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9:47:27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金发青瞳的圣杯战争
  4. 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们·外来者们

圣杯战争的参与者们·外来者们

更新于:2018-03-18 08:51:23 字数:4308

  为了实现自身的正义而参与的卫宫夫妻组

  那是宛如太极的阴与阳一般对立的两人:卫宫切嗣,一个抛弃了一切只为了那充斥心中的正义的男人,臭名昭著的魔术师杀手;言峰绮丽,一个似乎拥有着所有但内心却空无一物的女人,名声不显的埋葬机关精英。如果非要寻找两人的相似之处,除了同样将自己视为机器来运行外,大概就只有喜欢黑色了。

  然而,就是这两个本应对立的人,却在命运的安排下,在一个异国的小镇相逢。

  就像磁铁的两极明明彼此对立却相互吸引一般,截然不同的二人莫名的被对方所吸引。在还不知道彼此身份的前提下,长年进行着不符合自己年龄任务的二人似乎终于做了一些他们这个年纪该做的事:他们谈了一场恋爱,一场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只是彼此沉默以对,虽然刚刚见面不久,却像相识了几十年一般,仅仅依靠彼此之间的眼神交流就实现的恋爱。

  但就是这场恋爱,这场在普通人眼中根本算不上恋爱的恋爱,改变了两人的命运。在得知了彼此的真实身份之后,绮丽没有处决眼前的异端,切嗣也没有将枪口对向眼前这个极有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代行者。两人都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了改变,虽然可能并不明显,微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但确确实实发生了改变。

  卫宫切嗣那颗原本只充斥着正义的内心再也不复过去的单纯,他的心中出现了虽然模糊但却并非正义的,一个女人的身影,一个留有黑色的长发浑身散发出一种古井无波,对外物毫不在乎气息的女人;而对于言峰绮丽而言,她则感觉到了从出生以来都不曾感受到的东西:内心的充实。她那颗原本空无一物的内心,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一个消瘦却坚挺,并不高大却令人感觉可靠的男人。

  随后的几年中,两人并没有进行过类似于婚礼的仪式,但两人却始终如同夫妻般结伴同行。切嗣依旧在为了自己的正义事业而奔走着,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毫无怨言始终跟随的绮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切嗣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力量的弱小,虽然一直在奔波着,虽然一直在不断的努力着,但即使有绮丽从旁协助,两个人的力量对于这个拥有60亿人口的世界而言,还是太过弱小。

  虽然没有丝毫的后悔,但强大的无力感还是让切嗣觉得,仅仅只靠这种方式,即使在努力几百年,也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他决定另寻他法。恰在这时,绮丽的父亲,在远东之地冬木市做圣杯战争管理者的言峰璃正拜访了两人的临时落脚点。

  原本只是想找女儿帮忙维持这届圣杯战争的璃正却成了切嗣的希望。从岳父口中得知了圣杯战争的相关,尤其是作为万能之釜,足以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后,切嗣意识到自己理想似乎不再遥远,只要在这场七个魔术师互相厮杀的战斗中获得胜利,他就可以依靠圣杯达成自己的正义。相对于随时可能死去的上百人,区区六人的生命在切嗣的天平上根本不足挂齿。

  全力支持着丈夫并将其崇高到遥不可及的理想当作自己空洞内心唯一填充物的绮丽自然无条件的同意了丈夫的打算。于是,两人便在璃正的帮助下来到了圣杯战争的所在地,远在极东的城市:冬木。

  凭借着对自己理想强大的执念,切嗣十分轻易的获得了圣杯的认可,他的左手在踏入冬木的那一刻,便像迫不及待一般涌现出了圣杯战争的邀请函,三道华美的鲜红令咒。圣杯战争第四名参与者,决定。

  分割线-------------------------------------------------------------------------------------

  为了证明自己(逃婚)而参与的师徒

  伦敦,时计塔,降灵课讲堂

  “魔术的才能不光是简单的由先天诞生时便决定的魔术回路决定的,即便没有优秀的魔术回路,如果对于魔术拥有足够深刻的理解,对运用魔术拥有足够多的经验,同样可以成为一名杰出的魔术师······”

  明明还没有念完,讲堂中的许多学生便早已发出哄堂大笑。也无怪如此,作为世界最为杰出的魔术协会总部,汇聚在这里的精英学生大多都来自于传承了上百年的魔术家族。他们从小接受的教育,便是一个人的血统决定了他的魔道之路,所以拥有优良血统的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所以,在这帮家伙面前发出这样与他们一直以来相信并坚持的理论完全相悖的话语,也难怪他们会用哄堂大笑来打断了。

  “有什么可笑的?我觉得韦伯同学的这篇论文观点新颖,另辟蹊径,虽然与主流的思维相矛盾,但却有其可取之处。试问,有什么可笑的?”由于被打断了朗读,降灵课一级讲师,传承九代的魔术名门阿其波罗德家的大小姐,由于风水双重属性和自身优秀天资而闻名的天才少女: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罗德姣好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怒气的红晕向面前的学生们问到。

  在座的学生们都面面相觑,不明白同样是魔术名门自小受到血脉至上的教导的肯尼斯老师为何会发火,但自小便四处应酬早已熟悉人情世故的他们十分默契的没有回答明显带着怒气的肯尼斯的问题。一时间整个讲堂充斥着沉默。

  另一边,由于不合群而独自坐在一旁的韦伯·维尔维特,也就是这篇论文的撰写者,早已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虽然在写出这篇论文时便做好了被讲师不屑一顾,被同学嘲笑鄙视的准备,但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显然没有考虑过这篇论文被讲师认可后的做法,她早已被这过分幸福的事实所击晕,陷入了迷糊状态之中。

  留着金色卷发的肯尼斯小姐由于学生们的集体沉默,导致满腹的怒气无处爆发,好巧不巧,下课的钟声响起。可怜的肯尼斯小姐只好带着满腹的怒气离开了讲堂。留下一群暗叹逃过一劫的学生们。

  被下课钟声惊醒的韦伯连忙起身,她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一路小跑着向肯尼斯小姐追去。

  由于身材娇小,只有150CM的韦伯一直追到了办公室才追上了身高腿长的肯尼斯。虽然有些疑惑韦伯的跟随,但名门的教养还是让身为名媛淑女的肯尼斯小姐强压下心中的怒气,将韦伯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那个···十分感谢您对我的认可,肯尼斯小姐。”本就内向的韦伯在只有两人独处的情况下似乎更加的害羞,她低下自己因为害羞而通红的小脑袋,向肯尼斯小姐感激的鞠了一躬。

  “原来是为了道谢啊,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呢,不像那帮眼高于顶的贵族臭小鬼。”看到这有爱的一幕,心中原本充斥着无边的怒火竟然一下子消散了。肯尼斯不由得抚摸着因为紧张而紧闭着双眼的韦伯的小脑袋,发出了由衷的感概。

  或许是因为被抚摸的十分舒服,韦伯的脸上露出了可爱的表情。本就对可爱的事物没有多大忍耐力的肯尼斯紧紧的抱住了韦伯,并用自己光滑的脸蛋在韦伯同样光滑的脸上蹭着,之前大家闺秀般的气质轰然倒塌。而还没有从摸头的舒服中回过神来的韦伯双眼已经变成了圈圈,在肯尼斯的“蹂躏”之下,再度被幸福击晕······

  从那天以后,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的紧密,如果不是发色不同,走在路上绝对会被人当成姐妹。而在期间,肯尼斯也向韦伯道出了自己那天为何会因为底下人嘲笑她的论文而愤怒的原因。

  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然是魔术名门之后,而且自小就被冠以天才之名,身为贵族之后的肯尼斯还是如同一般家族的大小姐一样,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由于自身优秀的魔术天资,早就被其他各大家族视为将来优秀子孙母体的肯尼斯自然而然的被家族当作了利益的筹码。于是,在经历了长久的角逐之后,身为魔术协会统治者的王冠家族:巴瑟梅罗赢得了阿尔波罗德家族的认可,而巴瑟梅罗家族当代的一位并没有多大名气但拥有着优秀的魔术回路的男子,则成为了肯尼斯的联姻对象。

  自小便被成为天才,以天之骄女自居的肯尼斯虽然并不高傲,但这并不意味着肯尼斯能够看中那个除了血统高贵,魔术回路优秀以外,在魔术方面毫无建树的男人。她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为此,她与家族大吵了一架,甚至于离家出走,搬到了自己在时计塔的办公室中居住。

  韦伯的论文无疑与肯尼斯的主张相吻合,而这就是肯尼斯对那些嘲笑论文人愤怒的原因。

  而几天前,家族人对自己下达了最后通牒,走投无路的肯尼斯想起了那个即将在远东之地举办的七位魔术师之间厮杀的战争。她突然想到,如果能在那场战争中胜利,即使不利用圣杯许愿,也足以证明她的实力,那样一来,她就可以以此摆脱被控制的命运,摆脱那个自己十分厌恶的男人。

  阿尔波罗德家族在得知了肯尼斯的想法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探讨,同意了肯尼斯的要求,他们答应如果肯尼斯捧回圣杯,他们就给肯尼斯婚姻自由,作为条件,圣杯的愿望需要听家族的安排。本就对圣杯的愿望毫无兴趣的肯尼斯爽快的答应了家族的条件。

  于是,在家族的帮助下,肯尼斯获得了两样足以召唤出强力从者的圣遗物,权衡之下,她选择了相对弱小的双枪。在她看来,借助并不强力的从者赢得这场战争才更有说服力。

  带着决不能失败的理由与强大的自信,阿尔波罗德家族大小姐,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尔波罗德向冬木市进发。

  并不知晓肯尼斯离去的韦伯今天一如既往的走向了肯尼斯的办公室,早就获得了肯尼斯十足信任的韦伯依靠肯尼斯给予的钥匙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然而,与以往不同,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等待自己的肯尼斯今天却并不在那。在安静的等待了几个小时候,韦伯决定去询问一下其他讲师。

  虽然十分高傲,但让拥有着贵族涵养的讲师还是用并不友好的声音告诉了韦伯肯尼斯的去向。

  得知肯尼斯去参加一场十分危险的战斗的韦伯不由得对那位唯一一位认可自己的讲师产生了担忧,她觉得自己是时候做些什么来切实的报答肯尼斯小姐的认可了。

  她先前往图书馆,查阅有关于圣杯战争的一切资料。或许是在整理资料上本就拥有者卓越的天赋,韦伯很快便翻完了所有的相关书籍。她意识到,刚刚在办公室看到的那个破烂而陈旧的斗篷,大概就是召唤英灵所需要的圣遗物了。在联想抓有那个斗篷的袋子上的来源地址,她意识到,这个斗篷所能召唤的英灵的强大。

  于是,为了帮助认可自己疼爱自己的讲师,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理论得以被魔术界的众人所认可,带着足以成为制胜筹码的圣遗物,韦伯·维尔维特,追随着自己的老师,向冬木市进发。

  分割线-------------------------------------------------------------------------------------

  “超cool,怎么回事这本书,这上面记载的东西太cool了吧,恩?这还有个奇怪的法阵,下面还有一行字,我看看啊:‘冬木市限定’,什么嘛,用这个反正还要跑到特定的地方吗?感觉···超cool啊,有一种游戏里召唤恶魔的感觉。冬木市吗?离这里貌似不远唉,这里也玩够了,也是时候转移了呢。”红发的男子拿着一本古朴的书籍闲庭信步一般的从一户人家走出,朝着书籍上要求的城市:冬木,走去。

  第二天,这户人家被警方封锁,只听说哪里的场景离奇的恐怖与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