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6-19 11:13:2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十三 弃红尘寒舍怜幼女 访天罗险峰窥美人

十三 弃红尘寒舍怜幼女 访天罗险峰窥美人

更新于:2011-03-01 21:39:07 字数:3136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邳境见极乐宫众高手去得远了,这才转身向冷幽鸿道:“原来真是冷兄,幸会幸会。”

  说完之后又自觉“幸会”二字有些不妥,忙岔开话题道:“听说冷兄昔日一向在两湖一带行走,为何今日竟会携女在此?”他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这本是冷兄私事,在下原不该过问,冷兄若不嫌弃在下,还请借一步说话。”

  冷幽鸿适才听他自承身份,方知眼前之人也是武林中叫得响字号的人物,眼见他举止温文,一身正气,在江湖上又多有美名,既蒙他出手相救,倒也不该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将身上的小女孩放在地上,那小女孩经过半日刀风剑雨的惊吓,早已脸色惨白,虽然适才一声不吭,此时风波过后,却似是缓过了神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冷幽鸿忙又将她抱了起来,轻声细语,不住安慰。邳境见他方才为了爱女安危,明明几次可以破阵而去,却总是顾忌敌人的兵刃伤到孩子,此时更是舐犊情深,不由颇为感动。

  冷幽鸿一面哄着孩子,一面对邳境道:“邳公子,此处不是说话之地,若蒙不弃,还请到寒舍一叙。”

  ……………………

  冷幽鸿口中的寒舍,还真的是“寒舍”。邳境从来都不知道,白寺岭后还有这样一间小小茅屋。

  很简单,很朴素的一间茅屋,隐藏在绿树山花之后。屋内陈设简陋,除却桌椅床柜外,别无他物。冷幽鸿请邳境在屋内唯一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自己只好抱着女儿坐在床上。

  那小女孩受了半日惊吓,又哭了半日,早就累了,此时早已沉沉睡去。冷幽鸿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又细心为她盖好了被子。

  冷幽鸿浪迹江湖之时,邳境不过十一二岁,自父叔和乾坤堂各位长辈口中皆曾听说过冷幽鸿早年的事迹。只知他祖籍湖北,出身刀法世家,一柄“惊鸿刀”在江湖上横行往来,乃是“刀王”冷寒洲亲弟。又听说此人相貌英俊,武功高强,却行止轻浮,极好美色,流连于歌楼舞榭不说,还常与江湖上一些道路不正的女子纠缠不清。其兄冷寒洲一生精研刀法,却是个正人君子,见弟弟不知检点,屡禁不止,索性断了与其往来,老一辈之人便常常叹息,可惜了一个青年侠少,只怕却要耽于美色,毁了前途。不久,便听说他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若非亲眼所见,邳境实难将那昔日纵横江湖,醉卧烟霞的风流公子和眼前这容颜憔悴的落魄之人联系到一起。

  但见他一袭青袍,已然洗得微微发白,上面还缀着几个补丁,显是穷困潦倒之极。正待开口相询,却听那小女孩“嘤咛”一声,已然醒转。

  她刚一醒来,便揉揉眼睛,起身扑在父亲怀里。邳境这才看清,这小女孩生得粉妆玉琢,眉目灵动,虽然双眼哭的微微红肿,却生得美人儿一般。只听她嫩声道:“爹爹,凝儿饿了。”

  邳境这才醒悟已经日至偏西,他见这茅屋之中如此简陋,想来这父女二人不知吃了多少苦,心中颇不舒服,他本想邀冷氏父女到万寿山庄做客,却又想到问说冷幽鸿乃心高气傲之人,适才林中相救之际便可见一斑,倘若自己冒昧相邀,不知会不会引起他的误会,以为自己瞧他不起。当下便道:“冷兄,时候已经不早,在下明日再来相访。”此时,冷幽鸿的女儿恰好在父亲怀中抬起头来看他,十分天真可爱。邳境见她倒是一身绸缎衣服,质地虽不如何华贵,较之其父所穿却是胜出太多。

  他灵机一动,对冷幽鸿道:“小弟与兄台和令嫒初会,一时仓促,不曾备得见面之礼,待明日一并补送,今日就先告辞了。”他打定主意要资助冷氏父女,又怕遭拒,只得先将话垫在前面,明日便是多送了礼品,也只推说是给侄女的见面之礼,想来冷幽鸿再是孤傲,也必难推却。

  当下便起身离去。

  回到家中之时,玉兔已经东升,几乎连晚饭也错过了,自是受到祖母和父亲一番训斥不表。

  …………………………

  次日一早,邳境便命人准备厚礼,仓促之间,无非是绫罗绸缎金珠器皿之类,装在一辆马车之上,由车夫赶着,另带了两名挑夫,自己仍是骑马而来。

  到得白寺岭脚下,邳境令马车停下,打算让挑夫将礼物挑上山去。正安排间,却听一阵金戈之声,抬头望见山上林中几个人影正在跳跃激斗。邳境心中一沉,一眼便看出当中一人便是冷幽鸿。

  ********************************************************************************************************

  且说沈冥打发了王府二人离去,自己却同令千秋、林夜雨二人来到地慧堂的一处别院之中。林夜雨安排好别院中事务,便以身有要事为由离开,留沈令二人在此密语。

  当下,沈冥将宫中之事以及自己此番前来江南所担之重任向令千秋一一道明。令千秋听后亦是微微一惊,道:“此事果然非同小可,不过,沈师兄,小弟倒要劝你一劝。官场之中毕竟不比江湖之事,岂不闻‘绝情最是帝王家’,皇族**自古便是你死我活的争斗之场,有道是‘是非之地不久留’,师兄何苦将大好年华,虚掷于他人无谓之争。”

  沈冥闻言道:“你说的何尝不是?只是我受义父大恩,未见一报,不忍便去。何况,我早已意决——无论那帝王宝座上坐的是谁,这天下终归是天下人之天下!”

  令千秋听他如此说,知道不能再劝,况且这番言语,想来昔日里自己的父亲令风云也曾对沈清微说过,然沈清微志在朝堂,一向认为须得扶正手握天下大权之人,方能拯民于水火,与令风云盛世则散淡于山水,乱世则风云救天下之理念不甚相同,因此师兄弟二人虽然相交甚厚,在此一道上却不尽合拍。

  当下,二人饮酒叙旧,一夜无话。

  ………………………………

  次日,沈冥回到王府不久,钱崇礼便遣人相请。沈冥到了书房之中,钱崇礼屏退众人,对沈冥道:“沈大人,天罗宫之所在据下属回报,已有眉目,只说是在苏州一带。”二人便在书房之内密谈了半日。

  第二日,沈冥到地慧堂辞了令千秋,便整装往苏州而去。令千秋见他行色匆匆,不禁想要取笑几句,转念一想这位师兄性情沉默耿直,不善与人玩笑,便就作罢,只重嘱沈冥到了苏州如遇难处可向苏州地巧堂求援。

  ………………………………

  沈冥快马加鞭,一日一夜便到了苏州。他既知天罗宫之详细所在,便打算不日一探,当天便在苏州城中拣了一家客栈落脚,并展开邓王所绘之地图观看。

  西洞庭山距苏州城不到百里,与东洞庭山隔湖相望,是太湖中最大岛屿,亦称洞庭西山。主峰缥缈终年云雾缭绕。

  是夜,月光如雾。

  缥缈峰上,却是灯火通明。

  “恭迎宫主!”

  几道红影飘然而至,身法竟是高妙之际,凌空步虚犹如平地。

  在四名红衣美艳女子的簇拥之下,轻纱飞舞之间,现出了一张绝世容颜。

  沈冥匿身于暗处,乍见“天罗宫主”现身,饶是他素来刚直耿正不喜女色,却也不由为之动容。

  原来,据武林典籍记载,大天罗宫自汉代以前便存在于世,历代宫主无论男女,皆有绝代之容颜,足以倾国。当今这一代的宫主天心未遣更是有“天下第一美人”之誉。眼见红袖轻扬之间,那绝世丽人已轻轻落在了缥缈峰的最高点,傲然俯视着众人。

  石阶之下,密密麻麻地跪着几百人,皆是红衣装束,见宫主驾到,一名红衣女子越众而出,“启禀宫主,日前宫主所吩咐之事,属下已经打探清楚,那人果然已经离开大天罗宫,眼下应该是到了苏州一带。”

  绝世丽人的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冰冷的脸上却绽放出了一个震撼人心的笑容。

  “看来,这一招果然奏效。果然把‘他’逼出来了。既然出来,想要回去,却是不能了!哼,当日本座离开大天罗宫之时便立下重誓,凡是与我作对之人,无论是谁,绝不放过!”她望向天边云雾缭绕的冷月,青丝伴着纱罗在风中飞扬,朱唇微启之间,却是满含杀机。

  沈冥却是满腹疑窦,甚至是大失所望——自己自邓王府中得到讯息之后便从杭州一路赶来,本以为此行即便不能顺利取得解药,至少亦能探知大天罗宫的真实所在,谋定后动。

  岂料听了适才那红衣女子和这“天罗宫主”的一番对话,此地竟然不是大天罗宫,更显然与大天罗宫颇有仇怨!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