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2 06:09:0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剑雨啸春风
  4. 第七章玄武大法

第七章玄武大法

更新于:2016-03-29 05:41:20 字数:2849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
  眼下狂刀提气而来,这一掌饱含精元,内力之大讳莫如深。这一掌就算江湖上有名望的高手对上恐怕都要命殒当场,更别说韩林。

  危机时刻,韩林感觉自己处在生死的刹那,而在生死线上,人的实力往往是不会在保留。

  ……

  只见在生死的刹那,韩林一运体内精元,顿时内力上提,强劲的掌风呼之欲出。

  “轰轰!”

  掌风相接,无尽的沉沦之气令四周的碎石尽数爆裂,掌风之强已非寻常武者所能比拟。

  “呼呼呼!”

  狂刀的修为毕竟比韩林高出多许,最终韩林还是经不住狂刀一掌,身形渐退,口流鲜血。

  狂刀见将韩林的实力逼出,赶忙调和内息,将手中的内力慢慢压下:“看来我没有猜错,你果然保留了实力!”

  “我虽保留实力,但却不曾对前辈不敬,前辈又何必蓄意伤人!”韩林抹去嘴角的鲜血,但却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根本不知狂刀的意图。

  看着韩林警惕之色,狂刀示意道:“你无需担忧,我并无害你之意!因为恩将仇报的事狂刀万不会做!”

  狂刀不在表露杀意,但韩林却不得不警惕:“在下不是很明白前辈的意思!”

  “我的意思?哈哈哈,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这里有浊酒一瓶,要是小兄不介意的话,可以坐下来与我小酌几杯!”

  听着狂刀这样说,韩林总算放松了一口气,看来狂刀真的无意加害于他,便应道:“对于朋友的邀请,韩林从不拒绝!”

  ……

  伏魔洞,场面虽是喧嚣,但紧张却已慢慢缓和。

  “小兄弟的功力可不简单啊!”

  “前辈是如何发现的!”韩林小酌一口之后,向狂刀问到。他自认为自己将实力隐藏得很好,不知狂刀是怎么发现的。

  狂刀听着,便放下酒瓶解释道:“其实在你替我缝合经脉时,我便感觉丝线上有内力在游弋,能将内力以大化小就足以证明你的内功修为甚是不凡!”

  原来他并非要杀韩林,只不过想逼出他的实力。

  韩林明白自己疏忽在哪里,便向狂刀解释道:“其实晚辈并非有意欺瞒前辈,只是受恩师所托,不到生死时刻不可展露实力,所以才……”

  “你无需愧疚,个中缘由我自是清楚,毕竟你修炼的内功心法非同一般,若是展露出来怕会引来杀身之祸!”狂刀回应道。

  韩林修炼的内功心法狂刀非常明白,但是他却不知韩林的师父为什么将这种决不可外传的武功心法传给韩林,难道他有什么意图。

  “你师父现在人在何处!”狂刀问到,他想向韩林的师父问明情况,毕竟这样的内功心法天下除了三个人,谁也无资格承受。

  “前辈识得我师父?”韩林诧异道。

  狂刀答道:“也算旧识,现在你该告诉我他的下落吧!”

  知道狂刀是师父的旧识,心中有欢喜,也有忧虑:“不瞒前辈,其实我也不知师父他老人家现在人在何处,因为我也仅见过他两面!”

  “仅见两面?”

  “是的,第一面是他老人家传授我内功心法时,那时我只有五岁,而最后一面却是在我内功心法学有所成后,至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一面!”

  听此,狂刀似乎更加摸不着头绪了,韩林的师父身份不简单,两次出现看是无意却是有意,狂刀他为何这般青睐韩林。

  难道韩林是他的私生子,可是私生子又为什么仅见两面呢。

  ……

  “前辈认识恩师,那前辈可知他老人家姓名?”韩林答道,

  狂刀诧异道:“你连他名字都不知晓!”

  韩林解释道:“唯独名字,恩师不曾提及!”

  “居然他不愿告诉你,我又何必将这件事情点破!”狂刀回应道,这毕竟是他的事,自己有何必多操心呢。

  “前辈说得对。”韩林点头道。

  “其实你也无需前辈前辈的叫,你若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大哥吧!”狂刀今年三十五岁,也仅比韩林大二十岁,不算死老一辈的人物。

  “这不可,前辈修为胜我多许,我岂可占前辈便宜!”韩林连忙推迟道,乱世狂刀何其身份,韩林岂可占他便宜。

  狂刀狂笑道:“我狂刀向来说一不二,我说可以你就可以!”

  “这……”韩林不可推究,若自己一再拒绝难免显得生分,便应道:“那韩林便冒犯称您为大哥啦!”

  “哈哈哈,就该如此!”狂刀笑道,今天他有两大快事,一是重获自由,另一个则是跟韩林做兄弟。

  说着,狂刀将怀中掏出一本经书,这是龟息功,是他家传之法。这本经书高深莫测,狂刀能有今日成就跟它分不开关系。

  “你不能施展体内武学,日后行走江湖必定不易,今日我将这本玄武真经赠予你,你好生参悟,日后定对你有益!”

  韩林拒绝道:“这怎么成!”

  “居然你叫我一声大哥,兄弟又岂能委屈了你!”

  “可是这……”韩林犹豫了,一方面他身负血海深仇,需要更高深的武功报仇雪恨,但是一方面他又受之有愧。

  “二弟,可在犹豫什么,莫不是不想认我这个大哥!”

  韩林连忙解释道:“大哥应该清楚,我并没这个意思。”

  “那就好……”狂刀狂饮一口酒又言道,“哈哈哈,贤弟,你可知今日我不仅要将玄武真经赠予你,我还要教你三招刀法。”

  还不等韩林拒绝,狂刀便握起狮头宝刀,施展起狂龙八刀斩刀法。

  “二弟看好啦!”

  “第一斩……狂龙斩!”

  一刀挥出,狂刀气动山河,狂龙的霸气,一览无遗。

  “第二斩……逆苍天!”

  随着第二刀挥出,洞内已不在宁静,飞沙走石,乱世云崩,草木尽碎。

  “第三斩……般若龙梵!”

  最后一招一出手,便感觉气吞天下,力拔山兮。韩林见过他父亲施展刀法,他感觉霸刀之刀鬼神莫测,天下难敌。但是等韩林见到狂刀的刀法之后,他立刻改变了看法,狂刀的刀法霸气威猛,横扫天下,于他父亲比起来怕要更胜一筹。

  没片刻,狂刀已将三招刀法全部使出,不由向旁侧的韩林问到:“看明白了没?”

  韩林看得出神,一招一式早已记在心头:“看明白了!”

  “那便好,二弟若能将这三招刀法完全领悟,再加上你本身的内功修为,今后这江湖你大可横着走!”狂刀豪言溢出,当年狂刀正是凭借狂龙八刀斩霸绝江湖,而且能逼他使出第四刀的人天下不超过十个。

  “大哥的恩情可让小弟如何回报啊!”狂刀这般不保留的将功法传授于他,韩林甚是感动,他发誓,狂刀今后若有所求,他必倾力相助。

  谁想,狂刀的脸色微微沉下,变得有些严肃:“到如今你还不明白你大哥的为人吗,你若把我狂刀当做兄弟以后便不必言谢,要不然这声谢狂刀亦不稀罕!”

  韩林感激道:“大哥莫要怪罪,是小弟不该如此!”

  “哈哈哈,你确实不该!该罚一杯……”

  “好,我自罚一杯!”

  ……

  两人酒过言尽,道路不同的两个人必定要分离。狂刀要到八境找寻仇人,而韩林则要留下找出十字门的主谋,为父报仇!

  两人一去一留,便注定要分别。

  眼下,韩林跟狂刀呆在伏魔洞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狂刀一直指点韩林刀法,现在第一招狂龙斩韩林已能使出七分火候。

  就在三天后的傍晚,狂刀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留下韩林一份在伏魔洞内。狂刀走后,韩林倍感凄凉,生平突然少一弟兄往往会让人觉得空虚。

  面对空旷的洞壁,韩林安慰自己道:“韩林啊韩林,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你也该向前看。”

  “待在这里这么久,我也该出去走走了!”韩林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呆在伏魔洞内,他身负血海深仇,父仇未报,他一刻也难心安。

  “也不知师父现在如何,我何不先去寻他。”话别,韩林从伏魔洞中走出,出去找寻他师父于清宏。

字体: 字号:
剑雨啸春风目录
共1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