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06:14:5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天道之后吾为王
  4. 第1章 开始的开始

第1章 开始的开始

更新于:2018-03-16 21:51:55 字数:2072

字体: 字号:
  修真界,重生大陆。“轰——”一声又一声的惊雷交加,一位临盆的孕妇正在承受着分娩的痛苦,但是她却始终面带微笑。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秀发,她的脸色已然煞白。“哇,哇——”随着婴儿出世的哭声,她离开了人世,死前只听见她不可置信但又十分惊喜的低语:“你、你是......”

  八年后,一个俊俏肤白的小男孩儿躺在一棵树下呼呼大睡。“尘儿,你怎么能在这儿睡觉呢?来,跟爷爷回家。”一位慈祥的老人走了过来叫醒了这个男孩儿。这个男孩叫做王尘。

  “爷爷,你先回去吧!让尘儿再睡会儿,尘儿正梦见仙人呢!”

  王尘眼睛睁都不睁的说道,老人无奈:“唉——尘儿,你不知做这个梦做了多少次了!唉——仙人有什么好?”

  “爷爷,仙人会法术,而且可以长生不老,尘儿也想当仙人呢!”王尘激动脸挂笑容,但依旧不睁眼。

  “好了,好了,早点回家吧。”老人走远。

  天将黑。

  “老不死的!快把你们家值钱的都交出来,我们伟大的老大保护你们这些凡人不要酬劳啊!”为首的一个脸上有疤的青年男子喊道,还不时踢向地上的老人,老人身上血迹斑斑。他,正是王尘的爷爷。

  “你、你们不是、才收过吗?我也给你们了啊!”老人激动道。

  “不够啊!涨价了。”李四道。

  “仙人不是视钱财如粪土吗?你们还自称仙、仙人,我——呸!咳咳!”老人一激动,吐出一口鲜血,“你们妄自称仙!根本不配!”

  “李四,你让开,让本仙看看这老头儿为什么认为本仙不配为仙?”一名中年男子徐徐走来,虽相貌儒雅,但眼神却是无比狂妄。此时,盯着老人,淡淡道:“老头儿,告诉本仙,本仙为何不配称仙?嗯?”

  “你,欺压百姓,百姓避之、避之不及!就算是仙,也不配称仙!咳咳!”老人怒急攻心,鲜血再次吐出。

  中年男子听到这儿,脸色瞬间阴冷,邪邪道:“老头儿,既然你认为本仙不配称仙,那本仙便送你去向阎王告状吧!哈哈~”男子随即便把含真气的一掌拍向老人天灵,老人以凡人之躯抵挡,换来的只有死亡......

  “爷爷!”惊变突起,王尘恰好回来,看见爷爷被杀死的一幕,他呆滞了:爷爷......离开自己了么?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不陪爷爷回来,爷爷也不会.......我要报仇!对!杀了他们!为爷爷报仇!

  男子一行人原本绷紧的神经看见王尘后,立马放松:唉——就一小孩儿,怕啥?!

  王尘发狂似的冲向男子:杀了这个凶手!为爷爷报仇!啊啊!

  “李四!”男子叫道。

  “老大!”

  “把他给我抓住!兴许还能卖点儿钱来花花!”男子邪笑道。

  “是,老大!嘻嘻,小子......”李四一行人摩拳擦掌,见王尘冲来,立马上前,不出一会儿,王尘便被抓住......

  “啊啊!我要杀了你们!”王尘依旧大喊。男子一听,哈哈大笑:“哈哈~就凭你这小屁孩儿!”

  王尘似没听见,继续大吼:“啊啊!杀了你!杀了你!”男子皱眉,似觉得太烦躁了,李四见状,一掌把王尘打晕。

  安静了......一阵狂风吹过,李四倒飞,王尘也不见踪影,男子及一行人大惊!“前辈!不知来此有何贵干?”男子冷汗直冒,“在下清旋门狂云......”

  “一群壮年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儿,算本事么?”只闻声,不见人。狂云呆住了:“前、前辈,还请您现身!”

  微风吹过,不一会儿,只见一位身着紫衣的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从凭空出现的波纹中走出。

  “我问你欺负小孩儿算本事么?”青年仍追问,狂云一见,眼露嘲讽:“道友,这乃我等私事,你最好不要干涉!否则......”

  “如何?”青年一皱眉,一记不知名的招式发向狂云,狂云心惊,又改了一次口:“前辈且慢!”但青年仍不收招,狂云只好硬挨下此招,大汗淋漓。“前辈,这孩子我狂云不要便是了!不知前辈是?”狂云已由当时的蔑视转为了攀附。要知道,在修真界,实力就是一切,如果攀附上一个高手,那便是让人点头哈腰啊!就算是修为比自己高也得弯身喊句:“前辈!”

  “倾神宗,道神子。”道神子淡淡道,狂云一听,大喜:“前辈可是那万年难得一遇的第一天才倾神宗道神子?狂云我可是久仰大名,想要亲眼目睹前辈您那超凡脱俗的风采!今个儿一见,果不其然!前辈果然英姿飒爽,超凡脱俗,法力无边,道行高神,玉树临风,英俊无......”

  “聒噪!”道神子眉头略皱,显然是不知自己虽天资极高但却有如此盛名。狂云那个“比”字还未说出口就被活生生吞了下去:嘿!你个小王八羔子!要不是看你修为比我高,又比我有背景,本仙才不愿这个样子!自己都觉得恶心!呕——虽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脸上仍然有讨好的神色,弯腰结巴说:“前、前辈,我不说就是了。呵呵~”

  其他人显然没见过老大这般点头哈腰,都一一愣住......道神子又道:“还不走么?”狂云心一颤,因为他看见了道神子眼神中的不耐烦,而且带——一丝杀机!

  “还愣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滚!滚啊!”狂云吼道,随后御剑飞行出了老远,其他人立马跟跑还大喊:“老大,你等等我们!老大!”

  人走了,留下的只有一个幸存的孩童与一具老人的尸体,“终归是尘归尘,土归土。唉——”道神子叹道,随后便用他的真气拨动泥土将老人掩埋,立下一块无名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