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01:20:1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三四 方御风闺中惹相思 白云烟栈内怨痴情

三四 方御风闺中惹相思 白云烟栈内怨痴情

更新于:2011-03-14 23:04:58 字数:3158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白虎门内院。

  日间发生之事仍在白云烟脑海之内久久回旋。

  ——方御风和郑韶为何会突然到白虎门来?

  ——方御风为什么要问起哥哥亡故的事情?

  ——这件事情……又让自己如何对外人说呢……

  ………………

  此时,她梳洗已毕,便让丫鬟自去睡了,自己却在闺房之中,倚在梳妆台畔走神。

  ——方御风果然如武林传言之中一般俊美无俦,难怪有人说天下间的女子都会为他动心。

  白云烟举起日间方御风递给自己拭泪的巾帕,轻轻在指间搅绕着,“心知拿了颠倒看,横也丝来竖也丝。这般心事有谁知。”

  喃喃念了这几句,白云烟只觉得脸上发烧,左手在脸颊上一摸,同时向镜中照去,只见红晕双颊,艳若桃花,分明便是一个思春少女的模样。

  她向镜中看了一阵,只但觉镜中之人眉目如画,当真是一位俏佳人。

  半晌,却叹了一口气,幽幽道:“天下间容貌胜过我的女子却不知有多少,他又怎么会对我留意……”

  欲待将手帕放下,却又有些不舍,走至床边刚将帐子放下一半儿,却听窗外有轻叩之声。白云烟还以为是自己的丫鬟,便道:“是翠儿么?我这里没事,你去睡罢。”

  却听窗外一人低声道:“在下方御风。”

  白云烟心中一震,手中的帕子也掉在了地上。

  **************************************************************************

  客栈之内,方御风将白云烟让于上首坐下,自己却在下首相陪。

  郑韶虽然没有露面,但他的房间就在隔壁。因此方御风的一番举动自然也都落在他眼中。

  原来,他和方御风日间离开白虎门之后,方御风曾对他提起要单独约见白云烟。郑韶本以为他日间是在说笑,没想到方御风说去就去,竟真将白云烟请了来,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

  方御风见白云烟双颊晕红,神情不甚自在,便道:“男女有别,方某晚间不便擅入小姐闺房,因此特请小姐来此一叙。”

  白云烟道:“方公子,有话请讲。”

  方御风道:“日间方某言语不慎,引小姐伤心,在此先向小姐赔罪。”

  白云烟低头道:“日间失礼的乃是云烟,方公子和郑大侠远道而来,云烟非但未能一尽地主之谊,反而因家事见罪于二位,实乃罪过。”

  方御风微笑道:“方某知道小姐乃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深恐小姐为此事而烦心,所以才将小姐请来,将此事说开,以免两相记挂。”

  白云烟却在此时抬头,正好看到了方御风面上这一抹微笑,她心中一时百感交集,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二人于房中静默良久。

  ……………………

  方御风此番晚间相请的目的,白云烟却是知道的。

  ——倘若不是为了武林中的大事,他又怎么会千里迢迢来到川西?

  ——难道白虎门中近日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已经引起了方御风的侧目?

  ——哥哥的死因至今不明,父亲却又身染重病,自己一介女流如何能支撑一个门派?

  她辗转沉思,突然道:“方公子,云烟知道你的意思。”

  方御风轻轻道:“白小姐,令兄青年亡故,实是武林憾事,方某知道你心中难过。只是我听人说,白兄之死颇有蹊跷,只怕还与这两年来蜀中门派连续被灭之事有关,这才特意前来白虎门一探究竟,还望白姑娘指点详情。”

  白云烟听了这话,神色一变,登时从椅中站起,急道:“什么?我哥哥之死竟与断剑门等门被灭有关?这却是从何说起?!”

  方御风沉声道:“方某眼下也仅是猜测,只因内中详情不明,所以特请白姑娘将令兄之死的前前后后如实相告……此事关系蜀中武林正道之元气,望姑娘不要推却,方某在此拜谢了。”说毕,起身向白云烟施了一礼。

  白云烟见他神色郑重,便缓缓向椅中坐了,“此事……却让我从何说起呢……”

  …………………………

  原来,自从那日得到了“冰魄神丹”之后,白氏父女便遍请名医来鉴定这丹药真伪。见丹药果是真品,白云烟便想将丹药马上给兄长服下。但白啸天却言道白云青卧床已久,气血运转皆有问题,抵挡不住“冰魄神丹”的强劲药效,倘若匆忙服药,只怕会导致其脏腑受损,因此命白云烟暂时将丹药藏于白虎门密室之内,待自己为白云青运转经脉十二日之后,再将丹药服下方可。

  白云烟见父亲说得有理,便依言将药放入密室妥善收藏。十二日之后,她将丹药取出,给兄长服下,不料,白云青服下之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七窍流血,一命呜呼!

  …………………………

  方御风听毕白云烟所言,道:“如此说来,令兄竟然是中毒而亡。”

  白云烟垂泪道:“正是。”

  方御风道:“姑娘适才所言,那‘冰魄神丹’乃是真品,却如何又会使令兄中毒?”

  白云烟闻言,身子一颤,半晌却不说话。

  方御风看着她道:“姑娘……莫非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只听白云烟涩声道:“方公子……请你莫要再问了……我……我不知道……”

  方御风见她突然之间目光散乱,显是心中正在进行着极大的挣扎,当下叹道:“白姑娘,你便是不说,方某也已经猜到……”

  白云烟猛然抬头,盯着方御风,颤声道:“你……你猜到了什么?”

  方御风淡淡道:“那颗“冰魄神丹”,早就在这十二日之内,被人用掉包之计偷换成了毒药!”

  白云烟听闻此言,神情巨变,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完整,“你……你……我……唉……”

  方御风接着问道:“姑娘可知这掉包之人是谁么?”

  白云烟的神情突然变得略微有些冰冷,“我……不知道。”

  方御风看着,她一言不发,目光中满含怜悯之意。

  白云烟与他目光相碰,见对方的眼眸深邃如海,此时却充满了怜惜之意,连忙将目光移开。

  她站起身来,道:“方公子,此时已晚,云烟要回去了。”

  她说完这话,就往外走,却听方御风在她背后道:“白小姐。方某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令兄死得冤枉,你与他情同手足,想必不愿他含恨九泉,死不瞑目罢?”

  白云烟身子一颤,似乎便要回头,她咬了咬牙,终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白云烟走后,郑韶却从另一个房间探出了头来,“她还是走了……你说……她还会回来么?”

  方御风朝他笑了笑,“至少今夜不会。”

  郑韶索性走出了房间,对方御风笑道:“看来郑某日间所言,竟然只是片面之词。方公子不仅令天下女子动心,更是对天下女子狠心。”

  方御风道:“郑兄又来拿我取笑。”

  郑韶道:“这次,我却不是取笑。适才这房中的情形,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那白小姐楚楚可怜,你方公子却是步步紧逼……你这人的心肠可真是硬得很!”

  方御风正在喝茶,听了郑韶一番话,几乎连茶水都喷了出来,他未免失态,只得强行咽下,却被呛得连连咳嗽。

  “郑兄……咳咳……我却怎么……咳咳……”

  郑韶道:“方公子,你放心。郑某确是毫无取笑之意,只不过是对你更加佩服了。”

  方御风此时已将茶水完全咽下,苦笑道:“郑兄你……”

  郑韶痞痞一笑道:“你眼见她对你柔情万种,却依旧能处之泰然;你明知道她对你一见钟情,却仍然能坐怀不乱……这份定力,郑某当真佩服得紧……说句实话,方公子,今日若是换成了我,只怕……”

  方御风以手加额,道:“郑兄你也太能编造故事了!她什么时候坐怀了?方某怎么不知……”

  郑韶“嘿嘿”笑道:“你于白小姐即将就寝之际将人家从闺房之中请来……虽然当时郑某并不在场,但其间之香艳故事,你以为我想象不出么?”

  方御风用手指着郑韶,一面摇头一面笑道:“小弟求郑兄莫要再想像下去了。”

  郑韶仍旧笑道:“只要方公子将今日所知之事明明白白地说出来,郑某便会立刻停止想象,否则……”

  方御风向他摆手,道:“好好好!你快停罢!倘若如你这般想象下去,只怕方某回到京城之后,当真要惨不堪言了。”

  郑韶道:“既然如此,请讲!”

  方御风故意道:“你不是说适才这房中的情形,你都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又让我讲什么?”

  郑韶道:“我虽看得清楚,听得明白,但是却不如你方公子对万事皆了然于胸,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