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00:41:0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w武意
  4. 第二章 路在何方

第二章 路在何方

更新于:2018-03-15 18:25:29 字数:2739

  春暖花开,一个让人心暖的季节又来到了,被冰封的小溪也开始了新一年的远征。

  沉寂的森林也恢复了那往日的热闹,在小溪边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望着流淌的溪水。韩天呆呆着看着溪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天感受着这春意,内心却没感觉到一丝暖意,有着的只是内心的空虚和寒冷。

  韩天望着这小溪、这森林、这一切,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自从自从母亲三个月前去世之后,自己一个人度过了整个冬天。每当自己一个人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屋子的时候,内心就变的比屋外的寒血还要冰冷。

  韩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站在屋门口看着雪花飘落下来。

  母亲长年患病躺在床上,家里的劳务都是韩天在做,但是韩天一点也不感到辛苦,只要每天能够见到母亲对自己笑,自己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但是到后来母亲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每天都在咬牙切齿坚持着。

  他知道,母亲是想念父亲,思念成疾而终。母亲去世时也是笑着说要去见父亲了。韩天也为母亲高兴,母亲终于不用再受病痛折磨了。

  而父亲这个词,对韩天来说太陌生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也不知道父亲长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不要自己和母亲了。

  而当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当自己向母亲问父亲的时候,母亲总是摇摇头不语,只是说“你父亲是一个伟大的人”。

  收回思绪,韩天长叹一声,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下去。

  “小天,哈哈,来让二叔看看,过的怎么样?”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韩天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二叔和三叔来了。

  每年春天,二叔和三叔都要来看自己,他们并不是自己的亲叔叔,据母亲说他们是父亲的结拜兄弟,但是这两人对韩天向对自己儿子一样,所以韩天对这两个叔叔从小很喜欢。

  “小天,干什么呢,还不过来让二叔看看”韩天看着这两个自己唯一的亲人,露出了这三个月来的第一个笑容,“二叔,三叔你们来了,想死小天了”韩天边笑边跑过去。

  来到这两人身边看着他们,只见一人高约两米,身体十分强壮,双手布满厚茧,头发是像火焰一般的红色,站在他的身边,韩天感到连那春寒都被赶走了,脸上带着一副和蔼的笑容,这就是韩天的二叔,炎无虚。

  韩天知道二叔和蔼只是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我,要是换了别人,哪怕是廖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有这态度,这是三叔说的。

  而站在二叔旁边的就是三叔海无涯,三叔比二叔稍矮,收手放在背后,脸上无一丝表情,看不出喜还是背,二叔总背着三叔和我说,你三叔一点表情都没有,跟他在一起简直闷死了。

  可韩天知道,三叔不是这么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有一次被韩天看到,三叔在母亲面前哭泣,边哭边说,是我的错,是我低估了那孽畜的实力,以为以大哥的实力能。。。。都怪我。韩天从那时候起才知道了父亲是怎么死的。

  父亲是在屠蛟龙的时候受重伤而死。当时韩天便以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自豪。敢做出这种事来的天下又有几人?

  “小天,功夫练的怎么样了,让二叔看看”壮年男子对韩天说。

  “我已经练到第三重了”

  “嗯,不愧是大哥的儿子,练的不错,估计也能出去闯荡了,走,小天,回家,我和你三叔有话对你母亲说”二叔一脸满意的点着头说。

  提到母亲,韩天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低下了头,三叔一看,皱起眉头说。“怎么了。”

  “母亲,母亲她三个月前去世了”二人一听顿时脸上全变,二叔直接跪倒在地,双手捶打着胸,边哭边说,“嫂子,我。。我对不住你啊,这些年你辛苦了,啊啊啊。”

  二叔越哭越大,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强大,一道道无形的气流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四周的野草全被吹的东倒西歪,小溪也被吹的断了流。

  一开始韩天还能凭借自己的实力撑着,但越到后面便越感吃力。终于,韩天撑不下去了,被吹得往后倒去。

  韩天只见眼前一闪,三叔出现在韩天面前,挡住了气流,冲二叔说“二哥,冷静一点”二叔回过神才收敛了气息。

  二叔擦拭了一下眼泪,脸上也没了笑容,对韩天说“小天,接下去你有什么打算”韩天看着这两位关心的眼神,虽然从三叔脸上看不出什么,可是韩天能从那眼神中看到那丝毫不逊于二叔的关怀,内心触动,说“母亲去世前说她是因为父亲而从家里逃出来的,想让我回去看看,看看外公”

  二人互看一眼,点点头说“这是应该的,这些年委屈了你母亲,你也应该回去看看”韩天点点头,不知该说点什么。“走吧,回去了,二叔下厨给你做顿好吃的”看到韩天脸色还是不太好,二叔炎无虚拍拍韩天的肩膀对他说到。

  。。。。。。

  “小天,出来一下,三叔有话跟你说”

  晚饭过后,三叔敲敲韩天的门说,韩天正在屋里发呆,听到声音起床来到门口,打开门说“三叔,有什么事”

  “小天,走,咱俩出去说。“三叔叹口气说。说完便朝外面走去,而韩天也是跟着三叔来到屋外,韩天家在村子的角落。地方也有点偏僻,所以一般晚上也没什么人经过。二叔出来后便看着天,也不说话,韩天也只能站在背后等着。

  看着这漫天的星空,二叔低叹一声,从身后拿出一把剑,只见那把剑浑身晶莹剔透,韩天接过这把剑,刚入手便感到一阵寒气从自己的手掌延生到自己的全身,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这一切当然全在三叔的眼中,他轻笑一声说“这把是我这么多年的配剑,名叫寒水剑,既然你要出去闯荡了,也应该有一把武器才对。”

  “三叔,那我用了,那你用什么,我还是不要了。”韩天一听便打算将剑还给三叔。

  “不用了,如今世间也没几人能够伤到你三叔,当然了,三叔只是暂借给你的,你在去你外公家之前先来三叔这,三叔有些东西要给你。”三叔摆摆手说。

  “给我的,那您这次为什么不拿过来。”韩天一脸疑惑的说道。

  “哈哈,这是三叔给你的任务,要是你连我那都到不了,还是在这小山村里度过余生的好。”看着三叔的样子,韩天心中也涌出一股豪情,说“好,三叔,那你等着我,我一定会过去的。”

  “对了,还有这东西”说完,三叔又掏出一个一个小东西便丢了过来,韩天接住一看是一枚戒指。

  韩天顺手便把它戴了起来,看着韩天戴上戒指,三叔说“这是你爹当年的戒指,这么多年我一直保管着他”韩天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这是父亲的遗物,这么多年韩天终于看到父亲遗留下来的东西,母亲当初把父亲的东西全部都扔了,说再也不要看到这些东西。所以直到现在韩天才有机会看到父亲留下的东西。

  “好吧,就这样,你母亲家在北寒郡的雪城,你在去之前,先来我这一下,我在西海城。”三叔看差不多了说完这句便起身回房了,只留下韩天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戒指发着呆,久久之后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清晨。

  “小天,我和你三叔要走了,你出去闯要小心一点,来二叔这看看。”天刚亮,二叔和三叔就准备走了,“二叔放心,等看完外公我就来你那。”

  “好吧,二叔住在南炎岭的天火城,别忘了,早点来,到时候一定要来啊”.....看着二叔和三叔远去的身影,韩天甩甩脑袋,他觉得自己往后的日子将不在平凡。