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38: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极阴阳变
  4. 第三章 获胜

第三章 获胜

更新于:2018-03-17 12:23:29 字数:4699

  唐啸跟赵笠也正是这七组之一,此刻,他们正在森林的中游部位缓缓前进,搜寻的剩余的敌人,两人一前一后,身体微躬,时而蹲下来看看地面,时而停下脚步观察周围的环境,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再加上过硬的本领,也让他们活到了现在。

  突然,走在前面的唐啸伸出右手,向下一压,两人便是蹲了下来,目光朝着左前方望去。在他们左前方五百米的位置,一个黑影正快速的向他们靠近,这时,两人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后腰,在距离三百米的时候,两人看清了黑影的面目,正是他们的战友王志,不过现在他们确是敌人,“难道他发现了我们?”唐啸心里这样想着,显然他还没有弄清楚状况,不过他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只见其快速的将后腰的狙击步挪到身前,踞枪、瞄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顿,显然是熟练到了极致。

  不多时,王志便已经距离唐啸两人不到两百米了,这时唐啸已经打开了保险,右手食指也放在了板机上,同时屏住了呼吸,一切准备工作都以就绪。

  而一旁的赵笠并没有什么动作,他对唐啸的枪法有绝对的信心,况且这距离还不到两百米,虽然他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只有一个人,但这种机会显然不会放过……

  “嘭。”就在王志距离唐啸一百米的时候,后者终于是扣下了板机,子弹带着呼啸声直奔王志而去。

  不过,王志却并没有应声到下,就在唐啸枪响的同时,只见王志双腿一弹,猛的向前一扑,身体顺势趴在地面,子弹几乎是贴着他后背飞了过去,击中侧面一颗大树,爆出一团黄雾。

  见到自己一枪没中,唐啸两人同时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一枪居然会被对方躲了过去。瞬间,唐啸便反映过来,双腿猛一用力,就要向侧方的草丛窜去,不过,在他失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他已出局。

  “嘭嘭!”就在两人愣神间,在王志右后方一百米处传出两声刺耳的枪响。眨眼间便到了唐啸两人身上。“噗噗”绚丽的黄雾几乎同时在两人头上爆开,染黄了一大片,唐啸的身形也随之停了下来,扭头向着枪声方向看去。在他目光所极之处,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走来,这人自然便是王志的搭档李平。整个过程他都一直跟在王志的后面,由后者吸引敌人,而他则根据敌人的枪声来判断敌人的位置,并负责击杀对方,这也正是李平出的主意。

  “李平!”唐啸一阵惊讶,随后便是苦笑“本来祈祷晚点遇到你呢,没想到……”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直到现在,赵笠都还没有反映过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唐啸,不过当他顺着后者的目光看到正向他们走来的李平时,心中也明白了几分。

  这时,王志身体一翻,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便跟着李平向唐啸两人走去。

  “两位,实在是对不住了,为了早点结束游戏,不得不用这种馊主意。”李平带着满脸的歉意看着面前的两人,说到。

  “唉……这本来就是一场战斗,没有什么对不住谁的,怪也只能怪我们技不如人。”唐啸叹了一口气,苦笑道,对于这样的出局方式倒也还能接受。

  “我说李平,你两也太阴险了吧,居然出了这种损招,弄得我都还没发挥就给退场了。”赵笠看了看浑身的一片大黄,对着李平两人抱怨道。刚才,赵笠完全是处于放松状态,直到现在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直接就是做了一个冤死鬼,所以此刻自然非常的郁闷。

  “嘿嘿,这就叫做兵不厌诈,谁让我这未来的军神在这呢,能死在我的计谋之下,也算是你的福气了。”看到两人的囧样,王志意气风发,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的说到。

  不过迎接他的并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两人的一阵白眼。

  “唉,有的人啦,脸皮真是堪比城墙啦,也不知道好好的保养保养,这样下去可是不得了呀!”赵笠仰天一叹,带着叹息的语气缓缓道。

  “我……”王志一听,就要爆发,不过,立马神色一缓还击道:“我这脸啦,是有那么点厚,不过还能长出胡子,不像某些人厚得连胡子都长不出来了。”说完,王志摸了摸下巴那数根胡子,一片得意之色。

  听到王志的话,三人一阵无语,同时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李平、唐啸更是满脸黑线。

  “呃,这个,我只是指某些人而已,别误会,别误会。”看到李平唐啸的脸色,王志赶忙解释道。

  不过这个时候可没人听他解释,三人直接一跃而上,跟着就是一顿拳脚相加。“嗷……”顿时,森林中传来一阵狼嚎。

  幸福的时刻总是短暂的,在众人一顿‘爆揍’之下,王志满脸的不悦,坐在一旁,而唐啸、赵笠两人则是向着周帅的方向走去,毕竟他们已经出局,不宜在此地多留。

  可以说,此次两人能够取得胜利,与两人的默契有着很大的关系,但是能够决定胜负的还是两人的军事本领,从一开始王志的闪避,到最后李平的精准击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顿,都足以说明两人的军事本领极其过硬,这也是李平敢用这个方法的原因之一。

  “走吧。”看着一旁不语的王志,李平丢下一句话便径直朝着南方走去,对于这家伙的性格,他可是非常的了解。

  “唉,我说,你也太狠心了吧,都不安慰安慰我这受伤的心灵?唉,唉,你倒是等等我啊,唉……”王志本打算狠狠的装一番可怜,却未料到对方并不上当,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赶忙起身追了上去。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不经意间,太阳已渐渐西沉,在此期间,剩余的几个组合也被李平王志两人用同样的方法出局,每次,作为诱饵的王志总能险而又险的避开对方的子弹,而李平却在第一时间将敌人击毙,两人的配合显得默契十足,其他的组合在暗骂的同时又不得不表示佩服,毕竟这是一个拿实力说话的地方。

  此时,在森林的某处站着一个威武高大的男子,在层层树叶的遮罩下显得很是伟岸,此人正是周帅,在他的右手旁,两名个头只到他肩膀位置的少年笔直的挺立,而在他前面的正是剩下的五十八名少年,当然,此刻他们的神色并不怎么好看。

  “到了这个时候,想必大家对于今天的结果也是非常清楚了,”周帅面无表情的说到,声音不大,但却显得很沉稳,没有夹带任何的情绪在里面。正是这样,也更让下面的少年们心中无底,一个个默不做声。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在我的意料之内,但同时也在我的意料之外。”

  “我想大家对于李平两人所采用的方法感到很是不可理喻吧!”周帅接着道。

  不过这时,站在周帅旁边的两个人可不怎么好受,因为下面的五十八名少年中,有大部分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其中有十几人的眼睛似乎就要喷火似的,看得两人很是不自在。不过在周帅的面前,他们也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心意罢了!当然这一切自然逃不过周帅的眼睛。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战法,只有随机应变的战术,变者才能生存,当然前提是你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如果说王志没有能力躲开你们的子弹,或者李平没有一击必杀的枪法,那么结果会是这样吗?”

  周帅缓缓道,声音中带着一种很自然的威严。

  “如果说今天遇到的不是战友而是敌人,那么现在你们还能站在这里吗?还会有时间来恨你们的对手?我告诉你们,对手不是用来恨的,而是用来敬的,你们要记住:只有懂得尊敬对手的人才会进步!”周帅显得语重心长,最后一句更是刻意的加重了语气。

  这时下面的一众少年的面色也逐渐的转换为沉思,是啊!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拳头才是硬道理!没有足够的实力,任何战术都无法发挥,同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战术起不了任何作用,这是一种定律,当然,任何事情都会有例外。

  看到众人的转变,周帅欣慰的笑了笑,他知道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不过他的笑容可不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好了,下面也该进入正题了。”周帅正了正脸色,恢复了一贯的严肃。

  “今天的最终胜利者是李平以及王志,所以今天晚上的夜间科目他两就不用参加了。”周帅淡淡的说到,显得很是轻松。不过在他身边的两人就不一样了,王志显得很是兴奋,如果不是周帅在这里的话,估计都得蹦起来了,相对于他来说李平就要淡定得多了,只是微微的抬了抬嘴角。不过下面的五十八人就不一样了,那个心情,羡慕嫉妒恨啦……

  终于,一天的训练在一片哀嚎声中落下帷幕,当他们回到小房子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所有人都显得很是疲惫,不是揉肩就是敲腿,不过,其中有两人倒是显得很是轻松,在一旁无所事事,这两人自然便是李平跟王志,他两人可是坐着周帅的摩托车回来的,当然不会有丝毫的疲惫感,这也让得其他人无比的羡慕。

  晚饭时间匆匆而至,虽说每个人都吃的很饱,但是却没有吃早饭时的心情,现在他们只想快点吃完然后能有属于自己的丁点时间,不多时所有人便是吃完回到了宿舍。

  此时,李平坐在凳子上回想着一天的训练,虽然今天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他并不是很满意,从一开始他采用守株待兔的战术的时候,就为他节省了很大的精力,为后面的行动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击杀行动中,看似顺利,其实李平知道,这只是他对自己的战友非常的熟悉,利用了他们的弱点而已,如果说换作其他的对手,他很难保证会取得这样的效果,同时也跟他们的心理有关,因为这只是一场训练,并不是生死搏杀!15

  “李平,教官找你。”就在李平想得出神的时候,房门外响起了王志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

  “呃,来了。”听到王志你呼叫,李平赶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向周帅所在的房间走去,并没有询问王志所谓何事。

  “还是让他去吧!”刚走到门口李平便听见屋内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李平轻轻的敲了敲们。

  “进来。”屋里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显然这是周帅发出的。李平推开门走进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周帅,此时他正坐在房间正中的位置,而在他的两侧,还坐着两名年龄较大的老者,其中一名便是平时难得一见的李老,而另外一位则显得很陌生,此前从未见过,李平进门以后,恭敬的向着三人行了一礼后便站在一旁。

  “郭老啊,这便是我向你提过的李平。”见到李平进来,李老便向对面的一位老者介绍道。

  “哦!这便是你经常提起的李平?来来来,让我看看。”听到李老的介绍,叫做郭老的老者便向李平招了招手道。

  听到郭老叫他,李平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快步的走了过去,在距离前者一步的位置时停了下来。

  “恩,不错不错。”见到李平来到身边,郭老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在李平的左肩轻轻的拍了拍,显得很是自然。不过下一刻,李平的脸色瞬间变了,因为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击这自己的左肩,不过这种状况只持续了片刻,在李平感到不对时,浑身肌肉骤然紧绷,微微下沉的左肩也瞬间抬了起来,同时脸色也恢复了正常,没有任何表情。

  “哦!”看到李平的表现,郭老微微一惊,眼神也微微一变。右手并没有离开李平的左肩。

  这时,李平便感觉到比刚才更为强劲的力量向自己的左肩袭来,而且这力量还在缓缓增加,李平紧咬牙关,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不过,毕竟他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而已,坚持了片刻,便有一种力竭的感觉,就要坚持不住。

  “怎么样,郭老,还算满意吧!”就在李平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李老终于是发话了,也替李平解了围。

  “呃,满意满意。”郭老先是一怔,而后哈哈一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谁都知道,刚刚那只是一个试探而已,从郭老的表情可以看出,他还是相当满意的。而看到郭老满意,李老自然也是乐呵呵的。

  “李平呀,现在叫你来主要是有一件是要告诉你。”这时,坐在一旁的周帅开口了,作为一个老江湖,他的眼色自然是一流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看到周帅发话,李平即可收敛心神,等待他的下文。

  “记得我以前提过的‘少年王’吗?”这时周帅并没直接说出意图,而是反问起了李平。

  “知道,少年王对于我们来说是极端的荣誉,同时也是实力的象征。”李平快速的搜索了一下记忆库答到。

  “没错,少年王这个称号对于你们来说绝对是最高的荣誉,同时也象征着一个国家的实力,能够获得这个称号的,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周帅满面严肃,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对这个称号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