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7 19:13:5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一 痴人阻路试问杜康 深巷藏酒一品仙酿

十一 痴人阻路试问杜康 深巷藏酒一品仙酿

更新于:2011-04-04 20:56:54 字数:3152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自何经天在天香楼上答应了卫无伤去杀顾子渊之后,消息便不胫而走,短短两天时间,就传遍了皖南赣北一带武林。

  众人不由得议论纷纷,这卫无伤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天香楼找何经天杀人……而何经天的胆子似乎更大,天幽帮帮主顾子渊是何等人物,他竟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便答应了卫无伤的要求……尽管卫无伤为此付出了天价重金,但似乎何经天也不该如此草率……这二人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不管他二人卖得是什么药,何经天却都已经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代价

  ——他在酒楼中饮酒,还未入口便发现酒的颜色不对劲……他在街上行走,每走出十几步便能够察觉周边暗藏杀气、杀机……

  ——总之,何经天尚未杀掉顾子渊,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对此事做出部署和计划,自己倒是已经在几日之内遭到了多次偷袭和暗杀……

  ——顾子渊是什么人?岂能是说杀就杀的?

  ——连浮梁镖局中的老兄弟们都觉得何经天这次真的是押错了注……

  但何经天自己却仍不觉得,他每日里还是会到天香楼去饮酒,顺便还和那里的歌姬真儿聊聊天。

  这一日,他刚从浮梁镖局出来,打算抄个近路到天香楼去,这条小巷他走过很多次,虽然没有什么住户人家,但却安全得很。

  然而今日却不同了,这条小巷子里面居然躺着一个人。巷子本就不宽,此时再躺进一个人去,登时就堵住了何经天的去路。

  何经天见那人衣衫考究,不似乞丐,但那蓬头垢面之状却又似是个流浪汉,当下便道:“朋友,烦请让一让路。”

  这句话虽然不甚响亮,但声音却也绝不小,可是那人却似是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地抱紧了怀中的酒坛子埋头痛饮。

  何经天见他是个酒鬼,更不在意了,当下便要自那人身上迈过去,他走近之时,那人居然动也不动,完全未将他放在眼内。

  何经天正要迈步,陡然间却闻到了一股酒香,那酒香醇美之极,竟然是生平仅遇。他本就是爱酒之人,不然又怎么会每日到天香楼去饮酒,当下却驻足不前,脱口赞道:“好酒!”

  那酒鬼正将酒坛送到嘴边,忽然听了何经天这句话,倒似是“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一般,一个翻身便坐了起来,却又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酒,这才对何经天笑道:“你也懂得酒么?”

  何经天亦笑道:“懂得却也谈不上……不过是泡在酒坛子里多年……略知一二而已。”

  那酒鬼闻言,登时哈哈大笑,“年轻人,你能有多大年纪,就敢夸口说泡在酒坛子里多年?好罢,今日你我在此相遇,也算是缘分……既然你也是爱酒之人,老酒鬼就考你一考,倘若你答得上来,我便带你去个好地方……倘若你答不上来的话,那可就对不住了,今日便休想从这巷子里面过去。”

  何经天在这人翻身而起的时候便已经将他打量了几眼,但见他蓬头垢面,却不知道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洗过澡、净过面了,只是听他声音不甚苍老,却自称是“老酒鬼”,又称自己是“年轻人”,想必年纪倒是较自己年长一些,听他言语古怪,便道:“这条巷子又不是你的,任他是谁,不过是想走就走,阁下却凭什么拦住在下……另外,我和阁下素未平生,今日不过是打此经过,却为何要受阁下这一考?”

  那酒鬼闻言,不由冷笑道:“我早知道你对酒所知寥寥……不过是滥竽充数而已……既是如此,便请绕道走吧!这条巷子今日被老酒鬼我包下了!”

  何经天闻言,心中不由得气往上冲,当即便欲硬闯。但他转念一想,这几日因为接了卫无伤的买卖,导致连连遇袭,眼前这个看似污秽不堪的老酒鬼说不定也是天幽帮派来的刺客,倘若自己不由分说地硬闯,却难保不中了他们的诡计,眼下倒不如将计就计,看看他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当下便即笑道:“好罢!算我怕了你了!敢问阁下所说的好地方,却又是什么地方呢?”

  那酒鬼听了笑道:“你适才不是夸赞我这酒坛子里面的酒好么?你是不是也想尝尝啊?倘若你能答出老酒鬼的问题……我便带你去我家的酒窖之中……美酒管够,而且保证是你这辈子闻都没闻过的极品佳酿!”

  何经天闻言,心中暗暗打定了主意,表面上却仍不动声色,只是笑道:“既是如此,便请阁下提问罢。”

  那酒鬼道:“好!你听着!你既然说自己在酒坛子里面泡了多年,那么你今日便来说说‘酒’的来历?乃是何人所创?又为何要叫做‘酒’?”

  何经天一听,笑道:“这你却难不住我!且听着,酒乃杜康所造,曹操便曾说过‘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至于为什么叫‘酒’,此中更有一段缘故。据说杜康曾经将未吃完的剩饭,放置在自家桑园的树洞里,剩饭在洞中发酵之后,竟然有奇怪的香气传出。正所谓‘有饭不尽,委之空桑,郁结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代,不由奇方。’……”

  那酒鬼听了笑道:“还算你有些见识……只是你却仍是没有说出‘酒’为何要叫做‘酒’啊?”

  何经天却道:“你急什么!我还尚未说完便被你打断……空桑中发酵酿出的这种东西虽然香气奇特,但是喝起来却总有一种苦涩之味,杜康冥思苦想,就是想不出方法解决这个难题。一日晚间安歇,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来到他面前,令其以水为源,以粮为料,在粮食泡在水里第九天的酉时到自家门口路旁找三个人,每人滴一滴血加入水中即成。杜康醒来之后,果然按照老翁所说,在第九天的酉时出门到路边找寻三人。不多时,便有个文质彬彬书生模样的人经过,杜康急忙上前将其拦下,并说明原委。他原本以为要大费一番唇舌,不料书生却欣然允诺,并刺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桶中。书生走后,却又来了一队人马,领头的乃是一位威武英气的将军,杜康便又上前说明缘故,将军当即捋臂挽袖,也割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桶里。这个时候,酉时却已经快过了,见杜康极是忧急,将军便将自己的副将叫来,也滴了一滴血在桶中,杜康谢过了二人,并送队伍上路。这种奇特的饮品终于酿成了,可是杜康却又为这东西的取名犯上了愁。他转念一想,这桶中既然有三个人的血,又是在酉时滴入,不如便写作‘酒’……因为是在第九天做成的,便取同音,念‘九’。这便是‘酒’的由来,如何?”

  那酒鬼听罢,抚掌而笑,“好!好!好!孺子可教!老酒鬼的题目竟然难不住你……”他抓起酒坛子,咕噜噜喝尽了坛中之酒,将酒坛子向空中一抛,随后便自地上跳起,道:“随我来!”

  何经天心中冷笑:来就来!难道还怕你们不成!

  他正如此想着,却见那半空中的酒坛子已经掉在了地上,非但未破,竟然连半点声音也无,心中不由得一凛,暗道这酒鬼的内力好深!只怕此行不妙。但既然事已至此,倒也不妨随他前去看看,瞧瞧天幽帮又能搞出些什么古怪花样儿。

  只见那酒鬼轻轻抬足,踢得那酒坛子不住打转,自己便跟着那个一直向前滚去的酒坛子走去。何经天便也跟随其后,只见那酒鬼在巷子之中七拐八拐,却推开一道门,径自走了进去。这一来,何经天更忍不住暗暗吃惊,这巷子虽然岔路颇多,但却离浮梁镖局不算甚远,天幽帮竟然能将爪牙伸到此处,其势力之大,早已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何经天见那酒鬼自门中进入,当下毫不迟疑,也便跟着进去。他原本就是豪迈之人,纵然是龙潭虎穴,也要去闯上一闯,更何况鹿死谁手还在未料之中。

  他原本以为,此处纵然不是遍设机关,也至少会另有埋伏,不料进去一看,竟然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舍,非但没有院落,竟连家具皆无。只有堆积如山的酒坛子,重重叠叠,不计其数。

  他见那酒鬼一进房门,便破开一坛酒牛饮起来,那酒香气扑鼻,较之在巷口的那一坛似是更胜一筹。何经天被勾动了馋虫,便是砒霜毒药也要尝上一尝,那里还顾得上什么机关埋伏?当下便也抓起一个酒坛,破开泥封,一仰头,半坛酒已瞬间下肚。这酒果然是世间极品,刚一开封,香气便已溢满一室,入口之时竟然是百味俱全,经过咽喉之际,舌间滋味更是层出不穷。一时之间,诸香纷呈,变幻多端,实在是极品佳酿。

  那酒鬼瞥见他此番情状,却微微笑道:“你难道不怕这酒中有毒么?”

  何经天却已忍不住将一坛酒喝完,畅声道:“痛快!好酒!便是毒死、醉死也不枉此生了!”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