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15:4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雨啸春风
  4. 第十九章孤独苦主

第十九章孤独苦主

更新于:2016-03-29 05:41:29 字数:4748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
  正午,天下盟外,大批的豪侠正朝这边涌来,今天是个大日子,因为不久之后,天下盟就可一统武林,成为江南一霸。

  只见在聂人凤的屋内,站着四个人,一个是阔天海,一个聂人凤,而另两人却是韩林和楚凌晗,他们止言相对,好像谁也不想开口。

  “我知道你会来的,但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最后还是阔天海先开了口,但他并没有看着韩林说完,而是把玩着手中的杯子。

  “要是你不杀刘旭的话,我确实不会这么快怀疑到你身上。”

  “看来我杀他的确是个错误。”

  “你没有错,换做是我,我也会杀他。”韩林直言不讳,“因为你要取得盟主之位,刘旭非死不可。”

  听完,阔天海会意的笑了笑:“听你这么一说,像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了。”

  “多少弄清楚了点,就不知对不对。”

  阔天海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韩林将要说的话。

  ……

  “几天前,江湖上相继发生大案,天下山庄,韩家,烟云山庄,这些江湖一等一的势力相继被灭,他们被灭当然跟一个人的阴谋有关,这个人便是聂青海。”

  聂人凤没有打断韩林说的话,他只是静静听着,边喝酒边听,一切都是这么顺其自然。

  “聂青海灭了三家之后,剩余的楼水阁自然也该被消灭,但是他却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你的手中。”

  阔天海也没有拒绝,聂青海本来就是他杀的,他根本无须拒绝。

  “你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在聂青海死后,你便想去杀莫镇贤,但你已知我们在楼水阁台等着你,于是你便怂恿刘旭去,一来是想来个栽赃陷害,二来是想借我的手杀他。”韩林在最后一句,语气故意加重几分,是想让阔天海听得更清楚,而阔天海还是没有拒绝,也没有反对,像是已经承认了。

  “可是我并没有杀他,你就不得不出手。”

  听到这,阔天海突然将杯子捏碎,这是他没有意料到的,面对自己的杀父仇人,韩林竟然还能忍住气。

  “刘旭一死,你变成为了江湖上最有权势的人,这样一来江南盟主也就非你莫属,不知我这样说对不对?”韩林问到。

  而这一刻,一直保持沉默的阔天海终于说话了:“你说很对,正确到我都不知该如何补充了。”

  阔天海说完这话,右手不自觉的向放在桌边的宝刀摸去,他虽然清楚,他赢不了韩林,但是有韩林在,他也活不了。

  韩林自然看见了阔天海的小动作,便有意提醒道:“你应该清楚,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胜你,你不应该会这么愚蠢才是。”

  “我清楚,但你们不死我就活不成。”阔天海的话刚说完,他快速把刀拔出,又用快速向韩林砍去,他清楚,他没有韩林快,更没有楚凌晗快,但要是现在还不反抗的话,他就没机会了。

  “看来你做了最不明智的举动!”韩林运气提掌,只要阔天海杀来,韩林有把握将他一掌击毙。

  阔天海持刀杀来,他手起刀落,这把刀本该砍向韩林,可刀还在半途却已经掉下来了。

  韩林没有出手,楚凌晗也没有出手,可是刀却掉下来了。

  阔天海口吐鲜血,他艰难的转过身子,发现一把小刀早就刺穿了他的后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聂人凤会在他背后来这么一招。

  “你……你背叛我。”阔天海愤怒的望着聂人凤,他很想去杀了他报仇,可是阔天海已经没了力气,也没有时间,没片刻他就吐血而亡了。

  ……

  聂人凤看着倒地而亡的阔天海,不禁怒骂道:“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盟主待你不薄,你竟狠心加害于他,你这种人就算死上百回也不足惜。”

  “你……”阔天海的话没有说完,含恨而亡。

  看着阔天海死去,聂人凤又向韩林恭迎道:“刚才多亏了韩老弟将他阴谋揭出,要不然我们不知被他蒙蔽到何时。”

  楚凌晗和韩林没有做声,对于这种背后捅刀的人,韩林一直很反感。

  “……韩老弟,我知道你因为你父亲的事再怨恨我,但我也只是受人之托,你不该恨我。”

  韩林正色道:“不,我根本没有恨你,因为拆我父亲祠堂的是聂人凤,而并非是你?”

  聂人凤听后不禁大笑起来:“哈哈哈,我还没听过这么大的笑话,你说我不是聂人凤,那谁才是?”

  突然,韩林脸色微变,叮嘱道:“你不是,躺在那棺材里的那个人才是。”

  韩林解释道,上次,他潜入湖中,发现了两副棺材,其中有一副棺材里面躺的就是聂人凤。

  聂人凤一听,眉头紧皱,他实在没有料到这个秘密会被韩林发现。继而,他咽了咽口中的唾沫,保持镇定的说道:“你说我不是聂人凤,那我是谁。”

  “我可以称呼你为聂青海,但也可以称呼你为天下山庄的庄主,孤独客。”

  韩林一言彻底将聂人凤吓住了,这件事除了他本该没谁知道,韩林为什么会知道,但最后聂人凤还是没有出现丝毫的心虚,故作镇定道:“我想你是弄错了吧,你明知道这两人是死人,而我却是活人,死人怎么可能变成活人呢。”

  “的确不能,可问题是这些死人都没死。”

  聂人凤笑言道:“你的话真是越来越离谱了,死人就是死人,要是没死,那怎么叫做死人呢。”

  聂人凤一再否认,但韩林却有理说服他:“大家都知道,天下山庄一向神秘,大家甚至连庄主的面都没见过,这点你不否认吧。”

  聂人凤没有否认,这天下山庄的庄主的确神秘,他出现时都是身袭红衣,红布遮面,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正因为没有人见过他,所以要找人替换应该很容易,只要派人穿上红衣,用红布蒙面,往庄主的椅子上一坐,大家都会相信那是天下山庄的庄主。”

  聂人凤也没有否认,因为他确实是这样做的,他生平最怕麻烦,因而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便会让他的替身替他打理,想不到正是因为怕麻烦反而救了他的命。

  ……

  “天下山庄被刘旭灭了之后,你很想复仇,可是在这时却发生了一件你始料未及的事……”

  聂人凤开口问道:“那你说说是什么事情?”

  “乱世狂刀从伏魔洞走了出来。”

  聂人凤拳头微缩,手心已经捏出阵阵冷汗:“他走了出来又于我何干。”

  “因为你除了天下山庄庄主之外,你还有另一从身份……”

  聂人凤浑身冒着冷汗,但却尽量保持平静:“什么身份!”

  “无心剑客,孤独苦主。”

  聂人凤听着韩林暴露出他的身份,心情更是紧张,这个秘密他保留了五年,想不到还是被人发现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

  看着聂人凤的表情,韩林总算知道自己猜对了:“这就要从之后的事情说起……你知道狂刀从伏魔洞走出之后,你便开始害怕,害怕有一天被他发现,所以你去找了莫镇贤,让他做了一张和聂青海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借此,你将聂青海杀了,取代他的身份。”

  聂人凤静静听着,只不过他此刻已经不再紧张,

  “但你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狂刀迟早会发现了,所以你就做了第二步打算。”

  听此,聂人凤眼角微寒,露出丝丝杀意,说道:“不错,乱世狂刀毕竟不是常人,他迟早会发现,因而我不得不做第二步打算,我必须坐下这盟主之位,只要有江湖豪侠助我,我便不用再怕狂刀。”

  “所以你就顺着聂青海的阴谋,将烟云山庄灭了。”韩林问到。

  “没错,事情本该进展得非常胜利,但在灭烟云山庄时出了变故,竟然有三个人没被落雁沙毒死,我不得不出手杀了他们,你也知我杀人有个习惯,就是在人的脖颈间刺出六芒星,而这一点狂刀也非常清楚。”

  “你害怕狂刀找上门来,所以这聂青海的身份也不能用了,于是你就故意让阔天海来杀你,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杀的是那个早就死了的聂青海。”

  韩林分析得一点不假,当他在湖底发现那副空棺材,心中就开始产生怀疑,再当他发现聂青海的死尸之后,这一切他就明白了,那副空棺材里藏的就是聂青海的尸首。

  聂人凤没有反驳韩林的话,而是一再补充道:“还有这聂人凤,在我灭烟云山庄之后,我便杀了他,为的就是换另一种身份。”

  ……

  明白了,现在这一切都明白了,这些血案,这些无辜惨死的人,还有所有事情的幕后黑手就是这孤独苦主。

  突然,孤独苦主拔出久封的宝剑,瞬间寒气飘零,杀气肆意,原来他将所有的事情说出,并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他有绝对把握,杀了韩林和楚凌晗。

  孤独苦主剑指韩林,只见他嘴角微抽,冷笑道:“你很聪明,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

  “我当然清楚你要做什么,但既然我敢来,我自然不怕你。“

  “或许你还不清楚我的实力,但我很快会让你明白,你的乐观会很快让你毙命。”孤独苦主拔出宝剑,姿势优雅,剑气凌厉,倒是个使剑的好手。

  紧张紧张紧张,现场孤独苦主双挑韩林和楚凌晗,淋漓的剑意快速刺来,韩林和楚凌晗临危不乱,赶忙拔出武器,刀剑而对。

  “刷刷刷!”

  孤独苦主摇剑一挥,他的速度太快,快到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只见眼前数道剑光一闪而过,若非韩林夺得及时,他的头颅恐怕就要别这一剑砍下了。

  “他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这一刻,韩林失算了,他已经很高估计了孤独苦主的实力,可他还是低估了。经过这一剑,韩林已经清楚,就算他和楚凌晗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但是楚凌晗却不这么想,他脚踏行云流水步,比快,她从来不输给任何一人。

  眼看孤独苦主的利剑向她刺来,楚凌晗不慌不忙,她一脚迈出,人已走到三丈之外,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孤独苦主看着楚凌晗施展的步伐,竟轻易避过自己一剑,不禁油然一惊:“行云流水步,你是白云宗的人?”

  “我会的可不只是这些,看剑!”楚凌晗一剑惊九寒,一出手,身体便融合到最极致的快意之中。韩林没见过楚凌晗使剑,但这一见可把韩林吓住了,因为韩林怎么也想不到楚凌晗会是这么厉害的角色。

  一看楚凌晗使剑,孤独苦主更是惊异,问道:“这是风行剑法,楚白云是你什么人?”

  ……

  楚凌晗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挥剑向孤独苦主刺去,但孤独苦主毕竟是混迹江湖几十年的人,他强悍的内功足够对付楚凌晗。

  眼看楚凌晗轻剑对来,孤独不动声色,他也一剑刺出,一时剑尖跳上剑尖,没片刻,剑的比拼竟变成内力的比拼。

  就在刹那,孤独苦主内力猛提,掌心对着剑柄一震,顿时积蓄的内力狂涌而出。紧张的刹那,只听见“轰!”的一声,瞬间剑离,人退,地震裂。

  ……

  “噗!”这一震让楚凌晗嘴角溢血,伤势颇深,差点昏死过去。韩林没想到孤独苦主有这等本事,他扶住楚凌晗,护住她的心脉,好让她不再禁受进一步伤害。

  ……

  “走!”韩林知道自己已非孤独苦主的对手,于是抱起楚凌晗向外逃去。

  韩林想逃,但孤独苦主却不让他逃,在外面,数百武林高手齐齐将韩林围住,此刻,他清楚,他已经出不去了。

  ……

  而就在这时,孤独苦主从房门踏出,他一喝武林众人,他现在是武林盟主,大家自然会听他的:“这两人要刺杀我,速速将他两拿下。”

  孤独苦主一道命令,那些为他卖命的江湖豪侠自然不会放过韩林和楚凌晗,顿时,数百人群齐齐围上来,韩林进退不得。

  ……

  “刺杀盟主,这还了得,若不将你抓住,日后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行走。”

  ……

  眼看众人将韩林的退路赌死,韩林知道时间已不容他们久拖,因为越拖越危险。匆忙之际,韩林找到一个防守最薄弱的地方,他猛挥宝刀,这一挥几乎使劲了他全身的力气。

  “狂龙刀法,逆苍天……”

  刀势一斩而下,顿时,数位豪侠被震飞出去,而那紧密的防守竟在刹那被韩林一刀斩破。

  “走!”韩林知道防守已破,便抓住机会,扶着楚凌晗快速逃离。

  前面韩林在跑,背后数百人再追,换做平常,韩林必可以逃离,可是方才那一招逆苍天几乎耗尽了他的内力,现在想要逃离已是不可能。

  但天无绝人之路。只见天空之上,一把金色宝刀飞旋而来,一落下,刀锋便狂猛地刺入地面,拦住追赶而来的人。韩林仔细看着那刀,竟是狂刀的狮头宝刀。

  ……

  “吼吼吼!”

  突然,只见宝刀上的狮头怒声一吼,强悍的内力竟震得所有人退后数步,韩林知道,宝刀这一吼是在宣泄它五年的孤寂,但它的狂,他的野却不会因为五年的孤寂而减弱。

  “狮头宝刀!”孤独苦主看着飞射在地面上的狮头宝刀,便觉全身一颤,浑身冰凉,甚至吓得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他并不是惧怕这宝刀,而是惧怕握着这宝刀的人,因为他是一头猛兽,一头吃人的猛兽,而且就要来了。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