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44:2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二十 拳脚无眼狭店相逢 美色留心冤家路窄

二十 拳脚无眼狭店相逢 美色留心冤家路窄

更新于:2011-07-03 11:39:37 字数:3103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酒店之内,张玉、韩璃与那二人相斗正酣。他师兄妹二人平日得清风堡堡主韩风之调教,武功自然不弱,当地江湖人士知道这二人是清风堡的弟子,自然也就礼让三分,因此可说在方圆百里之内罕有敌手。

  未料到今日竟然遇到了两名高手:那二人的手中虽然并无兵刃,但出招之际拳拳精准,掌掌生风,加之内力深厚,张玉和韩璃初时还能靠着招式出其不意占得些许上风,但时间一长,自然便支撑不住。

  此时,酒店老板已被小二搀扶着到后面治伤去了。原本在此饮酒的几桌客人见事情不好,也早已悄悄溜走。

  那文士见二人渐露疲态,忍不住哈哈大笑道:“我还以为清风堡的门人有什么过人之处,看来也不过如此……”只见他一掌便已拍至韩璃面门,韩璃一惊,待要挥掌相格,却已然晚了,侧头躲避却也来不及,心中正在着急。谁知那文士这一掌却是虚招,手掌推到韩璃面前,忽然变招,轻轻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

  韩璃一声惊呼,又羞又急,出招更是凌厉。但无论她如何变招,却总是处处受那文士挟制,难以脱身。一旁,张玉见师妹吃亏,便急着上前相助,谁知那大汉貌似粗鲁,竟是个精细之人,一眼便看出张玉的意图,当下也不说话,只发拳猛攻,逼得张玉连连后退。文士见己方已稳占上风,便向韩璃笑道:“小姑娘!怎么样?我劝你还是赶紧束手就擒,免得咱们费事!”

  韩璃怒道:“眼下胜负未分,你得意什么!”

  文士见她犹自硬撑,便向同伴大汉使了个眼色,招呼了一声:“小姑娘看不起咱们!别让着了!免得被旁人耻笑了去!”那大汉闻言,却一皱眉,“咱们有要紧事情,你偏要在这里惹事!倘若主人知道……”话才说道一半,那文士已抢着道:“事到如今已是这样,先料理了这两人再赶路不迟!”

  那大汉听了,倒也无话,只是手下加紧出招,登时将张玉逼得气也喘不过来。文士见状,便向韩璃一笑:“你这丫头嘴硬,待一会儿让你好生求我……”他嘴上说着,手中亦是不停,韩璃拆了几招,只觉不支,刚要向师兄求助,忽觉腰上一麻,却已被那文士点中了穴道。另一侧,张玉却早已为那大汉所制。

  张玉见自己和师妹双双受制,忍不住向那二人骂道:“两个色胆包天的淫贼!竟然敢在这里撒野!快快将我二人放了!”又向韩璃叫道:“师妹!你怎样了?受伤了么?”

  韩璃尚未说话,那大汉却已一拳击在张玉胸口,只听轻微的“喀喇”之声,张玉一声惨呼,胸骨竟然已被他打断了两根。韩璃见那大汉出手极重,又惊又怕,道:“师兄我没事!你……”转头向那大汉叱道:“你敢伤我师兄!看我爹爹找你算账!”

  却见那大汉对韩璃的怒斥置若罔闻,只向张玉怒道:“臭小子!什么两个淫贼!”他指了指那文士,又指了指自己,怒喝道:“他是淫贼不假!老子怎么也成了淫贼了?!他奶奶的!你这小子再敢骂老子是淫贼,老子就捏断你全身的骨头!”

  不料,张玉听了,不但没被吓住,反而哈哈大笑,“我偏要叫你淫贼!淫贼淫贼淫贼!”那大汉勃然大怒,一把就将张玉提了起来,韩璃见状,忍不住惊呼一声。那文士却在一旁笑道:“小姑娘知道害怕了?呵呵!只要你乖乖地依从于我,我便饶了你师兄,如何?”

  韩璃被他点中了腰间阳关穴,全身动弹不得,见那文士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双手已揽住了自己的纤腰,忍不住骂道:“死淫贼!臭淫贼!你敢动本小姐一根头发,清风堡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文士听了,不但不恼,反而笑道:“江湖上行走,哪个不是拎着头过日子……”他双手搂着韩璃的腰身,竟然在韩璃面颊上重重亲了一口,大笑道:“只有你这样的大小姐才会怕死……我却不怕……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韩璃见他竟然如此大胆,羞怒已极,苦于动弹不得。张玉见师妹受辱,也顾不得自己仍被那大汉提着,怒骂道:“淫贼!欺负弱女子算什么好汉!”

  文士正欲撕开韩璃的衣襟,忽听张玉此话,登时笑道:“弱女子?她是弱女子么?”他故意将韩璃上上下看了个仔细,摇头道:“我看不像!小丫头凶得很呢!”

  那大汉见张玉满脸怒容,双目圆睁,忍不住道:“你这小子脾气倒倔!骨头也硬……好罢!今日老子便要看看,究竟是你的骨头硬,还是老子的拳头硬!”

  他双臂一挥,登时将张玉向外抛出,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张玉身上本就有伤,被他这重重一摔,全身骨骼犹如散开了一般,疼痛难忍,但他却强自忍着,不发一声,丝毫不肯在对手面前示弱。

  那大汉见状,随即走上前去,预备捏断这小子的全身骨头。

  正在此时,忽听酒店外一人悠悠道:“怪了怪了!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多淫贼?”

  声音娇美婉转,犹如出谷黄莺。

  此时,韩璃已被那文士搂在怀里大肆轻薄,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陡然间听到人声,心中登时大喜,忍不住放声呼救道:“救命!”文士却冷笑道:“什么人?有胆子便进来说话!”

  只听外面那人笑道:“进来就进来,难道还怕你不成!”话音未落,却见酒店门帘一掀,一道白影已经闪在众人之前。

  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却见面前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女,手中执着一口翠绿微蓝的洞箫。秀眉如柳,明眸如水,亮丽清艳,不可逼视。

  文士一见这少女,登时目瞪口呆,喃喃道:“好运道!真是好运道!”他忍不住向那大汉笑道:“这小镇子上竟然有如此……如此……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他似乎已经忘形,原本搂着韩璃的手,此时也已松开。韩璃松了口气,转头向来人看去,这一看之下却也吃了一惊。

  只见店内,一名绝色少女俏立于地,白衣如雪,面色神情更是如冰如霜,正是不久之前在山间石径上相遇冲突的那名女子。二人目光一触,韩璃只觉得对方眼中充满了嘲弄讽刺之意,又羞又愧,忍不住便将头转了回去。

  被摔在地上的张玉却也认出了那名少女。此时,他心中焦急万分,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里子了。便向那少女求助道:“姑娘!我师兄妹遭奸人所困,求姑娘不念旧恶,施以援手!”

  那白衣少女正是彭恋霜。原来,她在山间和张玉、韩璃二人分道扬镳之后,自己越想越气,见山脚有个镇子,索性连路也不赶了,只在镇上一家客栈要了间房,歇息了一阵,心情渐舒,此时却是出来闲逛。

  她走到这家酒店门前,猛然听得其中有打斗之声,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发现竟是先前遇到的那一对师兄妹。她本是天性淳厚,光风霁月之人,早已将先前之事抛在脑后,眼见有人受难,便要出手相助。

  她见韩璃面露愧色,又听得张玉向自己求救,心中忽然玩心大起,便笑道:“喂!你们师兄妹搞什么鬼?又在这里闹着玩么?”

  张玉听了急道:“姑娘!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他们真的是淫贼!”

  彭恋霜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嘿嘿!假淫贼遇上了真淫贼!有意思得紧!”

  她只顾自己开心玩笑,语笑嫣然之际,更胜鲜花初绽,娇美不可方物。那文士看得色心大动,难以自持,忍不住向她走去,口中道:“仙子下凡,在下这厢有礼了!”

  一旁的大汉见他如此痴态,便道:“喂!你的毛病又发作了么?!什么事情都让你耽误了!”

  那文士却充耳不闻,只向彭恋霜笑道:“在下柳伴花,请教仙子芳名。”

  彭恋霜听了,登时乐不可支,指着他笑道:“柳伴花!呵呵呵!好古怪的名字!”张玉韩璃二人听文士竟然自报家门,却各自心中一凛。

  原来,这柳伴花乃是西疆一带声名狼藉的采花大盗,武功高强,手段毒辣,横行江湖已近十年。陕西路一带的武林中人皆曾听闻过他的名字,想不到今日竟会现身于小镇酒店之中。韩璃和张玉对视一眼,目中不禁皆流露出些许惧色。

  不料,彭恋霜来自东海,竟然从未听闻过这人,只觉得这名字女气颇重,用在一个男子的身上却是殊为不衬,当下便对柳伴花道:“我不管你什么柳什么花的!”她指着韩璃和张玉道:“这两人是你打伤的?”

  柳伴花见她娇憨无匹,更是心痒难耐,见她向自己发问,便陪笑道:“正是!这两位小朋友和在下切磋技艺,技不如人,这才被我二人误伤。”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