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05:4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四一 颜梦痕承欢明私恋 方御风借罪暗相询

四一 颜梦痕承欢明私恋 方御风借罪暗相询

更新于:2011-03-17 22:34:35 字数:3182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这座房舍原本很是宽敞,却被十几道雕镂新鲜花样隔扇分出了层次。

  那槅扇的腰板和裙板之上皆装饰以浮雕,或有三国故事,或有山水花鸟。人物须发毕现,淋漓尽致;花卉花瓣翻卷,花叶纷披。红木雕花案上,设着二尺来高的朱红珊瑚,正中悬着前朝仕女图。整间房子陈设极其华丽。

  房中有一白玉小机,几边坐着一人。正用一只毫无瑕疵的玉手,将一盏茶轻轻放在了几上。

  顺着这只手看去,却是一幅镶金嵌玉的衣袖。此时,衣袖的主人正愁眉深锁,想着几日前发生的事情

  ——贼人为什么放着那么多珠宝字画不要,单单偷走了青羊尊?

  ——这其中,却有什么玄机?

  ——莫非……和剑魔殿有关……和他……有关?

  ……………………

  窗外廊上脚步声轻响,一个十五六岁的稚龄少女悄悄在门外探了探头。她见屋内的华服美妇正在出神,便欲转身离去。

  不料,行动之间,已然为人所察。

  “梦痕!你在干什么?”

  少女背对着门,吐了吐舌头,这才转身回来。她一进屋便扑进那华服美妇的怀中,娇笑道:“娘。我不过是想出去顽一会儿。”

  那美妇神情严肃,“这是什么时候?你还想出去疯不成?!”

  这少女正是颜家庄的小姐颜梦痕,那华服美妇正是她的母亲,颜家庄庄主的遗孀。

  颜梦痕娇声道:“什么时候?不就是丢了个青铜器么?值得娘这么大惊小怪的!”

  颜夫人瞪了她一眼,“青铜器?那四羊方尊是你爹爹在世之时最为心爱之物,如今却无缘无故的被人所盗……还是在这个时候……不对……不是无缘无故……”

  颜梦痕见她如此紧张,撇了撇嘴,在她脚边的小矮凳上坐下,双手支着下巴,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颜夫人见她如此惫懒,心中更是生气,道:“你这丫头!又在瞎琢磨些什么?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个新近认识的姓谈的小子?!”

  颜梦痕被她道破心事,忙道:“才没有呢!我想他做什么?……这个没情没意不识好歹的家伙……”

  颜夫人冷笑道:“你才有多大?知道什么情意?我告诉你,这世上的男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幸亏那姓谈的小子知机,自己走了,倘若他胆敢对你多做纠缠,我定然要教训于他。”

  颜梦痕闻言,小声道:“是么?谈公子的武功好得很,是不是能教训得了却也说不定呢……”

  声音细若蚊蝇,颜夫人却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她刚要出言训斥女儿,却见一名丫鬟匆忙进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颜夫人面色微变,道:“此事当真?”

  那丫鬟垂首应道:“那人就在前院厅中等候。”

  ……………………

  颜夫人携着两名丫鬟到了前院,还没进厅,远远就见一群人在厅口观望,皆是本庄之人,其中倒有十之八九是颜家庄的丫鬟仆妇。

  只见这些人目不转睛的向厅中瞧去,有的倒还算得上探头探脑,有的却几乎纹丝不动,真当得上“呆若木鸡”四字。

  她一见之下,不由大怒,向众人喝道:“都在做什么?!”

  那群人见主母驾到,吓了一跳,登时散了,却仍有几个胆大的,在院中徘徊不走。

  颜夫人见状,碍于厅中客人在此,不便再行呵斥,只得扶着两个丫鬟步入厅中。

  厅中原本坐得有一人,见两个丫鬟陪着一名华服美妇进入,心知便是颜家庄主人,当下起身上前施礼道:“在下给夫人见礼。”

  颜夫人自恃矜贵,只淡淡道:“公子免礼。”便向厅上正中主位坐下。

  待得那人施礼完毕抬起头来,她却不由得一怔,身边两名丫鬟却也顿时呆住。

  只见眼前站立之人白衣素袖,气度雍容,相貌更是俊美异常,实为世间罕见。

  她一怔之下,心中一凛,随即却定了定神,道:“请问公子,高姓大名?仙乡何处?”

  白衣人道:“晚辈姓方,乃汴梁乾坤堂弟子。”

  颜夫人“刷”的一声站了起来,“阁下莫非是天英堂堂主方御风?”

  白衣人笑道:“难得夫人也知道在下。”

  颜夫人脸上笑容大作,“原来是方公子……贱妾怠慢了。嫣红,快给方公子换上极品好茶来。”

  她人生得极美,虽然年纪稍大,但此时语笑嫣然,宛若牡丹盛放,任谁见了都自会心摇神驰。

  方御风却似视而不见,只正襟危坐。

  一时嫣红送上茶来,先将托盘中的茶盏放于桌上,这才去取先前的那盏旧茶。方御风见她低头垂首,一眼都不敢看向自己,却道:“多谢姐姐。”

  那嫣红听了这话,心中一颤,脸上一红,手上一抖,一盏茶之中却有大半盏尽数倒在了方御风的袍子上。

  方御风“诶哟”一声,连忙起身,颜夫人面色一沉,斥道:“贱婢无礼!”嫣红直吓得脸色苍白,也顾不得地上茶水,连忙跪在地上求饶。

  颜夫人哪肯绕她,喝道:“来人,将这个无礼贱婢拖到柴房里去!”

  方御风见此情形,忙道:“夫人息怒,此事皆因在下而起,还请夫人饶了这位姐姐。”

  颜夫人道:“公子不明就里,妾身并非因这一桩事情生怒。只是这丫头素日里眼空心大,仗着是我的贴身丫头,就将颜家庄上下皆不放在眼里。今日更是冲撞贵客,妾身却不能将她轻饶!”

  方御风道:“夫人若是追究她平日里的过错,在下倒也不能相阻,只是今日之事,实属碰巧,倘若这位姐姐于今时今日受罚,倒是方某的不是了。”

  颜夫人闻言笑道:“早就听说方公子能言善道,是令总堂主座下第一位得意之人,今日一见,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既然公子求情,暂且记了这次。嫣红,还不给方公子磕头!”

  嫣红听了,当即向方御风磕头谢罪,口中道:“多谢方公子!”

  方御风笑道:“姐姐请起。”

  他见身上衣袍自腰向下湿了大半,却向颜夫人道:“夫人,方某有一不情之请……可否借庄中一室,将衣服烘干。”

  颜夫人闻言,这才醒悟,忙道:“这怎能说是不情之请,方公子太也客气……嫣红,还不快带方公子去换身衣服。”

  嫣红向她福了一福,这才向方御风低声道:“方公子,请。”

  ………………

  方御风随着嫣红到了厅后一处静室,还未说话,却见嫣红已自后面柜中取出一件袍子,红着脸向他道:“婢子伺候公子更衣。”

  方御风笑道:“这却不必,姐姐只需取一火炉给我,待方某将衣服自行烘干便是。”

  嫣红道:“公子不必客气,婢子今日幸得公子向夫人求情,否则真不知要落得什么下场,公子大恩大德,如同再造,莫要说服侍更衣,便是……便是……”说到此处,脸上更是红霞一片。

  方御风笑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他见嫣红言语之间对自家主母十分畏惧,便问道:“姐姐言重了,莫非贵庄夫人待下人十分严苛?”

  嫣红见他发问,又见此时却无旁人,便悄声道:“我和公子说了,公子千万莫要告诉别人。”

  方御风连忙点头,道:“在下保证绝不将此事外露。”

  嫣红小声道:“公子想必也是武林中人,多半也知道我家已故老爷的名头?”

  方御风道:“颜老爷在蜀中武林内也是一位名人,方某自然知道。”

  嫣红又道:“我家老爷固然是武功高强,可是夫人的武功却也丝毫不逊于他。”

  方御风奇道:“我素日只听江湖上常常提起颜家庄主的名号,却从不曾听说贵庄庄主夫人是何样人物,姐姐莫非知道此中内情?”

  嫣红道:“内情不内情的,我却不知。只是老爷在世的时候,我曾经在后院练武场上伺候过他茶水,有一次,老爷练得兴起,却将夫人请出来和他过招……那些武功招式,我自然是看不懂的,但是事后却听老爷叹气说自己的武功居然还比不上夫人。”

  方御风道:“竟有此事?为何我们在江湖上竟然全不知情?”

  嫣红朝他微微一笑,道:“亏得你问了我,这庄子里面竟没有第三人知道这事。”

  她和方御风说了一会儿话,已经稍觉熟络,一时间怯意全无,当下接着道:“我因自幼便被家里卖到了颜家庄,也算是这庄子里的老人了,那个时候夫人刚刚嫁给老爷不久,平时极少出门,差不多整日便是在房中看书。我们也都不知道她会武功,直到那一次老爷硬要她陪着过招,我们在场的几个人这才知道。但是夫人和老爷都不许我们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因此外间之人却无法得知。”

  方御风听得她说完,自觉离厅时间已经不短,看了看身上袍子,竟然不用火烤,早已半干了,一时笑道:“和你说了这会儿话,我的衣服倒已经干了,我看也不用换了,这就出去罢。”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