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20:1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六五 戍边西夏任重道远 终归南粤母子连心

六五 戍边西夏任重道远 终归南粤母子连心

更新于:2011-03-28 22:17:34 字数:3712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治平元年五月,帝愈,大赦天下,并放宫女百三十五人。戊申,皇太后还政。庚戌,初日御前后殿。

  ……………………

  这日,沈清微亲身来到了宰相府。

  当朝宰相韩琦出身世宦之家,其父韩国华累官至右谏议大夫。对于韩琦此人,史书有云:“既长,能自立,有大志气。端重寡言,不好嬉弄。性纯一,无邪曲,学问过人。”韩琦三岁之时父母便双双去世,乃由诸兄扶养长大,文武兼修,为一代之奇才。

  听闻沈清微来访,韩琦心中却转了几个圈子,他一面让人将沈清微让至正厅,一面却忙着更衣待客。

  一时,二人相见,沈清微笑向韩琦拱手道:“恭喜韩大人晋升魏国公。”

  原来,自皇太后曹氏还政于帝之后,一干辅臣便均加官进爵。宰相韩琦除了晋升右仆射之外,另还加封为魏国公,因此沈清微方有此一说。

  韩琦见状忙道:“国师多礼。韩某听说圣上对国师亦有加封,却为国师所却,不知何故?”

  沈清微叹道:“圣上一病数月,朝中全靠几位元老扶持。沈某何德何能,又怎敢于此际受封?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是也。”

  韩琦捻髯笑道:“国师此言差矣!我听闻朝野上下皆有盛传,今上之所以能够病愈,殿前副都指挥使沈冥沈大人应居首功……国师既然是沈冥的义父,自然也是首功了。”

  沈清微闻言,故意摇头叹道:“韩大人,此乃街头巷尾小儿之言,您身居当朝宰相,又岂能闻此风言便信以为真?”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会意,不由相视而笑。

  一时言归正传,沈清微此次却是为了陕西路边关事务而来。

  原来,西夏本对大宋称臣,其王世袭大宋夏国公,并被赐赵姓。后夏国公赵德明死,其子赵元昊继立。其人性格刚毅,雄毅大略,善绘画,通藩汉文字,他不甘臣服于宋,遂称帝,建国号夏。并积极发展势力,击败吐蕃和回鹘,称霸西北。

  西夏建国之初,便开始攻宋。边报传来,宋朝君臣大惊,宋仁宗遂下诏削去赵元昊的赐姓和官爵,并在边境揭榜,招募人擒捕元昊。夏军攻保安军,时值宋将狄青率部奋战,取胜。

  自此,宋夏边关战事频传。那时,韩琦刚刚自蜀中回到汴梁,便立刻向仁宗剖析了陕西边备形势,随即便被任命为陕西安抚使,对抗西夏。此后,捷报频传,直到好水川一战役。

  提起好水川,韩琦不由叹道:“韩某当时用人不当,枉送了六千多将士的性命……”

  沈清微却道:“此战非大人之过,实乃任将军贪功轻进所致。”

  韩琦听他有意为自己开脱,却道:“当时夏军曾有诗云‘夏竦何曾耸?韩琦未足奇。满川龙虎辈,犹自说兵机。’……韩某那时退军于半路,一干阵亡将士之父兄妻子便有几千人,皆号泣于马首前,持故衣纸钱招魂而哭说:‘汝昔从招讨出征,今招讨归而汝死矣,汝之魂识亦能从招讨以归乎?’……”言道此处,竟又流下泪来。

  沈清微见他忆旧伤心,不觉亦为之嗟叹,又怕他伤心太过,便以言语岔开道:“沈某只知韩大人和范大人屯驻泾州,共守西陲之际,同心协力,互相声援,不但名重一时,更兼人心归服。当时朝廷倚重二位大人,犹如万里长城,天下人更称二位为‘韩、范’……记得那个时候边塞曾有这样一首歌谣……‘军中有一韩,西夏闻之心骨寒。军中有一范,西夏闻之惊破胆。’……呵呵,可见韩范二位大人确是名震边关。”

  韩琦心中分明知道沈清微之意,只得收泪道:“国师实是言重,韩某已久不在边关任职,只怕连弓马骑射都要生疏了。”

  沈清微见话已入港,便道:“适才提到边关形势……却不知这陕西路安抚使上奏病重之事,韩大人可已知晓?”

  韩琦身居当朝宰相,此事怎能不知?当下颔首道:“韩某今早已经得知……据韩某看来……圣上心中似已有了人选。”

  沈清微道:“韩大人可知那人选是谁?”

  韩琦一愣,“这个……韩某却是不知……”他见沈清微言语暗藏别意,心中稍加思索,瞬间有如雪亮。

  只听他笑道:“韩某适才说应该恭喜沈国师,看来却是说早了。想来国师今日并非为了和韩某叙旧,竟真是有备而来,哈哈。”

  沈清微见他已然猜到,便也笑道:“这陕西安抚使之职非比寻常,在下原想沈冥虽然算是从仕多年,但终究年轻识浅,恐难以担当重任,可今上却执意命其前往……在下无法,忽想到韩大人曾戍边多年,必定了解其间之风物民情,因此才厚着面皮前来登门,望韩大人看在同僚多年的份上,对沈冥多加提点。”

  ………………

  治平元年闰五月,殿前副都指挥使沈冥进陕西安抚使,戍边西夏。

  ***********************************************

  蜀南竹海一向翠甲天下。行在其中,但见奇篁异筠,清风摇曳,竹影婆娑。

  众人分别在即,却哪有心情赏玩。

  西门剑秋见气氛沉闷,便指着远处一块大石向诸人道:“这里的蜀南竹海又名万岭箐。两年之前,当世才子黄庭坚曾到此游玩,见此翠竹海洋,不由得连连赞叹:‘壮哉,竹波万里,峨眉姐妹耳!’即持扫帚为笔,在这黄伞石上书下‘万岭箐’三字。又传说此石原是仙寓洞道长所用之伞,放在此地后化作黄色的石头,故取名‘黄伞石’……”

  方御风笑道:“那巨石倒真是如一柄大伞一般……”

  他话音未落,却听唐橘幽幽道:“西门公子可知道这竹海万岭山的传说?”话虽是对西门剑秋所说,却是面朝着方御风看去。

  西门剑秋尚未说话,却听司马超然道:“诶,橘姐姐,这座万岭山又有什么传说?”

  唐橘便道:“故老相传,这蜀南竹海所在的‘万岭山’原是女娲补天之时遗落的赤石……那时候,天宫之中有个南华上仙,见天南的万岭山还是一片荒凉,于是便私自下凡想给此山编翠织绿,不料却因触犯天条被抓回天宫治罪。负责看守南华的是南极天官的女儿瑶箐仙子。她不但美貌,更是心地善良。当她得知南华触犯天规的详情之后,便对其生出一片爱慕敬佩之心,于是就偷走了父亲南极天官的放行牌,暗暗送南华上仙逃出南天门。不料,却被看守南天门的神将发现,双双重新被捉……南华上仙和瑶箐仙子本来该遭受严惩,但由于南极天官在天宫的人缘极好,因此众神求情,玉皇大帝倒也乐得做个人情,因此就将二人贬到了凡间,要他们在‘万岭山’编织绿波,将绿波接上九天,才可以重返天庭……这两位神仙自天南而下,落脚于‘万岭山’的荒山野岭之中,于日出日落之中,播撒翡翠,于是此处便有了一颗颗嫩笋破土而出,一排排青翠新竹长成,一片片碧波飞向九天……原本贫瘠的万岭山,终于变成了今日的蜀南竹海,而竹海里的那条淯江河,却是瑶箐仙子遗落的一条白丝巾所化……”

  司马超然听了,便道:“那位瑶箐仙子倒真是有情有义……”忽然头上被人敲了一下,扭头看去,却是郑韶,当即大声道:“六哥!你为什么打我?”

  郑韶却不理他,再向唐橘看去之时,却见她眼中泪珠莹然,似乎马上便要落下。

  方御风听了唐橘的故事,心中自然明白不过。他虽一惯为众人倾慕,却向来不愿多惹情债,此刻见唐橘痴情无限,一时间虽不由得暗暗感动,却不得不硬下心肠婉拒其一番美意。只听他道:“司马公子说得不错,瑶箐仙子确是有情有义……只可惜那位南华上仙太也无情……”

  司马超然奇道:“方大哥,你倒说说看,那南华上仙又怎么无情了?”

  方御风道:“他和瑶箐仙子原本都是神仙,超脱尘世,逍遥天上……却因一己之念而累得瑶箐仙子为他遭贬……岂不是太过无情?”

  西门剑秋闻言,略一思索,“方公子这一番言论真可谓别开蹊径……”

  司马超然却道:“方大哥,你这番话听似有道理……但是小弟我却还听人说过一句话叫做……叫做……‘只羡鸳鸯不羡仙’……诶哦!六哥你为什么又打我?!”

  郑韶板着脸道:“你这小子又知道什么鸳鸯什么仙了?真是胡说八道!”

  他二人正在这里吵闹,却见唐橘咬着下唇,强自忍着不让眼泪流出,同时调转马头,策马奔出竹海而去。

  司马超然叹道:“情之一字,当真令人难解……我原本是想帮唐小姐一把……谁知六哥你竟拆台……咳,方大哥,我看你才真是个无情之人!”

  众人都是一愣,这才知道他先前一直装疯卖傻只不过是为了成全唐橘的一番心思,都暗道这少年年纪虽小,却不乏古灵精怪。

  方御风淡淡道:“情之一字,本就误人甚深。司马贤弟岂不闻‘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乎?”

  说毕,向众人拱手道别,径自绝尘而去。

  郑韶喃喃道:“方公子这个人……真是令人难测。”

  *******************************************************

  南粤绛云宫。

  红衣老妪白发皤然,独自卧于殿中。但见她鸡皮鹤发,已不知有多大年纪,只知她已经油尽灯枯,近乎垂死。

  一道白影渐渐走近,白发老妪惊觉。

  “薛麟!你已取走“火霓裳”,还来此处做甚?”言语之中尽是惊恐之意。

  那白影缓缓走到她身边,她闪躲不及,已经被来人抓住了双手。

  只见灯影映照下,这双手干枯有如鸡爪,哪里还做得出那昔日之绝世手势?然而,白衣人却将它们牢牢抓住,紧紧地贴于面颊……

  红衣老妪突然安静了下来,她似乎已经认出了眼前之人……

  ——昔日绝代风华,倾国倾城,今朝皱皮白发,容颜枯槁……世间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够保得长久?

  ——她失去的远远比她得到的要多得多……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抚上亲生骨肉的脸……她颤抖着说出了一句话

  ——“风儿……是娘对不起你……”

  ——这是薛艳裳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言语。

  《天下乾坤》第一卷终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