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0: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剑与夜之歌
  4. 第一话

第一话

更新于:2018-03-16 11:06:48 字数:3166

字体: 字号:
剑与夜之歌目录
共1章
  “很多人都将平凡的人生归咎于没有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可当机会真正出现时,你又是否有勇气去伸出双手将它牢牢抓住呢?”——《羽朝英雄记》

  ……

  潺潺的细流穿过指间,让人说不出的愉悦。张枫就这么将一只手泡在水流中,悠闲地睡着午觉。

  天气渐渐变热了,在河水边小憩,便成了他最惬意的时光。

  微风带着花香吹来,让人昏昏欲睡,不一会儿,张枫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姐姐温柔的手牵着自己,欢快地在田野中奔跑。鸟儿从他们身边飞过,蝴蝶也在身旁飞舞。

  忽然,一个水花溅到了张枫的脸上,他猛地睁开了眼。

  其实他本来是到河边帮姐姐打水的,只不过他常常用这个办法偷会儿懒。唉,算了,既然醒了就继续干活吧。

  可是,当他想把右手从河里拿出来时,却发现有什么缠在胳膊上。

  张枫赶忙用左手帮忙拉拽,可刚拽了一下,就听到有人哀嚎。

  “哎呦!哎呦!别拽了!疼!”

  这条小河平时没人来,村里的人取水都会去另一边的那条河,因为比这边近些。张枫就是因为这点,才愿意到这清静地方来。

  可是如今这里冷不防地冒出个人,听声音年纪还不小,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啊!你谁啊!”说着,张枫出于本能的恐惧,看都没看,就开始更用力地拉扯,想把胳膊上的东西拽下去。

  但他这么一拽,那人叫得更大声了,简直像是要被杀掉的猎物一样。

  “啊~~~~!停!停!”

  “放开我!”

  “哎呦!臭小子,停手!那是我胡子!”老人的声音已经变了味。

  张枫听他这么一说,才停了手,眨着眼睛仔细看去。原来,真的是他的白胡子缠住了自己的胳膊。

  张枫赶忙伸出左手抓住老人的肩膀,费了半天劲,才把老人弄上岸。

  “呼……呼……你……你为什么要把胡子缠在我胳膊上?”

  老人此时正趴在地上喘气,听到张枫这么说,立刻转过头来瞪着他。

  “是你胳膊在水里瞎搅和才缠住我胡子的好么!不过幸好被你缠住了,不然我这条老命估计也没了。”

  “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河里?”

  “咳咳!”老人听张枫这么问,赶忙坐正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说:“我可是这泽之国的术法贤老。”

  张枫听老人这么说,不禁鄙夷地又打量了他一番。

  这个老人,怎么看也不像是术法贤老的模样啊?

  术法贤老,其实就是这片四州大陆上对术法最精通的人。这样的人,一般都会是帝都或者七个诸侯国中一国的国师。

  可眼前这个老人,怎么看都像是在吹牛——蓬乱的白发,乞丐一样的面容,刚刚被自己拽得变形的胡子;至于身上的穿着,也不过是一件很普通的长布衣,连件术法披风都没有,而且……还丢了一只鞋。

  估计是个疯老头子,还是赶紧走吧。

  想到这,张枫便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干嘛去?就这么把我扔下了?”

  “我得帮姐姐打水,既然你是那么厉害的人物,随便用个术法不就行了?我可知道,只要会术法,就什么都能做到。”

  “呸!这都是哪个混蛋跟你说的!”老人气得胡子直抖。

  张枫真的有种冲动想告诉他,对自己说这些的就是隔壁的徐伯。

  “首先,想用术法必须得在晚上,如果白天用,不但没有效果,还会被天雷劈几下;其次,术法是什么都能做,可必须要体内有足够的术源,而我现在身体就很虚弱,没有那么多术源,要不然我会被人暗算?”

  “少胡说了,谁说非要晚上才行的。我可是见过有修习术法的人大白天就凭空变出只大鸟来的。”张枫不服气地反驳。

  “你他奶奶的说得那是街头变戏法的!”老人已经无法再保持风度了。

  其实张枫自己也心虚,毕竟他也不懂术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关于术法的一切,他都是听那个自称“无所不知”的徐伯说的。

  “告诉你,最初归尘仙师因参透万物奥秘创立术法一门,可几年之后,他的弟子中便开始有人用术法作恶。而他也因此意识到术法的危险性,所以为了稍作限制,便在自己临死时施下了后人无法想象的术法,以五千弟子的性命为代价,给整个大陆加上了枷锁。从那以后,术法便只能在夜间施放了。”

  “哦……”张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其实即便老人说了,他也没全听懂。

  “的确,术法正如你所说,什么都能做到。可是那是要多年修习才能做到的。而且还需要足够的术源,这也要靠日积月累才行。就好比现在我体内残存的术源,就什么也做不了。”

  认真地听完了老人的讲解,张枫微微一鞠躬,提起水桶准备去离老人远点的地方打水。

  “回来!我还没说完。你现在得帮帮我。”

  “你想让我干啥?”

  “第一,我现在身体虚弱,你得把我扶到有人家的地方;第二,我现在很饿,你得给我找点吃的。”

  “凭什么啊!”张枫特别委屈地看着老人。

  “如果你能帮我,我就教你术法,怎么样?”

  这倒是真说到张枫的心眼里了,他之前在泽之国的庆典上看到过真正的术法。虽然只是一个将黑夜照亮的简单术法,却让张枫为之着迷,更萌生了变成术法师的想法。只是眼前这个疯老头,真的会术法么?

  “你既然说你是术法贤老,那你一定认识这泽之国的国主了吧?”

  “嘿嘿,”听张枫这么问,老人的脸上瞬间泛起了得意之色,“陆清远那小子还得管我叫声师傅呢。”

  陆清远就是这泽之国的国主,而且,他还是随着上代帝王北征蛮州的名将。管国主叫“小子”,这老头要么是货真价实的贤老,要么就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那你又为什么会被人暗算呢?”

  “还不是因为反术法联盟。那群没天赋,打死也学不会术法的蠢蛋们!我的住处有重兵把守,他们就假借国主的名义把我请出来,然后突然发难,趁白天动了手,把我捆起来丢进了河里。还好我随身带着匕首,不然也活不成了。”

  一个无所不能的术法贤老,被人白天暗算了,最后还是靠一把匕首才逃脱的,这……太悬乎了吧。

  “那你先教我点,然后我就帮你。”

  “这你也要订金?可现在是白天,我也教不了你什么啊?”

  “那我走了啊。”

  “回来!这样吧,我先给你讲解一下术法。”

  张枫一屁股坐到地上,专心地听这老人讲了起来。

  所为术法,是用意识引导体内的术源,最终通过消耗术源来进行施法。

  根据修炼的种类和作用,分为五等:下级术法、中级术法、上级术法、术士级术法和贤老级术法。

  而根据其效果,又分为创生术法、毁灭术法、恩泽术法以及已经消失的时空术法。

  和武者、刺客、圣者、神射的技能一样,每个级别的术法都有若干个。

  一般是根据自己所生存的环境来选择修炼的。因为有些种类的术法不能同时修炼,否则只有两个后果:好一些的,是身体里的术源无法保存,全部流失;而最坏的结果,就是恰巧修炼的两种术****相互抵触,最终把人生生害死。

  当然,达到贤老级的术法师,就可以自由地修习任意术法了,因为他们完全有能力将不同的术法“分类储存”,也就是让身体的某个部位专门“贮藏”某一系的术法所需要的术源。

  除了贤老级别的人物以外,下面的级别会根据所修习的术法不同,而有不同的称谓。

  比如有人修习了中级术法中创生,同时又修习了恩泽,那么这个术法师便叫做武之医者。

  就是这样,在大陆上,各式各样的职业和技能如树木般分门罗列,而术法师们也以各种生活职业活在当下。

  听完这老头的描述,张枫思索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离开去打水。

  “我都告诉你了,你怎么又要走!难道我说的不好?”

  “太麻烦了,太复杂了,我还是不学了吧。老人家保重。”

  “回来!”老人再次大吼,并从怀里掏出个戒指,“你要是帮我,这就是你的了。”

  “这是啥?”

  “上届的术法国师的遗物——逍遥戒,有了它,你就能在不懂术法的情况下实现跨级别的术法。除了有次数限制外,没什么缺点了。”

  既然人家拿出这么好的东西了,张枫没有理由再拒绝了。

  他一把结果戒指,满心欢喜地带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

  就这样,后世的记载中,年仅十三岁的他,在某一天干活的途中,偶然搭救了泽之国国师,开始了他不平凡的冒险之旅。

  只不过,术法只能算是他的专长之一,因为还有许多未知的能力等着他去探索和学习。

字体: 字号:
剑与夜之歌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