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48:3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六 齐天乐樊楼会佳客 赵镜心雅阁品新樱

六 齐天乐樊楼会佳客 赵镜心雅阁品新樱

更新于:2011-06-16 22:25:56 字数:3083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樊楼之上,众人相谈正欢,不意豫宁郡主却飘然而至。

  ——赵镜心乃是皇家金枝玉叶的郡主,又怎么会与武林中人熟识?岂不是令人匪夷所思?

  ——真正令人匪夷所思的还远不止此……

  赵镜心向阁内依次看去,只见坐在令千秋左手之处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锦衣男子,面白身长,修饰雅洁,两撇微微上翘的小胡子更显得其人精明非凡,俨然富商大贾,浑不似武林中人。却是此间樊楼之主、天富堂堂主齐天乐。

  令千秋右手之处坐着的却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俊秀青年,其人衣衫素淡,却更显得意态不俗,温文如玉,只见他虽然执着酒杯,却神态安详,仁和静雅。正是令风云的三徒、天寿堂堂主邳境。

  邳境身旁犹自坐着一名白衣少年,看年纪应和令千山相仿佛,只见他身材瘦削,与令千山相较自是单薄,头戴玉冠,身系银绦,更显得齿白唇红,眉目如画。加之气质清冷,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竟然带了一种超越了世俗的美态。此人亦是令风云嫡传弟子之一,天慧堂堂主燕灵真。

  赵镜心美目流盼,环顾阁内,目光分别在众人身上分别掠过,最终却落到了坐在窗边的一人身上。但见这人一袭白衣,相貌俊美绝俗。此刻,他正临窗而坐,窗外送进来的夜风,令他衣袂清扬,竟是说不出、道不尽的闲适飘逸。白衣青年见赵镜心的目光望向自己,却向她微微一笑,眉梢眼底尽是从容,恍如三月之浅淡春风。

  多月未见这个笑容,赵镜心情不自禁地怦然心动起来。但她终究是女孩儿家,又是郡主之尊,纵然席间皆是熟悉不过之人,又怎肯轻易流露心事?

  她当下向众人一笑,同时敛衽施了一礼,“诸位好生快活,镜心唐突打扰了。”

  旁人尚未说话,令千山已笑了起来,“多日不见,怎么郡主姐姐竟然如此客气起来?”他向窗边瞟去一眼,故意道:“咱们十天半个月也见不到郡主姐姐一面……怎么二师兄刚一回京,姐姐就自行现身了?”

  赵镜心见令千山话语之中大有玩笑戏谑之意,便向他笑道:“究竟是谁见不着谁呢?你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倒来盘问我?用不用咱们当着各位堂主的面说说这些时日都去了何处?干了些什么事情?”

  令千山听了这番话,倒微微吃了一惊,不免便向令千秋偷偷瞄了一眼,却见对方神情不变,似乎并未听出赵镜心语中之别意。他素知兄长内中天威难测,此时虽然不动声色,不见得没有什么后着,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当下忙道:“郡主姐姐是金枝玉叶,自然不会常常和小弟这等鲁莽之人混在一处了……快请入座!”

  原来此时众人见赵镜心忽至,早已纷纷起立让座,令千山一面将赵镜心让到离窗最近的一个位置,一面仍是偷偷观察令千秋的脸色,匆忙之际,竟仍不忘向临窗而坐的方御风抛了个眼色,方御风见他促狭,却视而不见,只笑着摇了摇头。

  众人再次入座,齐天乐便向赵镜心笑道:“郡主大驾光临,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又命店中之人撤下桌上果碟杯盏,俱都重新换过,所上之物无非是细巧点心、干鲜果品、四海珍奇。赵镜心见店中两名伙计将碟碗举得极高,自帘外闪身进来,不到片刻已将盘碟一一摆好,身手极其利落敏捷,正要向齐天乐称道几句,忽见桌上各色果品点心之中却有一盘樱桃娇艳清新,极是动人,当下奇道:“这个时节便有樱桃了么?纵然是早春第一果,却也忒早了些……是哪里运来的?”

  此际正是阳春三月天气,樱桃虽号称“百果第一枝”,毕竟也还未到成熟之时。齐天乐闻言,便微微笑道:“齐某知道郡主素喜此果,因此上特意让店内呈出,郡主不妨便猜猜这樱桃是何处所产?”

  赵镜心见他言语之中对自己甚是客气,当下却也笑道:“齐兄忒也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什么郡主不郡主的!”说着便向令千秋和方御风等人分别望去,“不信你问问天威堂主他们,咱们素常都是兄妹相称……你若执意叫我郡主,倒不如唤我作‘赵堂主’更顺耳些!不然就直接唤我的名字好了!”

  ——原来,赵镜心虽是皇帝亲妹,却在乾坤堂中任天贵堂堂主一职。她虽然是皇室贵女,却一向待人随和,加之志向冲淡,贵而不骄,因此在乾坤堂中人缘极好。与各堂主之间也常闲谈玩笑,殊不自矜身份。

  众人听了她这话,不禁莞尔,齐天乐却笑道:“郡主出身于帝皇之家,却混迹于武林之中,竟也沾染了一些江湖气……”他向方御风看了一眼,故意道:“赵堂主的闺名齐某可是不敢擅称的……免得……咳咳……”说到这里,却干咳起来。

  赵镜心见他和令千山一样,都是拐弯抹角地玩笑打趣,倒也不以为意。为了岔开话题,便向盘中拈起一枚樱桃,笑道:“齐兄适才不是想要考较于我么?镜心虽然武功不济,但若论起好吃懒做来,可是当仁不让的。”

  她见手中樱桃大如龙眼,色泽极是艳丽诱人,便轻启朱唇,去品尝这俏丽果子的异样甜香,入口之处果然鲜美非常,当下轻嚼几口,缓缓咽下,却对众人笑道:“此果产自苏州,正是白乐天诗中所云之物。所谓‘含桃最说出东吴,香色鲜农气味殊。洽恰举头千万颗,婆娑拂面两三株。鸟偷飞处衔将火,人争摘时踏破珠。可惜风吹兼雨打,明朝后日即应无。‘”吟罢诗句,便向齐天乐笑道:“齐兄,小妹说的可对么?”

  齐天乐抚掌笑道:“果然一语中的!齐某拜服了!”他当下向众人道:“《千金方》中曾云:‘樱桃味甘平,涩,调中益气,可多食,令人好颜色,美志性。’……”

  正说话之时,忽听帘外一人低声道:“东家,楼下有事相扰。”

  众人闻言,不由得皆是一怔,齐天乐更是诧异,便唤那人入内问道:“何事?”

  那人却是店中一名帮闲之人,只见他入内之后先是向众人团团一揖,这才附在齐天乐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齐天乐闻言,微露诧异之色,口中道:“哦?原来如此……”当下打发那人道:“你先下去照管,我随后便来。”

  他将来人打发之后,见一室之人的目光皆落在自己身上,当下笑道:“些许小事,无需萦怀,齐某先去照看一眼,各位且请少坐片刻。”

  他虽然口中说是小事,但众人却都知道此事定然非同小可。齐天乐虽是樊楼之主,却一向极少在店中露面,樊楼之中能惊动他亲自去料理的事情,一年之内只怕也没有几桩,众人见他匆匆忙忙地去了,却都相互对视一眼。此间当以令千山年纪最轻,他平素便极好热闹,便向众人道:“楼下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我跟着齐兄去看看……”只见他的目光自令千秋身上跳过,却对邳境笑道:“三师兄,我下去看看便回。”说完也不等人家回话,便一溜烟似地跑了。

  众人见他仍是孩子气极重,忍不住相顾苦笑,令千秋亦摇头叹道:“千山这孩子,行事终究欠缺稳重……听说他自从上任天微堂以来,整日不务正业……”一面说着,一面向邳境看去,“天微堂和天寿堂离得最近,阿境你堂中或有闲暇,倒要多多管教他才是。”

  邳境尚未答言,坐在他身旁的燕灵真却轻笑道:“三师兄的心肠最软,禁不住千山软磨硬泡的……”他话音未落,却见令千山已经一溜烟儿似地跑了回来,一面跑,一面口中啧啧称奇:“怪事,真是怪事!”

  众人见他如此,不禁奇道:“什么事情值得你大惊小怪?”

  令千山闪身入帘,却笑着向众人道:“你们猜齐兄去见什么人?”燕灵真冷嗤道:“你要说便说,打什么哑谜?”令千山瞄了他一眼,“我偏不说!谅你们也猜不出的。”

  他正兀自不肯说,却见珠帘一挑,齐天乐业已走了进来,神色之间,却略带古怪,众人见状,未及发问,令千山已经神神秘秘地凑上前去,搭住齐天乐的左肩,低声笑道:“齐大哥,小弟知道你在汴梁城中的红颜知己甚多,想不到竟还有这般世间尤物……此事倘若被大嫂知道,只怕……”他说话声音虽低,但室中众人皆是当世罕见的高手,因此这几句话早已清清楚楚地落入众人耳中。众人不由得微微色变,令千秋面色一沉,叱道:“放肆!这般口无遮拦,成何体统!”

  令千山吐了吐舌头,却不再说话,只乖乖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赵镜心见状抿唇微笑,燕灵真却微露幸灾乐祸之色。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