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7 18:48: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八 翦横波飞天破四象 宫绮筳抚琴震桃花

十八 翦横波飞天破四象 宫绮筳抚琴震桃花

更新于:2011-04-11 20:24:01 字数:3121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桃花杀”四姐妹的“桃花四象阵”,除了依据东西南北之星宿方位外,另外还包含着伏羲先天易理。排阵之时,端的是奥妙无穷,威力极大。若非如此,“桃花杀”的声名又怎能威震江湖?此时“桃花四象阵”已然布开,吴凤楼四姐妹站立的方位,原是按八卦之中以二合一的四卦,复暗合四行,将中央戊土之位留给给敌人。敌人一但被此阵包围,自然而然便陷身于中央戊土的位置之上,成为了“桃花杀”攻击的中心。

  ——被困之人,出手则需极其谨慎,否则一旦失手,便会陷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局面。“桃花杀”便会各依方位变化而依次循环出手,此进彼退,环绕不息,令阵中之人首尾难以兼顾,逐渐陷入死局。

  ——因此,破解此阵的唯一方法,便是将四方之人分别击败,只要一方有缺口,“桃花四象阵”便会不攻自破。

  此时,宫绮筳的琴曲已到了“风荡梅花”之处,飘逸清雅,令人心醉。然而,只有弹琴之人才知道其中的苦处。

  原来,宫绮筳将内力蕴于琴音之中,相助翦横波对抗“桃花四象阵”之举,却比翦横波施展“飞天舞”应敌更加凶险数倍,稍有不慎便会真气走岔,气血逆行。因此,他只得小心翼翼,一面弹琴助舞,一面暗自调息。

  翦横波的飞天舞流转自如,翩然若鹤翔凤舞,飞花落雪,于腾挪飞转之间,裙裾便如一朵花盛放于空中,整个人却如云朵一般若俯若仰,若来若往。真气散布之处,晏春眠和祝水流已觉胸口滞涩。

  宫绮筳虽然一面弹奏一面调息,对四周变化却仍密切关注,他见祝水流和晏春眠在翦横波的“飞天舞”之下已经各自流露出疲惫之态,当下将琴揽在怀中,右手不停,左手却突然挥掌推出,直取站立在其身后的晏春眠。

  晏春眠一惊,却不敢怠慢,轻轻闪动身形,避开了宫绮筳这一掌。只见她纤腰轻摆,带着一种令人屏息的媚惑之态,挫腕扬掌,一股极其强烈的劲风直向宫绮筳撞去。

  她掌劲推出之时,吴凤楼、范龙荮和祝水流三人却也同时出手,只不过不是攻向宫绮筳,而是袭向正在空中的翦横波!

  只见吴凤楼的凤钗急颤,眨眼之间已经变了几十下狠招;范龙荮的刀光盘旋,刀锋凌厉,倘若被此刀扫中,只怕性命堪忧;祝水流的指风是却丝丝如缕,缠绵不绝……三人各出绝招,一齐向翦横波汇集攻来。这三人一齐出手,武林中任何一人,也不敢轻掠其锋。翦横波的“飞天舞”虽然已得翦峨眉之真传,但在如此强敌环伺之下,也不由得暗暗心惊。她虽然年纪尚轻,毕竟也已是一派宗主,虽然性命攸关,却仍能临危不乱,不待三人招数袭到,便及时身形一拔,有如飞天向日,一跃又起了四五丈之高。

  此时,宫绮筳躲过了晏春眠的一击,已经退回原地,琴音仍如鸣泉泄玉一般流出。吴凤楼见此情形,心中一动,当下笑道:“宫少爷的琴技当真高超,于此时此刻仍如金玉之声,妾身佩服得很!”

  其余三人正蓄势待发,忽听吴凤楼对宫绮筳说话,心中却已各自明白,翦横波的“飞天舞”之所以能与“桃花四象阵”斗得旗鼓相当,无非是得了宫绮筳的琴音内力相助,眼下只要先将宫绮筳除去,“飞天舞”的威力便会顿减一半,四人既已心照不宣,当下便各自出招,一齐向宫绮筳攻去。

  翦横波人在半空之中,见宫绮筳为了将内力调和于琴音,已是独力难支,眼下却实已陷入了万分危急之境,便将气息一沉,身形登时如一朵莲花般降下。半空中披帛出手,袭向吴凤楼。同时左掌急挥,一股极强之掌劲挟卷如狂飙,向范龙荮拍去!

  吴凤楼正在全力出手对付宫绮筳,忽见披帛已至眼前,只得挫腕撤钗,同时身形向后一仰,双足轻轻蹬地,倒纵出了两丈开外。

  宫绮筳见状,却哪里肯放弃如此大好机会,当下竟然不顾范龙荮、晏春眠、祝水流三人各出奇招,欲将自己置于死地,却将身凝住,右手中指拨弦,一股极其内劲已随着琴音而出,向吴凤楼遥遥袭去!

  而另一侧,范龙荮已然一刀向宫绮筳挥出,翦横波那一掌袭来之时,范龙荮的招式却已用老,虽然未能得手,却也不及收回,当下只得亦是左掌挥出,硬接了翦横波一掌。二人交掌之际,虽然悄无声息,但半空中的翦横波却身形一晃,左臂发麻。而范龙荮的情形更坏,竟然被那一掌之力,震得退后了五六步,好在她武功极高,尚能稳住身形,但胸口却仍是觉得一阵血气翻涌。她心中不禁大惊,忙暗自运气,压制住胸口翻涌的血气,不由得对翦横波又是重新做了一番估量。

  晏春眠和祝水流见范龙荮那边情势不妙,而吴凤楼却更是凶险万分,此时想要撤招援手,却已是救援不及,不若先杀了宫绮筳再说。当下出手竟无丝毫转圜之余地,二人一掌一腿,刹那间已经沾上了宫绮筳的衣袍!

  翦横波见此情形,披帛疾出,欲将二人之攻势挡上一挡,然而她出手毕竟较晏祝二人晚了片刻,因此只来得及缠上祝水流的右腿。她将披帛一扯,整个人却借着祝水流那一腿之力在空中转了个身,而祝水流却被她那蓦地一扯之下几乎摔倒。

  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吴凤楼一声哀呼,早已被宫绮筳那股内劲击中,身形登时如飞花一般飘出,口中鲜血激喷而出,其余三人见状大惊,范龙荮和祝水流忙抢身上前将其扶住。

  而晏春眠的一掌却也已击中了宫绮筳。宫绮筳闷哼一声,硬受一掌,“梅花三弄”却也就此截然而终。晏春眠只觉得对方胸口处反弹出一股内劲,直震得自己右臂一麻。她不想宫绮筳内力竟如此深厚,琴音袭击吴凤楼之际,仍有如此深厚之真气来应付自己。当下却“咦”了一声,目中流露出一股惊异不定之神色。

  翦横波轻轻落在地上,左掌扬处,直取晏春眠。晏春眠见适才范龙荮在她那一掌之下已然倒退了五六步,便不敢硬接这掌,只是再不与宫绮筳纠缠,纵身倒退,与吴凤楼等人合至一处。

  至此,“桃花杀”四人之中,二人受伤,一轻一重——“桃花四象阵”已破!

  吴凤楼被宫绮筳内劲击中之后,口吐鲜血,脸色惨白,由祝水流和范龙荮二人扶着起身。她向翦横波道:“太虚阁的飞天舞果然名不虚传……领教了……不过,你却也莫要得意……今日若非是有‘绮筳公子’相助于你……你……早已死在我们手上……”

  她将目光转向宫绮筳,惨笑道:“宫少爷好厉害的功夫……今日吴凤楼伤在你的手里,倒也不算冤枉……”她说着说着,只觉喉中发甜,一口血又涌上来,却被她强自压了下去。祝水流见她神情极其痛苦,连忙握住她右手,将自己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吴凤楼,助其恢复。她和范龙荮一左一右地将吴凤楼扶起,范龙荮向晏春眠冷冷道:“算你这丫头命大!三妹四妹,我们走罢!今日丢人也丢得够了!”

  她二人搀扶着吴凤楼转身离去,晏春眠原本也已经跟随在后,她刚刚走出几步,却又不知想起了什么,将身回转过来,侧了半边娇颜,向翦横波笑道:“横波妹子,我们姐妹今日虽然是受雇前来杀你,但做姐姐的却着实喜欢你得紧……今日虽然在你这里折了面子,却也不算什么……只是姐姐有几句话要叮嘱于你……却不知你是否能听得进去?”

  翦横波见她虽然落败,却仍是对自己言笑晏晏,实是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得道:“晏姐姐请说,小妹洗耳恭听。”

  晏春眠抿着唇,先向宫绮筳斜斜睨了一眼,目中似笑非笑,不知何意,“横波妹子的功夫虽然厉害,然而世间却有一样东西比你的‘飞天舞’要厉害千百倍……你可知道是什么?”

  翦横波摇了摇头,“小妹愿闻其详。”

  晏春眠微笑着,缓缓道:“那便是人的心……尤其是……某些人的心……”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一直凝视着宫绮筳,仿佛是要在他的脸上盯一个窟窿出来。

  宫绮筳却坦然自若,丝毫不以为意,他适才受了晏春眠一掌,此时只见面色微微发白,却不知内伤如何。

  晏春眠说完这几句话之后,便朝着翦横波和宫绮筳二人一笑,跟在范龙荮等三人身后,飘然而去。

  翦横波望着四人远去之背影,细细思量晏春眠适才言语,一时之间竟是出起神来。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身旁“诶哟”一声,将翦横波的思绪打断。她转头一看,却见宫绮筳已经不知何时坐倒在地,面色淡金,竟是受了极重内伤!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