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8-17 19:12:4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六 墨浓柬冷邀君赴会 酒浅歌残风波暗生

六 墨浓柬冷邀君赴会 酒浅歌残风波暗生

更新于:2011-02-13 00:39:03 字数:3237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刘琼终究在江湖上历练多年,见多识广,一见那白衣少年之年貌便已料到了十之八九。只听她笑道:“这位可是忘忧馆谈公子么?小女子能得公子之评,三生有幸。”

  众人听刘琼道破来人身份,都是一惊。忘忧馆在武林之中素以机关阵法奇门遁甲而称冠,谈谁论毕生研究此道,却终因幼年练功走岔加之心血不足以致壮年谢世,武林中虽知谈谁论有一独子,却以其年幼而觉尚不足道,乃纷纷议论忘忧馆从此后继无人。在座诸人对此事均有所闻,却不料谈倦竟会突然出现在碾玉楼的宴会之上。

  谈倦淡淡道:“楼主芳名远播,在下初入蜀中便获楼主青眼有加乃至盛情相邀,实是惭愧之至。”他话中虽然甚是谦虚,语气里却丝毫没有半分惭愧之意。

  原来,他和方御风自出京之后便一路西行,虽说是往昆仑而去,途中却也畅游了不少名胜古迹。不料刚刚入蜀,方御风忽然收到地权堂堂主之书信,言有要事相商,二人因此暂停游玩,径自往地权堂去了。

  蜀地自大宋建国以来,大多数地方属于川峡路,后分设西川路和峡西路,后再分西川路为益州路和利州路,分峡西路为梓州路和夔州路,合称四川,设四川制置使,为四川省名的由来,后改益州路为成都府路,改梓州路为潼川府路,分利州路为利州东、西路,这地权堂便位于潼川府路。方御风乃乾坤堂内三十六堂之天英堂主,又是总堂主令风云的嫡传弟子,因此在乾坤堂中的地位十分显赫,他一向待人谦和,行事沉稳,因此乾坤堂中的各位领袖大都与其交好。地权堂堂主因近日蜀中武林形势颇有变异,本欲派人赴京禀报总堂,却得知方、谈二人已于近日入川,便欲与方御风商讨此事。

  如此一来,方御风只得暂时在地权堂盘桓,谈倦便每日在附近之古迹闲游。驻足未及三日,却收到了一封请柬,乃是碾玉楼楼主刘琼邀请方、谈二人一同赴宴。

  谈倦见送信之人衣着谈吐不俗,便将书柬展开,见纸做淡绿,上面斑斑点点尽是泥金,却是川中盛产的“冷金笺”。这冷金笺自唐时已有,苏州、四川均有生产,分有纹、无纹两种,纹有布纹、罗纹区别。“冷金”便是指笺纸上的泥金。谈倦向下看去,只见几行簪花小楷工工整整的写道:

  方公子御风文几

  琼乃柳姿蒲质,却喜附庸风雅,连月务结诸友于碾玉楼中,或吟诗作赋,或把酒临风,虽远居西川,心犹悬记中原,素仰慕公子之风神才俊。日前知悉公子远赴蜀地,不胜之喜,更兼知有忘忧公子同行,妾虽不才,惟愿亲近绝代才人于风庭月榭之间,特于庚辰之日备良琴美酒,为二君洗尘。若蒙不弃,当心香以待。

  碾玉楼琼谨奉

  谈倦待来人离去后,将此事与方御风说之,方御风本来事务繁忙,又自觉与碾玉楼无甚深交,本待不去,但思及刘琼与自在神州帮颇有渊源,又难以推却,本欲令谈倦前往,又想到他一向淡漠,不喜与江湖中人结交,心下稍一踌躇。谈倦观其神色,早知其意,便道:“我倒也想见识一下川中之人物,一人前去倒也无妨。”方御风心中微讶,想到四日后便是宴会之期,便安排地权堂几名弟子那日随谈倦前往,却被谈倦退却,执意只身前来赴宴,方御风知其孤僻,便不多言。

  刘琼那日派人将请柬送出后,本思量方御风乃乾坤堂领袖人物,虽然素日在江湖上颇有风雅之名,却未必肯赴寻常之请,那谈倦却过于年少,这二人不来赴宴,倒在其意料之中。而今居然侥幸来了一位,竟似天上掉下个宝贝来,忙亲自将谈倦迎入席中,并将列席之人一一介绍。

  在座六位宾客中的五位除漠轻寒之外皆是刘琼好友:最先开口说话的女子乃凤凰门门主之女纪婵吟;那名身着珠衫的女子姓衣名珠绣,乃潼川首富衣锦澜之女;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女子是红叶堡堡主之妹柳絮;此外还有两位男客,青城派掌门之子张辞宵和唐门六公子唐棠。漠轻寒虽与碾玉楼不常往来,其同门师姐紫霜寒却与刘琼有金兰之宜,他因赴师命下昆仑办事,途径此地,乃受师姐之托前来与刘琼问讯。

  谈倦与众人一一见过便坐于席间,众人见他年纪虽轻,举止行事却不输于武林大家,忘忧馆之传人终究不凡,皆是暗暗称羡。厅中诸女更是芳心可可,上至几位千金小姐,下至碾玉楼的一众侍女,无不对谈倦倾心侧目,一时间厅中莺声燕语,热闹非凡。

  刘琼见众人百态不一,心中不由暗笑,此时酒宴已过酣半,她轻咳一声道:“今日之宴,虽是吟诗弄歌,却还有件大事,要求诸位贤友赐一援手。”众人听了这一句,均转脸向她看去,衣珠绣刚与谈倦说了几句话,却被刘琼打断,心中颇为不豫,却不好在人前发作。张辞宵却笑道:“求字可不敢当。有什么事,琼姐只管吩咐就是。”

  刘琼道:“这件事情,于川中武林大有干系,若要成事,只怕需竭数派之力……”唐棠忽然插言道:“琼姐说的莫非是剑魔殿所发之‘魔心剑印’?”他此言一出,厅中瞬间静了下来,几乎连呼吸之声皆不可闻。

  剑魔殿位于昆仑山中,乃江湖邪派之首,殿主“剑魔”厉无痕武功深不可测,之所以称其为“邪”,乃是因其年轻之时行事便出人意表,往往于谈笑之间取人性命。十七年前曾一举歼灭当时横行东南的大帮“封神会”而名动江湖,之后便隐居昆仑再不出世。不料十七年后,传说是“剑魔”厉无痕的必杀令“魔心剑印”竟然会重现江湖。

  刘琼缓缓道:“半年以来,蜀中因收到‘魔心剑印’而被灭门的门派已有八个,先前的还都只是一些六七流的小门派,一个月前居然连断剑门也全数覆灭。”众人皆是一惊,不由得“啊”了一声,这断剑门在此一带的声名虽然及不上昆仑派、唐门等名门大派,可也算是威名赫赫,不料却于一夜之间遭到灭门,此事各人只从自家师长口中听说过一二,每当问道其中原委之时,长辈们却又三缄其口似不欲令弟子知之,想不到今日真相竟自刘琼口中说出。

  唐棠接口道:“断剑门于川中盘踞已久,树大根深,势力遍布,高手众多,若要于一夜之间尽数消灭,实非易事。我父亲叔父多番查证推测,这些门派在血案发生之前,都曾收到神秘人所发出之‘魔心剑印’,这些神秘人想来就是魔殿的手下。”

  漠轻寒一直未曾说话,此时却道:“唐兄此言确实有理,但却并非无懈可击。”唐棠傲然道:“漠兄有何高见?”漠轻寒淡淡道:“武林之中于这些血案之前,最后一次见到‘魔心剑印’出现已是十七年前,传说厉无痕袖手多年,究竟是何缘故令其再出江湖?其次,断剑门虽然在川中势力不小,却终究只能算是武林中的二流门派,虽然一举歼灭不是易事,却并非只有剑魔殿能够做到。”唐棠冷笑道:“漠兄此言是何意?不错,江湖上能做到此事的门派至少也有几十个,但‘魔心剑印’却是剑魔殿的必杀信物。”

  漠轻寒还未说话,谈倦却已经开口:“剑魔既已隐世多年,那‘魔心剑印’的真伪自然也需推敲一番。”唐棠一怔,刘琼却道:“谈公子一语中的,妾身曾与川中各大派掌门人一起研讨此事,这几起血案中出现之物,与十七年前曾现迹江湖的‘魔心剑印’如出一辙,就连杀人之手法,也是一模一样。”她顿了一顿,又道:“妾身之所以寄书于诸位,就是想请诸位同心协力,揭破此事之真相。”

  她话音未落,只听一人道:“琼姐姐真是扫兴,人家才刚登门,就听见你们在这里说些打打杀杀的事情,真是煞风景得很。”语声娇嫩婉转,宛如黄莺出谷。

  众人回头,一名稚龄少女正俏生生站在厅中,容貌之美,难描难画。诸女之中,当以柳絮相貌最美,其他几位亦都是此地大有盛名的美人,于此少女面前却是黯然失色。只见她不过十五六岁,身量尚未完全长成,却生得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十足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若非亲见,竟令人难以相信人间竟有如此绝色。

  刘琼见了这少女,不由嫣然笑道:“梦痕妹妹竟来了?酒菜已冷,忆玄,快令人重整一桌酒席,你这丫头,住的最近,却还要迟到,还不快快入座。”

  那叫做梦痕的少女似是与刘琼甚为熟络,便蹦蹦跳跳上前于一桌前落座。刘琼又将她与众人引见一番,这少女却是颜家庄庄主之女颜梦痕,因父亲早逝自幼与母亲相依为命。颜家庄离碾玉楼不远,因此刘琼待她便如长姐幼妹,亲热非常。引介之时,颜梦痕的目光自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唯独在谈倦身上停住。只听她笑道:“琼姐姐,你们总夸我生得好看,我看这位谈公子可比我好看的多啦。”众人听了,先是一怔,随即哄堂大笑,饶是谈倦孤僻冷漠,却也不由得脸上一红。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