可以说是神奇无比。

  “这是哪里?”他疑惑,只感觉,意识懵懵懂懂,对周围仅有一些微弱的感知。

  他自动游荡于此,骇然的发觉,这里有着很多千奇百怪的事物,每一样都似真非真,说不清道不明。

  “天命玄魂,原来是这样觉醒的。”他满心的惊喜。

  有则传言,玄魂为力,意念为引,不正是说明了现在的情况吗?

  这一刻,他不得不感叹下命运的奇妙,过人的感知力使得他不安,结果真的有人来行刺,而他总不能闲着不睡觉,就取出母亲留下的玉佩,睹物思人。

  结果阴错阳差,因为行刺之人的攻击,使得他的血液融入玉佩,居然觉醒了天命玄魂,从此他就可以真正修炼了。

  而行刺之人,显然就是那一位未婚妻,而且对方隐瞒了自己早就修炼的事实。

  当时的行刺,已经暴露了她,拥有天命玄魂,等级应该偏低,但纵然是普通的凡俗玄魂,放在沂水城,也是一等一的天才了。

  玄魂的级别是凡俗、八荒、山河、冲天。

  叶恒根本就不去看这些凡俗玄魂,他的意识始终如同对着逆流般,前进着。

  很快,周围的事物要明显了很多,这是八荒玄魂。

  可他还是不满足,朝着更高的山河玄魂迈进。

  这时候的他,就如在被千刀万剐般,偏偏还不能一死了之,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股痛苦。

  而周围的一切,全都那么的清晰,这里山河万物,才是真正的应有尽有,而且是他想,即可拥有山河中任何一种玄魂。

  然而,他不甘,他渴望!

  叶恒曾听父亲说过,冲天玄魂为力,那才是真正的天骄,寓意,潜龙冲天。

  他备受煎熬的前进着。

  支撑不住时,脑海中浮现母亲那朦胧的慈祥身影,以及如同一座山呵护着他的父亲,甚至不由得还浮现出林雪此女,那虚伪的模样。

  艰难万分之下,他到达了冲天玄魂的空间,这里的天命玄魂,极其可怕,散发的丝丝威能,就让他痛苦万分,一股来自于生命深处的疼痛阵阵侵袭而来。

  他感觉,自己下一刻就要消逝般。

  近处,一杆长枪,看不清有多长,恢宏惊天。

  他的神秘意识体,拼尽一切,径直冲着冲天长枪靠近。

  现实中,他带着十分疲惫的倦意,清醒了过来。

  叶恒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周围的景象登时映入眼中。

  自己的房间,父亲来回的渡步,显得有些烦躁。

  “都已经四天多了,怎么还不醒,究竟是谁,残杀我儿啊!”叶落嘴中呢喃着,脸色颇为难看。

  “家主,少爷醒了。”侍女惊喜喊道。

  叶恒大踏步而来,满脸的忧虑,还有一些疑惑,却突兀道“恒儿,你没事了吧!”

  此前叶恒身体上不显伤口,却昏迷到如此地步,令人担忧而不解!

  “我没事啊!”叶恒傻笑道。

  “醒了就好,可担心死父亲了。”叶落一脸的后怕之色。

  恍若重生的他,有一股遗世孤存的感觉,但很快脑海中就出现一个女子冷漠的话语,以及令得他心寒的杀意。

  “父亲,林雪呢?”他下意识的问道。

  叶落怔了怔,默然半晌,旋即严厉道“恒儿,以后不要再想这无情寡义的女子了。”

  “父亲,您可能是误会了。”他急忙辩解道。

  “什么误会,你是不是还喜欢他。”叶落质疑,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我们父子都被骗了,他们林家人全都不是好东西。”

  叶落自以为叶恒不知道林家叛变,认为儿子还喜欢林雪,可叶落所不知道的是。

  “父亲,我听您说我昏迷了四天,而始作俑者,正是您口中的林雪,所以我怎么会还喜欢她?”叶恒略带一些苦涩的道。

  “你说什么?”叶落瞪大虎目,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这林雪居然心肠歹毒至此。

  不过叶落很快就归于平静,缓缓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父子居然被一个小小的林家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可恨!”

  “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洗刷这等耻辱。”叶恒坚毅的说道。

  “恩,你先好好休息。”看到叶恒平安无事,他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可继而他又隐隐的露出一些担忧之色。

  “父亲,您有什么事,先去解决,我自己会照顾自己。”叶恒道。

  “那你多注意。”叶落叮嘱道,随即转身离去。

  叶恒目送父亲离去,心中却在打着什么盘算。

  “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叶恒沉声道。

  一旁,一个小侍女,有些胆颤的说道“少爷,我不敢说。”

  “说,我不会怪你。”叶恒沉声道。

  “少爷,羽剑宗高层放出话来,再过十天,要在林家的门口场地,举办收徒大会。”

  “更有小道消息传出,林雪小姐要和羽剑宗慕容长老的亲传弟子胡晓天共结连理,而且他们要当众退婚……”侍女不敢再说下去了。

  叶恒躺在床上,微垂眼皮。

  心中则是思绪纷飞,多年以前,林家腆着脸来到叶家,千百般的祈求,才缔结姻缘。

  可现在,因为他叶恒无法修炼,而且林雪似乎还拥有了过人的修炼天赋,若是林雪嫁到叶家,林家人肯定认为是自己吃亏了。

  所以,他们就要退婚,转而投向慕容云天,不得不感叹,好一家子趋炎附势的小人。

  要知道这些年他们叶家大力扶持林家,花费不少精力,而且林雪的天赋,还有着叶恒的功劳在其中。

  从父亲的样子来看,事情不容乐观,若真被当众退婚,他们叶家今后将如何立足此地。

  叶恒心中怒火滔天,真的是想不到,相处近十载的林家人,居然如此的狼心狗肺。

  还有,刺杀自己,林雪显然是在向慕容云天示好,希冀能够攀上一层关系。

  一旦自己死了,父亲叶落就容易做出出格的事情,慕容云天正好可以以此为借口击杀叶落。

  最后羽剑宗最为年轻的一位长老,也许就可以高枕无忧、平步青云。

  在羽剑宗的那些日子里,慕容云天压根就没有怎么教导过自己,总是敷衍着,这也是自己没法修炼的原因之一。

  问题就在父亲和慕容云天的协议上面,虽说父亲救了慕容云天一命,但这也可能成了一个掣肘关系。

  要知道,慕容云天境界高于父亲,父亲凭什么救对方,其中很可能另有隐情?

  这也让叶恒十分惊惧,万一慕容云天狗急跳墙,直接要来杀了父亲该怎么办?

  “好了,你退下吧!”叶恒道。

  他先看了看林雪刺杀,留下的创伤,让得他目瞪口呆的是伤口俨然消失无踪。

  叶恒即刻就陷入了修炼之中,一下子异变再生。

  体内丹田,灵气浓郁的化不开,一阵阵祥瑞的彩霞绽放于丹田,那是开光异象,其中一柄造型霸气、散发冲天战意的长枪,横陈在此。

  “异象不显,难不成是玉佩?”他有些惊疑。

  丹田灵力冲荡于四肢百骸,他的力量,他的血液直接沸腾了,一股股令得自身膨胀般的力量,剧烈汹涌。

  “啊!”他忍不住一声大吼,全身的血液力量都灌注于手掌上,他压根没用多少力气的拍落于床榻上。

  蓬!

  坚硬的床体四分五裂,木屑纷飞。

  “我得要找个地方去试试。”他冲着家族后山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