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1 19:59:0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天下乾坤
  4. 四 庆寿辰淑女献蟠桃 闹筳宴顽童吞灵丹

四 庆寿辰淑女献蟠桃 闹筳宴顽童吞灵丹

更新于:2011-01-21 22:36:30 字数:3090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
  白虎门位于川西,虽然只能算得江湖中的三流门派,但于这一带武林之中却是颇有声势。白虎门总舵更是建得千檐百宇,气象恢宏,高大的门户竟终年不闭,穿门入院便是正厅。

  此刻,厅内热闹非常,竟是在大排筵席,原来这一日却是白虎门掌门白啸天的五十岁生辰。宽阔的大厅中设了数十桌酒席,来到贺的多半是川西武林中有些头脸的人物,或是与白啸天私交深厚,或是为了与白虎门结交而来。

  厅中推杯换盏,一片喧闹。不知是谁醉声喊了一句“小姐出来了”,原本人声鼎沸的大厅,忽的安静了不少。

  一名年约十八九岁的美貌女子于两名丫鬟相伴之下,自内室姗姗而出,只见她头戴珠花,衣着锦绣,服饰颇为华丽。此刻,她手中捧着一只金盘,正向厅中走去。

  她行至白啸天身前,双膝跪拜,将手中金盘捧过头顶,众人一看,原来那盘中放着五枚蟠桃,显是刚刚自树上摘下,枝叶相连,娇艳欲滴。

  “女儿为爹爹贺寿,愿爹爹福寿康宁,松柏长青。”

  白啸天大喜,亲手接过金盘,“好好好,小翠快扶小姐起来,烟儿过来坐在爹旁边。”原来此女正是白啸天的掌上明珠白云烟。

  白云烟闻言起身入座,众人这才看清她的相貌。只见她俏脸微圆,肤色白皙,樱唇柳眉,十足是个美人儿的模样。白啸天喝了一杯酒,见女儿亭亭玉立,又想到几年来父女相依为命,不由得勾起了满腹心事。他本有一子一女,皆是聪俊过人,原本人人称羡,不料数年前忽逢恶变,爱子至今神志不清,药石无用,乃是白啸天的一大块心病。

  此时,厅中已经恢复了适才的喧闹划拳,不少贺客上前向寿星敬酒,其中更有不少人对白云烟大献殷勤,白云烟微觉不耐,却碍于父亲的颜面不得不搪塞应对。

  正在她发愁难以脱身之际,只听厅外有人朗声道:“西门剑秋为白掌门贺寿。”

  一时间,厅中登时人声浮动,连白啸天都是微微一惊。

  “西门剑秋?西门世家的大公子?”

  “想不到西门世家派他前来,白掌门好大的面子。”

  “白虎门这几年在川西威名远播,连西门世家都来人了。”

  众人交头接耳的同时,却都纷纷向厅口看去,皆想一睹武林八大世家中西门公子的风采。

  白云烟随着众人的眼光看去,未及看到那个经常出现在江湖传说中的“西门公子”,却见自己的父亲早已离座迎了出去。不多时的功夫,白啸天已挽着一位年轻公子步入厅中。

  只见那公子约莫二十多岁年纪,高冠锦衣,剑眉星目,面似美玉,举手投足间皆流露出一派贵家风范。此刻,他身畔除了白啸天之外,尚有十余名人众,想是自西门世家跟随而来的从人。十几人将其簇拥在当中,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好不夺人眼目。

  白啸天亲亲热热地挽着西门剑秋,径直将其让入自己这一桌,白云烟见此情状,自得起身笑让。

  那西门剑秋对众人虚让了一番,便轻身落座。络身之际,却又对白云烟微微打量了一番。白云烟见他虽然不是刻意打量,却仍是目光炯炯,不由得脸上一热,故意转头不去看他。正在游目四顾之际,却又听见见厅外一阵嘈杂,竟像是吵闹一般。

  只听一人朗声道:“本少爷今日来你们这里,不过是卖白虎门一个面子,凑个热闹而已,你们这些狗奴才竟敢拦我!”话中之意虽是骂人,由这声音说出来却是不急不躁,颇带嘲弄之意。此刻,厅中虽不如方才人声鼎沸,却也不甚安静,厅外更是乱成一团,那声音自院中传来,清清楚楚地落在每个人耳中,在座之人有些阅历深的便是心中一动。

  白啸天使了个眼色,早有门中心腹弟子奔出厅去察看。他转眼向西门剑秋笑道:“想是有些江湖混混听得老夫家中酒宴,便想趁乱混进来骗顿吃喝,倒让西门公子见笑了。”

  西门剑秋却是神情自若,“白掌门客气了,这些事情也是难免。”他口中虽如此说着,眼睛却是一动不动地望向厅外。白云烟见状,心下微微起疑。

  白啸天正要让人给西门剑秋斟酒,却听厅外乒乒乓乓,竟是动起手来,厅上众位宾客听得院中动手,纷纷停箸放杯,有些好事的早已离座走向厅口观看。他脸色一沉,心中暗骂自己的门徒不知礼数,一个江湖混混撵出去便罢,竟然在自己的寿筳上一干宾客面前失礼。

  白云烟见父亲面色不豫,又听院落中“砰砰”连声,接着便是呻吟之声不绝于耳,正要起身亲自去看究竟发生何事。却听一人笑道:“白虎门好大的架势,人多欺负人少就一定赢么?”白云烟朝那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之人正立在厅中。

  众人皆是一惊,听这声音分明就是适才在院中说话的那人。白虎门中的弟子身手都是不弱,此人竟能于瞬息之间将一干人制伏并悄无声息地潜入厅中,武功之高可见一斑。当下便有不少人对这少年的来历大加揣测,一时之间却也毫无头绪。

  白啸天将酒杯一放,沉声道:“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却是身手了得,不知今日前来,有何贵干?”他见那人衣衫褴褛,面目污秽,看年纪应该不过十五六岁,听声音更是年轻,一现身便给自己弄了个下不来台,多半是昔日在江湖上结下的仇家派来闹场子的,是以出言便没有半分客气之意。

  那少年“嗤”的一笑,“我这几日刚到川西,在道上听人说白虎门如何如何了得,又听说今天是白掌门的五十寿辰,因此特备薄礼前来贺寿,顺便讨一杯水酒喝喝。哪知道白虎门终究只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不但门下的弟子狗眼看人低,连堂堂掌门也是浅薄得很。我看这杯寿酒不喝也罢。”他虽是冲着白啸天说话,眼睛一直望着西门剑秋,嘴角上扬,神色间甚是嘲弄。

  白啸天闻言冷笑道:“阁下好大口气,我白虎门原本只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白某既然浅薄,更是不容得鼠辈在我面前放肆!何况阁下伤了我门下弟子,还想施施然出门去么?”

  白虎门中的弟子见掌门人发怒,早已摩拳擦掌,等着白啸天一声令下便是一涌而上。虽然眼见这少年武功甚高,但这毕竟是在自家地盘上,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一干贺客之中亦不乏高手,既然已是如此局面,想来也不好不相助一二的。诸人之中,只有白云烟暗自皱眉。

  西门剑秋自这少年入厅之后便未发一言,此刻却道:“白掌门且请息怒。这位兄台既说是来贺寿,又说备有礼物,倒不如请他拿出来看看,说不定真是诚心相贺,若是因误会结了梁子,反不为美。”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皆是心道传闻当真不可尽信,原来西门世家的传人竟是糊涂得很。这少年一副叫花子模样,明摆着是来找茬砸场子的,西门剑秋反而在此时替他说话。一时之间,连白啸天都弄不明白西门剑秋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却见那少年又是一笑,“西门世家的人终究是和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不同,有些见识。”他转了转眼珠道:“只不过本少爷今天听了一阵狗叫,心情大大不好,原本准备的礼物也不想给了。”只见他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小小锦盒,向白啸天笑道:“我听说令公子身有旧疾,久治不愈,所以特意寻来灵药作为白掌门寿辰之贺礼……”他边说边将盒子打开,从中取出一枚丸药,只见那药通体晶莹透明,如同水晶一般。白啸天面色一变,失声惊呼:“冰魄神丹!”

  众人听得这四个字,心中都是一惊。原来这冰魄神丹乃武林传说中之疗伤圣药,据说有“生死人,肉白骨”之神效,乃大天罗宫不传之宝。白啸天之子白云青三年前与人比武身受重伤,多年来一直瘫卧在床,神志不清,白啸天遍寻名医亦不能稍有好转。他亦曾听人提起过“冰魄神丹”之名,但一来认为神药之说只是传言,二来由于大天罗宫数百年来威摄江湖,宫中高手如云,皆是神秘莫测,是以一直不敢前往探寻。而今居然亲眼见到此丹药现身,不由得连声音都颤抖了。厅中其余人却对这少年的来历更是惊疑不定。

  白啸天颤声道:“这……这位少侠……可否将此丹药与老夫一观?”那少年又是“嗤”地一笑,“白掌门前倨而后恭,见到贺礼就换了一副面孔。”他信手拈起药丸,作势要递与白啸天,白啸天心中大喜,就要上前接过,不料那少年只是虚晃一下,竟将那枚武林中人人艳羡的神丹吞进了口中。

字体: 字号:
天下乾坤目录
共19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