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22:5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雨啸春风
  4. 第二十一章血恨终偿

第二十一章血恨终偿

更新于:2016-03-29 11:27:02 字数:4416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
  韩林一剑杀了肖正雄,在场的人就算辈分再高,功夫再厉害,他们也不得不佩服韩林这一剑,因为这是天外一剑,根本没几人能看清楚。

  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身影,再场大侠无一不怀疑:“他……他真是韩林吗?怎会有这般身手……”

  “他这身本领是从哪学来的,我怎丝毫不知!”

  ……

  惊颤,战栗,惶恐,认识韩林的人无一不吓得呆如木鸡,要不是亲眼看见使出这一剑的是韩林,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韩林屹立在群豪面前,他左手持剑,一股寒意从剑身上飘下,仿佛要将地面冻结一般:“在场的各位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对各派武学招式应该很是了解,刚才聂人凤所使的招数诸位也应该看清,我问诸位,这不是天下盟的武学。”

  听此,归云侠客刘海第一个跳出来,他指出道:“天下盟的武学老夫曾领教过,绝没有他使得这般歹毒。”

  一经提醒,苦头陀也似乎发现了不对,站出来说道:“本僧也敢断定,这绝不是我们中原的武学。”

  众豪侠醒悟道:“难道他不是聂人凤。”

  ……

  言至于此,在场的人都开始议论起来,最后,他们都得出一个答案,这人绝不是聂人凤。

  “那他是谁?”西北苦头陀问到。

  “他就是害了我大哥的孤独苦主。”韩林答道。

  大家听言,豁然大悟,这就是狂刀要杀聂人凤的原因。

  “诸位,我今日大哥实为报仇而来,并非有意与大家为敌,还请诸位给在下一个薄面,不要插手此事。”说到这,韩林剑眉微起,寒剑一挑,直指诸位豪侠,“若诸位觉得我说的话不够分量,可以先来问过韩某手中的剑。”

  韩林的剑有多厉害,看着倒在地上的肖正雄就知道了,他们不愿冒这险,也不敢冒这险,再说眼前的这人并不是聂人凤,他们也犯不着去蹚这趟浑水,说着,在场的人一一退下,都不在插手此时,而是选择静观其变。

  ……

  韩林看着诸位江湖人士都没有与他为敌的意思,心情顿时一松,说实话,要他对付这么多人的话,他真没把握,好在他们都选择不在插手此事,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那么眼下唯一的敌人就这剩下这孤独苦主了。

  韩林知道狂刀现在的状况,要他对付孤独苦主,无疑会误了他的性命,便要求道:“大哥,你伤势颇重,若不这孤独苦主的脑袋就由小弟来替你取下把。”

  “万万不可!”狂刀一咽口中淤血,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将韩林拦下,语气急促地阻止道:“二弟,孤独苦主这人你千万不能动,他……他必须由我来杀。”

  “可是……”韩林心神焦忧,他担心狂刀对付得了孤独苦主吗?

  “为了这一天,我等了五年,五年,二弟你知道有多久吗?”还不等韩林把话说完,狂刀铁牙一咬,眼中闪烁着坚毅,不屈,铁骨铮铮的他怎会接受韩林的好意:“今日二弟若不让我手刃这贼,此后,我狂刀便不认你这兄弟。”

  ……

  韩林无奈,他知道狂刀绝不会接受韩林的帮助,因为他是一头狮子,一头桀骜不驯的狮子,身为森林之王,就算在重的伤也无法抹去他的傲骨。对此,韩林只好退到一旁,让狂刀对付孤独苦主了。

  ……

  狂刀深吸一口气,慢慢调和身体的伤势,但刚才他独斗江南豪侠,又受了孤独苦主的暗算,伤势之重可想而知。

  狂刀也知道自己的伤势,但他不会退缩,他宁愿死在前进的路上,也绝不后退,因为他是乱世狂刀,他就是这样的人。

  “孤独苦主,你拔剑吧!”狂刀握住狮头宝刀,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剩下的就等孤独苦主出手了。

  “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居然无法退缩,我也只好硬着脸皮上啦……”孤独苦主知道自己再也隐藏不了了,他扯下面具,露出真容,“狂刀,五年不见,幸会啦!”

  “孤独苦主,你可还记得五年前,你为了偷学我的刀法,在我霍家堡下毒,害了我霍家三十条人命,你可记得。”

  “记得。”孤独苦主承认道,他的确这样做了,当年为了得到狂刀的狂龙八刀斩刀法,他们四人杀光了霍家堡的人。

  “五年前,你挑断我的手筋脚筋,囚禁我于伏魔洞,这所有的一切你也没忘吧。”狂刀怒喝道,这五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他一恢复自由便去复仇,可惜仅仅杀了两个,剩下的就是孤独苦主和难主了

  “孤独苦主很淡然地说道:“我没忘,其实我也在等着这一天,我知道这天一定会到来。”

  “好,居然没忘,那今天我狂刀便要手刃你这恶贼,为我霍家堡三十余口人偿命,孤独苦主,你出手吧。”说到这,狂刀手按着狮头宝刀,他在等孤独苦主出手,只要他一出手,狂刀才会出手,这是狂刀的原则,绝不先人一步出手。

  苦等之际,孤独苦主出手了,他左手持利剑,而右掌则对着剑柄一按,瞬间,利剑像是飞出去的箭矢一般,向狂刀刺来。

  韩林见过这一剑,这是百步飞剑,当初他就是使用这一剑伤害楚凌晗的。

  狂刀看见飞来的利剑,他不动如山,按着刀柄上的狮头,突然狮头双眼变红,一直不曾出鞘的狮头宝刀终于出鞘了,狮眼变红便意味着它要饮血了,也意味这狂刀要发怒了。

  “吼吼吼……”

  一声狮吼响起,刀身上竟油然释放一股内力,这内力咆哮而来,径直撞上飞来的利剑。

  “轰!”

  一声狮吼,那飞剑被震了回去,孤独苦主见状,身体快步加速,他飞身而起,接住被震飞的宝剑,瞬间手持宝剑,剑挑狂刀。

  “来得好!”

  狂刀一声大喝,他握紧狮头宝刀,对上冲刺而来的孤独苦主。

  “铛!”

  刀剑相对,这是兵器的相争,更是内力的相争。

  仅在刹那,刀剑再次撞击出尖锐的声音,每次撞击孤独苦主都感觉手在发麻,他清楚,跟狂刀比力气那无异于自取灭亡,他必须发挥自己的优势,速度。

  “刷刷刷!”

  孤独苦主轻刺几剑,速度甚快,狂刀不得不横刀格挡,这让孤独苦主大大占了先机。

  眨眼的刹那,只见孤独苦主又是一剑,他出手的速度太快了,若是换在平常,狂刀还可应付,但今日狂刀受了重伤,想要拦下这一剑已是不可能。

  “唰!”

  孤独苦主一剑划开狂刀腰间的皮肤,狂刀首度见红,但这并不会减少狂刀的戾气,也不会减少狂刀复仇的心。

  “再来!”狂刀无视伤势,这点伤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刷刷!”

  孤独苦主像是找到了狂刀的弱点,在他腰间又划了两剑,这两剑的伤口对比先前那道显然大了许多。

  “再来!”狂刀又是大喝,尽管形势对他很不利,但他不会退也不能退,因为他是桀骜不驯的狮子,没有任何东西能让他败退。

  孤独苦主见狂刀渐现颓势,心中好生欢喜,多亏先前那一掌给他造成不小的伤势,由此,孤独苦主信心大增,他有把握他能杀了狂刀:“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乱世狂刀你的刀势越来越微弱啦,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孤独苦主知道狂刀力已竭,当然不会留情,他祭出杀招,遥空一挥,只见数道剑气融合在剑刃之上,看来他这一招是想要去狂刀的性命了。

  ……

  狂刀见状,知道这是决定生死的一招,他断然不敢怠慢,只见他握着宝刀,凌空而起,念道:“一日三刀斩!”

  “第一斩……狂龙斩!”

  狂刀一刀挥出,便觉刀势甚沉,气动山河,狂刀的霸气,已是一览无遗。

  “第二斩……逆苍天!”

  狂刀第二刀挥出,刀已不在是刀,而是狂刀的心,以心为刀,可扫天下万物。

  “第三斩……般若龙梵!”

  狂刀斩出第三刀,三招刀法汇合一处,瞬间感觉气吞天下,力拔山兮。一下斩出三刀,要清楚,凭韩林的内力也只能勉强斩出第二刀,而狂刀却能接连斩出三刀,这便是狂刀的刀法,霸气威猛,横扫天下,谁与匹敌。

  “呼呼呼!”

  狂刀三刀斩下,孤独苦主顿感不妙,他想逃,但却已经逃不了了。狂刀这三刀威力太强,他就算想逃也没有安全之地,无奈之下,孤独苦主只好硬着脸皮抗上去。

  “轰轰轰!”

  刀气剑势对撞在一起,瞬间,便让人们感觉大地一阵,整个天下盟似要崩塌一般,但最终结果是孤独苦主剑断,人也被这一刀砍得只剩半口气。

  狂刀三刀败了孤独苦主,江南豪侠无不吓出一身冷汗,他们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霸道的刀法,其实狂刀使出的刀早已不在刀法的境界,他超越了人,因为这种刀法超凡脱俗,非一般人能使。

  众所周知,以手运刀,这是一般刀者的境界,以内力运刀,这是高手的境界,以心运刀,这是神的境界,无疑,狂刀已经超越了神。

  ……

  狂刀看着倒在地上的孤独苦主,狂刀虽无言,但也解恨,孤独苦主现在已是废人,狂刀随时都可以杀他。但狂刀不会轻易杀他,他还要用孤独苦主的尸体去祭奠霍家堡的三十条人命,岂能这般便宜了他。说着,狂刀一脚将孤独苦主揣在木板上,他用木板拖着孤独苦主来到韩林面前。

  韩林问到:“大哥可是要走?”

  “二弟,今日我要拿这狗贼血祭我霍家堡三十余口的性命,怕不能在这多做逗留吧。”

  韩林释怀道:“大哥不必在意,我们日后相聚在痛饮也不迟。”

  “好,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狂刀释怀,但想起自己行踪不定,怕韩林难找,便提醒道,“二弟若是想起了我,可到霍家堡来找我。”

  “大哥放心,等我将手上的事办完,定来拜访!”韩林答应道。

  说此,狂刀也不在这逗留,他拖着孤独苦主径直走出天下盟,当然没人拦他,也没人敢,因为他是乱世狂刀。

  ……

  楚凌晗看着狂刀已走,她心中积压的好奇似乎迫不及待要宣泄出来。看着情况,她的伤势似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你跟乱世狂刀是结义兄弟。”

  “嗯!”

  “想不到,真想不到……”楚凌晗惊讶道:“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韩林无言,他虽跟狂刀是结义兄弟,但对于他的过去,韩林一点也不了解,但从楚凌晗的表情来看,她显然对狂刀很是了解。

  “你可知五年前,江湖上盛传一句话。”

  韩林问到:“什么话?”

  楚凌晗回应着,她显然很激动,就像是见到了偶像一般激动:“乱世出狂刀,傲笑渡红尘。百世有剑心,锋镝无人解。狂刀和剑心,他两是江湖上公认站在刀剑巅峰的两人,这点你竟然不知道……”

  韩林无奈着,不知为什么,看见楚凌晗这么崇拜别人韩林感觉有点不舒服:“不瞒你说,我确实不知道。”

  “那也难怪,谁要你是个呆子,嘻嘻……”楚凌晗嬉笑一番,旦不知为何,韩林却迟迟无语,难道是因为楚凌晗的话伤害了到了韩林,不,当然不是。

  ……

  楚凌晗问到:“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

  韩林抱怨到:“我发现我的确是个呆子。”

  楚凌晗听着韩林这般埋怨自己,不免关心到:“为什么这么说自己?”

  韩林眼神颓丧,语气也似乎有些显得无力:“因为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师父的踪迹。”

  楚凌晗走到韩林面前,她本想安慰他,但似乎并不需要:“其实你不必要这么担心。”

  韩林不解道:“为什么。”

  “你一向都很聪明,为什么现在却这么糊涂。”

  韩林困惑道:“你是指?”

  “天下盟的地方我们都应该找过了吧,但却没有发现你师父的踪迹,你不觉得奇怪吗?”楚凌晗问到,她似乎比韩林更仔细一点。

  一经楚凌晗提醒,韩林恍然大悟:“你是说我师父根本就不在天下盟。那他在哪?”

  “这问题就需要你好好想一想。”

  韩林有想,而且很认真的想,其实他早该清楚,师父并没有被聂青海等人抓住,而是被人救了。那么会是谁呢,韩林能想到也只有他那位和师父同胞一母的师叔了。

  或许事情就是这么奇妙,韩林正想到他师叔,他就来了,而且还站在韩林的面前,好像是故意来找他一般。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