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19 09:56:1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雨啸春风
  4. 第一章藏龙卧虎

第一章藏龙卧虎

更新于:2016-03-29 11:27:02 字数:4462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
  路上,一黑衣青年背负宝刀,他面色清秀,五官俊雅,浑身上下透露着文人的气质,但是他却不是文人,因为文人绝没有这般精神的眼睛和这般矫健的步伐。

  在他旁侧,一姑娘手持寒剑,紧跟在他右方,她身着紫衣服,腰配清铃,没走一步亭亭玉立,身形如柳,美目晶莹,满头的青丝无风自飘,这两人不是韩林和楚凌晗又会是谁呢。

  韩林和楚凌晗一路西行,山野苍翠,清风日丽,路上的景色油然让人恰意,但美中不足的是。在这西行之路,时而有马匹疾驰而过,而且各个功夫不俗,像是道上的好汉。英雄好汉大片汇聚,若是有点感知的人必会想到将有大事发生,这韩林当然也想到,但他却不在意这些,他只希望尽快赶到西域,找到师父。

  西行路上,有一对人马疾驰而过,溅起浓浓尘土,这可让在路上的人吃尽了苦头,对着那走过的人马破口大骂道:“跑这么快,都赶着去投胎啊,你奶奶的,最好别让大爷撞见,要不然这些尘土大爷非让你们吃进去不可。”

  “乔大爷,你还是快点住口吧,要是招惹到上他们,有咱的苦头吃。”

  乔正风听着这侍从唯唯诺诺的话,更是气上三分:“你怕他个甚,他们就是敢来,大爷也照骂不误,要不然真当大爷好欺负。”

  “乔大爷还是少开口些好,这些人可都是江湖上的狠角,惹上他们,怕少不了我们的事。”

  念此,乔正风算是止住了口,但还是喋喋不休的叫骂着,这一骂倒是引起了韩林不少兴趣。

  韩林问到:“凌妹可认得刚才去了的那趟人马?”

  “认得,他们腰间都藏着九节鞭,应该是九节门的人。”楚凌晗分析道,她说的一点不假,这些人的确是九节门的人,前几天,他们接到门主一项秘密任务,去杀一个人。而且这人似乎很让人讨厌,因为要杀他的不少,这一路上骑马赶去的人几乎十有八九是为了去杀他的。

  韩林看着这些匆忙而去的人群,他实在想不出会到底出了什么事,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韩林想知道,他只有向楚凌晗请教,对于江湖的事情,楚凌晗似乎比他知道得还多。

  韩林看着楚凌晗,他想开口,可是楚凌晗似乎比谁都更了解韩林,还不等韩林开口,他已经先了一步:“韩大哥可是想问那些人的去向。”

  “凌妹可知道。”

  楚凌晗头一扬,露出些许傲气道:“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下江南。”

  韩林长“哦”一声,显然是在等楚凌晗下一句话。

  “韩大哥,你可知道天峰铸客。”

  韩林摇头,这一举动已经很清楚他要表达的意思了,楚凌晗再次领教了韩林的孤陋寡闻,但她又能如何,只能耐着性子给韩林解释道:“那你总该看过狮头宝刀吧。”

  韩林当然见过狮头宝刀,而且见过多次,那是只属于乱世狂刀的宝刀:“我看过。”

  “那你觉得狮头宝刀如何。”楚凌晗问到。

  “有着狮子的灵性,就算称他为世间神器也不为过。”韩林并没有夸大狮头宝刀,因为它确实像一头活着的狮子,能像狮子般怒吼,也只有狂刀才配得上这把狮头宝刀。

  “这点你倒是没说错,但你可知这狮头宝刀出自谁手?”

  韩林当然不知,只好摇头。楚凌晗也知道韩林会摇头,因为他若是点头的话,这反而会让楚凌晗觉得奇怪。

  “这狮头宝刀就是出自这位天峰铸客之手。”说到这,楚凌晗便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眼中满是崇敬和瞻仰,“相传天峰铸客每八年铸旧一件神器,他第一次铸旧的是昆仑剑,我的师祖也正是凭着这把剑一手撑起了白云宗……”

  “……”韩林大为惊叹,但他没有去打断楚凌晗的话,而是继续听着。

  “天峰铸客铸旧的第二件神器便是狮头宝刀,他的威力你也应该知道,乱世狂刀能问鼎刀界巅峰自然跟他手中的狮头宝刀脱不了干系……”

  这点韩林也不否认,因为除了狮头宝刀,还有哪把刀能承受得了狂刀的狂龙八刀斩刀法,否则它们早就断裂了。

  ……

  楚凌晗接着补充道:“天峰铸客铸旧的第三件神器便是凤血剑,相传它来无影去无踪,速度之快令人瞠舌,而且他的剑主更是不凡,他足可称得上剑界的一位奇才,他便是剑心,锋镝无人解的剑心,或许也只有他才能发挥凤血剑的最大威力。”

  韩林听着遥遥称奇,似乎天峰铸客每铸旧的一把神器都不简单,足以在江湖引起轰动。

  韩林本想继续听楚凌晗说下去,但显然她并没有这个打算,于是韩林问到:“那他铸旧的第四件神器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第四件神器是什么,因为它还没出来,不过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出来了。”楚凌晗答道,原来距离上一次凤血剑出世已经八年了,又八年,说明天峰铸客的另一件神器又要诞生了。

  韩林听着楚凌晗的话,他也似乎来了兴趣,这等神兵若是不去见上一见那可真是最大的损失,便看着楚凌晗问到:“凌妹可知道我现在在想些什么。”

  “我想你应该跟我想的差不多。”

  “或许我们该去看看……”

  楚凌晗听着心中自然开心,赶快回应道:“的确应该去看看。”

  ……

  古城街道,行人络绎,车水马龙,四处传开叫喊声,买卖声,大片街道,甚是繁华。若是换成平常在,这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或许你该问,为什么不敢想,因为这街道地处偏远,很少人会来这里,但是不知为什么,这几日,来的人突然增多,以致达到人满为患。

  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这也简单,因为这条街的尽头正是天峰铸客王宇伦的住处。神器将在不久后就会出世,慕名而来的人自然不少,当然这些人之中也包括了韩林和楚凌晗。

  来到街上,韩林和楚凌晗便找了一间客栈落脚。一进入,韩林便感觉客栈内气氛非常宁静,但是宁静中却夹含着多许紧张,他觉得怪异,出于好奇,韩林不然而然的向客栈四周看了看,这一看倒看出了许多端倪。

  原来客栈内不仅有平民百姓,也有几位神藏不漏的高人,一位僧人打扮的和尚,还有衣着黑衣白衣的两位老叟,三位大肚便便商人,和一个已经落座的青衣俊杰。

  ……

  这些人都静静坐在在客栈内,目光炯炯,一时使冷清的客栈热闹起来。但这种热闹并非寻常的热闹,而是充满杀机的热闹。

  每当人遇到这种情况,就该知道这里就会死人了。

  韩林和楚凌晗到没有多在意什么,他们找了个地方坐下,静观其变。

  时间流逝得并不快,但大家的眼睛都盯着那青衣俊杰的一举一动,似乎片刻也不敢懈怠。

  兴许是有人等得不耐烦了,只见在人群中,一虬髯大汉豁然一声,从座位上站起。

  “褚朝阳,洒家也没时间跟你折腾了,快将天峰铸客的请帖交出,指不定洒家给你讨个好死法。”虬髯大汉大声呵斥到,这一声叫到让冷清的客栈热闹起来,大家屏气凝神的盯着这一幕,似有大事发生。

  谁想那青衣俊杰抿嘴一笑,却也流出几分冷笑:“难道黄河的烟霞客就沉不住气了吗?”

  那烟霞客把脸一横,没有半分拘束道:“洒家可不管这些,洒家今日是要定了你身上的请帖,你若不将它拿出,洒家可不容你!”

  听到烟霞客这话,那青衣俊杰失声大笑起来:“哈哈哈,这里想要我请帖的人可不止你一个,你说我凭什么要给你!”

  “就凭洒家的拳头!”说着,烟霞客挥手一拳,将旁侧的一张桌子震得粉碎,地面竟也凹下半分,内力之大,可想而知。

  韩林看着暗暗惊奇,寻思着自己的内力也未必有这般强劲,这烟霞客果不简单。

  那青衣俊杰看着烟霞客一掌,却没表现出多大的惊奇,反倒冷嘲道:“烟霞客的般若掌果然有了几分火候,但是这火候却还不配让我交出请帖。”

  烟霞客听着,脸色肌肉微抽瞬间变暗,他是黄河一代出名的人物,名声之大,早就传遍四海:“洒家不够格?那你说,这里除了洒家,谁还够格。”

  那青衣俊杰默而不语,只是细细向其他方向探去,在这里潜藏着不少高人,光他还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要对付烟霞客,他却绰绰有余。

  烟霞客目光向四处探去,这才发现果有高手隐匿期间,就先别说韩林和楚凌晗,就是那黑白老叟和肥胖商人,各个深藏不露:“莫不是这里还藏着高人?”

  青年俊杰脸色微沉,冷嘲着,似乎在狂笑烟霞客的无知与狂妄,因为这里谁都有说话的资格,唯独他没有:“你现在明白没?”

  “明白又如何,洒家二十年前便在黄河一带混出了名声,就算是高人也未必有洒家的本事?”烟霞客大言道。

  烟霞客本以为这一句话会让褚朝阳心声畏惧,想不到换来的确实对方的冷笑:“黄河一带?那你可碰上你老祖宗啦!”

  “老祖宗?谁称得上洒家的老祖宗,看洒家不砍了他的狗头!”烟霞客放肆道。

  随即,褚朝阳向旁侧的三位肥胖三人望去,眼神不乏恭敬:“三十年前称霸黄河的黄河三虎你可认得?”

  “什么?黄河三虎?他们也来了……”烟霞客听着这名讳,瞬间身体微微一滞,黄河三虎他认得,可他们不是在二十年前就失去了踪迹,为什么会再次出现。

  褚朝阳举重平稳,向着旁侧的三位肥胖商人问到:“蒋昭义,蒋昭仁,蒋昭平三位好汉,不知在下说得对不对……”

  听见这话,三位肥胖商人脸色微沉,但也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看着褚朝阳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烟霞客看着那三位肥胖三人的反应,他们虽然没有承认,但已猜出了大概,但想到自己曾在言语中曾冒犯过三人,继而神色恍惚,心情顿时压抑起来。

  褚朝阳言谈平稳,虽身处险境,依然镇定自若,他对着烟霞客叫道:“你可先别急着发慌,其他人的身份我还没向你指明呢!”

  “难……难道还有高人?”烟霞客神色更见慌乱,光光黄河三虎已有了很大的来头,难道其他人的来头比这三位还要大。

  还不等烟霞客将事情想明白,褚朝阳已向那一直黑白服饰的两位老者望去:“黄河三虎虽有名声,但也仅是在黄河一带,若比起黑白毒叟来,声明却大有不及!”

  而烟霞客听见黑白毒叟的名讳,整个人差点吓得软塌下去。黑白毒叟,妖域两位护法,其对毒物的使用可谓如火纯情,短息之间,杀人于无形之间。

  听到这两人的名讳,烟霞客哑然道:“黑白毒叟?他……他们也来了!”

  谁想,还不等烟霞客的话说完,那褚朝阳的目光随即一转,落在一位僧人身上:“在这里,最让我敬畏的要属了恨大师了!黑白毒叟声名虽重,但比起他来怕连一根手指也不如!”

  ……

  了恨大师是梵天寺的得道高僧,与了空大师了尘大师并立梵天寺三大神僧,在世间的地位比起昆仑山的楚白云来也毫不逊色。

  “……”

  烟霞客听见了恨大师的名讳,整个人吓得不敢言语了,了恨大师,武林界泰斗级的人物竟到会出现在这里。

  褚朝阳没有理会烟霞客,而是起身向了恨大师拜到:“不知我说得对不对?”

  “阿弥陀佛!”了恨大师不急不躁,神色定然的念道。

  辰忆听着也是大惊,想不到这里还藏着这等了不起的人物,难怪大家默而不言,怕是他们连说话的资格都要没有吧!

  “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而来,但你们来的目的却都不同,有的是为了我的命而来,而有的是为我手中的请帖而来……”褚朝阳屹立在人群中央,面对豪强,竟毫不畏惧,他指着黄河三虎,烟霞客,了恨大师道:“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为我手中的请帖而来。”

  ……

  继而,褚朝阳又指着黑白毒叟道:“而你两却是为我的命而来,不过可惜,很可惜!”

  白毒叟一听,一阵皱眉,很是不解,问到:“你为什么可惜?”

  “可惜就是可惜,没有为什么,也没有不为什么。”

  烟霞客似乎天生不是好脾气,岂会跟褚朝阳饶舌:“讲的话神神叨叨,还不如把话料明,你身上的请帖是给还是不给。”

  “给怎样,不给又能怎样。”褚朝阳冷眼一寒,顿时杀意漫漫,一扫众人。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