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5 23:37:2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四八 汴梁城太医逢毒手 神龙堡密使遭暗算

四八 汴梁城太医逢毒手 神龙堡密使遭暗算

更新于:2011-03-20 16:51:21 字数:3196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沈冥在慕容世家调养数日,伤势已有所好转。

  慕容崎岫等人见他恢复神速,皆暗暗称奇,却也不免问起当日发生之事。

  沈冥想起薛麟之死,心中不免郁郁,只将那晚自己追踪黑衣人遇到神龙堡、绛云宫等人之事的经过说了一些,却略过了薛麟自行断臂坠崖等事。

  他因听慕容崎岫说那日始终没有找到薛麟的尸身,心中竟隐隐有一个念头,明知以薛麟当时之伤势,纵使未落入万丈深谷,也是有死无生,却仍暗暗盼着或有奇迹出现。

  慕容璇玑见他伤势大好,心花怒放,孙琦在旁看了暗笑。

  卓凡这几日却似很是失落,也不似往日一般和孙琦等人玩笑,众人相聚之时,他却往往在一边沉默无言。

  慕容璇玑一颗心全扑在沈冥身上,哪里还理会卓公子是喜是怒?孙琦在一旁看出端倪,不由得暗暗纳罕。

  转眼过了七日,沈冥自觉伤势已经痊愈,心中正做打算,却见慕容崎岫引着一人入内,向沈冥笑道:“沈兄且看是谁来了。”

  沈冥抬头,恍惚间只见一个俊秀少年随慕容崎岫而入,不是薛麟是谁?他心中大喜,登时起身上前将他一把抓住,却听一个声音笑道:“沈兄这是怎么了?”定睛一看,眼前哪里有薛麟的影子,那随慕容崎岫进屋的,不是别人,却是乾坤堂地巧堂堂主江南飞。

  他一惊之下,失望之色不由得便流露出来。

  江南飞和慕容崎岫对视一眼,心中都是诧异。三人落座之后,江南飞便道:“听说沈兄日前为绛云宫主所伤,如今身子可复原了?”沈冥因适才错将他认作薛麟,心下不免惭愧,便道:“承蒙江公子挂念,沈某已经好多了。”江南飞道:“原本应该早些来看沈兄,只是京城总堂那边有些要事将我调去处理,今早方回,听说沈兄伤重,特来相探。”

  沈冥听了此言,又将他细细打量,果见他一身风尘之色,显然是刚回苏州未曾休整便来看望自己,心中更是感激。又听说他自京城而回,不由得问道:“沈某离京已久,却不知这些时日以来,京中可有什么大事发生?”

  江南飞见他询问,笑道:“京城乃天子脚下,每日自然都会有些事情,但若说什么大事,可也算不上……对了,我去之时,恰好赶上天寿堂堂主自冀北返京,还带回来一个小女孩儿,说是他门下弟子。”

  沈冥不由也笑道:“想不到阿境却会第一个收徒弟……如此说来,岂不是也有人称呼我做师伯了?”

  三人抚掌而笑。

  慕容崎岫见沈冥颇为开怀,心下也甚欢喜,便对江南飞道:“江公子这番来得及时,沈兄这几日都不见笑容,你这一来倒让他笑得畅快。”

  江南飞却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事……”

  二人见他神情凝重,便各自敛住笑容问道:“何事?”

  江南飞沉声道:“我离京之时,路过五朝门外,却逢几位朝中官员犯了事,全家皆被押在那里满门抄斩……”

  慕容崎岫听了倒也不觉如何,沈冥却吃了一惊,道:“竟有此事?”

  原来大宋朝之死刑却有一定之规,除了犯了极大重罪的要犯应立即处决之外,一般需判死罪的犯人在经过有司备案审理之后,便会报请朝廷批准判斩。判刑之后,犯人都要在狱中关押,直到本年秋后才能处决,也就是所谓的“秋后问斩”,也就是“秋决”。究其原因,乃是由于秋季草木凋零,呈现一派肃杀之气,此时行刑,正是顺应天道肃杀之威。《左传》之中便有“赏以春夏,刑以秋冬”之说。

  此时正值初夏,京城如何竟会有满门抄斩之事发生,沈冥不觉便问:“江公子可知被斩首的是何人?”

  江南飞道:“我当时急于赶路,却也没有细问,只知道其中一位竟是太医院院史罗景思……”

  沈冥更是惊讶,那罗景思自仁宗年间入太医院,迄今已有三十余载,此人医术精湛,仁德广施,乃是两朝太医之首,一向为天子信重。而今皇帝中毒,昏迷未醒,此人却被满门抄斩,却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慕容崎岫见沈冥神情黯然,便问:“沈兄是否与这罗太医相识?”

  沈冥道:“不瞒二位。此人医术高超,医德精湛,又乐善好施,在京城朝野之间声名颇著,平素与我义父也有些交情……却不知他却因何获罪……”

  他自出京以来,经历杀机无限,又从薛艳裳之处听闻种种,已然隐隐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幕后操纵此事。这几日,他除了养伤之外,将事情之前因后果于心中暗暗疏理,竟然也猜到了十之六七,只是此事牵扯甚深,干系重大,却不便在人前明言。

  当下却将话题岔开,三人又聊了一些近日江湖之事,沈冥忽道:“慕容公子,沈某明日想往徐州一行。”

  慕容崎岫猜测他心中仍是惦记着某人生死,却笑道:“沈兄伤势既已痊愈,要往何处自然全由自己安排。”

  *****************************************************

  神龙堡内一片缟素,处处悬挂白幡,前城正堂,竟然已经布置成了灵堂。其间香烟缭绕,一口金丝楠木棺赫然停放于堂中。

  沈冥见了这口棺木,心中大震。

  ——这棺木之中,难道竟会是薛麟?

  此时,神龙堡主龙在渊已来到堂中,沈冥见他全身披麻戴孝,话语脱口而出:“龙堡主!这是……”

  龙在渊神情悲戚,“沈大侠,你来得正好,龙某正要向你询问当日之事的前因后果。薛公子被那妖妇打入谷底之前,可曾留下什么话么?”

  沈冥见到棺木,已是心神大震,此时听龙在渊如此问话,不由道:“这……这棺木之中……当真是薛公子么?”

  龙在渊尚未答话,秦逐鹿却已走上前来,向沈冥一揖,口中道:“沈大侠,多谢你仗义出手,数次相救薛公子……可惜……唉。”一声叹息,却已说不下去。

  沈冥道:“我听慕容公子言道,那****携慕容世家众位高手与秦总管一起搜寻薛公子的下落,并未有所获……”

  龙在渊黯然道:“那日秦总管将此事回报于我,我闻听之后大惊,亲自带人自徐州赶赴天池山,几百人将天池山上下一番搜查,终于在莲花峰下的深涧之中找到了薛公子……”

  他说到此处,满堂中人几乎人人痛哭失声。

  沈冥惊闻噩耗,心头一滞,多日以来心中所想却终成泡影,却实在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走到棺木之前,见白幡覆盖,不由黯然道:“薛公子,沈冥来迟了……”

  龙在渊悲声道:“沈大侠,我听秦总管所言,你二人乃是被薛艳裳打落悬崖,你却如何能够侥幸逃生?龙某此问实无他意,只想知悉其中前因后果而已。”

  沈冥手扶棺木,仰天长叹,当下便将那日自己和薛麟如何被薛艳裳追杀,薛麟如何为令自己逃生而断臂落崖之事向龙在渊一一叙述,神龙堡众人听得心胸如裂,一时之间灵堂之上悲声大作。

  龙在渊一面悲泣,一面恨声道:“薛艳裳这毒妇!当真是心如蛇蝎!当日她暗中命人收买于我,我向公子禀告之后,公子却令我将计就计,将他送到薛艳裳手中……薛公子此举原是为了一举除掉那妖妇,怎料那贱人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此事也都怪我……我明知道那贱人的毒药药性猛烈,却仍是眼睁睁地看着公子将那药服下……”

  他一时激愤,竟将头颅向着薛麟的棺木撞去,“公子!属下实在有负于你……”

  众人见状,连忙将他拦下,沈冥听他言语之中终于带了“属下”二字,哽咽道:“龙堡主。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心中却暗嘲自己分明不能节哀,却仍要忍着悲痛劝说别人。

  龙在渊止泪道:“沈大侠,阁下之高义,神龙堡上下皆铭记在心,永感大德。”说着便向沈冥一拜,沈冥忙伸手搀扶:“龙堡主不必多礼。”龙在渊道:“沈大侠远来辛苦,还请内间歇息奉茶。”

  沈冥此时心中亦正想得有事,却想借此时机,向龙在渊问询神龙堡与大天罗宫之间的渊源。虽然薛麟曾言道,大天罗宫之中并无“但愿长醉不复醒”的解药,但因薛艳裳出身于此,想来还是能够从中找寻到一些有用之线索。当下便随龙在渊进了内室。

  二人坐定,侍女奉上香茶,饮胜。沈冥便向龙在渊提及大天罗宫之事,龙在渊沉吟半晌方道:“沈大侠,薛公子生前没有向阁下说过此事么?”

  沈冥道:“沈某只从薛公子和绛云宫主的口中隐约得知此事,至于内中详情,却是丝毫不知。”

  龙在渊闻言,笑道:“原来如此。沈大侠不知却好。呵呵。”

  沈冥正在喝茶,听他笑声有异,刚要抬头看去,猛然间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心中暗道“不好”。竟是于不知不觉间受了暗算。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