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12:2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科特与悔生门
  4. 序章

序章

更新于:2018-03-17 21:28:44 字数:4811

  带有辐射的毒雾笼罩着那座被人们遗忘已久的旧时代的都城。残垣断壁遍布其中,废旧的各色交通工具比比皆是。曾经一度代表着人类殖民者荣耀的原石之钟早已停止了转动,那直径50米的巨大表盘如今也破碎不堪,并且沦为了哭号鸟的巢穴。远处同样破败的高大建筑物躲藏在散发着幽绿光芒的浓重雾气之后,像是身披漆黑斗篷的巨人。巨大的三号卫星散落下的银霜一般的微光与哭号鸟的叫声则让这一切显得更加的悲戚。原石之钟对面的大楼门前,一辆发动着的军用步兵车与周遭的环境搭配得十分不协调。而它的车门旁,此时正有一个全副武装的人类士兵在来回踱着步子。从地面上的脚印可以看出,士兵身着的盔甲分量的确不轻。但是尽管这样,他依然不知疲倦的继续着他那漫无目的的举动。“鼠尾,听到了吗?”人类士兵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重复了多少遍一样的问题,但是他的植入式耳机里依然没有任何回应,而这样的状况差不多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该死的!”人类士兵愤愤的咒骂着。以人类士兵身份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没想到就这样变成了无休止的等待。而且还是在这种每分每秒都有可能失去性命的地方。士兵的焦急与恐惧全写在了隐没在防毒面罩后面的脸上。要知道,就算他这样配备了安全区最顶级武装的士兵,也不能大摇大摆的孤身一人走在夜幕已然降临的旧都之中。这座昔日的都城现在早已被各种艾拉柯提亚星原生的深渊生物所占据。你不会想到几百年前的人类殖民者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把它们清除出了建设预选区域。“你们再不出来我就走了,听到了吗?我要走了。”士兵看来已经下了决定。他瞟了一眼防毒面罩上的红色数字,此时它显示的是-00:43。这说明按照计划的撤退时间早已过去了43分钟。士兵明白大楼里一定是出了状况,在二十分钟前他就知道。因为那时与他一起留守在步兵车旁的同伴不听劝告的赶去支援,并且差不多五分钟后也失去了联系。士兵无奈的打开了步兵车的门,他不想就这样放弃同伴和那些被保护的神秘人员。但是如果再留下去,失踪人员名单里很可能就会出现自己的名字。他不想牺牲在这最后一次的任务里。而如果现在回去,他以后的日子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在e区的人造海滩上度过了。没办法,生存的**对于他来说要比士兵的宣誓重要的多。更何况自己已经在原计划以外多驻留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是的,已经完成了。我这就走。”坐在了驾驶位的士兵紧张的道。美好的未来既然已经向他招手,那么自己只要踩下油门就可以抵达。士兵毫不犹豫的踩了下去,步兵车被大马力的引擎催动着向前缓缓驶出。而就在这时,士兵的植入式耳机突然想起了低沉的喘息声。这声音如果是出现在一小时前,那它就是希望之声。但是现在,它就像是死神对于士兵的召唤。我该怎么办?士兵犹豫起来,而步兵车依然缓缓的向前行驶着。“蜂刺,你在吗?你还没走对吗?”一个虚弱到不行的声音想起。士兵辨认出了声音的主人,那是刚刚赶去支援的狐猴。或许是出于人的本性,蜂刺一听到是自己多年的战友便马上才住了刹车。“我听到了,妈的。你们都在干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蜂刺迅速的回答着,并且将已经驶出约一百米的步兵车调转了头。“没时间解释,我就在大门这里,你快来支援我,那个大家伙马上就上来了。”狐猴的继续用微弱的声音请求着帮助。“这就来,你坚持住。”蜂刺回答了狐猴后,加大了踩油门的力度,巨大的引擎轰鸣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区域。虽然蜂刺知道弄出这巨大的声响无疑是找死,因为它指不定已经把哪个蛰伏于废旧建筑中的深渊生物吵醒了。但是面对战友的求救,蜂刺可顾不了那么多,刚刚对于自己后半生的幻想也早已在脑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到三分钟,蜂刺就已经来到了距离大楼门前五十米的地方。之所以没有直接开到大门那里,是因为他听到了狐猴所说的,那有个大家伙就快上到陆地了。蜂刺从副驾座椅上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并迅速的下了车摆好了战斗姿势。“狐猴,我已到达目的地,你在哪里?回答我。”蜂刺一边努力的观察着四周的东西,一边试着和狐猴联系。“愿祖先保佑我们。”说罢,蜂刺把目光上移到大楼的顶端。他是在看那个象征着人类一切美好事物的国会图标——一个由齿轮和麦穗交织成的圆圈,中间有一个象征着殖民者的十字星,十字星里则是一个椭圆,那代表人类的发源地。蜂刺的视线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响动重新吸引到了大楼的门前。意识到可能有危险,他迅速的放低了身体,将枪搭在摇下了玻璃的车门上。准备好一切的蜂刺很快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个矮小的身影从六米高的大门后面窜了出来。那是狐猴,不会错,蜂刺认出了这个人。然而就当他马上要起身前去汇合的时候,狐猴身后巨大厚重的大门突然被推了开来。一个比门还巨大的物体从里面缓缓走出。那巨大的怪物在门前的空地停顿了大概十秒,就开始朝着狐猴的方向迈开了夸张的步伐。蜂刺则看的傻了眼,仍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不敢做出任何举动。与此同时,艰难的朝着蜂刺方向行走的狐猴也被身后的巨大声响吓了一跳。反射性的,狐猴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自己刚刚离开不久的大门。但只是看了一眼,狐猴就和蜂刺一样被那怪物震慑住了。准确的说,那是被深深的恐惧震慑住了。但是狐猴不能和蜂刺一样傻傻的呆在那里,他清楚的看到了这个怪物是朝着自己来的。“你看到了么?”狐猴依然不那么顺畅的喘着粗气。“我看......看到了。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东西?天啊,这里就是地狱。我们该怎么办?”依然不能从恐惧中抽离的蜂刺早已语无伦次。“我们死定了,死定了。”狐猴没有时间继续听蜂刺的鬼扯,就算听也不能站在原地。因为那个恶心的大家伙马上就要追赶上自己了。真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被追上的话,会不会也像那些战友一样,被这个怪物吸收到身体上作为它那扭曲的身体的一部分。狐猴一边走一边注意着自己和那用尸体充当自己躯干的怪物之间的距离。狐猴是一个具有十几年战斗经验的人类士兵。死在他手下的大大小小的深渊怪兽不计其数。但是面对这个明显恋尸癖的大家伙,狐猴还真是束手无策。之所以如此被动,一来是因为他刚刚在国会大楼地下室里误吸入了不明气体导致现在的自己四肢无力,并且每次呼吸都会让自己的肺部产生难以忍受的剧痛,二来是他真的不想对着自己的战友按下扳机,哪怕他们此时都已变成了尸体。眼看着那怪物离自己越来越近。狐猴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蜂刺,我要和你说一件事。”狐猴道,“我们在一起也有五年了,你会相信我的对吧?”狐猴的语气明显的迫不及待。“你也被吓傻了吗?你在说什么?”植入式对讲机那面的蜂刺不解的问。“我其实是紫金议会的卧底。”狐猴继续着自己要说明的话语,“我通过议会安插在其他行政部门的眼线得知了我们此次探索旧都的真正目的。我们并不是来确定人类重返这里的可行性,而是要找一件东西。那件东西现在就在我的手里。”“别说傻话了,你怎么会是叛军?”蜂刺完全被狐猴的话弄蒙了。“这个不重要,我没时间解释,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听我把话说完。”狐猴干咳了几声继续道,“紫金议会才是我们这些殖民者的最后出路,而我手里的东西则对于人类的未来有着很重要的作用。这是一个芯片,我现在就把它放在这里,等我引开身后这个大家伙,你就过来拿走它。”狐猴一边说着,一边困难的弯下腰,把一个蜂刺目前还还不清楚的小东西放在了地面上。“记住,不要开火掩护我,没有必要,我们没见过这种东西,不知道它的弱点,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隐蔽好自己。”“这种时刻你告诉我这些,你太高估我的接受能力了。我不能听你的,我们有重型武器,不试试怎么知道对它不起作用?”说罢,蜂刺便迅速的爬上了步兵车的车顶,那上面有所谓的总行武器,一架战术离子炮。“别冲动,如果失败了我们都担不起这个责任。我现在只想你相信一个决定要牺牲自己性命的战士的话。你做不到么?蜂刺。”狐猴道。“我会尽量反抗,为你争取时间,我现在只要求你在我引开这个畸形后,你拿上芯片往悔生门的方向走,那里会有接应。”蜂刺听到了狐猴的请求,无奈的收回了已经放在离子炮开关上的手指。“我他么当然信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蜂刺眼睛里已经开始湿润了,“就他妈按照你说的办,他妈的,妈的。”“很好我的朋友,相信我,你这个决定拯救了人类的未来。”狐猴在说完这最后的一句话后,立即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朝着那怪物开起了火。“来吧,你这个**,有种把我也镶到你身上。”爆裂弹随着狐猴的咒骂声打到了怪物的左臂上,狐猴则借着弹药的强光看到了那个被自己打成肉酱的人头。从那沾粘着粘稠液体的制服可以断定,他是狐猴这个小分队所保护的科学家里的其中一位。只是因为脑子被炸开了花,辨认不出到底是谁。虽然弹药打在了尸体上,但是明显那怪兽也同样感觉的到痛楚。狐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接连又是几次射击,没有特意瞄准,因为目力所及的地方几乎全是尸体,怪物的真身明显被包裹在其中。但是对于狐猴来说,怪物吃疼就已经够他实行计划了。“咳咳!”狐猴忍不住的干咳了几声,并且嘴里在咳嗽之后感觉到了一丝甜味。狐猴知道那是自己咳出的血,看来那不知名的气体肯定不止是让人虚弱无力那么简单。狐猴擦了擦嘴角。继续强忍着疼痛往蜂刺所在为之相反的方向行进。“看到前面那条街的拐角了么?我把怪物引到那里,你就去拿芯片。”狐猴道。“我知道,兄弟。”蜂刺闭着眼睛不想去看自己的战友被追杀的场面。狐猴身后的怪物在连吃了几发爆裂弹之后略微的减缓了追逐他的步伐,而每当怪物集中后这在狐猴的眼里就是希望。但是他同样也意识到自己预计的并没有错,武器的作用仅仅只是能减缓它的步伐。十几具尸体正在保护着这个怪物的真身,而自己这种专门对抗深渊生物的弹药完全对对方起不到杀伤作用。就算是有作用,弹药也是十分的有限的。就在这时,狐猴眼前突然白光一闪,之间一道光束打到了正在追杀自己的怪物身上。“我不能让你死,兄弟,要送芯片你自己去送。”蜂刺大声的喊道。狐猴明白,刚刚是蜂刺在用离子炮掩护自己,他没有说什么的时间,他迅速的把头又转向了那个怪物,只见离子炮已将那怪物身上的大部分尸体都轰了下来。没有了尸体这层保护壳,狐猴终于看清了那怪物的真面目。那是一堆恶心的会蠕动的管子,就像是人的气管一样。由于只是躯干部位被轰烂,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所以眼前的这个怪物承受不住手臂给予的压力,把腰部弯了下来。那姿势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蚯蚓长了四只粗壮的大腿。而此时让人觉得诡异的并不止是它的姿势。更加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些依附于管子上的没被轰下来的尸体此时正齐刷刷的颤动着脑袋,而他们嘴里竟然还能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这着实让狐猴与蜂刺觉得浑身不自在。“离子炮对它有用。”蜂刺兴奋的喊着。“快跑。”狐猴同样用喊的方式催租着站在步兵车顶的蜂刺。狐猴这样喊的原因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个管子一样的怪物在尸体拥簇下的异常举动。它此时竟然把没用被击中的尸体一个个的放了下来,而这个过程中,狐猴真切地看到了怪物将自己的触手从尸体们的背后抽了出来。显然它是靠把这种触手插进尸体体内的方法固定住尸体的。放下了所有尸体,管子怪物的速度变的出人意料的迅速。而此时它的目标也不在是狐猴,而是蜂刺。怪物将自己的身体贴在地面上,以蛇的方式快速的接近着步兵车。五十米不到的距离转眼就已经到了。尽管狐猴已经让蜂刺逃跑,但是蜂刺根本来不及反应这一切的一切。看着已经将头伸到自己眼前的怪物,蜂刺的腿不住的打着哆嗦。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战士的身份,尽管腿还是在抖,可手却已经把枪举了起来。那怪物好像明白蜂刺的意图,没等蜂刺把枪拿稳,它就已经张开了那张充斥着粘液的巨口扑向了蜂刺。就当两人都以为蜂刺会被杀死的时候,蜂刺背后突然有一个力道将他拽了出去。但是由于这力道太猛,蜂刺在飞出去之后,脑子重重的砸在了一辆废旧的穿梭机上,以至于蜂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撞晕了过去。“谢天谢地,你们看到我沿路留下的信号了。”狐猴道,可声音却没有叫蜂刺逃跑时的清晰。“剩下的交给你们了。”狐猴声音十分微弱的嘟囔了一句,身体便歪歪斜斜倒了下去,而他的嘴里则不再是血,而是一种黄绿色的粘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