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5-23 05:13:0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廿八 景德庄剑影光散魄 天香楼瓷像夜惊魂

廿八 景德庄剑影光散魄 天香楼瓷像夜惊魂

更新于:2011-04-19 19:43:32 字数:3158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黑衣人见来人闪入了瓷像身后,不由得脸色一变。由于他此刻黑纱覆面,因此很难看清他面上的表情。

  然而,纵使是闪到了瓷像之后,黑衣人那毒蛇一般的剑光却仍追逐着目标。

  ——好凌厉、好诡异的剑法!

  黑衣人一面出剑,一面斥道:“宫绮筳!你以为你躲到……我就对你无可奈何了么?”

  ——原来这个突然出现在密室里的人,果然是景德山庄的大少爷宫绮筳。

  此刻,宫绮筳却只是将身形隐藏在瓷像之后,以便借助瓷像来躲避对手的杀招……然而黑衣人的剑法却十分诡异,招招剑走偏锋,虽然碍于二人之间的瓷像,不能全力施展,却也几乎招招逼得宫绮筳措手不及。

  只见剑光一凝,黑衣人手中的剑锋忽而一亮,一缕剑气毫无挂碍地射向宫绮筳的眉心。

  宫绮筳见到黑衣人居然在此时用上了如此犀利的剑气,不由得大出所料。眼见剑气逼人,他只得将身急转,同时侧过了头去,避开了这道剑气。

  剑气擦着宫绮筳的鬓角射到了墙上,宫绮筳甚至已经感到有几缕发丝被剑气斩落,密室的墙上更是在瞬间之内砖石飞溅,甚至有一些细碎的砖石已经弹落到了室内几尊瓷像的身上,发出了极其清脆的声响。

  黑衣人见状,目中怨毒更深,心中怒火更炽!然而,他却突然停了手。

  宫绮筳将身形隐在瓷像之后,见黑衣人一击不中,果然没有再次发动攻击,不由道:“‘她’果然和你有关系……”

  ——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莫非竟是身前这尊瓷像?

  只听黑衣人恨声道:“宫绮筳!你把宫未明那老贼藏到哪里去了?倘若今日你不将他交出来,我便先杀了你!”

  宫绮筳苦笑一声:“宫某也想得知家父如今究竟身在何处……只不过,家父已然失踪数日……阁下便是杀了宫某……也是无用。”

  黑衣人冷冷道:“你莫用‘闹鬼’和‘失踪’这一套鬼把戏来骗我!依我看,你们父子心中有鬼才是真的!”

  宫绮筳闻言垂首,淡淡道:“心中有鬼么?或许吧……”

  黑衣人冷笑道:“宫少爷无话可说了么?也好……无论宫未明跑到天涯海角,我总是要杀了他的……眼下却是父债子还,今日先杀了你,再找宫未明不迟!”

  他剑光一闪,竟然又向宫绮筳刺来!

  剑身如同一条毒蛇,向宫绮筳的咽喉疾刺而来,谁知宫绮筳竟不躲不避,反而迎向了剑锋。

  剑光忽灭,只听黑衣人冷冷问道:“你为何不加闪避?”

  宫绮筳笑了笑,“‘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既然终究是躲不过的,我却为何要闪避?”

  黑衣人冷哼了一声,“莫要以为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就会饶了你。你们宫家父子一向最会耍花样!”只见他右臂微抬,剑光又起!

  却听宫绮筳低低喝了一声:“且慢!”剑光在距离他咽喉两寸的地方停住了,然而凌厉的剑气却仍在宫绮筳的颈项之间划出了一道血口,鲜血登时淌下,染红了宫绮筳的衣襟。

  ——这一剑,果然没有手软!

  黑衣人轻轻地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却带了无限鄙夷之意,“我就说嘛……宫少爷怎么会舍得死呢……”

  宫绮筳笑了笑道:“阁下不要误会。宫某只是在临死之前有一个不情之请而已。”

  黑衣人道:“既是不情之请,那就不用说了。”

  宫绮筳的笑容里慢慢浮现出了一丝嘲讽之意,“莫非阁下还担心在下会耍什么花样?莫要说这密室中的机关已经被你全部破坏……便机关完好,山庄之中也只有家父一人能随意操纵……眼下宫某手无寸铁,庄中高手也已经尽数被派出去寻找家父了……后顾之忧尽除……阁下还担心什么?”

  黑衣人的目光莫测,“倘若你说了之后,我仍是不答应你的不情之请呢?”

  宫绮筳笑道:“你一定会答应。”

  黑衣人道:“哦?”

  宫绮筳叹了口气道:“在下的这个不情之请……不过是想在临死之前和家母告个别……或者说是……”

  黑衣人目光一闪,打断他道:“宫少爷这话却来骗谁?武林之中谁不知道令堂早已去世?……你拿令堂来做幌子骗人,不怕遭雷劈么?”

  宫绮筳闻听此言,目光之中却浮现出了一丝痛苦之色。

  只听他道:“家母的确已经去世多年……只不过在下却仍是能够和他老人家告别的……”

  黑衣人冷笑道:“宫少爷该不会是想到令堂坟前去告别罢?然后再趁机脱身?如此笨的主意,亏你想的出来?”

  他原本以为宫绮筳定会有一番花言巧语来辩解,不料宫绮筳却道:“不必!”此时,他已自瓷像身后步出,却又走到了另一尊美人瓷像的旁边,低声道:“家母……她就在此地……”

  ——只见那尊瓷像之容貌美若天仙,花魂似貌,月魄如神,端的是倾国倾城,美不胜收。

  黑衣人闻言一惊:“你说什么?”他抬起手,指着宫绮筳面前的那尊瓷像道:“你是说?……这尊瓷像便是……不……不可能!你休想骗我!”

  此刻,宫绮筳的面上流露出一种言语所形容不出的表情……伤感?怨恨?还是别的什么?

  令黑衣人始料不及的是,宫绮筳居然在面对那尊瓷像的瞬间流下了泪……

  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淌下,和他颈项中的鲜血混合在了一处……此时,宫绮筳身上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片,然而他却似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是任凭鲜血自伤口中缓缓流出。

  ——倘若他的伤口再不包扎,只怕不必黑衣人再次动手,宫绮筳便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宫绮筳惨笑道:“无论你信与不信,都没有关系……从得知家母并非死于恶疾而是遭人所害的那一天开始,宫某便已形同行尸走肉……枉费我为人半生……却不过是个不孝之子……翦阁主……多谢你成全……”

  他似乎是想要在那瓷像面前跪下,然而却骤然间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黑衣人看着已经完全昏迷的宫绮筳,半晌不语,却缓缓将脸上的面纱撤下,露出了一张秋水为神、明玉为骨的绝世容颜

  ——“他”,正是太虚阁主翦横波。

  ………………………………

  宫绮筳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脖颈之中一阵剧痛,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触手的却是颈项间缠绕着的厚厚纱布。

  昏迷之前的情形浮现在宫绮筳的脑海之内,然而此处却又绝非是景德山庄书房之中的那间密室……

  ——头脑中的意识仍不十分清醒,朦胧中,他只觉得自己身处在一个十分陌生的地方。

  宫绮筳努力地睁开眼,想要在同时支起身子,然而,失血之后的虚弱却令他全身无力,只得软绵绵地跌回了床榻上。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不想死就别乱动!”

  如此熟悉的语音,宫绮筳不用抬眼也能听得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于是他微合着眼,有气无力的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翦横波冷冷道:“天香楼。”

  宫绮筳笑似乎很想笑一下,但是伤口处的疼痛却令他笑不出来,他微微张开眼,向翦横波看去,然而率先落入眼中的却不是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而是一尊风华绝代的瓷像。

  他不由得微微一惊,“你竟然会将这瓷像……将‘她’放在此处……”

  翦横波闻言,目光闪烁,只见她自椅中立起,向宫绮筳缓缓走来,“我为何不能将‘她’放于此处?莫非宫少爷你还以为‘她’是属于景德山庄的不成?!”说到最后,已是疾声厉色,目中的怨毒之意更是深不可测。

  宫绮筳只觉脑中又是一阵晕弦,只得再次合上了眼,缓缓道:“你明知宫某并非此意……”

  翦横波见状,却发出了一阵几乎疯狂的大笑,只听她道:“宫少爷为何要将眼睛闭上?难道宫未明的儿子也会害怕这尊‘美人瓷’不成……”

  ——笑声到了最后,已经自疯狂转成了凄厉。

  却见宫绮筳已将眼睛睁开,缓缓道:“不错……我的确是害怕……一提起美人瓷……我便会想起我的母亲……”

  翦横波笑声忽止,此刻她那双幽如秋水的美丽眼睛里,仍是充满着怨恨,闪动着令人感到恐怖的光芒。

  “我知道……你的母亲……她是昔日武林四大美人之一的顾凌波……她……她是怎么死的?”

  宫绮筳将目光落在了屋顶上,“你既然已经在密室之中看到了她……又怎会不知她是如何死的?”

  翦横波闻言,却如同木雕泥塑一般在当地站了半晌,目中光芒渐敛,整个人既没有任何言语,也没有任何动作。

  ——自从看到密室之中的那八尊美人瓷……尤其是看到房中这一尊瓷像的第一眼起,翦横波便觉得自己已经在一瞬间坠入了地狱。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