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7 18:44:0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五 景德镇外日光渐落 无名村里暮色深沉

三五 景德镇外日光渐落 无名村里暮色深沉

更新于:2011-04-26 19:41:42 字数:3193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老者终于捏完了泥胎,这才将头抬了起来,他蓦地看到院外的少年,几乎被吓了一跳。

  “这位小兄弟……你为什么一声不响地站在外面?吓了老头子一跳!”

  那少年推开院门,缓缓入内,环顾了院中各色瓷器和泥胎,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老者的身上。

  “我听囡囡说……她家隔壁的魏爷爷烧瓷手段一流……今日正好有空,便前来这里瞧瞧。”

  老者闻言,朗声笑道:“莫非这位小兄弟便是囡囡经常提起的黄兄弟不成?”

  少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老者亦笑道:“既然是黄兄弟,快快请坐!”

  黄心悟望着他,淡淡道:“坐就不必了罢!黄某今日前来,却不是做客,而是来找人的。”

  老者奇道:“找人?莫非你要找的人便是我不成?”

  黄心悟道:“正是!”

  老者笑了,“莫非你是来找老头子买瓷器的不成?”

  黄心悟负手在院中踱了一圈,终于又将目光落在了老者的身上。只见他笑了笑,这才道:“可惜,你老人家的瓷器太贵了……我只不过是个穷小子而已……买不起老人家的瓷器。”

  老者眯起了眼,将黄心悟上下打量了半晌,“老头子的瓷器价钱虽然比别人的货色高了一些,但却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不知小兄弟究竟想买我这里的那一款瓷器呢?”

  黄心悟缓缓道:“美人瓷。”

  老者闻言,神容不变,却又低下了头去,细细的捏着手中尚未成形的泥胎,半晌才道:“美人瓷?那不是景德山庄的进贡之物么?小兄弟到我这里来买,可是走岔了路……”

  黄心悟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缓缓道:“宫庄主,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要装模作样不成?”

  ——宫庄主?

  ——黄心悟莫非疯了不成?

  老者已抬起了头,他的神情因为黄心悟这句话而变得非常奇怪。

  黄心悟望着他,悠悠道:“你面上的人皮面具倒真是精致……连每一道皱纹都如此逼真……难怪宫庄主舍不得将它取下。”

  老者目不转睛地盯着黄心悟,目光之中惊疑不定,半晌才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黄心悟道:“在下姓黄名新。本是穷鬼一个,眼下却因为盘缠的问题在浮梁镖局里面打杂。”

  老者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阵,目光如刀,几乎能够刺穿对方的心窝。然而黄心悟却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任凭他来回打量。

  只听老者一阵冷笑,“江湖代有才人出,自古英雄出少年。嘿嘿……想不到宫某人隐居在此,竟然会被阁下认了出来。你到底是谁?师承何门派?隐姓埋名在景德镇上又想干什么!?”

  ——他终于承认了自己是宫未明这件事。

  只听黄心悟道:“黄某方才已经向宫庄主言明。在下不过是一个穷鬼,自幼便在黄龙寺皈依,因为素喜游历山水,这才会为了盘缠之事在浮梁镖局替人打杂……宫庄主可听清楚了么?”

  宫未明冷冷道:“我不管你究竟姓甚名谁,也不再问你师承何处。你今日至此,究竟有何贵干?”

  黄心悟忽然一笑。他这一笑之中既有着少年人的憨厚纯真,又不乏江湖老手的精明干练,却笑得宫未明心中有些发毛。

  只听他淡淡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宫庄主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之事,难道不怕会有报应么?”

  宫未明闻言,登时哈哈大笑,“报应?这世上倘若真有报应这么一回事,那么有很多人早就该死一万次了!小兄弟,你还年轻!不懂得江湖险恶!”

  他笑着笑着,突然声音一收,阴森森地道:“你是怎么识破我的?”

  黄心悟凝视着他,道:“你还记不记得你送给过囡囡一只牡丹瓷碗?”

  宫未明目光一长,“不错!我还知道,她将那只碗拿给你看了。但是这又如何?这种烧瓷手法,莫要说是景德山庄,便是龙泉汝州等地也能烧得出来,有什么奇的?”

  黄心悟缓缓道:“单这一只瓷碗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奇特之处……但是那瓷碗底部的两朵牡丹却是与众不同得很……”

  他看着宫未明顿了一顿,又继续道:“宫庄主想必不知。黄某除了游山玩水之外,于花草一道倒也算是有点阅历。这两朵牡丹形态雍容不比凡品,虽然只在碗底绘了两朵,却隐隐然有藐视天下,艳冠群芳之势……据在下所知,这个品种的牡丹却有个名头,叫做‘名花倾国’…当今天下只有六盆。这六盆花原本都是皇宫御花园中之物,然而当年太后寿辰,却因景德山庄进献美人瓷有功,特别赏赐了其中两盆给宫庄主……在下说得可对?”

  宫未明闻言,面色登时大变,“你…你竟然……你究竟是谁!”

  黄心悟摇了摇头,道:“宫庄主方才不是已经说不问在下是谁了么?”

  宫未明凝视他半晌,却长出了一口气,同时将面上的人皮面具缓缓撕下,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看向黄心悟,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种激赏的神色,“很好!你很聪明!只可惜还是太年轻了些……”

  黄心悟一扬眉,道:“黄某和宫庄主比起来,自然是年轻很多。”

  宫未明向四周看了看,这看似安宁祥和的村落却不知何时已呈现出了无限杀机

  ——房屋边、院墙后…甚至是树丛中,都隐隐现出无数个黑色的暗影。

  黄心悟自然早已感觉到了,“宫庄主果然厉害……阁下能在此隐忍如此之久,竟然能设下这么许多的埋伏……却不单单只是为了一尊美人瓷那么简单罢?”

  宫未明捻髯笑道:“哦?莫非你知道宫某想要做什么不成?”

  黄心悟道:“宫庄主钩深致远,旁人又如何能知道阁下心中的真实想法?只不过,你假借疯癫,佯装失踪这件事,却不免令在下心中生疑。”

  他不待宫未明答话,便又道:“宫庄主大概已经知晓天幽帮帮主顾子渊丧命之事了罢?”

  此时,夕阳已将近落到了山后,无尽夜色快要完全笼罩住这个小小的村庄。

  宫未明的整个人几乎都已经隐藏在了夜色的阴影之中,因此他面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诡异了起来。

  只听他淡淡道:“这件事已然轰动武林,贵镖局的何经天总镖头只怕更因此而名动江湖,威风八面了罢?”

  黄心悟道:“何总镖头威风到何种程度,在下却不知晓。在下唯一知道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宫未明“哦”了一声,“何事?”

  “当日,卫家庄的公子卫无伤以十万两白银相托何总镖头杀顾子渊……这十万两倘若用在别人身上或许是天价,但是用在顾子渊身上却也是物有所值……单凭天幽帮上上下下一年的开销进项,只怕也远远不止这个数目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

  “黄某想说的无非是,顾子渊身死之后,这天幽帮的大量财物却又流向了何处?”

  “有道是‘树倒猢狲散’……既然顾子渊已死,那天幽帮中的坛主香主也有不少,自然便各自敛财,各行其事去了?”

  “非也非也。据在下所知,天幽帮中的一众高手并未因顾子渊之死而分得什么帮中财物……只因那天幽帮的宝库之内早已空空如也,连一个铜板也没有落下。”

  宫未明闻言,不由得皱眉道:“阁下究竟想说些什么?”

  黄心悟淡淡道:“在下想说之事,已然尽言……哦,对了,还有一事。听说那出钱杀人的卫无伤,昨日竟突然暴毙身亡,横死家中……当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这位卫公子平时虽然也做过一些横行乡里的不法之事,却终究算不得什么大恶……而今这一死……”他说到此处,却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宫未明盯着黄心悟,半晌才道:“黄兄弟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宫某原本还想留你一命……可惜……”

  他一面说着,一面连连摇头喟叹。

  四周的黑影已经越来越近,整座村庄更似已完全为夜色所吞噬。黄心悟负手看了看月色,又向周遭扫了一眼,这才道:“宫庄主,黄某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眼下天色已晚,这便告辞了。”

  宫未明含笑望着他,轻轻道:“不如由宫某送黄兄弟一程,可好?”

  黄心悟此时却已转过身去,背对着宫未明。

  只听他大笑道:“这却不必了。宫庄主是何等身份,岂不折杀了在下?”

  宫未明刚要说话,却在下一刻神色大变。

  远方隐隐现出了十几道人影,其中更有数人一向为他所熟悉。

  ——那些都是素有“天下第一堂”之称的乾坤堂在赣皖一带的地字分堂堂主。

  人影渐近,宫未明的神情亦是越发森冷,只见当先六人虽然服饰打扮不同,形貌亦是各异,却均是气宇轩昂,俨然人中龙凤。

  当中一人罗衣浅淡,清丽不可方物。然而,较之她容颜更胜出一筹的则是她那举手投足之间的绝世风华。

  ——她正是太虚阁主,翦横波。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