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7:21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四十 碧水赋诗吟风弄月 天池苦战煮鹤焚琴

四十 碧水赋诗吟风弄月 天池苦战煮鹤焚琴

更新于:2011-03-17 20:13:08 字数:3158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沈冥人在半空之中,正要下落相救薛麟,见薛艳裳突然出手相袭,只得便也于空中防御。

  他自幼便为沈清微所收养,得名师调教,加上他这人天性磊落,虽身在官场数年之久,仍不为官场习气所染。因此出招之际居然雍容大气,隐隐便有一代宗师之风范。

  薛艳裳见他出手居然落落大方,浑不似一般江湖人士,不由得也自喝了一声彩,“好小子!功夫不错!”红袖一卷,已向沈冥当面袭来!

  沈冥见薛艳裳来势汹汹,虽是一抹纱罗红袖,居然劲道极强,犹如飙风扑面,当下双掌横推,将这一卷挡了回去。

  薛艳裳一卷未成,“哼”了一声,抬手轻挥,沈冥在月下看得清楚,只见那手皓如白玉,一如当日缥缈峰上那个绝世的手势。然而,这却又是一个能要人命的手势。薛艳裳手指轻颤,在空中弹了几弹,几缕指风顿向沈冥双目和头面几大要穴疾疾袭来,沈冥见这几指速度极快,却也将袍袖一挥,饶是他内力深厚,这几指却也将他的袍袖打出了数个窟窿。

  薛艳裳冷冷道:“还有第三招!”她见前两招都被沈冥挡过,便即不再留情,饶身而上,一阵猛攻。

  沈冥本不想和她硬碰,但见薛艳裳出招急密,几乎快的令人匪夷所思,自己若不再主动出击,只怕今日更是难以脱身,只得于半空之中和她斗了起来。

  由于他适才已经换上了绛云宫弟子的衣服,因此众人由下向上望去,只见两团红影在空中急速旋转,骤分骤合,且不时发出惊风急雨一般的拍掌之声,显是沈冥与薛艳裳相斗正剧。

  二人身手之快,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却哪里分得出谁是沈冥,谁是薛艳裳?

  薛麟见状,卧在地上笑道:“姑妈,你也说了那个‘老’字!沈清微比你大不了几岁,他既然是老家伙,你自然也老了!”薛艳裳虽在剧斗之中,仍然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薛麟出言讥讽,当下冷笑道:“臭小子耍贫嘴!待我将这小子擒下,再来收拾你!”

  她见沈冥年纪轻轻,认定他功夫再高也是有限,二人在空中拆了几十招,薛艳裳不由得暗暗称奇。薛麟的武功极高,她自然是知道的,由于她一向对这个侄儿颇为忌惮,因此才暗中收买神龙堡龙在渊向薛麟下毒。

  然而,眼前之人的武功虽然较之薛麟略有不及,却也居然是武林中难得一见的高手,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将他擒下。

  沈冥和薛艳裳斗到五十招之后,便渐觉不支。他原想此人纵使武功再高,也终究不过是女流之辈,谁料几十招斗下来,发现薛艳裳的武功竟然还远在当日追杀自己的香染袂和蚩风雷夫妇之上。自己当日尚且能够勉强抵挡蚩香二人联手进攻,但眼下面对薛艳裳,却实难支持。只见薛艳裳在空中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出手之快犹如鬼魅,但身姿美妙却恍若神仙。

  沈冥额头大汗潸潸而下,越斗到最后越是勉强,未料到她的武功竟然高绝神妙,一至于斯。

  薛麟见他二人在空中打得热闹,却道:“如此星辰如此月,你们偏要在这里打打杀杀,当真是煮鹤焚琴,大煞风景。”

  沈冥心中很是诧异,从神龙堡月夜下初见此人之后,薛麟在他的印象里便一直是一个清冷绝俗之人,虽然不能说是惜字如金,但却也轻易不说半句废话。

  此时见他突然在此情此景之下吟风弄月,不由得大为诧异。

  薛艳裳一面向沈冥进攻,一面向薛麟笑道:“麟儿今日是怎么了?我记得你小时候最讨厌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古语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我姑侄已是十年未见,想不到你竟变得如此多愁善感起来!”

  薛麟道:“小时候的事,能做什么准?姑妈,不如你们暂且停手,听小侄在此赋诗一首,以助雅兴。”

  绛云宫众门人见他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诗兴大发,不由得都为之侧目,其中便有几人窃窃私语。

  薛艳裳笑道:“你要作诗便做,休要耽搁了我的正事。”

  薛麟见她二人仍无停手之意,当下一叹,“既然如此,我念我的,你们斗你们的,两不相扰。”

  只听他朗声吟道:“乍暖还寒清明雨,柳丝袅娜影迷离。等闲一江春水绿,千帆浪迹梦依稀。”

  薛艳裳听了,皱眉道:“你这孩子到底是不肯上进!平仄暂且不论,怎么连韵也不对?我们薛家之人,个个都是文武全才,你爹爹是怎么调教你的?武功倒也罢了,诗词之上,竟然如此草包!”

  薛麟笑道:“我不过在这天池山顶上向下面看去,瞧见不少夜间行船,因此一时有感而发,倒教姑妈见笑了。”

  他见沈冥此时早已落在下风,当即向他大声说道:“姓沈的!你快走罢!我姑妈的武功当世罕有敌手,你斗不过她的!”

  沈冥却是一言不发,原来薛艳裳的掌风之中夹杂着极强内劲,令人难以开口讲话。

  薛艳裳见沈冥此时已是左支右拙,又听见薛麟的话,不觉笑道:“麟儿!你倒乖觉!可惜,今日姑妈却无论如何不会让此人下得天池山去。”

  只听空中拍的一声大响,沈冥闷哼一声,却已中了薛艳裳一掌。薛艳裳笑道:“如何?”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往沈冥肩头抓来。

  沈冥受了她一掌,只觉脏腑气血翻涌,猛然见薛艳裳的纤纤玉指马上便要碰到自己肩头,当即沉肩斜身,躲过了这一抓。

  薛艳裳一击不中,立即变爪为拳,向沈冥胸口捶落。

  沈冥人在半空,周围又无可借力之处,况且适才已经给她拍了一掌,这时一口气正换得艰难,因此这一拳竟未能躲过,正被她击在膻中穴上。

  他只觉气息一窒,胸口大痛,登时自空中重重摔落在地。

  他这一摔,周围一众绛云宫弟子立时上前,将他围在了中间。

  薛艳裳一拳击中,却觉得落拳处气息翻涌,竟隐隐含着一股反震之力,此时见沈冥摔在地上难以起身,只道他适才是硬受一拳,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当下分开众人,走到沈冥身前,笑道:“你这小子,武功倒好。居然能和本宫主拆到八十多招,这等年纪,这等资质,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沈冥吐了一口鲜血,强打精神道:“多谢前辈称赞!”

  薛艳裳道:“当日,你在缥缈峰上偷听我们说话,本宫已经饶了你一次,这一次可休想再如上次一般轻易逃脱了。”

  她转目看向薛麟,“麟儿,你的救兵已经被我擒住了。你说,我是把你们俩一起杀了呢?还是将你二人的武功废掉,带回绛云宫慢慢炮制?对了,你中了‘流水落花春去也’之毒,活不过两日……”

  她侧过头想了一想,神情居然带了几分小女孩儿的天真无邪之态,虽然极美,但沈冥和薛麟仍是看得心中一寒。

  只见薛艳裳转头对沈冥道:“不如这样。我将你的四肢斩断,差人送回京城给沈清微,也算是我薛艳裳送给他的一份大礼,如何?”

  沈冥此时莫说逃走,却是连挣扎之力皆无,只得苦笑一下,“晚辈此时身受重伤,已无还手之力,前辈要怎么样,尽管动手。”

  薛艳裳笑道:“这才是好孩子!”当即向门人吩咐道,“斩下他四肢,装在大瓮之中……可别让他死掉!”自己却转身向薛麟走来。

  那群绛云宫人正待依命而行,突然之间,沈冥眼中精光一闪,竟猛然一跃而起,左掌一挥,将身周持剑几人震开,右掌却直向薛艳裳后心袭去!

  薛艳裳早料到他有此一招,转身避过这一掌,沈冥一掌不成,左掌登时跟上,变成双掌合击,直拍薛艳裳面门!

  这两掌蕴含了他毕生功力,犹如风驰电掣一般,薛艳裳吃了一惊,见闪避不及,只得双掌齐出,接下了他这两掌。

  她武功原本就在沈冥之上,因此出掌之时,却只用了五成功力,只觉眼前这青年人内力极强,自己用五成功力接他这两掌,居然稍显吃力。

  绛云宫众门人见沈冥居然诈伤偷袭宫主,却是又惊又怒,纷纷上前欲将沈冥斩于剑下。

  薛艳裳喝道:“闪开!谁要你们相助!难道我还收拾不了这个毛头小子不成!?”当下运劲于臂,打算将内力再加上两成,将沈冥震死。

  绛云宫人听了宫主发话,只得将兵刃放下,停步不前。

  谁料,突然之间,只听“啪”的一声响,薛艳裳一声惨呼,灵台穴上已然中了一掌重手,那灵台穴位于人体后背正中督脉之上,乃人身一大要穴。

  她于比拼内力的当口中了这一掌,登时一口鲜血喷出,直溅得沈冥脸上身上血迹斑斑。

  绛云宫众人大惊,忙上前将她扶住。

  薛艳裳推开两名扶着自己的弟子,转身向偷袭之人看去。但见天池碧水,映着一张和自己一般无二的绝世容颜,出手之人,正是薛麟!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