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5 07:49: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九 白啸天伤子终愧悔 白云烟悲父怨绝情

三九 白啸天伤子终愧悔 白云烟悲父怨绝情

更新于:2011-03-16 20:41:11 字数:3156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白虎门内室。

  这里是白虎门掌门人白啸天的房间。

  此刻,房间中却有四个人

  ——方御风、郑韶、白云烟……当然,还少不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白啸天。

  ——这本就是一件极其隐秘并且见不得光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

  方御风昨日在客栈中的推测果然没错,冰魄神丹正是被白啸天于暗中调换了。

  ——之所以对白云烟说要等十二日,并不是真的要为白云青运功调理脏腑经脉……而是白啸天为了在短时间内伪造出一颗与‘冰魄神丹’相似的丹药,而用的缓兵之计而已……

  郑韶沉默着,方御风也只是偶尔才会向白啸天提一个问题……在白啸天时断时续的叙述中,间杂着白云烟的低泣。

  只听白啸天闷声道:“方公子、郑大侠,老夫糊涂啊……不该换了那颗‘冰魄神丹’……可是……老夫万万没有想到……那颗假药竟然会断送了云青的性命啊!”

  ……………………

  郑韶此刻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他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白云烟却在此时立起身来,向白啸天颤声道:“……爹爹……女儿那天看到的人……竟然真的是你……你这却是……”

  白啸天抓着女儿的手,不住摇晃,“烟儿……烟儿!我对不住你哥哥……我不配为人父……烟儿……”

  白云烟呆呆地看着父亲的脸,思及当日父亲阻止自己给兄长服药之事的情形,百感交集

  ——原来……在那个时候……爹爹就已经打算将丹药换掉!

  ——但是爹爹却又为何要下毒将哥哥害死?!

  ——不!方公子说……下毒的不是爹爹……

  ——但是……我明明亲眼见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方御风听罢白啸天的叙述,向郑韶看去,只见郑韶膛目结舌,竟是听得呆了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父亲为了自身之利益,能够不顾儿子的性命……

  ——人性之恶,竟然一至于斯……

  ——但方御风说……下毒之人不是白啸天……

  ——这却又是怎么回事?

  ………………

  见了白啸天呼天抢地,捶胸顿足的样子,方御风的心中却在冷冷发笑

  ——一定要等到亲生儿子死了,才会后悔么?

  ——人说,世上无不是之父母,弑父自然是大逆不道,但世间一样也会有杀子报!

  ——虽然……

  ………………

  房中似乎只剩下了白氏父女的哭泣之声。

  方御风忽道:“白掌门,在下仍有一事不明,还请实言相告。”

  白啸天抬起头,“什……什么……”

  方御风道:“请问白掌门是用什么东西换掉了那颗真的‘冰魄神丹’,那颗‘冰魄神丹’眼下却又在何处?”

  白啸天闻言,再次垂下了头,过了许久才道:“那一日,我让烟儿将药藏入密室,之后便借口查验那药的真假,去找了川西名医孙金匮……我让孙金匮按照‘冰魄神丹’的样子,用白蜜制作了一颗一模一样丹药,放进了密室……那颗真的冰魄神丹,老夫却也尚未服用……烟儿……它就在那边柜子最下面的夹层之内……”

  白云烟闻言,冲到室内一个柜子之前,将柜子打开之后,果见内里有一夹层,她颤抖着将夹层打开,取出一个小小锦盒。

  ——锦盒之内,赫然便是那颗‘冰魄神丹’。

  郑韶见了,忍不住道:“白掌门,这颗丹药在你的心中……真的比亲生儿子更为重要不成!”

  方御风却道:“白掌门这一番心思,方某实是不知该对此说些什么……”

  他见白啸天一脸愧悔,又道:“既然你说那药是白蜜所制,为何令郎服下之后竟然会七窍流血而死?”

  白啸天惊道:“这事老夫却委实不知!我本意以为云青那孩子已经昏迷三载,便是服了‘冰魄神丹’醒转过来,只怕这后半生也难以再在武功一途上有所精进……我白虎门……我白虎门……唉……”

  “我原以为,是那孙金匮在制药过程中暗中投毒,事后也曾向他质问此事,他自是矢口否认……我因担心他恼羞成怒,会将暗中制药一事公诸于众……因此便没有再行追问……况且……那孙金匮和我家乃是世交,与白虎门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他为什么要下毒加害云青……但若不是他……”

  郑韶怒道:“白掌门,人家害死了你儿子!你居然连问都不问清楚,查都不查一下……”他冷冷道,“这也难怪,你原本就不在乎你儿子的性命!”

  白啸天急道:“郑大侠!老夫并非冷血无情之人!并非罔顾亲生儿子的性命!都怪我一时贪心糊涂,妄想在武功上更上一层楼,令白虎门真正能够在川西扬眉吐气……而今……真是悔不当初啊……”

  白云烟此时却哭道:“爹爹……你怎会如此……怎能如此啊……”

  一时之间,父女二人抱头痛哭。

  郑韶看得很不是滋味,他见方御风倚在墙边,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这对父女,眼中却丝毫没有怜悯同情之意,和他往常素日之情状大不相同,不由暗暗纳罕,却也不敢开口问他。

  片刻,方御风道:“白掌门,你难道就没有怀疑,令郎之所以中毒身故,乃是另有一人将你的药暗中换掉了么?”

  室内三人尽皆愣住。

  “方某虽然对白掌门的行径极是不齿,却也不能因此而放弃了对真相的追查,此事眼下仍是有诸多疑团未解,方某暂时告辞,不日再来拜望。”

  说完,竟头也不回,转身扬长而去。

  郑韶见他走了,自然也不能在白虎门多做停留,当下却向白云烟告辞,急忙追了出去。

  白云烟痴痴地望着方御风的背影,心中着实不明白,为何同一人在短短两日之内的变化竟会如此之大。

  ——这个冰冷淡漠的白衣人,和昨日在前厅递给自己巾帕的优雅公子,竟然是同一人么?

  ………………

  郑韶在白虎门大门外追上了方御风,

  “方公子。”

  “郑兄有何话讲。”

  郑韶见他自白虎门出来之后,对自己也冷漠了许多,自以为是由于自己昨日在客栈之中冲撞了他的缘故,当下便道:“郑某特向方公子赔罪。”

  方御风淡淡道:“郑兄何罪之有?”

  郑韶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发,道:“郑某昨日不明就里,一时激愤,冲撞了公子,希望方公子‘大人不见小人怪’,对在下宽恕则个。”

  方御风听了此言,仍是淡淡道:“昨日之事,方某并未萦心,郑兄多虑了。”

  郑韶见他仍然甚是淡漠,心中竟自不解,却听方御风问道:“郑兄是否觉得小弟今日与往昔略有不同?”心中暗道你那里是略有不同?分明就是换了一个人么!

  转念又想,听说方御风在京城之时和昔日忘忧馆主谈谁论之子谈倦相交甚深,武林中人都传说谈倦待人极冷,性情古怪,万人入不得他眼……今日看了方御风的举动,才知道什么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他虽然心中作如是想,但口中却不敢说出来,生怕真的被自己猜中,这方御风当真如那谈倦一般为人。

  方御风见他神色,心中却已料到了七八分,“郑兄是否认为小弟乃是一个喜怒无常之人?”

  郑韶心中正想着这件事,听他发问,不由得便点了点头,猛然醒悟,忙道:“不是!郑某并无此意!”

  方御风淡淡一笑道:“郑兄不需向方某多做解释,便是兄台心中当真作如是想,也在情理之中。”

  郑韶心道坏了,自己只怕又得罪了他,正在发愁,方御风又道:“今日之事,原是小弟行错在先。方某原不该将心中一时之好恶流露于外……”

  郑韶忙道:“非也非也!郑某今日方知,方公子才真正是宽宏大量、嫉恶如仇之人……”他想了想“宽宏大量”和“嫉恶如仇”似乎不应该放在一处,一时间却也想不到什么言辞,只得便说出来。

  方御风闻言,低头沉默片刻,再抬起头时却道:“嫉恶如仇?方某并非如郑兄心中所想……”

  “我只是对白啸天的行为感到很是悲哀……虽然他只是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想让他的儿子死去……但是,他却也剥夺了亲生儿子活着的权利……正如昔日王导那一句‘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郑韶听了这话,沉思了一会儿,忽道:“方公子,郑某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却不要怪罪。”

  方御风道:“郑兄请问。”

  见方御风答应的如此爽快,郑韶却似是犹豫了片刻才道:“方公子,郑某听说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投身于乾坤堂令总堂主门下了,却不知方公子原籍何处?家中尚有什么亲眷?令尊令堂又是何等人物?”

  方御风闻言,脸色微变。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