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5:37: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廿九 探拜月幸识幻魔蛊 访南天怎破离魂咒

廿九 探拜月幸识幻魔蛊 访南天怎破离魂咒

更新于:2011-05-27 23:11:09 字数:3194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大司空认为拜月教圣女的话真的可信么?”段香持似乎犹自对应笑问的结论半信半疑。

  应笑问尚未答话,容笑语却道:“据微臣想来,此事竟是多半真的……”

  段香持将问询的目光投向容笑语,只听他道:“拜月教在大理城外早有分堂,却不是一日两日之事。自从陛下和令公子结拜之后,高智升因忌惮乾坤堂,只得暂时蛰伏鄯阐……他那边既然已经偃旗息鼓,想来一向同气连枝的拜月教也不会有所异动……”

  应笑问接口道:“不止如此。我之所以能肯定此事与拜月教无关,更有一重原因是昨夜在拜月分堂亲眼见到了幻魔蛊的威力。”

  段香持和容笑语都“哦”了一声,段香持惊道:“怎会如此?难道拜月教还曾想向大司空施用幻魔蛊不成?”

  应笑问笑道:“那倒不是。曼罗圣女为了取信于我,从而尽快撇清和此事的干系,便以教中重罪弟子试蛊……”他一面说着,一面看向容笑语,“好在笑语兄事先已经和我说明了幻魔蛊的种种细节……不然的话,我倒还真不能确定他们用的是否是真正的幻魔蛊。”

  段香持道:“那么大司空又如何能够肯定父皇不是被幻魔蛊暗算?其中详情,能否和我说说?”

  应笑问道:“据陛下清醒之时所言,那一夜他自一梦惊醒之后便出现幻觉,以至于将刺客看成是一团青烟……显然那名青衣刺客便是使陛下神智混乱的真凶……更显而易见的是,他所使用的手法,只会令人神志不清,却并不会致人死命。否则的话,他也用不着自己出手,便可将陛下置于死地。”

  段香持点了点头,道:“不错!他令父皇迷幻在先,出手行刺在后,正是因此缘故!”

  应笑问接道:“可是昨夜笑问眼见的幻魔蛊,却不只能令中者出现幻觉,更能于瞬息之间置人于死地!任何人只要一中此蛊,生死便完全等于掌握在施蛊之人的手中。”

  他一面说着,一面望向容笑语,苦笑道:“这一点笑语兄事先却不曾告诉我……否则的话,我也用不着前往拜月分堂一探究竟了。”

  容笑语闻言,脸上一红,道:“惭愧惭愧!只因我翻到的那部典籍记载不全,因此笑问你所说的这一节竟然毫无记载……”

  应笑问笑道:“我不过是说说而已,并无半分责怪笑语兄之意。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番探访,终究不是全无好处。至少排除了拜月教和鄯阐侯联手之说。”

  他用修长的手指轻轻扣着桌案,“眼下就等着笑谈兄的消息了……”

  段香持沉默半晌,忽道:“倘若仍旧不是西域祆教的摄心术呢?”

  容笑语淡淡道:“我原本也不认为是西域祆教的摄心术……从昨日笑谈兄和笑问离去之后,我便一直在搜寻关于南天国的种种蛛丝马迹……”

  应笑问闻言,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笑语兄……你下次能不能早一点告诉我们心中所想?你莫非以为拜月教那些人很好对付不成?”

  他双手合掌,喃喃道:“阿弥陀佛!保佑笑谈兄此番前去西域平安无事才好!”

  容笑语微微笑道:“这一节笑问自可放心。笑谈兄向来做事稳重得很,倘若此事和祆教有关,他自可马到功成、一探究竟……即便此事与祆教无关,西域那一边自然也不会为难大理国的司马大人。”

  应笑问望着他道:“如此看来,莫非事情的真相已在笑语兄的掌握之中?”

  段香持看向二人,面上流露出迷茫之色,“你们越说我越是糊涂了……”她正要说下去,忽见杜鹃急急忙忙自外间入内,“公主殿下,皇后娘娘急召殿下回宫……陛下又……又神志不清了!”

  段香持闻言,急忙起身向门外走去,半途却又转身向容、应二人道:“有劳二位大人费心!我暂且先回宫去,此事倘有眉目,二位大人可随时入宫见我!”

  容笑语和应笑问将段香持送出了门外,应笑问却向容笑语拍手笑道:“笑语兄!你这一招真绝!几乎将我们也蒙在鼓里!”

  容笑语一脸茫然,似是不解其意,“你说什么?”

  应笑问轻轻道:“你一早便已怀疑陛下和小若之幻境与南天国有关,却又故意提出什么祆教的摄心术、拜月教的幻魔蛊……引得我和笑谈兄兵分两路、分头探查……除了是想证明你的猜测之外……却另外还有一层意思……”

  容笑语故意笑道:“哦?你不妨说来听听。”

  应笑问见他仍是有意卖关子,便轻咳一声,道:“眼下敌暗我明,我们手上既没有确凿证据,又没有丝毫线索……就连那‘离魂咒’也是凭空推测而已……你担心仓促行事会打草惊蛇,这才故意将我们分别支去两处……故意迷惑敌人……我可说的对么?”

  只见他板起脸道:“你昨日便是和我们如实说了,又有何妨?害得我昨夜险些便折在拜月教手上……”

  容笑语见他满腹牢骚、一脸抱怨之色,不由得笑道:“我便知道你会如此抱怨!你且住了!只怕笑谈兄回来之后还有一番牢骚话讲呢!昨日人多眼杂,不好直言,谁知道你的动作竟如此之快……不过话说回来……那名为你引路的黑衣人……你可知道是何背景?有何目的?”

  应笑问冷晒道:“你不用故意岔开话题!亏得你还知道笑谈兄饶不了你!”只见他侧头想了想,缓缓道:“那名黑衣人么?我原本当真以为他是拜月教中的弟子……谁知见了曼罗之后才察觉竟然不是……”

  他望着窗外出了一会儿神,“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的面容……可看他的行迹举止……却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件事暂且放在一边,笑语兄何妨先说说你究竟是如何分析此事真相的?”

  容笑语微微一笑,道:“真相可说不上,只是我一直觉得这桩事情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之中那么简单……”他再次将应笑问让入书房之中坐下,“笑问你不也是这么想的么?”

  应笑问闻言,双眉一轩,“小弟不过是胡乱猜测,可没有笑语兄远见卓识……”容笑语打断他道:“诶……你我二人就用不着如此互相吹捧了罢!”

  二人相视一笑,应笑问便低声道:“笑语兄,这几日小若的情形如何?”

  容笑语微微皱眉,摇头叹道:“仍是如你那日见她之时一般……”

  应笑问低头沉吟片刻,忽道:“小弟自那日见了小若之后……心中一直有一疑团未解……”

  容笑语淡淡道:“你可是想问我小若的身世经历?”

  应笑问道:“笑语兄一语中的!只是小弟不仅想知道小若的身世经历,更想知道她是如何与高升泰相识的?”

  容笑语闻言,不由得叹道:“这一节……我也想到了……只是……笑语你莫非也已认定陛下和小若之幻境症状……和昔日的南天国有关?”

  应笑问抬头望向窗外,“祆教远在西域,和大理国素无纠葛冤仇……最可疑的拜月教又已洗脱了嫌疑……眼下,我却不得不怀疑南天国是否仍有余党在世……”

  容笑语道:“你莫非怀疑高升泰?”

  应笑问摇头苦笑道:“他?他一定不是!我当年曾教过他读书……对此人倒也有些了解……这人身为鄯阐侯和昭元郡主之子,也算是皇亲国戚,平素虽然有些纨绔子弟之风……却绝不会和南天国有什么瓜葛。”

  容笑语笑道:“这我倒忘了,说起来,笑问你还算是他的老师呢!”他话锋一转,忽然长叹一声:“我平日里忙于朝务,对我这位表妹鲜少照顾……她今日如此……我当真是愧对九泉之下的姨娘……”

  应笑问见他伤感起来,连忙安慰道:“笑语兄不必萦怀,眼下小若只是受幻境所扰,并无性命之忧,待得找出真凶真相大白之日,定然便有破解之法!”

  容笑语勉强笑道:“倘若真是如此,那便好了……我只是担心……也罢……事已至此,一味忧心也是无用……”

  他见应笑问目不转瞬地凝视着自己,便缓缓道:“说起小若的身世……真是一言难尽……”

  原来,容笑语的表妹杜若本是大宋官宦之女,其父杜杞早已于大宋皇佑二年亡故,其母陈氏因杜氏宗族之中乏人照料,孤儿寡母难以为计,只得携女千里迢迢前来投奔远嫁天南的姐姐。

  ——《宋史》有载:杜杞,字伟长。父镐,荫补将作监主簿,知建阳县。强敏有才。杞使五保相察,犯者得重罪。累迁尚书虞部员外郎、知横州。时安化蛮寇边,杀知宜州王世宁,出兵讨之。杞言:“岭南诸郡,无城郭甲兵之备,牧守非才。横为邕、钦、廉三郡咽喉,地势险阻,可屯兵为援。邕管内制广源,外控交阯,愿择文臣识权变练达岭外事者,以为牧守,使经制边事。”改通判真州,徙知解州,权发遣度支判官。盗起京西,掠商、邓、均、房,焚光化军,授京西转运、按察使。居数月,贼平。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