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5 22:25:1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八 天池山上难明旧恨 碧水岸边试问闲愁

三八 天池山上难明旧恨 碧水岸边试问闲愁

更新于:2011-03-16 18:07:43 字数:3155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薛艳裳听了薛麟的话,一声轻笑,“小鬼头儿,你想套我的话,只怕还要多历练几年。”

  薛麟苦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在姑妈面前,哪有小侄捣鬼的份儿。”

  薛艳裳闻言,面若寒霜,缓缓道:“麟儿,你好大的胆子。你明知道我最讨厌那个字,却偏偏要在我面前说出来……”

  薛麟似乎很是惊讶,“姑妈指的是……小侄失言了,姑妈勿怪。”

  薛艳裳凝视着他,从沈冥的角度看去,她和薛麟除了服饰打扮不同,竟然便似照镜子一般,一模一样。

  沈冥自经缥缈峰一役之后,乃是第二回见到薛艳裳,只觉此人容貌美得异乎寻常,却从未辨别过她的年龄。这时听她姑侄二人对话,显然是薛艳裳的年纪竟已不小,却偏偏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提到老字。当下却对她细细打量,但见她肤如凝脂,吹弹得破;眼似秋水,神光流盼;青丝乌黑,光可鉴人。俨然便是一个妙龄女子,何曾有半分老态?委实看不出她的年纪究竟几何?

  薛艳裳道:“你从小便天资过人,这等资质便是在大天罗宫之中也是罕见……姑妈真是舍不得让你死……可是留着你,又不肯帮姑妈办事……你倒说说看,让我拿你如何处置?”

  薛麟听了她话,沉默了一会儿,笑道:“姑妈既然问了,小侄也不能相瞒。当年我爹爹是如何答复姑妈的,今日侄儿也是一样。”

  薛艳裳冷笑:“麟儿,你幼年之时,姑妈待你如何?待你爹爹如何?你爹那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是他的亲姐姐,他却帮着外人来对付我!”

  薛麟道:“姑妈今日既然将话说到这里,那也就容做侄儿的说两句。你因觊觎大天罗宫宫主之位,与天心宫主争斗多年,却在哪一件事情上能赢过她?哪一次不是天心宫主对你再三忍让?”

  “忍让?!我用得着她让么?当年十大长老原本就属意我接掌大天罗宫,要不是因为天心未遣是天颜无色的侄女,我今日又怎会流落异乡?在西粤一隅做那小小绛云宫的宫主!”

  沈冥越听越奇,想不到薛艳裳和大天罗宫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渊源。想来她原本也是大天罗宫之人,并且在宫中地位甚高,一度几乎能够接掌宫主之位,但由于种种原因落选,这才一怒之下远走西粤,创立了绛云宫。

  薛麟道:“可是我听爹爹说,姑妈当年之所以落选宫主,并不是天颜宫主偏心向着自己侄女,而是另有隐情……”

  薛艳裳脸色大变,自池边一掠而入池中。只见她足尖在水面上一点,居然便停落在了天池碧水之上!

  沈冥见她立于水面,居然如履平地,这轻功真似轻若无物,却不知是如何练成。

  只见薛艳裳俯下身子,长长的头发垂到了水中,她也毫不在意。她将脸凑到了薛麟的耳边,低声道:“薛练衣居然连这桩事情也告诉你了,他还和你说什么了?”

  由于沈冥和二人相聚实在太远,因此薛艳裳这般低声说话,他便听不见了。沈冥知道她二人此时所言乃是极其隐秘之事,因此连绛云宫的门人也不许听见。

  薛麟见薛艳裳如此紧张,便也对她轻声笑道:“我是我爹爹的儿子,他老人家有什么事情自然都会告诉我的……不像姑妈,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

  话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薛麟脸上已挨了薛艳裳重重的一记耳光,雪白的面颊上登时显现了五个手指印记,一道殷红血丝顺着嘴角缓缓流下。

  薛麟不怒反笑,“怎么?姑妈真的生气了?呵呵,我还以为姑妈压根儿就不在乎这件事情,也不在乎自己儿子的性命……”

  薛艳裳伸手拽住薛麟衣襟,将他拉向自己的方向。由于薛麟此时正被铁链锁在石上,薛艳裳如此大力一拽,铁链登时便往薛麟身上陷落,同时,胸口也几乎憋闷得无法呼吸。他痛苦得微微皱眉,薛艳裳却冷笑道:“麟儿,你这个坏孩子,你知不知道惹火了我会有什么下场?”

  薛麟咳嗽了两声,皱着眉笑道:“什么下场?反正我现在也已经生不如死,姑妈倒真不妨让我见识见识,您的绛云宫里还藏着什么宝贝!”

  薛艳裳直起身子,笑道:“你呀!就是嘴硬!一会儿可不要哭着求姑妈饶了你……不要埋怨姑妈狠心,不念姑侄之情啊!”

  她在水面上笑得花枝乱颤,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了,想来你心中最恨的人应该不是我,而是那个背叛了大天罗宫,把你出卖给我的叛徒——龙在渊,是么?”

  沈冥只听的心惊肉跳

  ——神龙堡居然也隶属于大天罗宫!

  ——龙在渊居然将薛麟出卖给薛艳裳!

  ——既是如此,为何龙在渊还要派人前来苏州营救薛麟?

  ………………

  他心中千头万绪,一时难明。眼见薛艳裳不知要对薛麟用什么厉害刑罚,薛麟如今身中剧毒,莫说用刑,只怕说不了几句话就会断气了。适才听他二人所言,当今圣上所中之毒居然是出自薛艳裳之手,却和大天罗宫没甚么关系,只是不知薛麟口中的那个“权势之人”究竟是谁?倘若薛麟一死,想要从薛艳裳口中得知事情真相,却是千难万难!沈冥打定主意,一定要救薛麟脱险!

  他趁薛艳裳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薛麟身上,自己却偷偷潜到了那群绛云宫弟子的外围。那些门人的武功和沈冥相较,自是远远不如,因此竟未察觉。沈冥见有二人远远站在离众人两丈左右之处,便倾身上前,轻轻弹指,那两人哼也没哼一声,便软软倒下。

  沈冥将这二人拖到一边的山石之后,幸喜竟然是一男一女。他当即剥下那名男子身上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从山石背后走出,仍旧站在适才二人所站之处。

  由于当时月色昏暗,那群绛云宫弟子的目光又都集中在宫主和薛麟的身上,竟然谁都没有察觉。

  沈冥细数了一下人数,倒也不多,约莫五十几人,心道必须一击即中,否则给他们觉察,可是大大不妙。他伸手入怀,摸了摸囊中的暗器数量,与眼前敌人数目相比,却还差得很远,不由暗暗叫苦。然而一路摸下去,指尖却碰到了一个犹如蜡丸的东西。

  沈冥心中一动,随即大喜,心道这番却有救了。原来那个蜡丸不是别物,却是沈清微亲手所制的一枚烟雾弹,名字却极富诗意,叫做“试问闲愁都几许”。这句词,乃是当朝一神童贺铸所做,全词却是如下: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沈清微因极其赏识贺铸其人,又因为下半句中带有“一川烟草,满城风絮”八个字,这才将自己所制之烟雾弹,取名为“试问闲愁都几许”。

  这烟雾弹小如雀卵,但是威力却极大,一经施放,方圆几十丈内皆烟雾弥漫,人影难寻。

  沈冥见身边竟有此物,大喜过望。

  却听薛艳裳冷冷道:“将这小子解下来,把咱们宫里带来的好东西都拿出来给他试试。”

  便有几名绛云宫弟子依言上前解开薛麟身上铁链。

  原来那“流水落花春去也”之毒,能令中毒者身如万蚁咬噬,从肤至骨,皆痛不欲生,因此薛艳裳倒也不怕薛麟逃跑。

  薛麟此时生不如死,纵有一身绝世武功,也施展不得,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沈冥见那几名绛云宫门人将薛麟从天池之中拖到了岸上,此时岸上却已经摆出了几种极其古怪的刑具。薛麟见状,又是微微一笑,道:“小侄多谢姑妈成全。”

  沈冥见此时机会难得,便将“试问闲愁都几许”取出,向绛云宫门人所站之中心位置的地面投掷过去!

  谁料,薛艳裳听得风声有异,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也不见她人有丝毫移动,只是袍袖轻舒,袭出丈余,轻轻巧巧地便将那枚烟雾弹揽于袍袖之内。

  霎那间,绛云宫众弟子同时转身,向沈冥看去。

  薛艳裳美目流动,凝视着沈冥,冷冷道:“这点雕虫小技,也想在我面前卖弄?”她举起手中的小小弹丸,就着月色看了一看,笑道:“原来你是沈清微的弟子。是你师父派你来的么?”

  沈冥见事情败露,又见绛云宫一干人已纷纷亮出兵刃上前围攻,当下却不迟疑。只见他轻身一跃,竟是直朝着薛麟所在的位置扑去。

  薛麟隔着众人早已看见沈冥,似乎并无半点惊讶之态,嘴角边却挂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沈冥人在半空之中,正要朝着薛麟所在方位下落,却忽闻一股香风袭来。只听耳边一个女子声音道:“沈清微这老家伙,专门和我过意不去。你是来救这小子的么?”声如莺啼,音似凤鸣,正是薛艳裳。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