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2:58:2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廿九 舒念大闹地权分堂 郑韶辨药万寿山庄

廿九 舒念大闹地权分堂 郑韶辨药万寿山庄

更新于:2011-03-12 09:44:48 字数:3106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方御风听了郑韶所言,沉思片刻,道:“此事果然有古怪……那么郑兄后来却又是从何处取得冰魄神丹的呢?”

  郑韶道:“这件事却又破费周折,我离开川西之后,心里却仍想着此事,心道此事除非白云青醒转,否则竟是没了对证。那群黑衣人和之前灭门之事便成了无头公案……”

  方御风笑道:“郑兄真是宅心仁厚,难道便开始替人家四处延医问诊了不成?”

  郑韶苦笑道:“宅心仁厚却是未必,但我这人生来与别人不同,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总是要刨根问底。假使什么事情在我这里没有结果,却是连饭也吃不下的,必定要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个清楚才好。也就是这个脾气,再加上我平时行事愤世嫉俗,多有偏激之处,便有不少人将我视为异类,敬而远之。”

  方御风正色道:“郑兄此言差矣!你素日所行之事虽然脱略形骸,但却件件不离‘道义’二字。我武林中人本就不拘泥于小节,大关节上把持得住才是真的不易。”

  郑韶听了这话,“嘿嘿”一笑道:“方公子,郑某素知你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不过你说我行事件件不离‘道义’二字,却令郑某着实汗颜了一把……”

  方御风笑道:“郑兄何必过谦。”

  郑韶亦笑道:“方公子于武林之事件件如数家珍,便也该知道郑某一向不是谦虚之人。”

  二人相视大笑。

  笑声之中,方御风却立起身来,身形如电,刹那已到了房门边,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他一到门边,顺手便将门拉了开来,门外一人正伏在门上偷听二人说话,冷不防方御风将门一开,那人自然“诶哟”一声,登时变成了一个滚地葫芦。

  方御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如此深夜,不去好好休息,跑到我这里偷听什么?”

  地上那人哼哼唧唧扎手扎脚的从地上爬起来,显然是这一跤跌得不轻。郑韶借着灯光,这才看清,此人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年纪却与司马超然相仿,竟然是一个小小美少年。

  这人正是舒念。

  他一边揉着摔疼了的地方,一边怒道:“我在外面听得好端端的,你为什么突然开门?唉哟,疼死我了。”

  方御风一面笑,一面走回椅中坐下,端起茶盏悠哉游哉的品了一口,才道:“我们二人在房里好端端的谈话,你为什么跑来偷听?”

  舒念眼珠一转,道:“谁偷听了?我半夜起身上茅厕,路过你房门外面,看见屋里有灯光人影,这才想要看看你在干什么?”

  他这话的前半句倒也不是假话,方郑二人见他外面虽披了袍子,内里却只穿着亵衣,显然是刚刚起身不久。

  郑韶向方御风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方御风微笑道:“他叫舒念。”

  “莫非是当日在唐家七公子的丧礼上捣乱的那位公子?他为何会在此处?”舒念听见了这话,遂大声抗议道:“什么捣乱啊!我明明是去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方御风一面向郑韶道:“此事容方某稍后再对郑兄说明……”一面对舒念说:“我与这位郑兄有要事相商,还请舒公子回房安歇。”

  言下之意自然是指舒念在这里妨碍他们谈话。

  舒念却眼睛一亮,道:“我刚才听见你们说黑衣人什么的,是不是和断剑门灭门有关?说给本公子听听,也许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郑韶似乎对舒念这个人很感兴趣,他刚要说话,却听方御风道:“我们适才说的乃是另一件事,与断剑门无关,就不劳烦舒公子费心了。”

  舒念见方御风分明是不想让自己听到他们的谈话,登时大怒:“姓方的!是你自己要我帮你们查灭门线索的!现在却什么事情都不让我知道!你什么意思啊?!”

  方御风那日见舒念这少年虽然外表斯文秀气,性格却是单纯莽撞,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担心他一个人在江湖上乱闯又会惹出什么事来。况且自己虽然托唐橘将他带离了唐门,却难保唐家堡的人或是江湖上其他门派仍会对其不利,因此,这才邀他住到地权堂来。

  舒念本来不肯,但方御风却对他说了一些什么“想要查出断剑门灭门真凶仅凭自己孤掌难鸣,需要舒公子大力相助”之类的话。其实他有地权堂相助,又怎会“孤掌难鸣”了?但这一番话听在舒念耳中却极是舒服,这才随方御风到了地权堂。

  谁知,枉费方御风平日里神机妙算,这一遭却是打错了算盘。舒念这个少年哪里是单纯莽撞了?分明便是破坏力极强。住进地权堂不到两日,便将地权堂里弄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方御风见地权堂堂主古风节屡屡欲言又止,有苦说不出的样子,心中更是暗道失策,但此时却也无法,只得命地权堂弟子对舒念的一举一动严密监视,一有风吹草动,便能及时化解。

  他见舒念的少爷脾气又要发作,倘若由着他大闹,自己和郑韶二人今夜势必谈不成事。此时夜却已深,不好再劳烦地权堂中的兄弟。当下只好自己动手,一手将舒念制住,挟于腋下,向他房间走去。舒念登时大叫,“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来人啊!”他武功虽然还算不错,但较之方御风却无异于天渊之别。此时被方御风挟制着,纵然百般挣扎,却仍无济于事,只有大声呼喊,以助己方声势。

  他刚喊了两声,嘴巴却被人捂住,方御风一面挟着他向前走,一面道:“舒公子,得罪了。”舒念这时叫也叫不出了,只好对方御风怒目而视。

  眼见已经到了舒念的房间,房门却是大开着,想是他出门之时未及关上,方御风将他往屋里一推,反手将门锁上。又绕到两侧窗户前将上面的锁挂好。这间屋子的门窗本都无锁,乃是地权堂弟子为了防止舒念乱跑才挂上的。此际倒给方御风提供了方便。

  舒念见他将房间门窗都锁住,气得在房间内乱跳,“方御风!快放本公子出去!我不在这儿住了!我要上茅厕!你这家伙不是好人!”

  方御风由得他乱叫,径自走开。好在他二人住在地权堂内院之中一个极为僻静之处,和众人居所甚远,也不怕他吵到众人休息。

  当下回到自己房中,郑韶见了他,大笑道:“难为方公子了。看来这个姓舒的小兄弟真是难缠得紧!”

  方御风笑道:“可不是么。看来就是将他锁起来,只怕他也是不老实的。”

  二人却又接着方才的话题继续商谈。

  郑韶道:“说到那颗冰魄神丹,郑某委实是大费了一番周折。方公子想必知道,那大天罗宫是何等地方,武林中人莫说是进去,只怕连此宫位于何处都不得而知呢。”

  方御风道:“正是。据说大天罗宫虽是武林白道十大门派之一,却也是武林之中最为神秘的一处所在。故老相传,几百年来,进去的和出来的人都是寥寥无几。”

  郑韶道:“但是,没人进的去,却不代表里面的药一定出不来……”

  方御风道:“郑兄此言何解?”

  郑韶又是“嘿嘿”笑道:“方兄可知道绛云宫?”

  方御风点头道:“绛云宫是江湖邪道五大宫之一,方某自是对其有所耳闻。”

  郑韶低声道:“那颗冰魄神丹,却是郑某辗转托人,自绛云宫中弄出来的。”

  方御风闻言,神情微变:“冰魄神丹本是大天罗宫的不传之秘。郑兄却如何能自绛云宫中得到……莫非……那绛云宫竟然与大天罗宫有某种关联?又或者……”

  他心生一念,当下道:“那颗冰魄神丹到了白虎门中不久,居然传出了白云青中毒身亡的死讯。莫非……”

  郑韶道:“方公子的意思是说,郑某自绛云宫之处得到的那颗冰魄神丹,竟是假药,更是毒药?此事却万万不会。”

  他见方御风面露询问之色,便道:“郑某虽然不谙医术,但武林之中却有不少岐黄圣手。我初得此药之时,心中却也曾忐忑一阵,唯恐此药有异,反将人所害。又不敢轻易将药与人验看,因此特意北上,将此药送至万寿山庄邳庄主跟前一辨真伪。”

  方御风“哦”了一声,“那结果如何?”

  “此药果是真品。”

  “既是真品,却为何不能令白云青伤势复原,反而却使他中毒身亡?莫非中途有人做了什么手脚?”

  郑韶沉声道:“当日,郑某托十二弟乔装将药送至白虎门,亲手交给了白啸天之女白云烟。此间之中却是绝无纰漏……我家十二弟虽然年少,但却不是不知分寸之人。”

  方御风忙道:“郑兄切莫误会,在下并无怀疑司马公子之意。只是人命关天,如此涉人生死之事,自当慎重以待。”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