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5 23:31:2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一 玉真宫无踪留诗信 司徒府辗转细推敲

三一 玉真宫无踪留诗信 司徒府辗转细推敲

更新于:2011-05-30 16:50:20 字数:3267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段思廉仍是时昏时醒,而容笑语在大理国境内针对南天国余部的搜查也未有丝毫所获,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却又发生了一桩奇事。

  嘉怡公主段香持突然收到了一封未署名的信函。信函是被玉真宫打扫房间的宫女发现的,由于封上写着“嘉仪公主亲启”六个字,当值宫女便将这封信交给了杜鹃。

  杜鹃拿到信后,先是盘问此信来历,却并无一人知晓。玉真宫内外守卫侍从众多,且众人皆云并未发现外人进入,此信便真如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了宫中。

  杜鹃惊疑不定,只得将信交给了段香持。

  段香持手持信函,却并未急着开启,只向杜鹃问道:“是谁交给你的?”

  杜鹃回道:“启禀公主,是今晨当值的蕴儿。”

  “如此说来,昨夜众人安置之前,这信还未曾出现?昨夜是谁当值?可有什么可疑人等入内?”

  杜鹃点了点头,“奴婢已问过昨夜当值之人,都说并未见到什么可疑人物。”

  段香持闻言,沉吟半晌,便作势欲将信封撕开,杜鹃忙阻拦道:“公主不可!谨防有诈!”

  段香持笑道:“想不到你这丫头竟然还是个老江湖?你且说说,如何会有诈?”

  杜鹃脸上一红,嗫嚅道:“公主又取笑我……我还不是听陛下常和公主提起什么武林中的事……不然又怎么会知道……这封信来路不明,只怕不宜轻易拆启,万一是什么居心叵测之徒在其中下了毒药之类的东西,岂不糟糕?”

  段香持笑道:“倘若留书之人想要下毒,只怕就早下了。且不说宫中守卫森严,但说咱们玉真宫内外百人,这么多双眼睛都没有见到什么人影……若真是冲我而来,谁又能拦得住?”

  她一面说着,一面便将信封扯开,自内抽出一张信笺。

  “令君扶摇上南天,千里纵横也无缘。秋风暗摄秋云转,留待深宫探洞仙。”

  段香持一见这诗,先是一怔,随后便将这四句诗细细读了几遍,更觉蹊跷。杜鹃见她秀眉微蹙,也自向纸上看了看,奇道:“这四句诗晦涩难懂,却是什么意思?”

  她指着最后一句道:“前面三句实在是不懂……这最后一句……‘留待深宫探洞仙’?这句话指的……是洞仙公主么?莫非是让我们去探望她的伤势不成?”

  段香持正自出神,忽然听她这话,不由得“咦”了一声。

  杜鹃忙道:“公主怎么了?是不是想通了什么?”

  只见段香持双眸一亮,拿着信笺的双手竟在微微发颤,口中却道:“我知道了!这封信是令皇叔所留!”

  杜鹃奇道:“令皇叔?公主说的是令公子?他不是早就离开大理了么?”

  段香持似乎是心中颇为激动,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你看这四句诗……每句的第一个字!”

  杜鹃依着她玉手所指,一一看去,却见此诗每一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便凑成了“令千秋留”四个字。

  杜鹃“诶呀”一声,几乎跳了起来,“真是令公子!原来是一首藏头诗!”

  她刚要开口再问段香持此中缘故,却见段香持已将信笺放入袖中,起身向宫外走去。

  杜鹃连忙追上,“公主这是要去哪儿?”

  “司空应大人府上!”

  ………………

  应笑问将信笺上的诗句来回读了两遍,段香持便问道:“应大人,你说令皇叔留这首诗给我,却是何意?”

  应笑问原本一直全神贯注地看信,此时听段香持发问,便轻轻抬眼,目光自信笺的最上方向段香持看去。只听他道:“这四句诗乍一看来似乎艰深难懂,但是倘若与现下之事放在一处想想,倒也不难。”

  段香持见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不由笑道:“莫非应大人已经明了此中之意?”

  应笑问摇了摇头,“若说完全明白……那实是下官夸口。但是自此信看来,令公子想要告诉公主殿下何事……下官倒也略能猜出一二。”

  段香持笑道:“即使如此,大人但说无妨。”

  应笑问亦笑道:“以公主之冰雪聪明,只怕一早便以猜出此信何意……又何必让下官再班门弄斧呢?”

  “应大人此言差矣。此事事关重大,香持怎敢一人做主?司空、司徒、司马三位大人一向是我父皇之亲信重臣。眼下司马大人不在京中,香持只能先向司徒司空二位大人求教了。”

  应笑问叹了口气,道:“好罢!公主殿下既然问到了下官头上……下官也只能卖弄一回了。”

  他指着信笺上的几行字迹道:“这第一句‘令君扶摇上南天’,想必指的是现下我们正在四处查寻南天国余部之线索一事……第二句‘千里纵横也无缘’与上句一脉形承,却是指我们派人访遍了大理却仍是毫无头绪……至于这第三句……”

  段香持见他皱起了眉头,便急道:“第三句如何?这句我实是百思不得其解。”

  应笑问苦笑道:“既然公主殿下都难以破解……那就更不必问我了……这句中提到的‘秋风’‘秋云’倒是应景之作……然而所指之意,却实是难懂。”

  段香持闻言,不免略失所望,却道:“我们两个想不出,倒不一定无解。等一下我们一起去找司徒大人,让他看看这信,说不定能知其意。”

  应笑问正有此意,当下指着最后一句道:“这一句的意思……只怕是下官僭越了……”

  段香持闻言,当下笑道:“这一句的意思想必是让咱们去请教洞仙公主。昔日南天国曾与大越国交战多次,当时洞仙公主虽然年幼,却不会不知道这些事情……恩,令皇叔让我们去向洞仙公主请教南天国余部的下落……怎么我之前倒没想到可以向她打听打听呢。”

  应笑问闻言,却又是一番沉吟,段香持见状便道:“应大人为何不语?莫非我猜得不对么?”

  应笑问微微一笑道:“单从这句诗上看,似乎就是公主所说之意……然而,下官从来就是个多心的人……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句诗中另有深意……”

  段香持听罢,却又细想了想,“想必是因为我们不明白第三句诗的意思之故……因此这最后一句便有分歧……”

  应笑问道:“不如现在就到司徒府去请教容兄。”

  ……………………

  容笑语对信上诗句的解释果然和二人相去不远。三人一起推敲后两句的意思,想来想去,总觉不妥。

  杜鹃在一旁听得焦急,忍不住道:“令公子既然知悉事情的来龙去脉,直接来和公主说岂不是好……又何必留这么一首藏头诗来打哑谜……让大家好猜……”

  段香持嗔道:“杜鹃!没规矩!又来多话!”

  杜鹃被公主责备,只得噤声。

  段香持却道:“令皇叔现下理应身在广西……因而这封信多半不是令皇叔自己送出的。”

  容笑语笑道:“殿下所言甚是!倘若令公子现下在大理国中,只亲身出来言明便是,又何苦写这么一首诗来让大家猜。此信多半为令公子授意乾坤堂弟子所留。”

  杜鹃小声道:“那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地打哑谜罢……反正都是留书……为何不在信中说明白呢?”

  应笑问却道:“杜鹃姑娘,这却是令公子一番苦心了。眼下敌暗我明,况且圣上遇刺之事兹事体大,宫中又人多眼杂,贸贸然留书一封,倘或被他人获悉内中详情,必然又会引出一番乱子。他既不能在信中直言其事,又得要将事情说得明白,因此这首诗里面的意思,还得我们仔细推敲。”

  杜鹃听了,恍然大悟,“是了!令公子命乾坤堂的弟子将信送来,为了避人耳目,既不能在日间公然送信,又担心此信会落入他人之手,因此才想了这么个藏头诗的主意……公主,我说得对么?”

  段香持闻言,掩口而笑道:“所言极是,越发聪明得紧了。”

  应笑问轻咳一声,道:“旁的且不忙说……眼下最要紧的却是破解剩余这两句诗的意思……”他看向容笑语和段香持,“不知殿下和笑语兄意下如何?”

  容笑语道:“这个自然……”段香持却道:“应大人,适才在贵府上,你曾说第四句另有深意……能否详细说来听听?”

  应笑问淡淡道:“那不过是应某胡乱猜测而已……试想乾坤堂素来被誉为‘天下第一’,令公子又是何等身份,倘若是寻常之人之事,他万万不会如此忌惮。因此我便想,究竟是什么人、什么事能令他小心谨慎如此……若说令公子忌惮南天国余部,却断无此可能……除非……”

  段香持和容笑语齐声道:“除非什么?”

  应笑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极其微妙的神情,“除非……令公子投鼠忌器……”

  段香持不解道:“投鼠忌器?这却是为何?”

  她话音未落,却听容笑语忽然低声惊呼道:“你的意思……莫非是……”

  应笑问正色颔首:“小弟正是此意。”

  容笑语惊疑不定道:“这……倘或真是如此……那岂非……”

  段香持见他二人如此紧张,初时不明其意,但转念一想,却立时色变。

  杜鹃却兀自不明,一双妙目在三人脸上转来转去,却不敢开口相询。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