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5-23 05:28:3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一 后殿之内忽现亥母 重围之中惊见洞箫

十一 后殿之内忽现亥母 重围之中惊见洞箫

更新于:2011-06-22 21:03:05 字数:3124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眼见那手捧心脏的金刚亥母走入殿中,彭恋霜只觉得双脚发软,脑子也几乎不听使唤。此时已接近四月天气,正是春意盎然之时,然而,彭恋霜的心中却生出了一股寒意。尽管她曾听人讲过密宗典籍,亦知道密宗会供有享用五肉之说。但此时眼见这种诡异之事,仍是禁不住心中发颤。她悄悄地走到大殿的窗户旁边,先是伏下身子在窗下听了一会儿,见殿内毫无动静,这才站起身子,在窗纸之上轻轻一点,眼睛凑近窗洞,向殿内偷窥。

  殿内的供桌上仍然是那两盏油灯,供桌之后依然是那道神龛……唯一不同的是,此刻的神龛之上,正端立着一座神像,正是适才走入殿中的那尊金刚亥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莫非真是金刚亥母显灵不成?

  ——那么适才的呼救之声却又是为何?

  彭恋霜强自抑制住心中的恐惧,心中思量着下一步究竟是速速离去还是继续留在此处查探。她心中一面想着,一面却又偷偷向那神像上下打量。却见那尊神像的双目微动,似乎是在向自己看来。殿中依旧幽深黯淡,因此那双眼睛看上去亦是毫无生气,然而其中偏偏又闪烁着两点寒芒。

  金刚亥母正向窗户这边望去。

  ——莫非她已经发现了彭恋霜的存在……

  彭恋霜的目光与来自神龛之上的那两点寒芒一触,登时双目剧痛,竟仿佛中了什么暗器一般。只听她“唉呀”一声,双目火辣辣地再难睁开。她心中巨震,情知遭了敌人暗算,当下将身形一拔,意欲跃上寺顶,再行脱身。不料,此时殿内却响起了一阵阴测测的冷笑,笑声正是来自神龛之上。这笑声一起,整座寺院的四面八方却都跟着响起了笑声,听那声音,竟不知有多少敌人埋伏在暗处。就在彭恋霜凌空一跃之际,一缕杀气扑面而至。此时,彭恋霜双目不能视物,仅能凭借着风声来辨别敌人招式。她心中后悔不迭,明知是敌人的圈套,自己却要傻乎乎地回来……此时寺中埋伏的敌人却不知有多少,仅凭自己一人,是万万抵挡不住的……她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倒霉!

  ——要是这时候师父或是师叔在就好了……

  然而,此间形势已容不得她多想,感到杀气扑面而来的瞬间,彭恋霜秀眉一剔,整个人却已向后一折腰,自空中下落到地面,避开了这一击。

  此刻,夕阳已经半落在祁连山外。山风急劲之中,只听得寺内发出一连串的金戈之声。

  剑光如雪,刀锋闪亮。向着白衣少女分袭而至!彭恋霜连着挫身数次,避开了敌人的猛烈攻势,然而,双目不能视物的弱点却令她左支右拙,疲于应对。

  她只得反手自背后抽出了她的兵器

  ——那是一管晶莹明亮的翡翠洞箫,由于经过绝顶高手的内功淬炼,使得翡翠已坚硬如钢,乃百年难遇之宝。

  ——此箫与寻常翡翠箫不同,翠绿之中却又通体微微泛蓝,真正是冰清玉莹。经夕光一照,更是清亮如冰。

  四周出手之人,却有半数以上已偷偷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因这管箫的来历,他们是知道的。

  ——这管叫做“九夜冰”的翡翠洞箫,代表了一个武林中流传已久的神话……

  ………………

  大约百年之前,世间曾一度出现过四位奇人。那个时候,他们虽都只是未及弱冠的少年,却已在江湖上大大有名,盛极一时。只因这四人在半年之内,分别向天下英雄挑战:自辽东到西疆,从塞北至天南,天下间的一流高手们分别于半年之内被打败了四次……真可谓群雄束手,灰头土脸。然而,这四名少年与人比武之时,却始终遵循点到为止的规矩,手下从不伤人,行事之间亦皆是光明磊落,因此天下英雄虽皆败于四名少年之手,竟然也都心服口服,就连一干邪派高手,亦皆无话。因此,世人便送了这四人一个美称,叫做“四分天下”。说起这四人的姓名,自群雄问武之后便已名扬四海

  ——“游天下,立乾坤”的乾坤堂创始人令天一

  ——“一代天骄”敖苍穹

  ——“御剑峰之主”司空万古

  ——“长歌岛”岛主归海长歌

  此事之后,有很多好事之人都好奇这四人的师承来历,更加好奇这四人的武功谁高谁低……然而,好奇归好奇,终究没有人敢去向那四名少年询问,而那四人相互之间,竟然也从未比试过武功。武林故老相传,这四人当年的武功早已超越出神入化之境,超脱尘世,几疑乃是天上神仙。

  数十年后,这四人的弟子业已长成,竟都是武林中泰山北斗一般的风云人物……其中一位,便是这翡翠洞箫“九夜冰”的主人,长歌岛现任岛主——君无极。

  ………………

  众人见了这只洞箫,一些有见识的高手便都窃窃私语起来:

  “想不到这丫头竟然是长歌岛的传人?!”

  “他奶奶的!许维夏这小子,自己不敢对付长歌岛,却忽悠我们来出手!”

  “你知道什么?他可精似鬼呢,放着天魔教的高手不舍得用,只让我们来顶缸!”

  “事到如今,还动不动手?”

  “动什么动!你没见那只箫么?收拾这丫头容易,要是惹得长歌岛上那对师兄弟出来,大伙儿还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真是晦气!大伙儿撤吧!呸!”

  “这便撤了?……撤就撤罢……”

  说着说着,竟然有半数以上的高手立时罢手,竟然悄悄溜了。剩下的那一小撮人不知缘故,眼见自己的师父师伯师叔师兄们都撤了,却都相互望了一阵,大眼瞪小眼了半日,却也都尾随众人之后,跑了个精光。

  原本风声鹤唳的金刚亥母寺,瞬间恢复了往昔的宁静。

  彭恋霜虽然双目不能视物,耳朵却是听得极其清楚。前一刻还笼罩在寺院之中的杀气此时却早已烟消云散,却几乎令她哭笑不得。

  她心中清楚地知道,今日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退敌,全凭了手中这管“翡翠洞箫”。

  彭恋霜将“九夜冰”紧紧地握在手中,贴到脸侧,轻轻道:“多谢你啦!”

  此时,她双目仍是剧痛难当,心中迫切想要找些清水来洗眼睛,转念又想到自己的眼睛并非为药物所伤,清水未必管用。她担心双目就此失明,一时之间,心中忧急,竟然不知如何是好起来。

  正在焦急之时,却听得一个极其好听的声音轻轻道:“这位姑娘,你怎么了?”

  彭恋霜陡然之间听到人声,惊得几乎跳了起来,只疑是方才的敌人再度掩至。她手握洞箫,双目虽然不能视物,却凭着印象往后殿墙边靠去,口中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见她紧张万分,却也吓了一跳,“诶……姑娘你的眼睛……可是受了伤么?”他似乎想要走上前去,却又被彭恋霜此时的神情吓得退避三舍,踌躇不前。

  彭恋霜听他话语之中充满了疑惧之意,心中却先自放松了大半。她靠着殿墙缓缓坐下,却对那人笑道:“对不住啦!我还以为是那些害我的人又来了呢。”

  那人闻言,更是惊骇非常,登时左顾右盼起来,“什么?姑娘说这里有人要害你?在哪里?你的眼睛便是被他们害的么?”

  彭恋霜听他声音甚是年轻,便道:“那些人么……此时想必早就走得远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人听了彭恋霜的话,却笑了起来,“来寺院里能做什么?无非是许愿上香呗!难道姑娘你不是来上香的么?”

  彭恋霜闻言,不觉疑道:“上香?我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眼下想必天都黑了……你却说来这里上香?可不是扯谎?”

  那人笑道:“姑娘真是冰雪聪明,在下话中这点破绽都让你听出来了。实话和你说罢,在下住处离此不远,和这金刚亥母寺中的昆泽哲布大法师乃是至交,每有闲暇便道这寺院之中听他讲经,今日虽然天晚,倒也没什么妨碍。”

  彭恋霜闻言,不觉奇道:“什么?这寺中竟然是有僧侣的么?怎么我来的时候一个也没见到?这后殿之内又怎会如此荒芜?”

  那人见她仍是疑虑重重,当下便道:“姑娘想是初到此地,不知这寺院与别处不同。这里每日上香之人尽在前殿,从来不到后殿,便是寺中僧人,平日里也极少到后院。只因这后殿之中供奉着‘宝贝母’的真身,寻常之人不敢擅自出入……姑娘倘若不信,便请随小可前往前面一问便知。”

  他见彭恋霜仍是双目难睁,急忙道:“姑娘的眼睛只怕要抓紧医治才好……那昆泽哲布大法师不仅佛法深湛,更兼精通医术,姑娘倘若信得过在下,便请随我前去。”

  事到如今,彭恋霜当真已是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