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02:5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十 旧听闻桃花百日醉 今谒见贺兰千秋雪

三十 旧听闻桃花百日醉 今谒见贺兰千秋雪

更新于:2011-07-12 23:25:09 字数:3194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酒店之内,蔡朦见彭恋霜和王若惜二人神色有异,当即笑道:“二位切莫生疑,在下乃是奉了沈大人之命而来。”

  彭恋霜听了“沈大人”三字,忍不住道:“沈大人?哪个沈大人?”

  王若惜目光闪动,蔡朦却正色道:“自然是陕西路安抚使沈冥沈大人。”

  彭恋霜闻言,不由喜道:“原来你便是那位沈大人的属下,这回我可用不着整日担惊受怕了!”她受人临终嘱托,多日以来心中一直沉甸甸的如置大石,见蔡朦自承是沈冥下属,自然喜不自胜,正要详细问他,猛然间觉得眼前一黑,竟然一头栽倒在桌前!

  王若惜和蔡朦见她如此,都是吓了一跳。王若惜眼疾手快,一把便将她搀住,急切问道:“彭姑娘?你怎样了?可是受了伤么?”

  彭恋霜被他拉住手臂,只觉眼前一片朦胧,心中也觉得不甚清楚,只得勉强道:“我……我没受伤……只是……有……有些难受……”

  蔡朦见她神智迷乱,双颊酡红,惊道:“彭姑娘这是为何?莫非是在道上感染了风寒不成?”

  王若惜盯着彭恋霜的脸颊,却急忙伸手替她把了把脉,脸色登时一沉,同时运指如风,已于瞬间点中了彭恋霜周身十二处大穴。

  蔡朦见他神情紧张,便问:“情况如何?”

  王若惜沉声道:“她这是中了毒……”

  蔡朦闻言,“啊”了一声,“中毒?什么毒?”

  王若惜面上神情莫测,低低的道:“假若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毒应是……‘桃花醉’。”

  蔡朦听了这话,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桃花醉?!王兄你确定没有诊错?”

  王若惜看了他一眼,“在下累代居于西疆,对西夏国中风物人情极是熟悉……十有八九不会出错!”

  ——原来,西夏国中虽然多数是不毛之地,但贺兰山上却独独盛产的一种名为“百日醉”的桃花。此花开时,艳丽异常,且有异香,倘若被人误吸,竟会长时昏睡不醒。党项人世代游牧于贺兰山一带,多年以来皆知此事。后来,不知是谁,采桃花于春日,掺合了另外多种毒物,秘加淬炼,这才制成了奇毒——“桃花醉”。

  此时,彭恋霜整个人竟然已经晕了过去,蔡朦见状,急道:“我听人说,这‘桃花醉’之毒埋伏时间极长,依中毒之人体质不同伺时发作……倘若……发作之时再要解毒……却已然晚了……彭姑娘却是被何人下毒?”

  他沉吟半晌,喃喃道:“莫非……竟会……竟会和那玉兽牵扯之事有关?”

  王若惜将彭恋霜扶在椅中安顿好,用一种极低的语调轻声道:“须得要在十二个时辰之内……”

  他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因此蔡朦自然没听清楚,便向他问道:“王兄你说什么?”

  王若惜蓦然抬头,向蔡朦道:“烦劳蔡将军照顾彭姑娘一阵,王某即刻便去寻找解药!”

  蔡朦见他神情又阴又冷,当下一把便将他拉住,“王兄!我听说‘桃花醉’乃是西夏皇宫之不传秘药……此刻你却往哪里去寻解药?不若先将彭姑娘送到沈大人之处,再另行派人前往!”

  王若惜一笑,面上阴冷神情尽去,只听他道:“多谢将军关心……王某自有主意。”

  他见彭恋霜于昏迷之中的神情极是痛苦,心中不由得一紧,一眼瞥见身旁桌上一物晶莹碧绿,当下却又一喜,便径自将“九夜冰”取了过来。

  蔡朦奇道:“王兄拿这只箫去做什么?”

  王若惜轻抚洞箫,“没有这只箫……万万难以取得解药……”

  **************************************

  贺兰山脉山势雄伟,它静静地矗立沙漠之中,于瑰丽之间处处显示着强劲,若群马奔腾,如千年一梦。

  最初的时候,这里一向是游牧民族的圣地和天堂,那些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族群,在水草丰茂的贺兰山脚下,过着与世无争的恬淡生活。

  然而,这种宁静并未持续多久……

  ——秦昭襄王三十五年,秦军彻底击溃了雄霸西疆的义渠戎,一些战败的部落纷纷北逃,“以后为匈奴,居河套南北”,其中有一些人便逃到了贺兰山。自此之后,贺兰山便进入了一个由匈奴人占据的时期,并一度成为了匈奴与大秦帝国抗衡之地。

  ——元朔二年,汉朝将卫青、李息等人率军北上抗击匈奴,第一次将中原汉族政权的军事力量延伸到贺兰山下。二十多年后,汉武帝分全国为十三刺史部,下辖郡县,其中在贺兰山东麓设立了属于北地郡管辖的廉县,自此,贺兰山开始走进了大汉天子的统治范围。

  ——唐朝之时,突厥、吐蕃和回纥诸部曾先后占据贺兰山的统治权。贞观二十年,唐太宗下令军队出击突厥颉利可汗下属的铁勒人薛延陀。此时,一向占据河西走廊一带的回纥人乘机和唐朝军队联合进攻薛延陀,联军进驻到了贺兰山一带……继汉代七百多年之后,中原军事力量终于再次进入了贺兰山。

  ………………

  王若惜来到贺兰山脚下的时候,已是暮间。山中或浓或淡的云雾变换出各种形状升腾起来,慢慢地合为了一大片云海,使这片神秘而古老的群山看上去更增魅力。

  没有人会想到,在冰雪覆盖的贺兰山最深处,竟然会有如此深远的一座密林。这里,常年弥漫着厚厚的雾气,仿佛为这个神秘的地方张挂了一面无边无际的薄绡帐子。

  王若惜在林中走了数步,便觉异常。他回身望向来路,却见云雾山岚重重叠叠,已将来时之路尽数遮盖了起来。

  ——这里虽然看似荒凉清冷,却是西夏历代皇族的禁地。

  王若惜忽然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只因他的眼前已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石门。

  石门的后面是什么?似乎没有人知道,但是王若惜却是知道的。

  ——他不辞辛苦来到这里,便是为了进入到这石门之后的宫殿之中,去见一个几乎已经成为传说的人物。

  ——他为什么会知道西夏皇族的禁地?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就在王若惜于石门之前驻足之际,林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阁下何人?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这声音灵动缥缈,竟是如此的空灵冷冽、不可捉摸……在林中幽幽回绕,竟如同自天上传来一般。

  王若惜朗声道:“晚辈姓王名若惜,因一好友身中‘桃花醉’之毒,因此乃为求取解药而来!”

  那空灵之音似乎笑了一下,“王若惜?我可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究竟是何人告诉阁下,此处有‘桃花醉’的解药?”

  王若惜笑道:“西夏国中,谁不知道国师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便是当今国主,对国师亦是言听计从……那‘桃花醉’出于西夏皇室之中,晚辈不到此地求取,却又要去寻访何人?”

  这个空灵之音的主人,竟然便是西夏国师——贺兰拥雪。

  她听了王若惜的话,似乎又笑了笑,“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知道的事情倒是不少……可是,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给你解药?”

  王若惜就等着她说这句话,当下自宽袍大袖之中取出一物,呈在手中,微微笑道:“王某所依仗之物……不过是这只翡翠洞箫!”

  贺兰拥雪沉默良久,忽然道:“君无极是你什么人?”

  王若惜笑道:“晚辈与长歌岛主素未平生。”

  贺兰拥雪冷冷道:“素未平生?那么这只洞箫莫非是你偷的不成?”

  王若惜道:“晚辈虽然与君岛主素未平生,但君岛主的弟子,却正是晚辈的朋友!”

  贺兰拥雪道:“你所说的中毒之人……莫非便是他么?”

  王若惜点头道:“正是!”

  贺兰拥雪冷笑道:“你既然拿着这只箫来求我,想必是知道些什么陈年旧事么?”

  王若惜笑道:“晚辈曾听江湖上人传说,国师与长歌岛君岛主乃是多年之故人……”

  贺兰拥雪喃喃道:“多年之故人……”她轻笑一声,“故人也分很多种……只可惜你猜得错了……我们的确是故人……只不过……却是那种你死我活的故人罢了!”

  王若惜静静地听着,忽然笑道:“晚辈只听说,国师和君岛主曾有过婚姻之约……”

  贺兰拥雪淡淡道:“你知道的果然不少……”

  王若惜面前的石门突然自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他目光锐利,已在瞬间自那缝隙之中看到了一道人影。

  此刻,林中不见一丝阳光,石门之内更是幽深难测。只见石门之内的那道人影如烟似雾,却在剎那之间,如烟雾一般散开,消失。

  然后,便有一缕烟雾自石门缝隙之中飘了出来,居然又缓缓凝结成了一个人形!

  ——这是什么功夫?

  她,此刻就站立在王若惜的面前。白衣如雪,风姿绰约,容华绝代,恍如天仙临世。正是昔日中原武林的“四大美人”之一、今日之西夏国师——贺兰拥雪!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