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8-09 07:27:1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三 妙手回春双目复明 骇人听闻四心齐失

十三 妙手回春双目复明 骇人听闻四心齐失

更新于:2011-06-24 22:46:43 字数:3099

字体: 字号:
  昆泽哲布大法师的医术果然极其精湛,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彭恋霜的眼睛便已经恢复如初。她对着镜子照了照,只见镜中一双明眸清亮如昔,更加没有半分疼痛。

  她转过头去,只见室内除了金刚亥母寺的几位僧人之外,另外却立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但见他相貌温文俊秀,此外更别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令人一见难忘。

  他见彭恋霜转头,便向她笑道:“如何?在下所言不虚罢?姑娘可是觉得眼睛好多了呢?”原来他便是将彭恋霜引到此处的那人。

  彭恋霜闻言,当下笑道:“好多了呢!多谢你啦!”她见室内居中坐着一名僧人,看年纪要比周围几位大得多,想来便是年轻人口中的大法师昆泽哲布了。她当下起身向几人团团一礼,道:“多谢法师援手!小女子感激不尽。”

  果然听中间那名僧人道:“出家之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女施主勿须挂怀。更何况女施主的双目乃是在本寺之中所伤,老衲更是责无旁贷。”

  他接着又道:“听王公子说,姑娘乃是在本寺后殿为人所伤?那处院落常年无人居住,平日只有两名小徒前去打扫,姑娘初来本寺,为何却会径直前往后殿?又是为何人所伤?”原来那名相助彭恋霜的年轻人却是姓王。

  彭恋霜心中正对此事犹疑万分,听他一上来便直接相问,当下也不隐瞒,便将自己如何进入后殿,如何目睹金刚亥母入殿,又如何被一众高手围攻之事一一说了。只是她身负旁人重托,因此却将自己的身世来历、以及受人之托送玉兽予沈冥之事隐去,只说自己姓彭,乃是受人之邀前来寺中,因不见人影这才到后院找寻。说着说着,忽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一张字条,便取出来交予众人观看。

  众人看罢字条,都是疑惑重重。那姓王的公子便道:“此事当真奇了!彭姑娘说入寺之时见到许多香客在此……”他转脸向昆泽哲布道:“法师半个月前不是便已对香客言明闭寺十五日么?怎么还会有香客入寺?”

  昆泽哲布道:“老衲也正为此事疑惑。”他当下又向彭恋霜问道:“不瞒女施主。本寺上下人等半月之前因受国主所召,前往都城参与****,几乎阖寺而出,半个时辰之前刚刚回到寺中。这十五日内,寺中只留有几名打扫当值之人……因此这半个月来一直未曾接待香客……却不知女施主所云之香客却是从何而来?”

  彭恋霜见他二人话语之中似有疑己之意,登时急道:“法师这话的意思是怀疑我说谎了?寺院之中,菩萨在上,如果我有半句虚言,叫我立时不得好死!”

  王公子见她急的赌咒发誓,便向她笑道:“彭姑娘切勿着急,法师并非此意。”他转头向昆泽哲布笑道:“法师适才不是说,这十五日内留有几名师兄在寺内当值么?既然有人看家,这寺中的风吹草动自然便是知道的……依小可愚见,不如将这几位师兄请来,一问便知。”

  昆泽哲布闻言,点了点头,向身旁一名年轻僧人道:“你去,把扎华他们叫来问话。”

  那僧人依言前去,不料,去不多时,竟然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进门的时候还险些被门槛绊了一跤。众人见他如此慌张,都是一惊,昆泽哲布便道:“其桑,出家之人,何事如此慌乱?”

  只见那名被唤作其桑的僧人面色铁青,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法……法师……扎华师兄……他们……他们……”

  昆泽哲布面色一变,“他们怎么了?”

  此时,其桑的面孔已经变得扭曲不堪,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只听他颤抖着道:“他们……四……四……死……死……心脏……胸口……”

  室中众人闻言大惊,纷纷站起身来,只有昆泽哲布本人还算是沉得住气,他向身周众僧道:“我们去看看!”

  …………………

  寺院内室之中。

  四名喇嘛的胸口之处皆是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其中空空如也,竟都是被人挖去了心脏,此外别无伤痕,死状殊为诡异。

  众人一进室内,便都被眼前之惨状所惊,登时乱作了一团。只见王公子怔怔地在当地立了半晌之后,却率先颤声道:“此处和我们相距不远……为何丝毫未能听到动静……这……这究竟是何人所为……”昆泽哲布在室内看了一遭,又上前细细察看了四人的伤口,眉头几乎皱成了一团,“这……一击毙命……世上怎会有如此功夫?”

  王公子喃喃道:“杀了人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挖走心脏……”他这句话虽然是无心所说,却着实提醒了彭恋霜。

  彭恋霜初时见了这四人死状,虽然也被吓得不轻,但她日间已经经历了一连串的诡异之事,此时忽听王公子之言,脑海之中登时灵光一闪,“是了!我知道了!”

  众人正沉浸在一片恐怖的气氛之中,此时都被她这句话吓了一跳。昆泽哲布蓦然回头,凝视着彭恋霜,“女施主有何话说?”

  彭恋霜颤声道:“是……是后殿的金刚亥母干的……”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哗,便有几名僧人斥道:“女施主莫要胡言乱语!金刚亥母乃本寺供奉之本尊神,对有情众生特具悲心,怎会行此恶事?更何况后殿只是一尊神像而已……照女施主的意思,莫非是那神像活了不成?”

  非但众僧不悦,就连那王公子亦是摇了摇头,似乎对彭恋霜所言不以为意。

  彭恋霜见众人面露不豫之色,便道:“你们若是不信,就随我前往后殿去看!”

  众人相顾一眼,却都望向昆泽哲布,只见他面色阴沉,却对众人道:“大伙儿去后殿!”

  …………………

  后殿之内的情形却没有比前院好上多少。

  只见神龛之前的供桌之上,赫然陈列着四颗血淋淋的心脏!

  众人一见之下,忍不住再次骇叫出声。昆泽哲布却沉声道:“别慌!大家将后殿细细察看一番,看看凶手可曾留有什么蛛丝马迹!”

  众人依言,战战兢兢地将后院、后殿搜索数遍之后,却仍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这时,便有人小声道:“莫非真的是……”另一人“嘘”了一声,“小声点儿!”

  这几句话却已传入了昆泽哲布的耳中,只见他面色阴沉,双眉深锁,似乎正对眼前之事深思不已。

  彭恋霜见此情形,却对昆泽哲布道:“如何?此事只怕和这尊神像脱不了干系!”

  昆泽哲布犹自沉吟,王公子却道:“依我看……”昆泽哲布见他欲言又止,便道:“王公子请说不妨!本寺今番蒙此大劫,老衲却是心乱如麻,正缺一明眼之人指点迷津。”

  王公子道:“照彭姑娘适才所言,她日间便曾撞见这尊金刚亥母手捧心脏进入殿中……眼下寺中却又发生了命案……倘若说是金刚亥母本尊所为……那实是骇人听闻,更是匪夷所思之事……因此,在下便想……会不会是有别有用心之人易容成神像的样子,故意令彭姑娘看到,以为是真的金刚亥母……一来是扰乱彭姑娘心神,趁机偷袭……二来却是想要借此隐藏真实身份……还有那些香客,多半也是凶手着人假扮而成!”

  彭恋霜听了他这番话,登时拍手道:“王公子所言甚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她当下向昆泽哲布和众僧施礼道:“适才小女子言语不慎,有所冲撞,还请诸位大师不要见怪!”

  昆泽哲布听了,却摇头叹息不已,“女施主何出此言……却不知女施主日间在遭受偷袭之时,可曾看出哪些人是什么门派来路?”

  彭恋霜听了,一时间侧头想了想,这才道:“那些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其实我也没和他们交手几招……若仅从武功上看,竟是瞧不出来的……只是……”

  王公子抢道:“只是什么?”

  彭恋霜道:“我听到他们之中有几个小声说话……其中还提到了什么人的名字……”

  昆泽哲布闻言,便道:“施主可曾听清?”

  彭恋霜边想边道:“那个名字……似乎是……许……许维夏……”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惊愕,王公子便道:“什么?许维夏?彭姑娘确定不曾听错?”

  彭恋霜点了点头,正色道:“没错!我想起来了!就是许维夏!”她接着道:“我听见那些人说什么‘许维夏这小子……放着天魔教的高手不舍得用,只让我们来顶缸!’……”

  她只顾说着,却丝毫没有察觉王公子的面色在听到“许维夏”和“天魔教”这六个字的时候竟然微微一变。昆泽哲布听了这话,却又叹了口气道:“许维夏……天魔教……老衲早就应该想到此事乃他们所为……”

阅读完整内容,请关注授权的公众号【阅者悦心】继续阅读

公众号添加方法1:

微信搜索关注 阅者悦心[复制]

关注后回复天下乾坤阅读全书

公众号添加方法2:

1、将二维码截图保存至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相册,选中相册中的二维码图片后点击扫描

3、点击关注,回复天下乾坤阅读全书

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