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05 23:52:3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廿一 苏沉烟直言承身世 韩剑歌详说述伤情

廿一 苏沉烟直言承身世 韩剑歌详说述伤情

更新于:2011-03-07 14:45:45 字数:3135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白寺岭茅屋之内,对往事的讲述仍在继续。

  这时,茅屋十丈之外传来了谢兰苓的声音。

  “冷先生,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请问你的决定是什么呢?”

  冷幽鸿低声向邳境道:“邳公子,时间无多,冷某只好长话短说了。”

  他随即向门外朗声道:“你急什么!冷某既然应了,便不会反悔。只是凝儿在你们手上,却不可伤她半分!倘若我女儿少了一根头发,冷某定不轻恕!”

  谢兰苓媚笑道:“冷先生放心,令千金眼下仍是好端端的。不过……倘若冷先生或是邳公子想要另外打什么主意的话,妾身可就不能保证令嫒是否能平安无事了。”

  由于事先约定,冷邳二人谈话之时极乐宫众人要远离茅屋十丈,因此谢兰苓的声音远远传来,经过春风吹送,却是说不出的娇媚诱惑。

  冷幽鸿哼了一声,再不理她。邳境心中却在暗叹极乐宫的魅惑手段无处不在。

  ……………………………………

  在姬凝风的一再逼迫之下,苏沉烟只好孤注一掷,对任凭顾施以色诱从而完成任务。不料,就在她准备施展魅惑之术的时候,任凭顾的态度却突然转变,似乎已经被苏尘烟的美貌与风姿所掳获。二人竟于短短时日之中,成为了一对难分难舍的情侣,令众人大为惊讶。

  此时,晏无双在曾相闻面前大肆渲染苏沉烟引诱同门之事,言任凭顾与傅慢云皆受苏之诱惑意乱情迷,并极力向师父谏言由师叔独孤弃继承宗主之位。

  不料,独孤弃一心追求剑道,根本无意于世俗名利,他虽然为人犀利,嫉恶如仇,却一向十分欣赏师侄傅慢云的宅心仁厚,并于此时向曾相闻推荐傅慢云继位。

  一日,傅慢云撞见苏沉烟衣衫不整自任凭顾房中离去,以此事伤风败俗向苏尘烟质问,苏却向傅慢云哭诉遭受任凭顾的强迫。

  由于苏沉烟在傅慢云的心目中的位置极其特殊,犹如天仙降世。因此,她这一番哭诉下来,竟丝毫未引起傅慢云的怀疑。

  傅慢云向任凭顾质问他与苏沉烟的关系,任凭顾竟不否认,傅慢云怒不可遏,对师兄大打出手。

  苏沉烟计策成功,一日之间,丑闻就传遍了黄山上下,更惊动了宗主曾向闻。

  天下道宗的众位元老本来甚为属意任凭顾继承宗主之位,但此事一出,有几位便以任凭顾“年少轻浮,有害门规”为由转向傅慢云,天下道宗的弟子更因此事而分成了数派。一时之间,人心难定。

  姬凝风见此招奏效,于是派心腹弟子密令苏沉烟趁天下道宗忙于内乱,疏于戒备之际,在众人饮用之各处井水中下毒,极乐宫便可以趁此机会将天下道宗一举歼灭。不料,却遭到了苏沉烟的拒绝……

  就在姬凝风收到下属回报而大发雷霆之际,苏沉烟竟然将自己乃极乐宫弟子之事对宗主曾相闻如实相告。她只说不忍心加害无辜之人的性命,因此才违背了本宫宫主的命令,曾相闻听后,倒也饶恕了她从前之罪,只是将她逐出了天下道宗。

  ……………………………………

  冷幽鸿说到这里,向邳境苦笑道:“后来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姬凝风对苏沉烟背叛之事,自然不会轻饶,这才将她囚禁在神仙洞后山地牢,更打算处以极刑。”

  “冷兄不忍见到苏姑娘被极乐宫主处死,于是便偷偷将她救了出去?”

  冷幽鸿点头,“不错,苏沉烟将此中的来龙去脉向我言明之后,我一时间却是有些迷茫……不怕公子笑话,我当时与姬凝风确是如胶似漆,情深意重,实在不忍伤了我二人之间的感情。但以姬凝风的秉性,我对苏姑娘便是从未有过倾慕之念,她也万万不会饶过极乐宫叛徒的性命。更何况……我与苏姑娘之间,还曾有过一段过往……无论从何处来讲,苏沉烟这次都是必死无疑的了。”

  “究竟是救人还是不救,我不禁一时难以抉择……这时,姬凝风却已然发现有人偷入地牢,正在带人赶来,我情急之下,只好先将苏沉烟自地牢之中救了出去。”

  “我将苏沉烟藏在了一个隐秘之处,自己却装作没事人一样回到住处。姬凝风率领众人遍寻不获,自然加紧了极乐宫各处的防卫。想要将苏沉烟平安送出极乐宫,着实不是易事……”

  **********************************************************************

  唐家堡。

  风月染听了舒念的话,冷然道:“舒公子,拙夫适才已经当着众位英雄的面亲口说了,小儿唐棠与断剑门中一干死者一样,心口处都有一个小于黄豆的血痕,难道你没有听清楚么?”

  舒念道:“本公子方才也已经说过,剑气之伤和兵器之伤自然有所区别,难道唐家堡的人于江湖行走多年,连伤口也分辨不清么?”

  风月染冷笑一声,道:“绝顶高手所发之剑气,自然是收发自如,举重若轻。此间全凭一心而为,剑气所过之处,可断玉切金、可斩人首级,与手持宝剑并无差别……即使造成伤口有所不同,也属平常。况且,即便是依公子所言,真正的‘魔心剑印’到程度极高之时,不会在死者身上留下伤口,那么妾身想请问,纵使是剑魔殿中的高手,半夜之间连杀数百人……难道就不会有所失手么?”

  她不容舒念辩解,便面向院中众人飞快地接着说道:“这位舒公子说断剑门的死者和小儿唐棠的伤痕不是剑气所伤,而是兵刃之伤,妾身武功低微,便想向此处的各位前辈高人请教……”

  她率先向蜀山派众人看去,“韩大侠,贵派长于剑术,韩大侠本人更是对剑道一途所知甚深,当日断剑门人的尸身和小儿唐棠心口处的伤痕阁下亦曾亲眼所见,所以妾身想请问一句,众人身上的伤口究竟如何?”

  韩剑歌见风月染突然向自己发问,微微一怔,当下起身走入院中。

  “各位武林同道,在下蜀山派韩剑歌,唐夫人所问之事在下确曾亲眼所见。唐七公子和断剑门人心口上的伤痕十分奇异,看似为利器所伤……”

  他向风月染看了一眼,接着道:“但若是极其凌厉之剑气亦可造成此种伤害……”

  众人听了暗道:这不是废话么。却又不好直言。

  只听韩剑歌续道:“在场各位都在江湖上行走过多年,各式各样的伤口自然也都见过。须知一般兵器如刀剑等等造成的伤痕多半都呈条状……枪、戟等大兵器自是更不必说。而断剑门死者和唐七公子心口上的伤痕极小,绝非为普通兵器所伤……”

  他见众人都安静下来等着听下文,又道:“依照那些伤口的形状来看,倘若众人是死于兵刃之下,那么便只有一种情形,那兵刃必定是极细的钢刺一类,且出手之人武功极高,才能做到一击毙命!”

  “然而韩某适才已经提到,各位都是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之人,有一桩事情却是人尽皆知的……无论是何种兵器,在出手伤人之际,或劈或刺或砍或划皆有不同,但倘若兵器已然嵌入人体之内,拔出之时却必然会在身体上造成二次之伤害……”

  韩剑歌说到此处,在场众人之中有些见过断剑门死者尸体伤痕的便已明白,却仍有一部分不明内情之人等着听他继续详述。

  韩剑歌道:“当然,这些常见之情形自然不必韩某过多赘述,纵使是刚出江湖的毛头小子也应该知道的……”他说道“毛头小子”的时候,偏偏有意无意间向舒念看了一眼。

  舒念登时大怒,道:“你看我做什么?!你说我连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也不如吗?”

  韩剑歌不去理他,接着道:“韩某方才说断剑门死者的伤痕十分奇异便是因此之故。倘若说是为利器所伤,从伤口处看去竟然不似……因此我们才推断其为剑气所伤。”

  他向唐远峰、风月染、孙骑鹤、紫霜寒、张见庭等见过断剑门弟子尸身的当事人一一看去,

  口中却道:“各位武林同道,韩某所言,可是清楚?”

  各人皆点头称是。

  韩剑歌这才向舒念看去,“舒公子,你既然对‘魔心剑印’如此了解,那么韩某倒请问一句,除了剑魔殿的‘魔心剑印’之外,当世之中还有何门何派的高手、何门何派的武功能够如此杀人?”

  舒念冷笑道:“我认得你,你是蜀山派的韩剑歌。听说你剑法很好,是不是?”

  韩剑歌微微一笑,却不答言。

  舒念接着道:“你刚刚说,那些人不是兵刃之伤,而是被剑气所伤,听起来倒是很有道理,其实却是不然。”

  韩剑歌佯装惊异,向舒念问道:“哦?那么请问公子对此还有何高见?”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