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12:4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五 桃花林中万叶催花 安乐寺里丹凤求凰

十五 桃花林中万叶催花 安乐寺里丹凤求凰

更新于:2011-04-09 13:43:27 字数:3125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安乐寺。桃花林。

  此处春深如海,桃花缤纷,娇媚的颜色几乎染透了山峰两侧。

  那林间桃花,飘飘落落,好似已经开过了几道轮回,如同落霞织锦,在轻烟淡雾的围绕间,香染江南。

  风卷过,落红点点,飘拂在众人的衣衫上、鬓发间,妩媚颜色,春意盎然。

  只见翦横波倚在窗前,明眸皓齿,肌肤胜雪。一身素淡衣服,在这漫天绚烂的桃花雨中,越发显得风姿绰约,清丽脱俗。

  “桃花杀”四姐妹就在这飞花片片之中出手,尽管适才谈笑晏晏,一旦出手,便毫不留情!

  她们身上并没带着武器,可一旦发动开来,漫天飞舞的桃花便都成了她们的武器!

  ——这正是名动江湖的“桃花杀”!

  翦横波却仍倚在窗前,桃花扑面而至,她左袖轻扬,长长的衣袖卷出,将这些飞来的“暗器”皆收于袖中。与此同时,晏春眠忽至近前,她看起来整个人慵慵懒懒,居然连出手之际也是如此,只见她懒懒的一挥手,翦横波的衣袖登时皱起。

  翦横波面色微变,只得自窗前一跃而出,祝水流却在此时飞出一腿,但见那腿修长笔直,腿影更是恍恍惚惚、若隐若现,看似轻烟,又如流水,翦横波纤腰一闪,堪堪避过,谁知她那一腿竟然在空中一折,仍是照旧踢向翦横波,那一腿的角度诡异之极,完全不是人力所能做到。翦横波见完全无法避过,只得双袖齐出,三道真气互撞,二人随即双双飘开。

  吴凤楼的杀手锏就是“桃花”,她的暗器造诣之高,据说已经超过了蜀中唐门中的某些高手。

  片片桃花在她的驱使之下,竟然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于瞬息之间纵横交错,漫天飞舞,恍如铺天盖地一般向翦横波射来!

  翦横波见势不妙,便将身形一转,同时以真气护体,整个人却已经被桃花包裹于其内,由于她正在飞速旋转,直带得周围的桃花如卷,形成一道奇景。

  吴凤楼见翦横波正在全力应付桃花,当下自发上拔下一只钗来,玉手轻颤,那一只小小的凤头钗,竟然于片刻之间迎风暴长,霎那间已经攻出了十几种截然不同的兵器招式。

  翦横波猝不及防,却仍是从容应对,此时,身周桃花已然在她的真气之下纷纷坠落,只见她身形微转,原本在肩头上轻轻披着的披帛已经在手。她将披帛一抖,向着吴凤楼迎面袭来,登时将那凤钗的来路挡住,一时之间,二人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范龙荮见状,冷笑一声,她一身黑衣,青丝披散,此刻却不知自何处摸出了一柄小刀。只见那刀鞘如墨,刀柄上却盘着一条小小金龙,金龙的双目之上镶嵌着两颗黑色珍珠。

  但见她右手轻扬,小刀已在空中打着盘旋,飞向翦横波。

  翦横波感到杀气掩至,又见四人已经对自己形成了包围之势,眼下境遇极其危险,只得双足轻点,一跃四丈,想要躲过四人的同时出手。

  谁知范龙荮那一刀竟然如同活的一般,一击不中,居然能够自行在空中转弯,绕了一个圈子,仍是向翦横波袭来,翦横波将披帛一甩,想要缠住那一刀,谁知那刀锋利之极,且来势又强,竟然于瞬间将披帛割裂!

  与此同时,翦横波却已经稳稳立于桃花枝头,她借着花枝上下颤动之力,身形轻纵,转眼之间已经跃出了桃花林。

  ——‘桃花杀’四姐妹的确是当世罕见的高手,四人联手合击,自己却是万万抵挡不住……只是,那天幽帮却为何一定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呢?

  远远听着祝水流在身后笑道:“美人儿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咱们姐妹还没有尽情一叙呢……”

  翦横波虽然自付轻功在那四人之上,但却也知道这四人轻功高妙,瞬息间便会追来,眼下只得仗着自己对安乐寺地型熟悉,暂且周旋一时,再伺机脱身。

  眼见寺中空空荡荡,想来是由于自己与“桃花杀”在林中打斗,已然惊动了寺内僧侣,此时却已都各自避开去了。她生怕“桃花杀”寻自己不见,却拿无辜之人开刀,眼见寺中已空,悄无人迹,心中不由得稍觉安心。

  正待寻找一处藏身,却忽闻一阵琴声响起,这琴声悠悠扬扬,却是来自隔壁院落。

  翦横波心中微惊,不想竟然尚有人在此处抚琴,只好先去叮嘱那人避开,免得“桃花杀”来时,误伤旁人。

  她将身轻闪,转眼已经到了琴声之处,却见院中一人白衣委地,膝上放了一台瑶琴,琴声自他指尖传出,时似檐间滴水,又如雨落芭蕉,有若天籁之音。翦横波平时闲暇,也会独自抚琴调筝,此时闻听琴音,却想不到这人的琴技居然十分精湛,较之自己亦是不遑多让。一时之间竟忘却了四下杀机,便立在院口倾听起来,

  那人时下弹的,却是一曲《幽兰》。琴声极缓,将空谷幽兰之清雅素洁,静谧悠远的意境烘托到了极致……然而曲声忽转,且变调之时手法高妙,衔接之处一点儿也听不出不突兀之音。这首变了的曲子,更是四海皆传,只听音节流亮,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衷肠似火却偏旖旎绵邈,正是昔日大才子司马相如所制之琴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翦横波听了片刻,突然双颊微红,只得打断那人道:“这位先生,此处危险之极,还请暂避一时。”

  那人琴声立停,却不回头,只是笑道:“此乃佛门净土,有何危险?姑娘只怕是过虑了。”

  翦横波听到这个声音,便看着那人的背影冷冷道:“原来又是你。”

  那人闻言,转过头来,但见他长眉斜飞,面如美玉,虽然此时已经换了一身白衣,却更显得温文儒雅,风流蕴藉,正是景德山庄的大公**绮筳。

  他将琴放置于地,长身站起,对翦横波笑道:“翦阁主既然不肯相见,宫某便只好到此来闭门思过了。”

  翦横波向其正色道:“宫大少爷,小女子今日尚有要事,实在无暇与阁下纠缠,既然你不想走,那么我就只好走了。”

  她转身正要离去,却听墙上一声娇笑道:“好一曲《凤求凰》啊!看来这位公子也是对咱们横波妹子魂牵梦萦,情有独钟的了。”

  二人抬头看去,但见院落墙上立着四人,服饰各异,容貌艳美,说话的那名轻衫女子,鬓发蓬松,神情娇媚,正是“桃花杀”中的老三——晏春眠。

  翦横波脸色微变,想不到这四人居然这么快就追到了此处。宫绮筳闻言却是喜形于色,当下向晏春眠笑道:“这位姐姐也懂得音律?想不到在此安乐寺中也能遇到知音。”

  四人自墙上飘下,晏春眠笑着打量了宫绮筳几眼,“啧啧!这位公子当真是人中龙凤,良质美玉……横波妹子,姐姐我可真是羡慕你得紧呢!”

  翦横波冷冷道:“我与这人并无交情。不过是在此偶遇而已,他那首《凤求凰》……说不定却是弹给诸位姐姐听的呢。”

  晏春眠尚未说话,范龙荮却忽道:“原来是在这里埋伏下了帮手,难怪翦阁主方才有恃无恐。”

  翦横波淡淡道:“我已说过,横波不过是在此偶遇这人,他并不是我的什么帮手,更与此事无关,各位要杀的人是我,还请放不相干的人离去。”

  宫绮筳听了几人对话,神情微变,看了翦横波一眼,又向吴凤楼等四人打量了一番,忽道:“几位莫非是‘桃花杀’中的四位仙子?”

  祝水流笑道:“这位公子果然有些眼力,不过‘仙子’二字,我四人可不敢当……”她微微笑着,向翦横波看去,“有太虚阁主在此,世间又有谁能当得上仙子二字?”

  宫绮筳闻言却笑道:“这位姑娘此言有差。翦阁主固然是风华绝代,但四位姐姐也自是绝色美人,有道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各擅胜场。又如何当不得仙子?”

  四人听了这话,倒有三人笑逐颜开,心花怒放,只有范龙荮面上仍是冷冷淡淡地没什么表情。

  吴凤楼笑道:“公子真会说话……倒叫我们平白受用了。”她轻轻向前走了几步,目光在翦横波和宫绮筳之间来回梭巡,翦横波只作不见,宫绮筳却是泰然自若。

  只听她缓缓道:“我们四姐妹今日到此,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原本就与旁人无关……既然翦阁主说了与公子并无交情……那么便请公子速速离去,休要牵扯进我们之间的纠葛。”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