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38:52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五二 神龙殿初识彩凤凰 凤凰殿再饮异香茗

五二 神龙殿初识彩凤凰 凤凰殿再饮异香茗

更新于:2011-03-22 19:02:24 字数:3157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金龙长吟一声,全身金芒大炽,沈冥登时觉得全身犹如火烧一般,他见金龙身上瞬间便要燃起火来,连忙纵身自龙背上跃下。

  那龙翻爪一抓,险些便将沈冥抓住,沈冥见它全身都被金色火焰所包围,当下却不敢离龙身太近,只得后退在十丈之外。

  正在危急之时,却听一人道:“苍!你又在作怪!”

  宝座上孩童听见这一声喊,登时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坐回椅中。

  那条金龙原本正张牙舞爪欲待向沈冥扑去,却见主人示意撤退,当下熄了身上烈火,飞至宝座前乖乖盘身而卧。

  沈冥见一场性命之厄瞬间化解,心中稍定。转身向后看去,只见一个宫装丽人正站在自己身后,她身披一领五色霓裳,全身璎珞遍布,珠围翠绕,更兼蝉纱薄饰,有如九天玄女临凡,周身更似笼在一层轻烟薄雾之中,朦朦胧胧,更增神秘。

  沈冥透过薄雾看去,但见其肌肤皓白如雪,容貌更是清丽不可方物,比之那绛云宫主薛艳裳可说是更胜一筹。而且,这女子似于至美之中,另外蕴含着一股极大的力量,令人不可逼视。

  那丽人见沈冥呆呆地望着自己,向他微微一笑,沈冥见这一笑真可谓能够颠倒众生,便是“倾国倾城”四字亦难比拟,一时间竟不由而然地神魂为之所摄,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只听那丽人向宝座上的孩童道:“苍!你竟然违反宫规,私自将外人带到这里,倘若此事被长老们知道,你却不怕受罚?”

  那孩童听了,却撅起嘴道:“我们四殿离长老们远得很,哪里就会知道了?”

  那丽人横了他一看,不再理他,却向沈冥道:“阁下便是沈冥沈公子么?”

  沈冥不意她竟突然向自己问话,征了一下,道:“在下正是沈冥,不知这位小姐如何称呼?此地又是何处?”

  那宫装丽人笑道:“这里乃是大天罗宫四殿之一的神龙殿。”向那宝座上的孩童一指,“他便是此殿的主人……至于我么,四殿中的凤凰殿却是归我管辖。”

  沈冥听了此言,虽然事前心中已经有所准备,却几乎仍是不敢相信,自己从京城到江南,千方百计寻觅的大天罗宫,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置身此处。

  凤凰殿主见他脸上仍是犹疑,却是欲信不信,便又道:“神龙堡原本便是隶属于神龙殿,想来是因为你到神龙堡去得勤了,龙在渊向苍回禀了此事,因此他才将你带到此地。”

  沈冥听见此话,心中一动,便问道:“在下有一事请教殿主,有一位薛麟薛公子,似乎与贵宫颇有渊源,那神龙堡龙堡主亦曾自称是他的属下,却不知……”

  凤凰殿主听了,微微一笑,“沈公子,请问你说的那位薛公子,现下却在何处?”

  沈冥愣住,“薛公子么?他因坠入万丈深渊,现下却已辞世了。”他本想说,神龙堡正大张旗鼓地为薛公子出殡,神龙殿既然是神龙堡的上司,自然也该早就知道此事。

  凤凰殿主道:“这便是了,那位薛公子既然已经不在人世,那么他和本宫之间的渊源沈公子也就不必再问了。”

  沈冥见她不肯说,倒也不好再行追问,只是心中隐隐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若隐若现,似是而非。

  凤凰殿主见他出神,又道:“大天罗宫与俗世不同,世间之人在此不能久留,不过,既然沈公子已经来了,又是薛麟的朋友,倒不如随我往凤凰殿一游,也算是小女子替薛麟略略一尽地主之宜。至于四殿之中的其它两殿,却不归我管辖,不便引公子前往。”

  沈冥听了,自是求之不得。二人正要离去,却听那神龙殿主道:“迦陵姐姐!这事不公道!”

  ——原来这凤凰殿主的名字却是叫做迦陵。

  迦陵听了苍的话,回身向他笑道:“什么事情不公道?”

  只听苍嘟着嘴说:“你刚才还说我违反宫规,私自将外人带到这里,还说这事被长老们知道要受罚……现在你却将他带走了,我白白辛苦了一场……还有谁来陪我玩呢?”

  迦陵听了,摇头道:“你呀!就是贪玩。你们神龙殿里下属众多,找谁来不行呢?偏又巴巴的将这位沈公子找了来……实话告诉你罢,我带沈公子去凤凰殿,却是有事要说。他在这里不能久留,我说完了,自然是要立时送他出去的!”

  苍听了这话,眼睛一转,便道:“既然如此,你送他出去的时候,也带上我,我也要到外面去看看!”

  迦陵面色一变,斥道:“你这孩子胡说什么?难道竟忘记了本宫的规矩?”

  苍见她似已生气,登时便泄了气,口中却仍不服道:“规矩我自然记得……但是凭什么麟就可以出去?!”

  沈冥听见他口中说出了“麟”这个字,不由向迦陵看去,眼中充满疑问。

  迦陵却似有意忽略了沈冥的疑问,只向苍凝视道:“麟之所以能够离宫,乃是得到了宫主首肯。再者说,他到外间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为了却本宫和外界的一桩恩怨……”

  苍打断她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但是为什么只派他去?我也很想到外面去玩玩!”

  迦陵见他仍在此事上纠缠不清,当下佯装微怒道:“你只知道要出去玩!却不知麟为了此事,吃了多大苦头!”当下再也不去理他,只向沈冥道:“沈公子,坐骑就在殿外,我们走罢。”

  沈冥看了苍一眼,却见他似乎仍是忿忿不平,独自坐在宝座上生气。又见迦陵衣袂飘飘,环佩叮当,已向殿外走去,当下不敢迟疑,径自随她而去。

  待得到了殿外,又是大吃一惊,只见殿外瑞气千条,仙雾缭绕,不时竟有几只珍禽自头顶飞过。回身向殿门看去,只见殿顶屋檐一片金光灿烂,不知是何物所铺,殿前几根大柱又是嵌金妆玉,金光万道,恍若到了三十三天之上,心中一时如醉如痴。

  迦陵见他恍惚,却又笑道:“沈公子,请上坐骑。”便向旁边一指,沈冥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宫殿外侧停落着两只高约一丈的大鸟,生得鸡首燕颔,蛇颈鹰爪,鱼尾龟背,浑身上下金翠辉煌,五彩斑斓。

  沈冥一见之下,心中暗暗告诉自己——这是两只凤凰。

  ——既然在殿里已经看到一条如假包换的龙了,那么再看见这两只凤凰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沈冥记得自己读过的《韩诗外传》上曾有记载:“黄帝即位施惠。承天一道,修德,唯仁是纡,宇内和平,未见凤皇。唯思其象,夙昧晨兴,乃招天老而问之曰:‘凤象如何?’天老对曰:‘夫凤,鸿前,鳞后,蛇颈而鱼尾,龙纹而龟身。燕颌而鸡喙。戴德、负仁、抱忠、挟义,小音金,大音鼓。延颈、奋翼、五彩备举,鸣动八风,气应时雨。食有质,饮有仪。往即文始,来即嘉成。唯凤为能通天祉、应地灵,律五音、览九德。天下有道,得凤象之一则凤过之。得凤象之二则凤翔之,得凤象之三则凤集之。得凤象之四则凤春秋下之。得凤象之五,则凤没身居之。黄帝曰:“于戏,允哉!朕何敢与焉?”于是黄帝乃服黄衣、戴黄冕,致斋于宫,凤乃蔽日而至。黄帝降于东阶,西面,再拜,稽首曰:‘皇天降祉,不敢不承命。’凤乃止帝东园,集帝梧桐,食帝竹实,没身不去。”

  当下便向迦陵道:“在下听闻人说,凤凰性格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想不到今日竟能亲眼见到此神鸟……所幸何如!”

  迦陵笑道:“沈公子不妨乘上其身一试。”

  二人跨凤乘风,沈冥不由便向身下看去,但见云霞如丝絮,烟雾如帷幕,又怎看得清下面的情景。此时,耳畔响起了迦陵的声音,“沈公子,切勿分神,以免误坠。”沈冥听了,只得抬头,只听得呼呼风响,自两鬓流过。

  二人不知飞了多久,只见遥遥云海之中隐隐出现了一座宫殿的轮廓。

  这座宫殿又比那神龙殿不同,只见殿顶皆是碧沉沉的琉璃造就,殿前种种奇花异卉,皆叫不出名字。四周又有几尾彩凤盘旋飞舞。宫门前却立着两排玉簪珠履的彩衣宫女。她们身上不知穿的是什么料子的衣裳,看上去如同星辰一般灿烂。

  见凤凰停在殿前,宫女们纷纷向前施礼,口中道:“恭迎殿主銮驾。”

  迦陵和沈冥下了凤身,向其中一人吩咐道:“贵客驾临,速上香茗款待。”

  二人在一群绝色宫女的簇拥下进了殿内,迦陵先请沈冥在左手宝凳上坐了,自己也居中坐下。

  一时宫女用玉杯奉上茶来,沈冥见那盏中汤液似乳,未及捧在手中,早已甜香氤氲,实不知为何物,却也不好便问。

  他想起在神龙堡饮茶之事,心中却又踌躇起来。迦陵见他神色有异,笑道:“沈公子不妨便饮,我处之茶,原与你们那里不同。”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