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49:1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暴力红警
  4. 第一章 召唤 出现红警

第一章 召唤 出现红警

更新于:2018-03-17 20:54:49 字数:5431

字体: 字号:
暴力红警目录
共1章
  这也算是新写的,我反复看了几遍,感觉还是比较满意,才上传的,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提。现在估计速度没有原来那么快了,我会尽量一天多传些的

  张军是一名退役军人,一只,只有精英才能进入的部队,无番号,服役满五年才可以退役,已经不记得,一起的战友已经换了几波,牺牲的,残疾的,更是多不胜数,满五年能活下来的更是聊聊无几。

  而张军正是其中幸运的一员,而代价,就是一条胳膊和两名,战友的性命。想想自己的失误,而害的两名战友的性命,张军的心头一阵阵的难过。

  拖着残疾的躯体复原回家,谢绝了国家的安排,找了一份看门的工作。

  老板的情人看我的模样国色天香的,几次想勾引,被我以无上的毅力拒绝了,老板的情人怀恨在心,告老子黑状,竟然说我试图勾引她。

  也不看看她那个模样,她的身材,那可是有名的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容,只是这魔鬼也有胖有瘦的,也有张变形的,天使的面容,天使被人砍了几刀后的面容啊,满脸的好像爬满了蚯蚓,半夜出来不用化妆,直接就能当鬼了。

  也就那个猪头老板品味奇特,就然对她是情有独钟,竟然就相信了,她的话,也不听张军如何的解释,找人把张军,直接架到了工厂最高的楼顶上,扔了下去。

  张军感觉到虚弱的厉害,浑身没有一点的力量,恢复了一点意识的张军,感觉浑身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疼。张开微肿眼脸,一只眼睛只能看到微微的亮光。另一只传来的是钻心的疼痛。

  估算了一下自己的伤势,一只眼受伤严重,不知道还能不能复原,一只眼还好可以看到东西,估计问题不大,脸上满是麻木,根本就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估计也受伤不会轻。身上虽然传的火辣辣的疼痛,还是可以感觉到,没少什么零件。

  这下真的成了天使下凡,脸先着地了,想想自己的花容月貌有可能毁容,以后还怎么做小白脸,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啊。

  慢慢的聚集着尽有的一丝力量,忍受着浑身撕裂般的疼痛,张军努力的翻了个身,耗费完身上仅有的力量,张军又陷入了昏迷中。

  再次醒来的,张军是被冰冷的露水冰清醒的,清晨的空气清新而冰冷,张军再次睁开那只完好的眼睛,打量的周围的环境,高大而奇怪的树木,天很蓝很蓝,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的蓝。

  一边试着站了起来,四周是一片陌生的森林,高耸如云的树木,奇怪的藤蔓,远处还有正把一只像猪一样的小动物,向树干的一个长满尖牙的大嘴里送的大树。不时的还发出一阵阴森的声音。

  张军看直了眼睛,哈喇子已经都流到了衣服上,不知道的看到张军的模样,还以为张军看那株大树吃的香,也想咬两口呢,这是什么鬼地方,会吃肉的树木?

  这是那?我不是在家乡的工厂看大门么,不是被人从楼上扔了下来么,对,我不是残疾了么?

  张军的脑袋里记忆如放映电影一般,快速的浏览一遍。

  低着脑袋用一只眼看了看身体,零件完好无损,连原来没有的胳膊也回来了。身上的衣服早成了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勉强还能遮挡住,重要部位。

  裤子满是血液凝固后的硬块,只在重要的部位还能成形状,两条裤腿,被撕裂成了一长一短,脚上的运动鞋,还完好无损的穿在脚上。身后的腰上,还别着一把以前常用的军刺。

  狠狠的拧了自己大腿一下,确认不是在做梦。

  我这是在那,为什么我以前用的东西武器在身上,张军脑袋里有十万个为什么。

  肚子咕噜噜的声响把张军的思维拉回了现实,从身上的破碎的衣服上撕下一快,擦干净从眼窝中流出的血水,胡乱包扎了一下,如果不找到吃的,和处理身上的伤口,这样下去是肯定不行的。

  感觉到手柱的树干有点轻微的晃动,想起早先看到的情景,张军一个趔趄,赶紧离开自己原先扶持的大树,要是被一棵树给吃了,就划不来了。

  观察了一下四周,自己站立的地方是一块高坡的顶端,高坡上面是一片荆棘和这些肉食树木,杂乱交织在一起,顶端很大,远处还有几座绵延的土丘,低矮的荆棘搀杂着高大的树木,错落有致地排列着,放眼望去,却依然是一片说不出的荒凉萧索。

  更远的地方是一片的黑褐色,包围着这片高地,黑褐色的土地上,倒着成片成片的尸体,更令张军头皮发麻的是,有些明显是尸体,可是还是在那片的黑褐色土地上,四处移动,寻找着什么。幸好这些移动的尸体,没有想这边的高地过来。

  张军,艰难的咽咽口水,擦,幸亏老爷我命大,要是老爷我跑到这些僵尸中间,把老爷当猪给宰了,老爷不就是亏大了,那老爷这杀猪的就成被猪杀了。

  张军艰难的移动着双腿,绕过一颗颗有可能随时会吞噬掉自己的大树,手里紧握着军刺,开始寻找着食物,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想想刚才那棵大树,抓住的那个动物,就和自己家乡的猪很相像。

  向着那颗危险的大树慢慢的靠近着,观察这周围,看有没有别的危险,别没被树给吃了,而从来都是糟蹋别人的,在被别的东西给糟蹋了,就没脸见人了。

  还好挺顺利的就接近了那颗大树,一只还剩大半的猪身,就在那颗大树的树根前,同时还发现了一直和自己一样,看上了那半只猪的一只奇怪的动物,和狗很像,有牛犊般大小,浑身的毛发呈蓝色,双眼发出绿幽幽的光芒,擦,竟然是一只狼。

  看来张大老爷我还是挺命大的,在这鬼地方待了这么久竟然还是毫发无损,眼睛和身体上的伤不能算是在这鬼地方弄的,谁知道在那弄的。

  难不成就跟以前女兵连的女兵一样,准看不准动,光是摆设?一肚子坏水的张军愤怒了。

  还不等张军想出办法,那只狼已经发动了,身体高速的像大树冲了过去,目标直指那半只猪身。

  “唰”就在那只狼要靠近那半只猪身的时候,一条树干,带着参绕着的藤蔓,想那只狼的身上狠狠的抽了过去,带起了呼呼的风声。

  眼看着树枝就要抽到狼身的时候,那狼一个翻身,躲过树干,轻巧的落在里大树不太远的荆棘从中,荆棘从里传来了,一阵阵小猪的嚎叫,一阵鸡飞狗跳,从荆棘从中窜出了几只同样大小的猪。

  汗~!这狼还真聪明,目标明显不是树下的那半只猪,而是大树不远处的这个猪窝。

  出现的四五只小猪,也不离去,而是,和那只狼对峙着。

  这还是猪么??那么快的速度,看着眼前的那些小猪,那急速的动作,张军怎么也想不明白,那里的猪有这么快的速度。

  几只小猪围着那狼,快速的移动着,时不时的发出青色的小气旋。那狼好像很怕,那些小气旋一样,始终不敢碰触,那可大树,也时不时的,攻击一下那狼。那狼也时不时的吐出一些蓝色的气体,来攻击着猪和大树,蓝色的气体好像能冰冻一样,被击中,大树的树干就会结上厚厚的一层霜。不过好像不能够击中那些猪。

  战场慢慢的想外围移动,靠近着张军藏身的地方,张军一动也不能动,现在如果动,狼和那些猪一定会把自己当做第一目标消灭掉的,看来今天自己要做一回渔翁了。

  看着眼前相斗的双方,张军慢慢的计算着,安全的距离,和适合出击的时机,自己只有一次的机会,失败了,不是被双方殴死,就是今天饿肚子。

  慢慢的战斗里张军越来越近,张军也握紧了手中的军刺,随时准备给于致命一击。

  就在张军准备出击的一瞬间,天空中出现一个黑影,快速的向地面上坠落了下来,向着战场砸了过去,没给猪和狼有反应的时间,黑影已经砸在了双方的头上,战斗的双方,被双双砸了个,晕头转向。

  好机会!!

  张军把握住这个机会,用尽平生的力气,把军刺狠狠的刺进了那头狼的屁眼,抽出在刺,不记得已经刺了多少下,狼已经一动不动,才又走到那几头小猪的跟前,用身上的布条,把那几只,一一的捆好,这就是自己的粮食,可不能叫给跑了。

  把狼和猪脱离那颗危险的大树后,张军才疲惫的躺在地上。

  刚才的一番动作耗尽了张军的大部分力气,等力气慢慢恢复了一部分,张军才打量着,刚才从空中坠落的是什么东西。

  一只鹰,和一个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

  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火红的头发,俊俏的脸蛋,脸色苍白,微张的小嘴,脑袋歪在一旁,俯下身子,用手指在她脖子上掐了掐,还好,有脉搏的跳动,只是很微弱。透过敞开的领头,可以看到白皙的肩膀上被重力撞击后留下的青色淤痕。

  在女人的浑身上下摸了摸,只有胳膊有一处骨折的地方,其他还好没出什么大的问题,估计是从高空摔落的时候,撞那一下,闭过气了,过一会应该就没事了。

  把那只鹰和女人拖出来后,张军暂时没时间理会,肚子已经饿的是翻天叫了,在不吃东西,自己就怕会被饿晕过去了,到时候别说救人,连自己都要人救了。

  现在也顾不得干不干净,直接用嘴对着猪身上,军刺的伤口,喝起了猪血。半天才送开口,摸摸滚圆的肚皮,打了个饱嗝,幸福的生活啊,胀死老子了。

  利索的先把那头狼给剥皮去骨,虽说肉粗了点,现在也只能将就了,没吃的时候,没什么好嫌弃的。野外谋生这并不能难倒曾经是军人的张军,拣了几个枯树枝,张军开始起来钻木取火,这是在部队时野战教官就教过的,张军把身上剩余的布条稍作改装,做了个简易的拉索,杠杆原理就是比自己搓来的快,做引火的枯草很快就被点燃了,张军轻轻欢呼一声,赶紧把拾来的细树枝和干枯草堆了上去,火苗越窜越高,张军看得是眉开眼笑。

  那名女子已经醒来,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张军在那傻呵呵的笑着。

  “你醒了,嘿嘿,等等啊,我现在就给你烤东西,一会就好了”张军兴高采烈的看着,躺在地上,满面通红,不住的漂自己下面的女人说道。

  “你的东西好丑,还有脸亮出来”说着女人转过头去,看都不看张军一眼。

  女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样,一下子劈中了张军,低头看看自己的兄弟,还在那摇摇晃晃,无精打采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刚才已经被人鄙视了,张军想死的心都有了,只想抽自己兄弟两下,让你乱跑,让你长得丑。

  MB的臭大了,我清清白白一处男,竟然被第一次见面的一女子给看光了,以后怎么见人呢,不行一定要她对我负责。张大贱人还在那里捂着兄弟,YY着怎么让女人对他负责。

  东西很快就烤好了,张大贱人的手艺还是很不错了,给女人把肉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跟前,张大贱人,狼吞虎咽的,解决了大半才停下。

  看到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张大贱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是太饿了。

  等两人都吃饱,女人开口了。

  “麻烦你,把我扶起来,我要进行召唤,要不在这逐日岛上,没有保护,我们三人只有死路一条。”

  三人?那里来的是那个人,明明只有两个人啊?

  “还愣着做什么,你想晚上被当作夜宵啊”女人的呵斥,让张军回过神来,赶紧扶着女人进行不知所谓的召唤。

  扶着女人慢慢的画着女人口中的召唤魔法阵,不时的问问女人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原来这是一个玄幻的世界,有魔法,有斗气,还有召唤术,更有各种各样,能力奇怪而又强大的生物,人类在这个世界并不是绝对的统治者,还有着龙,矮人,兽人,精灵,那只鹰就是一个精灵的一个分支,森林精灵,为什么会变成鹰,那是森林精灵特有的职业,德鲁伊。高阶的德鲁伊,可以变形成为科摩多战争巨兽,据说是可以媲美巨龙的存在。

  等女人用不知名的材料把召唤法阵画好了,张军对这个大陆的一切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乖乖的站在一边看着女人进行着召唤,真的好期待,只在原来的世界里,的玄幻小说中看到的东西,想不到自己现在可以亲临。

  “我,瑟琳娜,召唤异世界强大的生物,穿越着无尽的空间,以我的忠诚换取你的忠诚,我们彼此帮助,以鲜血还捍卫对方的尊严,向契约神献祭我的鲜血,召唤虚空行者”

  瑟琳娜的话音刚落,法阵传出一阵阴暗的光芒,张军用肉眼可以看到的,一阵阵的黑气,从法阵中冲出,想四面八方逸去。

  等光芒收敛。黑气散尽,在法阵的中央,站着一个浑身瓦蓝的盔甲,盔甲下半部,能看到的地方只能看到无尽的虚空,好像这块空间不存在一样。盔甲中虚空行者,也看不出是个什么样子,只能看到两只乌黑的眼睛,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张军奇怪的看看召唤出来的虚空行者,又看了看地上的召唤法阵,就这一个小小的东西,就能召唤出别的空间的怪物?

  瑟琳娜召唤完毕,身体虚弱的坐在地上,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虚空行者,比平时要小了一半,要是颠峰时期,被说比这大一赔的虚空行者,连恶魔守卫,自己也可以招出来,就是时间短点而已。

  张军感觉很新鲜,决定自己也试试,看能不能召唤出什么东西来。

  我,张军,召唤异世界强大的生物,穿越这无尽的空间,.............契约神献祭,召唤

  张军一时想不出召唤什么东西,就直接不说召唤东西的名字,只想看看结果。

  半天没反应。

  向创世神献祭..

  向战神,

  向雅典娜,

  向观音菩萨,

  如来佛祖,

  斗战胜佛

  唐僧

  呸~!什么玩意,这些满天的神佛,每一个能帮上忙的,还不如我们当时的连长好呢,随叫随到。

  张军的话刚说完,噗嗤一声,手腕上,直接出现了一条伤口,鲜血蜂拥而出,不要钱似的向那个召唤法阵涌去,召唤法阵上用处一阵阵的血色光芒,和刺鼻的血气,把张军和瑟琳娜,双双笼罩在其中。

  就在张军感觉都有点混混欲坠的时候,终于手腕上的伤口奇迹般的痊愈了,张军浑身也有了力气,赶紧的抱着瑟琳娜,远离红色的血气。

  召唤法阵上血气翻滚着,咆哮者,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张军和瑟琳娜,远远的就可以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压力。

  “呜~~~~”一阵汽笛的响声,在广阔的大地上远远的传开来,惊起了无数的魔兽。

  等红色的光芒和血气散尽,摆在张军和瑟琳娜面前的是一辆火车,一列连头带尾共六节的火车,在机车的侧面,张军可以看到的地方,写这几个打字。

  盟军,苏联,共用基地车。

  盟军?

  苏联?

  基地车?

  虽然这些东西,年轻人很少有太多的人知道,但是张军就刚好是其中的一个,他复员在家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这个游戏,要出三了。

  那就是红警了!!!!

字体: 字号:
暴力红警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