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5 08:42:0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五 药从天降思虑转侧 曲自仙来心旷神怡

五 药从天降思虑转侧 曲自仙来心旷神怡

更新于:2011-02-07 09:40:37 字数:3085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川西道上,有两骑并行。

  左边马上一人约莫二十四五岁年纪,眉飞入鬓,双目细长,一身玄色衣衫,顾盼之间颇有些桀骜不驯之意。右边马上坐着的却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华服少年,只见他年纪虽小,却生得剑眉星目,一派英气,举手投足间更是颇有大家风范。这二人一面慢慢前行一面谈笑风生,好不自在。

  只听那华服少年道:“好好的一颗冰魄神丹白白给了人家,这事儿要是让酒兄知道了,一定又会抱怨六哥你不会做生意。”

  那被称作“六哥”的青年“嘿嘿”一笑,“这话从何说起,你家六哥我是从来不做赔本买卖的。”

  “这一招……难不成是抛砖引玉?”

  “虽不中亦不远矣。”

  那少年听了,摇了摇头,故意装模作样的叹道:“我怎么觉得像是明珠暗投呢?”

  这少年分明就是当日在寿宴上捣乱兼送药的小顽童,只是此刻他脸上干干净净,又换了一身衣衫,那里还看得出来?

  “六哥”听了这话,笑道:“明珠确是明珠,但是是否暗投却还要等一些时日方能见分晓。”

  *******************************************************************************

  白虎门内院。

  院中寂无人声,正方门窗紧闭,却隐隐有药香透出。过了半晌,一个妙龄丫鬟提着只药罐推门走出,才可瞧见室内隐约坐有两人。其中一人年约五十上下,目光炯炯有神,正是白虎门掌门人白啸天,此刻,他正坐在桌边,以手加额,微带愁容。

  房中榻旁坐着一名美貌少女,正是白啸天之女白云烟。另有一人面色灰败,身形枯瘦,卧于榻上,看样子却是昏迷不醒已久,却是白云烟的兄长、白啸天之子白云青。

  白云烟一面给床榻上的兄长喂水,白云青三年来一直昏迷不醒,不仅需要人小心伺候,进食进水更是费力之极。

  过了半柱香的时光,白啸天方自长叹一声,道:“想我穷三年心血,费近百人之力,也未有所得,不料这神药却是由旁人之手送上门来。那颗冰魄神丹,我倒已经依药谱上所言辨明真伪了,当属真品无疑……只那神秘少年的来历,我派出十几人查探,却是毫无所获。”

  白云烟接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只是那少年和我们非亲非故,如此珍贵的丹药说送就送……难不成他是大哥的故交?”

  “他把自己弄得邋里邋遢,自然是不想让人认出来,可是从他的身形声音来看,也不过十五六岁,云青三年前就遭人暗算,哪里就有这么年轻的朋友,若说是江湖上亲厚的朋友派他前来,也没有隐藏面目身份的必要啊。”

  白云烟沉吟半晌,“这件事当真是匪夷所思,昨日那个孩子将丹药吞进嘴里半日才吐出来,想来也是为了打消咱们的疑心,虽然不能证明那丹药是真的,但也能看出他并无恶意,送来的不是毒药。”

  “咳,你这傻丫头,单凭他放进嘴里就能看出不是毒药么?他要是预先服下了解药呢?再说这江湖上下毒的方法有千万种,多少毒物能杀人于无形,多少老江湖都栽在这上面!”

  “爹爹所言甚是,不过您方才不是说已经鉴别了那丹药的真伪了么?”

  白啸天干咳一声,“哦,现下看来那丹药竟是真的,只是我心中还有一些顾虑,不敢就此轻易将此药给你大哥服下……”

  白云烟疑惑道:“既然是真药,还等什么呢?对了,我已经将那药丸锁进了密室,只是我不谙保存之法,不知道时间久了药性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药谱上倒是没有提及保存之道……但既然是不传之圣药,想来多放一些时日也是无妨的。此事容为父再琢磨几日……你切莫擅自将药给云青服食。”

  “女儿遵命。”

  *******************************************************************************

  碾玉楼在川中武林上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只因它的主人是一个身世十分神秘的女子——“妙音天女”刘琼。

  此刻,在碾玉楼的正厅之内摆着十桌酒筵,每桌酒菜均极丰盛,却一共只六人享用。这六个人各自坐了一桌,从外表看去年纪最长的也不过二十八九,却均是衣着华丽,气度不凡,目中神光,极是充足。六人之中有男有女,显见俱都是少年得意的武林高手。

  “琼姐真是不够意思,巴巴的将我们邀了来,却一直等到这时分还见不着人。”说话的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子,生得柳眉杏眼,桃腮贝齿,声音亦是清脆动听。

  她旁边一桌上也坐着个美貌女子,年纪似是比她稍长,论美貌却是难分上下。只听她微哼一声,“妹妹难道还看不出来,我们不过是些小角色罢了……”这女子生得丹睛凤目,衣着打扮也与旁人不同,除了珠围翠绕锦衣精绣之外,另在身上加了一领珍珠衫,日光映射之下,珍珠都发出柔和的光泽,每一颗都是毫无瑕疵,光润细腻。在座的几人均是世家子弟,富甲一方,初见之时,却也不由得对那一领珍珠衫大为侧目。

  这女子一面说话,一面用眼角扫了一下尚无人落座的四桌酒席,这四桌虽然空着,却都安置在厅中上首。她一向心高气傲,处处受人恭维,此刻便觉得受人冷落,自是大不自在。

  她话音未落,却听听一阵天籁般的轻笑之声,自楼上传了出来,道:“有劳各位久候,恕罪恕罪。”众人听得这个声音,心头都是一畅,这声音之中,竟似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令听者心旷神怡。

  一个绿衣丽人随着笑声,轻轻飘下楼来。正是此间主人刘琼。

  见她下得楼来,在座六人纷纷起身,刘琼先行向各人敛衽为礼,口中道:“小女子偶感风寒,累各位苦侯,罪莫大焉。”她转脸向适才说话的那名珠衣女子笑道:“珠绣妹妹说话还是那么牙尖嘴利,不肯饶人的。倘若不是我身上有恙,又怎么敢委屈你这位大贵客呢?”

  珠衣女子还未答言,旁边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公子却道:“衣大小姐可抱怨得久了,不光她抱怨,就连我们几个也是不能善罢甘休的。说不得今天琼姐姐要费些嗓子,多指教我们几曲了。”

  原来这碾玉楼主人刘琼“妙音天女”的外号却不是凭空来的,只因她不仅武功甚高,人也长得美貌非常,又是天生的一副金嗓子,于音律一道颇为精擅,因此在武林中极得称道,与江南孙家的小姐“灵韵仙子”孙琦并称为“灵妙双绝”。

  她因爱极宫商之音,便在家中时常邀请几位同好此道的朋友小聚,切磋技艺。能得她相邀的不是武林中名门正派的弟子,便是川中身份显赫的世家子弟。适才说话的年轻公子便是青城派掌门人之子张辞宵。

  刘琼听了这话,微微一笑,“看来今日若再不依你们,势必是不能干休的了,也罢,思素,你来弹筝。”听了此话,一名一直在角落中伺候的丫鬟应声而出,径自坐在筝台旁。筝音清越,从思素指尖传出,刘琼启唇唱道:“每日书屋醉梦中,不知帘外又春浓;杏花纷纷寂寂雨,杨柳依依淡淡风。北湖内,流水中,小桥门外翠竹生;行人未到神仙居,人在珠帘第几重?”此时她身着水绿衫裙,韵致淡雅,身姿曼妙,优雅至极。加之朱唇轻启之间,眼波流动,直欲令人倾倒。

  思素弹筝的技艺极其高超,时而悠扬深长,时而流畅华美。而刘琼悠扬的嗓音,更胜却出谷黄莺,犹如天籁之音。筝声抑扬顿挫,嗓音却似行云流水,无迹可寻。曲毕,余音缭绕,久久不去。

  过了许久,在座诸人方自从陶醉之中脱身。虽只有六人在场,但掌声却实不输予六十人。

  刘琼还没开口答谢,却听厅外一人抚掌道:“妙音天女果然名不虚传。”

  众人向厅外看去,只见一个容貌绝俗的白衣少年立在门口,时值厅外花园之中蜂游蝶戏,一派春光,园中日照更是充足,然而这少年一身清冷气质,竟连日光也为之而寒。

  在座诸人中,不乏俊秀少年,其中昆仑派弟子漠轻寒更是以容貌俊美名满江湖,然与这少年相较之下,却自知远远不及。一时间,适才刘琼的绝音妙律已经完全被众人抛在了脑后,几位世家小姐全然忘记了自家身份,竟是痴痴地盯着那个不知从哪里来的陌生人。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